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71章 吃相难看吗?

吴振鑫很清楚,这自救说是难救倒也好救,可是说好救也难救,一切的一切,根子还在自己舍得舍不得花钱上。

原本,他是想着来的人只想打秋风的话,自己花点钱买个平安也就算了,三五十万不够,三五百万总是差不多了吧?

谁想人家此来,直接报上加油站的收购价了,小钱打发不走了,人家就是要赚大钱,根本一点回旋余地都没有。

而且,对方准备得很充足,也非常地有恃无恐:你小子要是不乖的话,事情可就不那么简单了,省台二套和省台一套这样的玩意儿我们还是没动呢,更何况还有终极大杀器——资金来源。

当然,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算计他的人也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人家强势异常地找上门来,目的只有一个:求财。

吴振鑫也真想花钱买个平安,可是这笔钱实在太大了,他不甘心啊,我辛辛苦苦三四年,你就这么让我一夜回到解放前?

到这个时候,吴振鑫可就后悔了,真后悔没早给钱,不过他后悔的不是这笔钱,而是说他在洪灾的时候,没很好地领会领导的意图,只捐了十万,要是捐了三五百万的话,那他捐的可就比凤凰那个漂亮女孩儿还多,完全可以直接搭上杜毅的线儿。

不过这世界上,从来都是善财难舍,吴总当时也想不到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不是?

而且凭良心说,对捐款这种事太热心也不是什么好事儿,一来炫富是经商的大忌,容易引来红眼的人歪嘴,导致相关部门来查账,二来也容易沦为有心人的提款机——陈太忠够强了吧,还不是整天担心被这个人啃一口,被那个人咬一块?

尤其是吴振鑫还知道,蹭自己这趟车发财的人挺多,自己要是对捐款表现得太过积极,后果会比较严重:小吴你救济灾民的时候手脚挺大,怎么对我就这么扣巴?这是振鑫的太平日子过得太多了吧?

然而,眼下看来,这可是他当时目光短浅了,若是手脚大一点,能结交到杜毅的话,眼下这个坎是非常容易过的。

当然,这并不仅仅因为杜毅是省政府的一号,比许绍辉官大,那甚至是次要因素,杜省长需要钱的时候会认得吴振鑫,也会因此帮他一点小忙,但是指望杜老板因为这个理由硬压一个省委常委,可就太不现实了,这点钱还真不够看——顺手的情况下,老杜或者会说个情什么的。

更重要的是,吴振鑫注意到了,算计自己的这一帮人虽然蛮横,却也不是完全不讲理,人家做事是有章法的。

强取豪夺还叫有章法?没错,只冲着那人临走前翻出的底牌,吴总就知道,人家敢把底牌提前掀出来,就是表示了“不打算动用”的意思。

真要有心拼个你死我活的话,人家会提前告诉你手里抓了什么牌么?那是不可能的,人家这么做,只是逼他就范的手段!

顺着这一系列事件的脉络,吴振鑫已经分析出来了,算计自己的人不但强大,也很注意方方面面的影响,绝对是体制中玩弄规则的行家,而不是那些什么都不懂的生瓜蛋子。

说穿了,这件事的发展,外界看起来是正常的——这也是对方遵循规则的证据,先是凤凰出了陈太忠那档子事儿,以此为借口,才引发了后续一系列的事情。

既然对方不愿意直接引爆资金来源这个大炸弹,而是一步步地来,那就是做事有分寸,对付这种规矩人,若是能在程序上做出狙击、打乱对方的部署的话,才能起到奇效——至不济也能让吴老板减少些损失。

打乱部署,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从源头遏制势头,也就是说让电视台把声势降下来,素波电视台的话,还好商量一点,可是省台就不好做文章了。

事实上,素波台一播出对振鑫加油站的偷拍,吴振鑫就找到伍海滨了,想要伍书记帮忙压一压这个事情,谁想没过多久,伍海滨的秘书就打电话告诉他不好插手。

“这是省广电局出面组织的活动,也不止对你一家,等过一阵风头小一点再说吧,老吴也不是我说你,凤凰那边才出事儿,你这边也该注意一点才对嘛,怎么又让人家抓了现行……”

这是素波市委书记伍海滨的反应,可是,这个时候杜毅要是能站出来说一句话,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比如说——“这振鑫在灾后重建的时候出了不少钱,对民营企业不要一棒子打死,还是要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嘛。”

只要杜老板愿意出面,都不需要力挺,随随便便一句话就够了,省政府一号嘴皮子开阖两下,绝对能让他这个亿万富翁起死回生。

而这个源头一旦堵住,算计他的人自然会发现不妙,玩规则的也最懂规则,对方的吃相是很难看,但是既然不想硬来,那么他吴振鑫就可以从容应对了——最最起码,他受到的损失会小很多,远不止三五百万。

这才是吴老板最最后悔的地方,当初我怎么就那么抠门呢?

当然,事已至此,再说什么后悔话也没必要了,谁也没有后眼,看不到那么邪行的地方,吴振鑫自救的方法,首先就是找陈太忠出面。

这次,砸个三五百万的就在所不惜了,姓陈的不但是事情的源头,更是跟许省长有关系,且先不说这件事是不是许绍辉搞的鬼,只说能直接指使省广电局的,也就是这个分管省长和省委常委、宣教部长潘剑屏了。

想找陈太忠,自然是要先找韩天,吴振鑫虽然牛逼,可也有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的时候,经过中间人找陈主任,那是必须的——谁知道人家那通邪火发泄完了没有呢?要是再勾得姓陈的记起老账,那他吴某人就是彻底的找死了。

谁想,韩天很无情地耻笑他,“老吴我不是说你,你觉得,你自己的分量够陈太忠出两次手?别把你自己看得太高了,小陈眼里就没你这号人物。”

“那头黑狮我送你了,”吴老板知道说别的没用,直接拿出了礼物,“求你帮着跟陈太忠搭条线敲敲边鼓。”

“哎呀……”韩天这下可是犹豫了,吴振鑫喜欢玩藏獒,家里养着四只,那条黑色狮型藏獒他可是老早就眼红了,怎奈老吴说成啥都不卖,他一直对此耿耿于怀。

“这么着,我问问我哥吧,”韩老五还是没忍住这个诱惑,人和人讲究个眼法,人和狗也讲究眼法,他是真喜欢那条狗,不过这次他不敢自己再找陈太忠了,那样不是怀疑人家陈主任出尔反尔吗?再说,一件事找人两次,也太不上道了。

韩忠对吴振鑫可是不感冒,怎奈自己的老弟找上门来,也不好直接推掉,打个电话一问,太好了,陈太忠出国了!

吴振鑫一落实消息,果然是如此,一时也没了念想,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当然,发生在吴振鑫身上的事儿,韦明河不可能全知道,可是只说他自己知道的,陈太忠也就推算个八九不离十了,于是笑着摇摇头,“你这家伙真过分,居然拿我做文章。”

说着话就到了地方,就是陈太忠上次碰到韦明河的希尔顿饭店,听到陈太忠没有埋怨的意思,他笑着答一句,“好了,这不也算帮你出气吗?到时候拿下了,那些加油站你随便加油。”

“我好像多稀罕似的,”陈太忠听得实在有点哭笑不得,“这个名儿可不能让你白用,你得补偿!”

“那没问题,”韦明河随口应他,“想要什么你只管开口。”

“别的就不要了,给我的科委拨点钱就成了,三两千万不嫌少,四五个亿也不嫌多。”

“你杀了我算了,”韦明河直接就顶了回来,“你的科委钱还少啊?这次科技部的大动作,搞得别的部委都有点不满呢,这时候你捣什么乱?”

别的部委不满吗?陈太忠一琢磨,也是这个理儿啊,反正钱就那么多,科技部要的多了,别的部委要的就少了,心里登时一抽,“哎呀,不会有人因为这个……记恨上我吧?”

韦明河“扑哧”一下就笑出了声,“你那儿一年才能花几个钱?人家倒是得有工夫惦记你呢,一码归一码,你不过是适逢其会嘛。”

安置好行李之后,陈太忠坐在沙发上,又想起了这次韦明河和苗毅勇的出手豪夺,心说这么做事挺痛快的,哥们儿我得学一学,“明河,你们这么搞振鑫,不怕吴振鑫狗急跳墙?”

“他要没把柄,我也不合适这么做不是?”韦明河笑着白他一眼,“跟别人比起来,我这吃相算好多了,他都有得挣了,还敢不满意?”

见陈太忠不接话,他眼珠一转,就猜到了点端倪,“那家伙不是找到你了吧?”

“找是找了,不过目前来说,力度还不算太大,”陈太忠不动声色地解释,“明河,你要搞就痛快点搞定,省得夜长梦多让我坐蜡。”

“我跟小许不熟啊,怎么好催他?”韦明河笑着摇头,不小心又泄出了一点机密,“老许现在是敏感期,也不合适大动,慢慢来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