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74章 聊会儿天吧

陈太忠来得正是时候,黄汉祥才要出门,正正地被他堵住了,要是再晚一点,估计就又见不到人了。

他还身边还伴着两人,其中一人却是熟人,正是阴京华阴总,阴总看到是他,笑着点点头算是个招呼,一拉旁边那个,“介绍一下,这是地北省省委的何部长。”

何部长约莫五十开外,听说陈太忠是天南凤凰的,冲着他笑着点点头,略带一点矜持却是又不乏热情的那种,此人年纪轻轻却能直接摸到老黄家门上,显然是不能小看的,更何况人家还是来自黄家的老家天南?

陈太忠却也不像以往那么蒙昧了,一听阴京华管此人叫何部长而不点出职位,心里就有了底,敢情人家是不想介绍得太明白,毕竟进京公关这种事,是做得说不得的——虽然大家心里都清楚。

黄汉祥也没想到陈太忠会卡着点儿一般地来,他对这个年轻小伙子还是很有点好感的,大大咧咧地走过来,“小陈你这是神出鬼没啊,找我什么事儿?”

“没啥事,刚从国外回来,在京里呆两天,就过来看看,”陈太忠笑着解释,顺便不着痕迹地向那辆破普桑撇撇嘴,意思是带了点东西,上次他送东西来,老黄也没拒绝,这次他当然就敢如此暗示了。

不过饶是如此,他心里还满是郁闷,怎么每次找领导,领导都是这么忙呢?怪不得很多人的时间都是花在跑官上了,敢情领导也忙不过来,一次不行来两次,五次不行来十次。

而同领导的感情在于沟通,来一两次还不够,又要避着别人,如此一来,越是热衷跑官的,这政绩就越上不去,这简直是必然的。

哥们儿将来混好了,常来我这儿的,我绝对不帮,陈某人心里暗暗发狠了,当然,这只是他眼下的想法,至于将来还会不会这么想,又是否能做到,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黄汉祥只当没看到他撇嘴,笑着点点头,瞥了阴京华一眼又转回了目光,“我现在还有事呢,换个时间过来成不成?”

阴总却是已经明白过来了,伸手一拉何部长,“我和老何出去走走,太忠,不许占黄总太长时间啊。”

都是明白人啊,这默契可不是一天两天培养得出来的,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这个什么部长的地位也就是那么回事。

黄汉祥倒是不怎么见外,见两人走得远了,才笑着摇头,“就是个副部长,想活动一下,你这家伙又想拉我下水了?”

“没啥,就是点日用品,”陈太忠笑着解释,“不过,您家这大门儿能不能开一下,一件儿一件儿地拿可太费事了。”

“有这么多?我先看看,贵了不要,”黄汉祥跟着陈太忠走到后备箱,一看里面堆着的都是整整齐齐的盒子,登时一愣,“你这是想让我家开百货商店?”

“没重的啊,”陈太忠笑着一摊手,盒子虽多,却是确实没重的,反正从男人到女人,全身的衣物都有(不含内衣),还有些装饰品,从烟斗、领带夹到女士专用化妆盒,“用不了您送人嘛。”

这可是昨天晚上他细细挑选出来的,相信老黄一定会满意的吧?

“真是拿你没办法,”黄汉祥笑着摇摇头,随口吩咐门卫把大门打开了,那辆破普桑直接就开进了院子。

看着陈太忠一件一件地往下搬东西东西,老黄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你这次出国是办什么事儿去了?我在国外还有几个朋友。”

“我给天南拉了四个友好城市呢,”陈太忠随口笑着回答,他已经知道,老黄这人其实不喜欢别人玩心眼,那就索性卖弄一下了,“外面的事儿倒是难不倒我。”

“里面的事儿,你找我可是找错人了,”黄汉祥瞪他一眼,接着又笑了,“听说你在天南还不错啊,有你办不了的事儿?”

“也没啥,就是想帮着范总问一问电解铝的事,”陈太忠笑着答他,“其实这次来,真是随便过来看看,单位有点头疼事,在京里躲两天。”

“那你呆着吧,等有空了欢迎来家坐啊,”黄汉祥见东西搬完了,抬手拍拍他,“行了,走了,”一边说着,他一边就向外走,跟他倒是真不见外。

陈太忠将车开出去之后,想着回自己的别墅有点远,索性开了车去科技部门口等着了,约莫半小时后,张煜峰偶然经过,一时有点奇怪,这家伙又回来了?

不过,他只是冲普桑车点点头,也没说什么。

等到快下班,陶主任一个电话联系上张煜峰,“我在安部长这儿,你联系一下小陈,然后过来吧。”

“不用联系他,他的车就在外面呢,”张处长挂了电话之后,一路匆匆地走到安部长所在的办公楼,才说要进办公室,却发现陶主任已经伴着安国超出来了。

安部长也不多说,径自走到自己的车前,才回头看一眼那两位,“都上来吧,”陶主任的司机见状,赶紧钻进车里,将自己的车让一让。

上车之后,安国超才随意地说了一声,“嗯,就咱们三个,不用再叫人了。”

谁想,车开到陈太忠那辆普桑面前,张煜峰探出头冲他招手示意跟上的时候,陈太忠一脸苦笑地钻了出来,冲张处长招招手。

这家伙搞什么飞机啊?张煜峰扭头看看自家的部长,安国超愣一下,才不动声色地微微一扬下巴,你出去看看吧。

张处长钻出车,两人低声嘀咕几句之后,他又小跑着过来,低声发话了,“陈太忠说是……还有一个人也要来,是黄汉祥。”

安国超登时就呆在那儿了,足有五秒钟没说话,张煜峰见状以为领导跟自己一样没听说过此人,就低声解释一下,“这个黄汉祥是,是那个的二儿子……”

“我知道,”安部长手一抬,阻止了他说话,又呆一下,才笑着摇摇头,“这家伙,行啊,能拉着老黄蹭饭,有点意思。”

这可是冤枉了陈太忠了,他半点拉黄汉祥的意思都没有,不过就是在刚才接了一个电话,“小陈,过来一块儿吃饭吧……”

他这个郁闷,实在就没法说了,我在车里无聊了一下午,现在到饭点儿了,倒是分身乏术了,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不过他倒是知道,对着黄汉祥能实话实说,“黄总,这个……我已经答应了科技部的安国超,晚上要跟他一起坐坐。”

黄汉祥登时就卡壳了,好半天才笑着答他,“你跟他坐?行啊,我也蹭饭去吧,你们在哪儿吃饭?”

“这个倒是还没定,”陈太忠笑着答他,心里却是快纠结死了,要说这世界有比两个领导邀请你吃饭而撞车更难搞定的事情,就是撮合这俩领导坐在一起吃饭了。

他当然不知道,这种滋味,凤凰市客运办主任郑在富早就品尝过了。

“定下来告我啊,”黄汉祥说完就挂了电话,他办事一向干脆——最起码对上陈太忠的时候是这样。

陈太忠这下可就挠头了,心里琢磨一下,按说老黄的地位,那是比老安要高,不过老安手里有点实权,尤其是科技部下一步要大热了,行情看涨也正常。

不管怎么说,黄汉祥这要求算是自低身份了,可是这么跟安国超说,合适不合适呢?他真的是拿不定主意。

好半天,他才隐隐地反应过来一点事情,上次黄汉祥就说了,科技部这边他没什么人,那么眼下看来,是想发展一些关系?

这个猜测,应该是准确的,陈太忠基本能够确定,下一步科技部全国四处撒钱,黄家在国内政坛上根深蒂固,人脉之广那就不用说了,那么,其中有人对科技部撒下来的钱有需求,那倒也是正常的。

这才是黄汉祥自低身份的缘故。

可是严格一点说,也不算太低,人家安国超还有上升空间呢不是?更何况陈太忠非常清楚,这老安十有八九跟蒙书记有点关系,而蒙老板跟黄汉祥的老爸似乎还有还有点那啥。

所以他对安部长的反应,是相当介意的,一直竖着耳朵在听,直到听到安国超的小声嘀咕,心里这块石头算落地了,敢情老安对老黄,也是很有点敬意的。

这个圈子你说它大?还真的不大,陈太忠一时就有点感慨了。

结果他一感慨,后面安国超说了点什么,他就没听到,接着张煜峰就走了过来,告诉他饭店地址之后,看着他给黄汉祥打电话,也不离开。

这饭店陈太忠倒是知道,就是第一次来科技部的时候,张处长请他吃饭的地方,离得并不远,所以他跟黄汉祥说得很细。

挂了电话之后,他见张煜峰还不离开,心里就有点纳闷,于是低声发问,“怎么还不走啊?”

“怎么走啊?”张处长的声音更低,冲他苦笑一声,还好,他是背对安部长的车的,倒也不虞别人看到表情。

两人关系在上午一下发展得很近,所以他不介意指点一下这个年轻人,“去得太早,安头儿不是得等黄汉祥很久吗?那可是太没面子了,领导等咱俩不算丢人,我说……咱俩聊会儿天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