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67章 蛋壳一般的尊严

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陈先生答应了自己,葛瑞丝心里微微的遗憾,不过还好,她的注意力一直被别的事儿吸引着,说不得只能伪作不见那湿搭搭的丑物,“听说您在巴黎有一些朋友?”

事实上,陈太忠对她的关怀,葛瑞丝已经从自己的老板兼经纪人那里听到了,按经纪人的话来说,那就是她得中断表演,去陪陈太忠。

她是经纪人手上的王牌,做经纪的不舍得就这么让她中断,而她本人也不想中断——她进入这个行业时间并不长,现在正是靠频繁的演出闯名气的时候。

但是很遗憾,提要求的人是尼克,人家不但是议员,还是伯明翰市地下世界的主宰之一,这样的人,是葛瑞丝和她的经纪人得罪不起的——她们连尼克的手下都得罪不起。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卸妆,电话又打了进来,这次是通知她可以演完,而且传话的人着重声明了一点,是中国的陈先生希望她能先完成演出。

葛瑞丝原本对陈太忠就有一点好感,眼下听说这个霸道的男人知道考虑自己的感受,心里就越发地热了。

反正,有了尼克的阴影,葛瑞丝想再表演也表演不到心上了,她的经纪看到这样,索性让她走了两回就放了她的假,“行了,你去找那个中国人吧,杰瑞说,他在巴黎也有点影响力。”

葛瑞丝的经纪人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妈,人很不错,虽然靠的就是手下的模特班子生活,但是她还开设模特培训班,所以很支持葛瑞丝出去闯荡,那样也能为她的班子打响牌子——换个只会吸血汗地老板,就未必舍得这么直接告诉她了。

当然,这也是经纪聪明之处,她很清楚,自己就算想遮掩也是徒劳的,对葛瑞丝而言,无非就是个迟一点还是早一点知道的问题,她又何苦枉做小人?

正经是葛瑞丝入了那中国人的法眼,又有尼克关照,将来在巴黎发展得好了,她还能靠着以前维系下来的关系得到一些实惠,又何乐而不为呢?

然而,听到这个消息地葛瑞丝却是心动了,对任何一个模特而言,巴黎就是心中地圣地,中国陈真是能帮她在巴黎落脚的话,那她最少可以少奋斗两年,是的,模特们不说“文凭不可少”,但是绝对要说“年纪是个宝”——年轻成名,就意味着更多地机会更广阔地前程。

所以,她是怀着一颗急切地心来地,怎奈,她并没有想到贝拉也在场,而且陈太忠那丑样,让她心里隐隐地生出一丝愤恨来,当然就要标榜一下自己的清纯——毕竟,她也才十八岁不是?

贝拉却是没想到,陈太忠会有如此地神通,一时间手都忘记扯着皮裙了,惊讶地看向他,“陈,葛瑞丝说的是真的吗?”

“我本来打算给你一个意外地惊喜呢,”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却是不肯看那葛瑞丝了,“过两天我去巴黎,到时候带上你好了,今天你可是要好好地表现哦。”

“哪个模特队?或者是哪个设计师?”贝拉微微一愣之后,就蹬蹬地跑下楼来,似乎脚上穿的不是高跟鞋而是跑鞋一般,大大地眼中满是欣喜,双颊也出现了两个长长地酒涡。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陈太忠笑着耸耸肩,却也没啥不好意思地样子,“去了那儿就知道了,大不了就当免费旅游一趟嘛。”

“好啊,我已经十年没去巴黎了呢,”跑到他身边,贝拉身子一侧坐了下去,却是挡在了他和葛瑞丝的中间,有意无意地不让葛瑞丝看到他的尴尬。

然而,下一刻她就呆在了那里,讶异地看着陈太忠,“你是说,你还不知道能在巴黎找到什么人?”

“那是别人操心的事情,”陈太忠笑着耸耸肩膀,一把将她揽了过来,抬头看一眼站在那里呆若木鸡的女人,“葛瑞丝,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一边说着,他一边低头去亲吻贝拉雪白的脖颈,大手再次伸进了她的衬衣内,手指轻轻一挑,已经将她薄薄地胸罩挑开,探手一握,登时吓了一大跳,哦,天啦,一只手都快握不住了,简直就像半个排球扣在了她胸前——她真的才十七岁吗?

被扰地贝拉却是有点反应迟钝,呆呆地扭头看葛瑞丝,“葛瑞丝,跟我一起去巴黎吧?我一个人有点……”

葛瑞丝却是知道,贝拉是没什么心眼的,眼下一听说陈先生在巴黎没有特定地关系,这是有点着急了,也有一点点担心,才拉着自己去。

“没有目标,就是有很多目标可以选择,”她叹一口气,却是扭转了头去,不想看这一对男女的丑态,“贝拉,恭喜你了。”

“你也跟我一起去吧,”贝拉一听就高兴了起来,“葛瑞丝,我知道你没有男朋友,你不喜欢咱俩携手,在巴黎一同登台演出吗?”

事实上,实在是前面那个喜讯实在太震撼人了,她才难免一时有点失落,眼下听了葛瑞丝地解释,心里登时就放下心来:就是嘛,就算找不到合适的模特队,可是免费去游玩一趟也是不错的,难道不是吗?想到这里,她才出口盛情邀请葛瑞丝。

葛瑞丝却是被她说得脸一红,她确实也没男朋友,老板就不让她们为此事分心,她这么恼怒的原因,是因为她根本就没想过会跟一个女孩同时服侍一个男人。

原本,她是兴冲冲地来的,经过上午的事情和晚上陈的体谅,她对陈太忠有着相当的好感,但是一进屋就看到如此淫靡的一幕,她的心情就像外面的天气一般,在瞬间变得恶劣到无以复加。

陈并不是我的什么人,她对自己说,然而,这个解释并不能让她的心情好多少——是啊,他不是我的什么人,有什么理由无偿帮我在巴黎发展呢?

还好,贝拉的邀请来得正是时候,葛瑞丝终于有了下台阶的机会,犹豫一下,她点点头,“好吧,希望陈先生不要觉得我……天啦!”

她一扭头,才发现情形已经大变,陈太忠懒洋洋地在沙发上躺着,双手紧着在贝拉的胸前忙乎着,贝拉却是一只手拿着桌上的啤酒倒给陈太忠,一是在那丑陋的狰狞上来回地捋动着,陈先生舒服得两大嘴却是张着,享用着小贝拉送到嘴边的美酒。

她这么一喊,两人同时被惊动了,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又闭上了眼,贝拉却是满面通红地看着她,“葛瑞丝,你看,他的好大,而且……非常硬。”

说到这里,她还禁不住吞了一口口水,“一起……一起来吧?”

葛瑞丝犹豫一下,最终还是慢慢地走了过来,将自己的手包放在桌上,飞快地转身跑开,“我先给你们倒酒。”

这就是答应了啊,陈太忠心里也一时大快,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葛瑞丝这种半推半就,甚至带一点强迫性质的应允,让他的欲火越发地高涨了起来,哥们儿不会是骨子里也带了什么暴虐倾向吧?

不过,这时候他也顾不得许多了,小太忠已经被贝拉捋动得快要爆炸了,他双手一用力,将她的身子抱了起来,向自己的腿上放去。

贝拉心知其意,事实上她也被陈太忠抚摸得有点难以自控了,左手松开小太忠,身子顺势一跨,双腿微张,左手自双腿间向后一伸,再次捉住那团硕大,不管不顾地向自己的腿间塞去。

“哦~”又是一声颤抖的低吟,不过却是异常满足的声音。

等到葛瑞丝端着托盘再次回转的时候,眼前地景色越发地淫靡了,贝拉的皮裙缩在腰间,两条着了黑色丝袜的长腿微分,人却是不住地起伏着,那粗硕“很硬”的玩意儿在她腿间出出进进,异常地清晰——模特们都习惯剃干净毛发的。

贝拉已经进入了一种亚疯狂地状态,头不住地晃动着,齐肩的金色卷发在空中乱舞,最为滑稽的是,她手上的啤酒罐还没放下,随着她舞动的手,白色的泡沫不住地涌出罐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太忠正眯着眼睛享受,却感觉到一只手攥住了他的右手,将他引到了一片潮热之地,侧头一看,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葛瑞丝已经脱掉了长裙,正紧紧地靠着他,脸上一片潮红,他的手抵达地方,正是她的腿间,那是炽热地呼唤。

就在这时,贝拉没命地嘶喊一声,背部肌肉紧紧地绷着,下身也持续地痉挛了起来,嘴里发出了“呜呜”的声音,似是哭泣又似是呻吟,小妮子这次是幸福死了。

在她身子软做一团时,陈太忠抽离了她,侧头一看葛瑞丝,刚才羞答答的小妞已经坐在了一边的单人沙发上,身子后靠,两条修长的美腿大大地敞开,搭在沙发扶手两边,腿间的鲜艳红唇边,有晶莹的水滴在闪亮,看着她迷离的双眼,显然,这是盛情的邀请了。

陈太忠当然不会拒绝这种邀请,挺着身子就来到了她身边,毫不客气地挺枪进入了……她居然要比贝拉紧窄那么多。

“咝~”葛瑞丝猛地吸一口凉气,双臂下意识地去推他,学人吃饭撑破肚,她终于明白,自己的胃口,不像想像的那么大。

陈太忠却也知道分寸,耐着性子一点点地推进,当他终于完全抵达的时候,表现得一直很淑女的葛瑞丝又是一口凉气,“天哪,太热了,太硬了……”

这种称赞,完全地满足了陈某人的好胜心,他一边动作着,脑子里却是不住地自夸自赞:哥们儿这也算是长中国人的志气了吧?

“一龙双凤”的混乱,终于在半个小时后告一段落,不顾葛瑞丝的再三哀求,陈某人很直接地将自己的欲望释放在她的体内——反正哥们儿都已经暴虐了。

看着她捂着腿向卫生间跑去,贝拉不满意地撅撅嘴,“陈,我们不能随便吃避孕药的,那样会让身材走形。”

“我结扎过的,”陈太忠不欲多解释,懒洋洋地欠起身,伸手去拿啤酒,“想跟我在一起,就要配合我!”

“结扎?”听到这个词,贝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她显然想到了中国大名鼎鼎的“计划生育”,“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真要有什么意外,那就该葛瑞丝偷笑了,”陈太忠不以为意地哼一声,不过以他的身份,这话倒也不是夸口。

葛瑞丝知道陈是输精管“结扎”过的之后,心里的不满也消失了,三个人就那么赤着身子,走到了三楼的大卧室里。

不过,陈太忠不许她俩脱掉丝袜和高跟鞋,那二位倒也知道,有些富人有些古怪爱好,倒也不以为然,两双丝袜美腿,一双黑色一双深蓝色网格,相映成趣。

陈太忠很意外地发现,别看葛瑞丝比贝拉低了几个厘米,可是那双长腿似乎比贝拉的还要长一点,再加上紧贴着小腿的中腰小皮靴,看起来的诱惑,一点不比高跟鞋逊色。

大卧室内也有酒柜,这里的设计都是为超级富豪准备的,人性化到一塌糊涂,窗外的雨还在下着,屋内虽然有空调,但是温度并不算太高。

还好,有酒可喝,那就不算什么了,陈太忠和两女蜷在沙发上,很随意地聊着,不多时,女孩儿们就从他的嘴里得出了事情的真相。

“埃布尔?”葛瑞丝将她的腿搭在陈太忠的腿上,不住地摩挲着,一旦认定了男人,她似乎比贝拉还放得开一些,“时装界我没听说过这个人,贝拉,你听说过吗?”

“拿开你的腿,”贝拉气哼哼地回答她,“我要枕着陈的腿睡一会儿……呃,什么?埃布尔?我管他去死!”

“好了,不用说了,不就是上台走两步吗?你们何必那么叫真?”陈太忠懒洋洋地发话了,“搞不定巴黎的话,你们可以去中国,年薪最少五十万英镑,可以吧?”

这个价格对世界顶级模特来说,还真的拿不出手,不过对贝拉或者葛瑞丝这种欧洲三流模特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了。

陈太忠这么说,当然也是有原因的,虽然他很听不得什么“一等洋人二等官”之类的顺口溜,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在国内若是有两个洋跟班,也会让别人多出点忌惮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