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86章 着手

“你叫我什么?”吴言低声怒吼,也没寻找声音来源——她见过陈太忠太多的神奇,知道他不能算正常人。

可是这个“白书记”三个字,是她无法接受的,陈某人早就解释过这个绰号的由来,在她看来,这是他在嘲笑自己的生理缺陷。

当然,做为情侣间的调笑,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西汉张敞曾经有言,“闺房之乐有胜于画眉者乎”?无非就是生活中的情趣罢了。

可是这年头,不是流行个攀比吗?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当着外人的面,吴言不能接受这个称呼,人家小钟的下面黑乎乎一片,你管我叫“白书记”?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区长助理,不错啊,进可攻退可守,”陈太忠笑眯眯地从卧室中走出来,却是不肯再说那些调笑的话了,“不过这么一来,姜世杰不好入常了。”

他没凭空现身,还是防着钟韵秋一点,吴言也知道这个,想到自己在他心中,终是比小钟这个女孩儿重要,那份恼怒登时不翼而飞,“又偷偷摸摸地进来,哪儿有个副处的样子?”

“我不是着急吗?着急向吴书记汇报工作,”陈太忠笑嘻嘻地答她,“出国一趟回来,才发现天南省挺热闹的嘛。”

“挺热闹?”吴言一听就呆住了,瞥一眼钟韵秋,不动声色地发问了,“怎么个热闹法儿?我怎么不知道?”

章尧东没跟小白说?陈太忠听到这话,越发地觉得有趣了,许绍辉瞒着秦连成,章书记瞒着吴书记,看来这事不是一般地敏感啊。

“没啥,蔡莉要到点了,蠢蠢欲动的人很多啊,”陈太忠叹一声,异常感慨,“各路神仙和小鬼都上场了。”

“那也不关咱凤凰啥事,”吴言摇摇头,认真地答他,“尧东书记没想法,段市长还差一点,不是说上面要空降吗?”

她虽然跟省级领导接触得少,但是空降的那位喊了很久了,她又是章尧东的嫡系,当然知道有这么一个人。

“许绍辉还说要空降陆海呢,最后还不是来了天南?”陈太忠笑笑,他还不知道夏言冰的出现,凭添了无数的变数,不过他倒是越发地觉得此事的蹊跷了。

“章书记会动?”吴言脸上的表情很精彩,似惊愕又似欣喜还略略带点遗憾和茫然,“你不是说蒙……说他要再干一段时间的吗?”

这个消息对她而言真的是喜忧参半,吴书记的强势,完完全全来自于章尧东,她对章书记的意愿从来都是不折不扣地执行——某人被发配到方志办是绝对的例外,以至于外界的谣言乱飞。

以她这样的行事风格,章尧东在凤凰的话,没人敢招惹她,但是章书记一旦高升,她就相当于失去了自己最大的靠山。

可是章尧东还年轻不是?还有相当地上升空间,而且一旦在省里站住脚,也能多少支持一下她。

“对他,我还是那个评价,”陈太忠笑着摇摇头,猛地又是一呆,“不对啊,不是说都商量好了吗?现在怎么都动了?”

先是段卫华后是吴言,都做出了这个猜测,陈太忠终于意识到,章尧东这么热心,不可能仅仅是顶许绍辉一下,他凭什么就敢争那个副省呢?那可是高胜利都得捏着鼻子认倒霉呢。

高胜利?想到高云风那么活泼地上蹿下跳,陈太忠终于明白了,敢情人家老高也没完全地放弃。

这下可是热闹了,他有点想笑,章尧东、高胜利,嗯,还有夏言冰,或者再加上赵喜才,这也是四龙夺珠——估计那林业厅的五龙夺珠形成的原因,大概也类似于此了。

慢着……夏言冰?想到这个名字,陈太忠真的有点明白了,他脑子里一直觉得,蒙勤勤对那个农网有点过于热衷了,到现在总算是真相大白,敢情是蒙艺想让我强行阻挡夏局长上进的脚步啊。

“哈哈,这可是有点高看我了,”他坐在那里挤眉弄眼半天,猛地爆出一声大笑,吓得吴言低喝一声,“要死了你?知道不知道隔壁有人?”

“过两天你不就搬了吗?”陈太忠笑眯眯地摇摇头,不过话是这么说,他的声音还是放低了不少,“我是想通了一点事情……想不想听我说一说?”

“想啊,”吴言一听,澡也不洗了,笑眯眯地走到他身边坐下,看着有点不知所措的钟韵秋哼一声,“你也听听吧,咱们三个……算是一体的了。”

钟韵秋听得大喜,这种正厅级以上的八卦,素来她都是只有仰望的份儿,她忙不迭点点头,“我一定守口如瓶。”

她不说话还好,一说就引得吴书记有点头大,轮得到你表态吗?唉,这个小钟还是有待于培养啊,还好,此人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信……能不能接着用,再看看好了。

这也是她多虑了,她从没用过秘书,自己单独处理事情习惯了,又想拿钟韵秋跟别人的秘书比,其实,对于她这种强势的领导,秘书的忠诚最是重要,不要打着她的旗号去做什么事,至于秘书所负责的承上启下的纽带作用,倒是无关紧要了。

当然,对着吴言,陈太忠也不能全都说出来,毕竟吴书记对章尧东有着极深的感情,眼下又有钟韵秋在场,就只能挑一些不太敏感的东西说一说。

再往后,那也是一室皆春,不必多言……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赶到科委,马不停蹄地处理了一些事情,不过令他高兴的是,在他不在的时候,张国宝很有心地将各种情况收集起来,整理成一小条一小条,还根据自己的理解分为几个类别,这让他觉得,这个通讯员倒是设置得很有道理。

不过,想着在黄汉祥家遇到热闹之后,他觉得有必要“客观地”打听一下自己的身边人,做为领导被蒙蔽是很没面子的事儿,要近君子远小人吖。

头一个被打听的对象李健对此颇为惊讶,张口结舌半天才来了一句,“小张只是负责居中联系,没什么出格的举动啊……对了,倒是腾主任好像找你有点事。”

腾建华还真有事情找他,眼见单位里的钱放在那儿没用,他就想在金乌县和曲阳区开两个农业试点,算是他负责的星火计划,“陈主任,只说利息就够办好两个示范点了。”

啧,人家英镑还要回报呢,陈太忠有心不答应,可是转念一想,我大不了不要那些抵押的珠宝了,还能怎么样?反正从国外来的到国外去,“你可以要求上个会嘛。”

“发展与改革办公会都过不了,”腾建华唉声叹气,“可是现在马上冬天了,正是搞大棚和特种养殖的好时候啊。”

“那我在会上提一下吧,”陈太忠犹豫一下点点头,他知道腾主任是想让自己出头,不过他的心思实在不在这种小事上了,“大家要是支持,看从哪一块给你划一点出来。”

“可是我听别人的意思,”腾建华吞吞吐吐半天,才心一横,“大家都想陈主任你再跟市里要一笔星火计划的专项资金,毕竟安部长在的时候说了,下一步科委也会有比较充裕的星火计划资金。”

“市财政也不是我家的,”陈太忠一听这话就心烦,宁建中正到处托关系找我呢,你这什么意思啊,难道,是姓宁的暗示了什么?

这个倒是不能不防,一边说着,他一边侧头打量一下腾建华,犹豫一下,沉着脸发问了,“宁建中最近跟咱们科委有接触?”

“没接触吧?倒是听文主任说,最近市财政连着卡了咱们几笔钱,”腾建华不解地摇摇头,“尤其是行政事业性收费和行政处罚的费用,迟迟不肯返还。”

像科委的装修检测费和罚款,这些职能收费同服务公司不同,属于政府统筹考虑,收费机关不能直接支出所受费用,必须要上交市财政,然后由市财政扣去百分之十左右的手续费后再返还,宁建中这么一卡,估计文海要跳脚的。

不过很显然,宁局长也是不方便找陈太忠的麻烦,先刁难文海,让文海再向陈太忠施加压力,遗憾的是,文主任也不是以前那副窝囊样子了,听说宁建中不给钱,先用自己手里的钱,还放出风声:有本事你一直卡下去。

“真是人要想死,拦都拦不住,”陈太忠听说了不禁摇摇头,轻轻拍拍腾建华的肩膀,“行了,这些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姓宁的好活不了几天了,你看我收拾他。”

离开科委之后,他琢磨了半天,觉得还是不去撩拨宁建中,他可不想让章尧东把自己算得那么死,你让我当棋子儿?哼,不给点好处我怎么会有兴趣?

倒是给夏言冰添堵的事情,得抓紧了,想到这个,他又联系了吕强的弟弟吕鹏,去新组建的“建福公司”看了看。

这就是那个搞小水电的公司了,现在门面办公用品公章之类的一应俱全,吕强知道陈太忠有意搞这个,直接把自己的弟弟从凡尔登踢到了这里,“跟着太忠干,比在一个破水泥厂有前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