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83章 出题

看到陈太忠的一脸愕然,段卫华禁不住笑了,“怎么,太忠,你以为我是个不顾大局,只会考虑私人感情的人吗?”

若有若无地,段市长将“大局”两字咬得比较重一点——当然,这或者是听话的人的错觉,境由心生而已。

“那倒不是,卫华市长您的大局感,我一向挺佩服的,”陈太忠笑着接口,不过心里的疑惑却是没减少了多少,难道说段卫华也知道了,章尧东有意对付宁建中吗?

如果你真的知道了,又何必将这次见面搞得这么偷偷摸摸的呢?他真的有点搞不懂,于是就愣在那里琢磨了起来。

琢磨了好一阵,陈太忠终于回过点味儿来,段卫华估计对眼下的形势有点了解了,而他由于一开始由于不明情况,帮宁建中说过话,现在就得考虑私下挽回影响,毕竟老宁这家伙的未来已经暗淡无光了,段市长犯不着把自己也搭进去。

他正愣着呢,段卫华突地发问了,“太忠你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就是有一点点感慨,”陈太忠苦笑一声摇摇头,略微停顿一下,又叹一口气,“宁局长也是,丁小宁那女孩儿可不是好惹的,我都不敢去劝,也不知道他乱插什么手……呃,卫华市长我这不是影射你啊。”

他这最后一句话,委实有点生恐天下不乱的意思,搞得段卫华都哭笑不得,不过,段市长是多年的政工干部了,洞察人心的能力远超旁人,知道小陈这话确实出自无心,当然也不可能介意。

“真是因为丁小宁吗?”段卫华看着他笑,用一种颇值得玩味的眼光看着他,“太忠,你觉得这么跟我说话有意思?”

“确实是因为丁小宁,”陈太忠早就决定了,将事情推到她身上,自己坚决不冒头,小宁身后有杜毅,任何人想要动她都得掂量一下。

说句更功利一点的,只要他陈某人不倒,谁想对付小宁,那都要做好被“秋后算账”的思想准备,而且还是很强烈的那一种——这原本就是他准备用来搪塞段卫华的手段,哪怕宁建中来了也是如此。

段卫华的嘴角抽动一下,表情虽然没什么变化,目光却是冷了些许,我把话都说成这样了,你还跟我装蒜?

当然,陈太忠也明白,自己这话有点过,不过他也是没办法的不是?说不得又叹一口气,“只是现在看来,事态发展得有点不可控了。”

你终究还是得承认不是?段卫华心里冷哼一声,撇清就撇清好了,你说话也不至于大喘气到这种程度吧?

“不可控了吗?”他淡淡地笑一笑,心里却是微微感叹,这次还是自己消息灵通啊,又品出事情的味道不对,没有继续错下去,终于没有陷入这一团泥淖中。

段卫华并不是那么蒙昧的,一开始他还有点疑惑小陈和宁建中的关系怎么会恶劣到这种程度,但是听说了章尧东没反应,又结合一下省里的形势,马上就发现了问题的所在。

一旦用心的话,谁都不比谁笨多少,段市长更不可能平白无故地栽跟头,他一开始只是没将此事放在心上,一旦重视起来,就得出了差不多的结论。

是的,陈太忠猜得一点都不错,这次段卫华找他,还真就是为了封住他的嘴,因为从这件事引申开去,不知道会发生怎样惊天动地的事情。

段市长看出了苗头,也猜到了一些东西,但是这一团迷雾,真的没几个人能看透,或者说一个人都没有,局中人看不透,局外人更看不透。

反正,只说凤凰市这边,一开始就剑指财政局长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更严重的事情,谁又说得清楚呢?

“这件事,真的不是你有意引发的?”段卫华根本不理什么丁小宁的话题,大家都是聪明人,没必要在无用的环节上纠缠,“我要听实话,太忠。”

“绝对不是我有意做的,”陈太忠很坚决地摇一摇头,接着又苦笑一声,“而且说实话,我都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我前一阵在国外啊。”

“不是你……就好,唉,”段卫华若有所思地沉吟片刻,终于叹一口气,似乎轻松了些许,又似乎有些说不出的遗憾。

“调整一下宁建中,问题很大吗?”陈太忠终于憋不住了,在他想来,这不过就是韦明河吞吃振鑫的手段而已,可是偏偏地,无论从韦明河到章尧东,似乎都不这么看。

“你不瞒我了?”段卫华笑眯眯地看着他,眼中满是戏谑。

“卫华市长你目光如炬,肯定早就猜到了,”陈太忠笑嘻嘻地回答,却是也没啥不好意思,“这还真不是我猜出来的,也不是章书记告诉我的。”

“你肯定有你的渠道,我知道,”段市长笑着点点头,“我也知道你不方便讲,不过,我可以确定一点,你这个消息绝对不是从蒙书记那儿得到的,我说得没错吧?”

“没错,”陈太忠讶然点头,心说蒙艺这么大的领导,怎么会关心一个财政局长的异动?只是,段卫华既然这么说,肯定也有人家的道理啊,“卫华市长,您怎么能这么肯定?”

“哼,你还嫩着呢,”段卫华毫不客气地哼一声,笑嘻嘻地端起酒杯,“反正你有你的苦衷,我也有我的苦衷……来,喝酒。”

陈太忠无奈地看看杨倩倩,想让她帮着关说一下,谁想倩倩同学心里正生气呢,索性就假装没看见:丁小宁这名字,什么时候也能成了干爹和太忠的话题了?

“我自罚三杯,”他没办法了,端起酒杯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连饮三杯之后,借着那点酒劲儿涎着脸发话了,“卫华市长,这种事情,还请您多指教了,小陈我年轻啥也不懂,您总不能跟我叫真吧?”

“你能保守秘密,我也能,”段卫华不理他,心里却是畅快无比,这个毛头小子从来都是一副拽拽的样子,怎么,现在想起来认错了?晚了!

所谓的面子就是这样,一旦放下了,那就再降低一点也无所谓了,陈太忠真的太想明白里面的道道儿了,又知道这是段市长有意拿乔,并不是真的不说,少不得又发话了,“卫华市长,我可是您看着成长起来的,就指点一下吧。”

“你也知道你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段卫华又是一声冷哼,脸还是有点冷,直到陈太忠堪堪觉得挂不住的时候,他才又发话了,“谁告诉你,宁建中会出问题的?”

陈太忠好奇此事,段某人心中又何尝不好奇了?这场动荡过后,还不知道凤凰会成为什么局面呢,退一步说,就算市里没任何影响,这种层次的斗法平日里也是难得一见,他搞了大半辈子的政工,肯定是想琢磨一下的。

不过市长的城府,远非那年轻的副主任可比的,所以他就要拿住小陈,先挤出点东西来。

“北京的人,再多的我真不能说了,”陈太忠笑着答他,“毕竟这件事还没过去不是?”

北京的人?段卫华听得心里又是一惊,这件事牵扯得还真是大了,小陈现在的活动能量也真是厉害啊,居然能从北京得到消息……不太可能吧?

他仔细考虑一下,又想到一种可能,笑着点点头,“是北京的人啊,是不是要收购振鑫的那几个人?”

啧,陈太忠咂咂嘴巴,咳嗽一声,心说这实在没法说了,于是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卫华市长,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您得指点我啊。”

看来是那帮人,段卫华当然会听这话,要不小陈大概会否认了,想想陈太忠在此事中涉足得如此之深,他倒也不能卡着不说了,反正迟早人家也会知道的。

事实上,相对而言,他知道的并不算什么特别秘密的,只不过是时间有点久远,小陈是官场新丁,而且所处的层次不太够,但是人家章尧东和许绍辉能拿这种事情算计人,只能说在某个层次,这是公开的秘密。

“为什么我会猜不是蒙书记告诉你的呢?道理很简单,”他笑着摇摇头,“因为他不需要动宁建中卖人情,所以不会关心这么个小芝麻官。”

其实,这也是他的猜测,听到陈太忠承认消息不是得自蒙艺,他对章尧东这么做的目的,就越发地清晰了,所以,短短的几句话中,他的所得并不少。

陈太忠愣了半天之后,才呆呆地摇摇头,“听不懂。”

“唉,”段卫华也摇摇头,叹一口气才笑着发话了,“你不要让我说得那么明白好不好?在你那件事上,蔡书记已经知错了,蒙书记怎么还会在意?”

涉及到蔡莉?陈太忠的脑子又开始乱了,收拾宁建中,能讨好蔡莉还是能打击蔡莉讨好某些人?跟你说话怎么这么费劲儿啊?

看着他皱着眉头冥思苦想,杨倩倩侧头看一眼自己的干爹,段卫华却是笑着微微摇头,眼中满是关爱:让他自己琢磨吧,这可是成长的必由之路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