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80章 巧言

陈太忠是得了韦明河的消息的,心里知道,这是章书记让自己赶回凤凰扛雷呢,反正一把手发话了,不管他愿意不愿意,都得回去了。

他还说赶回来的时候,先找杨倩倩和段卫华沟通一下,谁想他还没动身呢,就有接到了魏长江的电话,要他一到凤凰,第一时间赶到他的办公室,“放下手头所有的事情,尽快来汇报工作,我什么都不干,就在办公室等你……没车?打车回来。”

一个市委常委专门等他,陈太忠这个荣幸,那就不要说了,放下电话仔细一琢磨,才回过一点味儿来:这是章尧东怕我先跟段卫华接触吧?

他猜得一点都没错,章书记绝对不允许他先跟段市长接触,宁建中这两天除了缠着他,就是跑段市长那边了,而老段这人防人的心思很重,害人的心思却不算太强,没准就让姓宁的说动了。

段卫华跟陈太忠的关系,章书记知道得一清二楚,心说老段恩威并施之下,小陈难免有动摇的可能,万一先应承下老段,那可就殊为不美了。

搁在往日,他通常是要计较陈太忠先找自己还是先找老段汇报工作,这也是考验个人立场的时候,但是眼下都火烧眉毛了,这种心思那也就不用再说了。

魏长江还真是在办公室等上陈太忠了,不过陈太忠也争气,从素波找了辆车况不错的出租车,将司机撵到一边,自己驾驶着一路狂奔到凤凰,才用了两个小时。

这车速,吓得坐在一边的司机不住地哀求,陈太忠根本不理他,“再唧唧歪歪的我收拾你,三百公里不到的往返,一千五了,你还嫌少?”

将出租车扔在市委门口,他就昂然向里面走,把门的武警才说要问一下这素波的出租车上下来的是什么人,认出是他也就懒得理了。

现在不过四点半的模样,魏秘书长一见他进门,笑着就站起了身,“来得好快啊,小陈你的腿没事了吧?”

接下来秘书就是张罗着冲茶倒水,魏长江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事实上,小陈在英国办的事情,他已经知道得差不多了,眼下不过就是多问问细节,根本没有电话上的那么火烧眉毛。

要不是陈太忠已经猜出了秘书长催他的用意,就又得抓破脑袋琢磨这前后的差别了,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了,那这些举动也就不难理解了——薄薄的一层窗户纸,没捅破就是云山雾罩,捅破了也不过就是那么回事。

魏长江却是不知道他已经知晓,见他稳稳地坐在那里,心里说这小陈出国一趟,心性倒是有点长进,嗯,年轻人的可塑性确实比较强。

两人还没聊了两句,魏秘书长桌头的电话响起,他接起来嗯嗯两句,放下电话站起了身,“尧东书记也要听听你的汇报,走吧,跟我一起过去。”

两人进了章尧东的办公室,才刚刚坐下,章尧东的秘书匆匆走进来,“章书记,门口有人闹事,说,说……”他嘴里说着,眼角却是扫着陈太忠。

“有什么话你就说,又没外人,”章尧东大手一挥,不怒而威的样子。

秘书犹豫一下,照实说了,“那是素波的出租车司机,说陈主任把他的车弄坏了,堵在市委门口嚷嚷呢,骂得……挺厉害。”

“哦?”章尧东一听,笑着侧头看一眼陈太忠,“太忠,怎么回事?”

“没啥,就是接了市里电话,着急往回赶,我嫌那个司机开得慢,”陈太忠悻悻地解释,“两个小时赶了回来,可能是他的车开锅或者……拉缸了?”

“唉,你这家伙,”章书记一听就乐了,“早干什么去了?回国好几天了也不知道回来……算了,把车拉到修理厂修理一下吧,适当给人家点补偿就完了。”

后面的话,他是对自己的秘书说的,这件事虽然有点啼笑皆非,但是可以看出,小陈执行起市里的任务来,也是一丝不苟的。

他哪里想得到,陈太忠这么着急赶回来,也是为了向市委这边暗示:我接了电话就往回走,真的没有跟段卫华接触啊。

是的,陈太忠只是想撇清而已。

接下来就是他向两位领导汇报工作了,事实上,章尧东也从魏长江口中得到了一些消息,不过,眼下既然把小陈喊来了,当然装也得装那么个样子出来不是?

其实,在电话里说,远不如面对面讲得清楚,章书记原本就是想随便听一听的,谁想听着听着就兴起了,时不时地嗯嗯点头,遇到不清楚的地方,还要插嘴相问。

能向英国搞劳务输出,那可是一等一的好事儿,这才叫“引进来走出去”,在掀起投资热的同时,又让凤凰人民走出去开拓视野,如果能形成风潮,对提高凤凰人的人均收入很有帮助,那些出去的人再回来,又能相应地带给大家更多的就业机会,提高对外部世界的认知,对凤凰市整体经济的发展,有着重要的、积极的意义。

其实,凤凰市的一些企业也有对外劳务输出,不过那都是垂直的关系,从上面获得的名额,这一次是横向联系,市里充分地发挥了纽带作用,这意义是巨大的。

至于说代工产品,那倒是在其次了,不过对那个“哈默的朋友”海因先生可能的到访,章书记也比较感兴趣,并表示自己可以抽出时间来会见一下。

最让陈太忠感到意外的是,章尧东居然点出了埃布尔热情招待他的本意,在章书记这个层面上,很多东西看得很是比较清楚的,“法国企业着急在中国打开市场呢,呵呵,太忠,十有八九啊,他们是把你当作京城的人了。”

这种话都能说出来,那就是他跟小陈相当地不见外了,魏长江在一边听得也有点暗暗咋舌,他并不知道章书记着急找小陈的用意,但是听到现在,他已经很清楚了,陈太忠实在太得尧东书记的赏识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陈太忠听得也是一拍大腿,他对这个事情还真是有点想不通,现在得了这个答案细细一分析,觉得确实很有道理,“还是尧东书记看问题全面,我就没想到。”

“行了,你少拍马屁,”章尧东笑嘻嘻地答他,所谓合适的马屁,威力就在这里了,受者明明知道这是拍马,心里也是说不出的受用。

“不过你跟这个埃布尔,还是有必要保持联系,法国公司这个口子迟早要开,到时候你就可以先下手为强了……对了,他们对你身份的误解,你也别去解释。”

章尧东也鼓励我狐假虎威?这倒是好事儿,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在琢磨,这都半个多小时了,也不见你说正题,以往你没这么多空闲时间的啊。

谁想,下一刻章书记就冲着魏长江发话了,“长江,下面我跟小陈说点私人的话题,你忙你的去吧。”

我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魏长江站起身,笑着点点头,不过,章书记很明白地告诉他是私人话题,那也是没把他当外人,他不能有什么不满意,倒是对小陈又多了几分艳羡而已。

陈太忠可是听得眉头一皱,敢情章尧东想动宁建中一事,连魏长江这个铁杆心腹都不知道啊,看来这件事,还真的不是那么简单。

不过,越是如此,他倒越是期待,看看尧东书记是要通过怎样的方式暗示自己,以确保在消息不泄露的同时完成部署,是的,这才是他想学的。

“听说你前一阵搞了一个加油站?”章尧东做事果然直接,眼见魏长江出去了,就直奔主题,“我说太忠,你多少给人家宁建中留点面子嘛。”

我要给他留面子,你乐意吗?陈太忠心里一哼,脸上却是堆起了笑容,连连点头,“那是,我当时也是不知道,这么着吧,等一会儿我去给宁局长道个歉,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你小子真是个混蛋,居然敢将我军?章尧东心里骂一句,他可是知道许纯良跟小陈的交情,心说这时候你肯道歉才见鬼了呢。

不过对这种局面,他掌控起来也是游刃有余,闻言笑着摇摇头,“那倒是不用,我是听小许说,你打算把油质检测这一块也收到科委?”

“我是有这么个想法,”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敢情还是那一套,诱之以利啊,不过,科委职能大增,确实是他乐于见到的,这个诱惑他无法拒绝,“就是怕质监局有意见,觉得我们伸手太长。”

“那就双重管理嘛,质监局是垂管部门,咱凤凰市也不好插手,”章书记面色凝重,“咱们科委都上中视一台了,市里肯定会无条件支持你的。”

“那宁局长那儿,我该怎么处理?”陈太忠心里挺憋屈的,章尧东点出宁建中在先,接着又这么表态,他就算不想提此人都不行了,那样会让别人怀疑他的政治智商的。

“一查到底,绝不手软,不强硬一点怎么震慑别人呢?”章尧东皱着眉头发话了,看起来很是有点义愤填膺的样子,“你的科委想要有所作为,就要顶住振鑫的压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