《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88章 规则挑战

工程要由电业局的来干?

陈太忠一听就恼火了,哥们儿还想找你们麻烦呢,你们居然敢欺上门来?于是,他一个电话就将孔处长拎了过来,“老孔,这厂里的电力,到底是怎么回事?”

“电力局要增容呢,”孔处长却是理解成别的了,苦笑着解释,“以前的自行车厂是五万的用电量,现在要加到三十万,线路和设备都要更新,到现在还没批下来。”

“还没批下来?”陈太忠一听就更火了,“老孔不是我找你麻烦,你这沟通和协调能力,都到哪儿去了?”

“这不怪我啊,”孔总经理一听就着急了,“电力局提的要求,我都答应了,还上了会,就这样,他们还是没批下来,陈主任,要不,你帮着想想办法?”

电力局提的要求,其实已经很过分了,不但要助力车厂交增容费,还要厂里出设备和线路的更换费用,以及相应的人工费,而且,这些费用都是电力局报价多少就是多少,根本不跟你讨价还价。

你要说你能买到便宜的设备和电缆?成啊,你去买,不过厂家和供应商,那得是我们电业局指定的,至于说为什么——那不是对别的厂家不放心吗?

反正,电力系统所选用的厂家,是有一定数量限制的,基本上每个省都对本省的入网产品进行了筛选,没被选进去的产品,那基本上就丢掉了这个省的市场。

通过部里检验的产品和厂家很多,但是你要得不到某个省的入网许可证,那也是白搭,正是所谓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这种电力设备入网证的控制,基本上是掌握在省一级电业局的手中,当然,并不排除有些大能的厂家,能在全国的电力系统中四处开花,也有那强势的地级市电业局局长,自己能做得了自己地盘的主。

所以,眼下电业局对助力车厂做的,基本上就是垄断行为,虽然助力车厂有自行采购权,但是不到指定的商家采购指定的品牌和规格的话,不会被认可。

至于说价格,那更不用多说了,都是指定的了,你认为人家会为你这一点小小的买卖,得罪整个天南的电力系统吗?

只说这些也还罢了,电力系统在施工过程中,人工定得也非常地高,你说自己找队伍施工?抱歉了,电网是属于国家的资源,就算你敢拍胸脯打包票,人家说一个不合适,你一点脾气都没有。

这些猫腻,孔处长都清楚,科委的主要领导们也都清楚,所以虽然大家都心有不甘,可是在会上还是很痛快地通过了这个议题,电老虎真的很厉害,花钱买个平安,能不碰就不碰了。

可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增容还是迟迟批不下来,电业局方面的回答是:现在电不够用,所以你们助力车厂的申请……我们还是要研究一下的嘛。

显然,就是个吃拿卡要的意思,这是我们责权范围所在,更有人私下里嘀咕,“科委这么有钱,又不差这么一点半点的。”

事实上,孔处长反应的这件事,跟陈主任要了解的事情,根本不搭界,一个是厂外电网建设,一个厂内线路铺设。

不过,陈太忠是忍无可忍了,“好了,老孔,你别跟我废那么多话了,你就直接告诉我一句,这事儿是谭啸整出来的,还是赵如山的意思?”

谭啸是电业局湖西分局的局长,赵如山是凤凰电业局的局长,增容费交了,再交设备和线路的钱,算上二次收费了,钱还收得那么高,现在还要吃拿卡要,他绝对要找出正主来。

“是……是潘金祥要这么搞的,”孔处长苦笑,“他是市电业局第一副局长,咱电动助力车厂一旦三期工程上完,只厂区就最少三十万的电,哪儿是谭啸能做主的?”

“行,这件事我记住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只是脸上的笑容,让人有点不寒而栗,潘金祥他是见过的,就是那次停电事件后,潘局长和谭局长并肩去过“仙客来”酒店,找他和乔市长关说。

这人也真是的,老实一点就算了,哥们儿也不想去找你的麻烦,偏偏要记吃不记打,再次乱伸手,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了。

不过,这件事还是要放一下,陈太忠琢磨一下,接着问第二件事情,“老孔,这个厂内的强电线路施工,又是怎么回事?”

“那是电业局指定的施工队,”孔处长叹口气,又郁闷地皱皱眉头,“人家说咱们自己扯的线路不一定规范,万一挂上负载,怕影响大网。”

这也就是说,助力车厂新增容的电量想挂上电网,那厂内的线路施工和改造也要由电业局的施工单位来完成,否则的话,就算电业局答应了,其间也少不了大量的扯皮和公关。

“真是欺人太甚,”陈太忠脸上的笑意越发地浓厚了,厂内那点线路还用得着供电局施工?“是个人就敢乱伸手了?”

“这个倒是多花不了多少钱,”孔处长笑着解释,敢情这电业局的施工队也不止一家,都是各个头头脑脑自己搞的,挂靠在供电局名下,虽然在大范围内也算是垄断,但是各个施工队之间还有相应的竞争,所以相较外面的施工队,价钱并没有高得太多,也就是五成左右。

甚至,某些熟悉内情的用户还能跟施工队讨价还价,说说“你要是不给我降一点,我就换个施工队”之类的话。

“反正这都是规矩了,”孔处长生恐陈太忠不满,解释得相当详细,“就像酒店消防那一套,还不是得买指定产品,由指定的施工队装修?”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陈主任你要想挑战规则,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不这么说还好,一这么说,陈太忠再也没有“等一等再计较”的心思了,登时就是一声冷哼,“他们想干由他们吧,不过要垫资,等结账的时候,一分钱不许给,想要钱的话,让他们找我来吧。”

孔处长登时大惊失色,好半天才喃喃地发问了,“陈主任,你是说外网还是内网?”

陈太忠听得一时大奇,“外网的设备费,他们还没有收?”他只当电业局收了设备费之后,在相关的手续上刁难助力车厂,却是没想到,人家连外网的费用都还没有收。

“收了钱他们就得干活了啊,”李天锋在一边冷哼,显然也是对电老虎相当地不满意,“咱这交钱的还得看人家的眼色行事,真是够窝囊的。”

“够窝囊?”陈太忠心里的火气再也压不住了,转身就走,“行了,这些钱一分都不许给他们,老孔,你敢给的话我拿你开刀,我倒要看看赵如山到底有多牛逼……”

陈某人最擅长的是什么?就是捣乱了,将车开出去之后停在路边,他开始琢磨,怎么才能出得了心头这口恶气。

当然,最干脆的,无过于直接打上门去,但是很遗憾,这一次他的理由不是很充分,虽然电业局有欺人之嫌,但总是有规则在那里摆着,就算是潜规则,可那规则毕竟是存在了不止一天,他也不能完全忽视。

另一个法子,就是破坏某些大型电力设备的中枢,让电业局乱作一团,只是,想想这些东西被破坏了,还是要花钱修复,不但浪费纳税人的血汗钱不说,还增添了某些人贪污受贿的机会,他当然也不愿意。

那么他能做的,就是同样用潜规则回敬对方了,你们刁难我?哼,那我也刁难你们好了,先找自来水公司的刘彬给他们断水好了。

陈太忠不认识刘彬,不过这是体改委主任周国栋早就答应好他的,周主任跟刘老大关系好,眼下体改委是监管科委“火炬计划”和“创新基金”的单位之一,这个人情是该回报的时候了。

给周国栋打通了电话,周主任一听就应承了下来,而且异常干脆,“行了,我去找刘彬,不信他不给我这个面子……我还一直琢磨,欠你这份人情,该什么时候还上呢,哈哈。”

欠谁的人情,也最好不要欠陈太忠的人情,这是周国栋心里的真实想法,那家伙太能搞事了,万一有个大事临头,陈太忠央着出手,帮了的话就不定惹了什么大人物了,可是不帮的话……陈太忠会怎么想?

像眼下跟电业局对掐,其实已经超过了周国栋当初的许诺了,不过还好,陈太忠的活动能力也远远超过了那个时候,这个人情送出去,周主任不会很亏。

陈太忠的手段,并不止于此,挂了电话之后,又找到了小董,“知道现在哪些单位在搞强电施工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