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84章 顿悟

段卫华这道题,还真的是难做,陈太忠怔在那里,一愣就是好久。

到最后,他才隐隐猜出来一点眉目,还是通过他那点可怜的不多的官场典故:蔡莉在凤凰工作过,跟宁建中必定有过接触。

可是,这两者之间会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蔡书记对凤凰市官场的影响,也不会很小,毕竟邝舒城那档子事儿,听说就是蔡莉出力协调的,宁建中若是真跟蔡莉不对眼,也不可能一直呆在财政局长的位子上不动吧?

要知道,宁局长可不算章尧东或者段卫华任何一人的嫡系,他只是章段二人之间的平衡产物,蔡书记真想动他,歪歪嘴的事情而已,章书记绝对不会介意换个更听话的人上来。

照此推断,那就是宁建中跟蔡莉的关系不错了,而章尧东要动他,按说是得罪蔡莉的事情,那么其目的,就是讨好某个看蔡莉不顺眼的人。

照这么来推断,段卫华的话就很有道理了——蔡莉都向蒙艺服软了,人家蒙老大吃撑着了再去收拾她?而且,她都是要下的人。

慢着,要下的人?陈太忠又搞不懂了,官场里的斗争虽然是很残酷,但是通常情况下,大家对到点儿的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也是潜规则之一,人都要下了,位子也即将腾出来了,天大的恩怨也该到此为止了。

有人要是做得太过分,那是会激起众怒的,别说被算计的人是百足之虫死而未僵,未必没有自保甚至惊天一爆的能力,只说这徒增的变数会激发那个位子的不确定性,就足以引发众怒。

更别说这是官场的潜规则之一,“人亡政息”这话不是白说的,对官场中人尤其是高层来说,退出官场跟死一次差不了多少,人死如灯灭,人都死了你还要计较那么多?真的是欺人太甚了。

谁还没有个退休的时候?谁在任上时又能没点人情和变通的事情?都要这么搞秋后算账的话,大家都不要活了。

于是,陈太忠的推测,在这里卡壳了,蔡莉是惹了什么样的对头,才值得许绍辉和章尧东做出这样的举动呢?许绍辉还想不想再往上走走了?

我的推算,有什么地方不对了!他反应过来了,于是开始逆推,推算了很久之后,才发现问题的关键在于,他无法定位蔡莉和宁建中的关系。

“蔡莉和宁建中,到底关系怎么样啊?”他下意识地发问了,虽然这么问段市长有点无礼,但是当着领导,他把省纪检书记的名字都念出来了,也不差多这么一点无礼了。

“还行吧,”回答他的是杨倩倩,“上次咱俩在建委的网球场遇到郭明辉,后来我问了,那次宁局长专门设宴款待过他。”

上次陈太忠打了郭明辉一顿,她做为当事人之一,肯定是要关心一下此事,而且她也担心自己的同学会遭到什么报复,当然会详细打探一下,只不过这事她一直没有跟陈太忠说而已。

陈太忠也顾不得琢磨她的消息来源,皱着眉头接着想了起来,不过想来想去,死活是想不出动了宁建中,许绍辉会得到什么样的好处——据韦明河说,他们还巴不得吴振鑫狗急跳墙,吴振鑫一旦着急,不管不顾地嚷嚷起来,蔡莉岂不是更要被动了?

“这件事不合逻辑,”他摇摇头,终于做出了判断,一抬头,又看到段卫华在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他心里一动,漫天迷雾中猛地一道亮光闪过——他说动宁建中,是卖蔡莉人情!

“我明白了,”年轻的副主任点点头,仔细组织一下语言,缓缓发话,“老宁手里估计有料,怪不得呢……”

他是真明白了,一定是宁建中同蔡莉一起做过什么,更有可能的是,那件事十有八九跟吴振鑫起家的资金来源有关。

这么一来,一切异常可就都好解释了,许绍辉先是放任韦明河等人对振鑫的恶意挑衅,吴振鑫若是撑不住,迟早会找到宁建中来帮手。

宁建中肯定也不会坐视有人挖掘以前的糊糊事儿,如此一来,牵扯到蔡莉就很正常了,当然,许绍辉和章尧东绝对不会去找蔡莉的麻烦,那么想要处理完这件事,以宁局长被调整做结果,那简直就是必然的了。

这么个流程走下来,细节处理得当的话,那是许章二人在送蔡莉人情,然而,有人愿意认为,这是两人在恶意胁迫蔡书记,倒也不为过——都是要到点的人了,谁愿意看到对自己不利的变数发生?

正经是处理得好的话,蔡莉的一件旧事基本上就被人清理干净首尾了,从这个角度上讲,韦明河收购振鑫集团倒也就不是什么坏事,吴振鑫这人都没企业了,到时候往国外或者省外一跑,谁还找得到他取证不成?

不管从哪个角度上讲,只要许章二人明确表示出没有针对蔡书记的意思,那这就是一个扎扎实实的人情,打压得越狠,宁建中和吴振鑫蹦跶得越欢,许章二人卖给蔡莉的面子也就越大——蔡书记,这么大的事情我都帮你压下去了!

陈太忠终于反应过来了,这件事情说起来难以琢磨,还是自己的信息量不够,不知道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倒是段市长对那些旧事很清楚,又知道目前省内的局势,所以能比较轻易地得出结论。

“可是我就奇怪了啊,”想到这里,他又有了不懂的,主动帮段卫华将酒杯加满,呆呆地看着对方,“卫华市长,这个……讨好蔡书记很重要吗?她都是要下的了啊。”

“你真的搞明白了?”段卫华有点吃惊,一阵儿工夫,心说这家伙就能弄明白里面的复杂内情?

“明白了,”陈太忠笑着点头,“宁建中是必须调整的了,两边都希望他被调整,然后,这件事就结束了。”

事情很敏感,他不能说得太清楚,段卫华当然也知道这一点,微微点点头,心说这小子的悟性果然惊人,怪不得蹿红得如此之快,看来除了运气,这家伙的分析和逻辑能力也相当强啊。

倒是杨倩倩听得一头雾水,“太忠,这个,宁局长跟蔡书记关系不错啊,蔡书记怎么会也希望看到他被调整呢?”

“他被调整了,事情就告一段落了,”陈太忠含含糊糊地解释,看着杨倩倩大大的眼中满是不解,他又笑一声,“那样就不会牵涉到蔡书记,其实这个人情,就是‘无中生有’和‘丢车保帅’两条计而已。”

看到她还待张嘴再问,他赶紧手一竖,“倩倩,回头你问卫华市长吧,我可不能再卖弄了,真的。”

这家伙,还真是天生当官的料,段卫华听到他的分析,心里也不禁暗暗感慨,当然,他并不知道某人觉得自己不合适当官,才没命钻进官场来修炼的。

看到小陈又将眼睛转向自己,他沉吟一下发话了,现在他真有心指点这家伙一点了,“太忠,你要是有能力争夺蔡书记下了之后空出的位子,你会怎么活动?”

“找人呗,”陈太忠挠一挠眉头,“走上层路线,公关嘛……不过,我离这个档次太远了,估计这辈子都不用想。”

只是“估计不用想”?段卫华听得心里一笑,这家伙还真狂妄啊,不过,年轻人眼光高一点,倒也是正常的,说不得他冲小陈微微一笑。

“光走上层路线怎么行?关键是很多人都把心思放在那上面了,就可能忽略了一个因素,蔡书记虽然是离任了,但是她对候选人的推荐,也有可能影响大局,尤其是在几方争执不下的时候——甚至可能是决定性的因素。”

轰地一声,陈太忠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脑子中炸开了,敢情是这样啊?他一心想着蔡莉都要下了,谁还会重视这种明日黄花,却不曾想到,老同志可是还能发挥余热的。

尤其是许绍辉朝里有人,现在都已经是常委了,按他的理解,就该走好上层路线才对,或者再团结几个省里有影响力的人,谁想人家许省长算无遗策,连蔡莉可能带来的助力都考虑到了,甚至不惜为此无中生有地做出一个局来。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他喃喃自语着,心里对这句话的认识越发地深刻了,好久才站起身来一举杯,异常真挚地发话了,“谢谢卫华市长赐教,小陈真的受益不浅,以后还请您继续指示和指教。”

你小子不要再躲着不见就行了,段卫华心里哼一声,却是笑嘻嘻地坐在那里看着他,“知道谁是真心为你考虑的了吧?”

他早有心收服这个桀骜不驯的家伙,不过这厮的背景有点强大,又知道章尧东也很重视这家伙,一直在后悔没早一点下手,这次见这厮口风奇紧,才借机说出了一些原本绝对不该说的话。

还好,陈太忠的表现也没让他失望,小家伙居然站起身来表示了,那个“指教”也就算了,“指示”可是很有说法的,这个词儿现在说出来,不啻于投靠的宣言了。

果然,你真心付出,才能得到对方真心的回报啊,今天我要不是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估计这厮还会左右摇摆地走钢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