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58章 时机不对

打了两个人之后,陈太忠的心情就好多了,一旁又有旁人在劝那女人,一时间场面上就安静了下来,连被撞的那帮凤凰人也不敢吱声了。

“谁敢再叽歪,下次就没这么便宜了,”他哼一声,拄着拐往回返,嘴里兀自嘟囔着,“告诉你们,这儿是医院。”

这下,绝对再没人怀疑他的话了,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门中,才有人低声发问了,“这家伙到底是谁啊?”

这儿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不但有当事双方在场,一边围观的人也不少,其中有几个医生和护士,不过,刚才陈太忠发飙,却也没人敢拦着。

现在有人发问,就有人七嘴八舌地回答,“不知道,他好像是住特护病房的”、“听说是被卡车撞了,才住进来的”、“看望这家伙的人很多”、“都别说了,我知道,这是科委的陈主任”——终于有人点出了陈太忠的身份。

“科委的陈主任?”那女人已经不是那么特别激动,不过眉眼间依旧是怒气冲冲,正在低声地跟凤凰市委的那位谈话,入耳这话,再次摸出了手机,“我跟郭市长说一声……”

“等等,”市委的这位手疾眼快,一把就抢过了她的手机,接着又冲着地上呻吟的那位苦笑一声,“小王,看来你这顿打,算是白挨了。”

那个小王一个膀子脱臼,另一只是小臂脱臼,正疼的死去活来呢,听到这话不禁大怒,“白挨?想得美,我回去就报告中队长!”

“唉,报告中队长也没用,谁让你是便衣呢?”那位叹口气,侧头看看女人,以极低的声音发话了,“算了吧,这个陈主任有个外号,叫五毒书记,你别以为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科委主任。”

“那他还能白打了人?”女人的声音再次大了起来,对面那帮人一听,可是不答应了,低声吵吵了起来,“那个女人你小声点,你还想再把他惹出来?”

“我还就不信了,”女人伸手去抢自己的手机,“你别告诉我说,郭宇也动不了他吧?”

“薛老板,你听我一句劝成不成?”男人把手机向身后一藏,苦着脸跟她解释,“是你们喧哗在先,你又骂人在后,陈太忠得了理,别说郭市长了,找更厉害的人都没用。”

这也就是眼前人多,而他又是市委的,要不然,他都敢点出几个人名来,比如说段卫华或者章尧东什么的,不过眼下他当然是不敢。

“那……这个小王就白挨打了?”女人一指坐在地上的那位,语气有所松动,“把人打成这样,也算得上故意伤害了吧?”

“算得上算不上,你说了不算,我也说了不算,先扶他起来看病吧,”男人叹口气,交还手机给女人,一猫腰掺起小王来,心里却是恨恨地嘀咕,就知道摆大小姐架子了,见人受伤也不知道先给人看病。

事实上,陈太忠打人之后要给钱这说法,男人也知道,不过眼下他实在有点不想跟这女人纠缠下去了,女人不会来事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他很清楚,其实五千块钱对这女人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事儿。

那边的要求其实并不高,两千是入院治疗的押金,绝对不够,五千大概就差不多了,当然,若是花不完的话,将来可以折算到赔偿金里去。

可是,这女人想撇清,又有怕人讹诈的心思,就不肯多花钱,你也不看看,都有郭宇罩着你了,谁还敢讹诈你?

总之,就是薛老板气儿不顺,所以就不肯多出点钱,这下可好,直接惹了陈太忠出来,结果她还没眼色,居然敢骂陈太忠是瘸子,真是人要想死,那是拦都拦不住。

男人直接将小王带进了急诊室,这倒是好,就挨着医院,也不用乱跑了,不多时,外面有警笛响起,来了警车一辆,不过,警车上下来个男人,问了几句之后,转头上了警车就开着走人了,显然,人家知道打人的是陈太忠,连管都不想管。

市委的这位从玻璃里看得一清二楚,叹口气心说薛老板你就使劲儿折腾吧,还好我是表态了,要不然还得受你的连累……

陈太忠进了病房之后,继续打坐调息,不知不觉间,天就大亮了,张爱国给他送来了早饭的时候,市委那位才进来,“陈主任,那个……”

“好了,你不用说了,”陈太忠随手从枕边摸出一扎百元大钞来,皱着眉头递给了他,“就一万,没多的了,吵了这么多病人休息,又对我这伤者下手……他还想多要吗?做梦!”

那位的嘴角抽动两下,想说什么来的,最终还是点点头,低声嘀咕一句,“谢了,我把您的意思转告给他。”

事实上,根本不用转告了,那小王也没受什么重伤,除了脱臼就是软组织挫伤,接好骨头之后养一阵就好了,倒是身上头上被那拐杖抽出了几条血印子——陈太忠出手的力度,真的是令人咋舌。

唯一有点麻烦的,是小王的身份,他是武警,不过这次也算是出私活,又没穿军装,这个场子不太容易找,当然,若是打人的是别人倒也好商量,但是打人的是陈太忠的话,那真的还是不要再自找麻烦了。

陈太忠并不知道这个,他也没心思去琢磨,只是,不久之后,他还是得到了消息:非常不幸,昨天晚上那女人,居然是余仁的关系。

余仁是台商,现在在素波发展,眼下素波在建的第一高的写字楼,就是余老板出资的,姓薛的女人叫薛玲,她的妹妹薛薇是余仁的情人,姐妹俩开着一家电脑公司,这次来凤凰,是受了郭宇的邀请来考察的,可能的话,会在这里投资。

这个消息是景静砾告诉他的,薛玲已经把事情捅给了郭宇,郭市长气得在办公室大骂陈太忠,一不小心就被别人听到了。

郭市长的震怒肯定是有道理的,请来的投资商被人欺负,搁给谁也受不了,可是偏偏地他还不能叫真,因为这件事里,薛玲也有不对的地方。

事实上,“破坏招商引资”的帽子绝对不算小,换个时间,郭市长也不怕借此事打击一下陈太忠,说破大天来,章尧东、段卫华你们都得要政绩吧?

这年头,什么叫政绩?能推动经济发展的叫政绩,能拉动GDP提升的叫政绩,陈太忠跋扈到殴打投资商,给凤凰市开了一个坏头,而且消息一旦传出去,会让很多开发商寒心——用这个借口收拾姓陈的,真的很方便。

然而,郭宇更清楚的是,科技部马上要下来人考察凤凰科委了,这件事现在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是市里一等一的大事。

要被部里竖典型了,这个节骨眼上,他真不敢找陈太忠的麻烦,要不然,真出点差错的话,他相信,章尧东和段卫华不介意联手收拾自己。

不管怎么说,风声传到了景静砾的耳朵里,景秘书长知道郭宇此人肚量小,少不得就要打个电话提醒一下陈太忠。

余仁?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陈太忠皱着眉头微微一琢磨,想起来了,上次张瀚涉及的“刘志伟间谍案”中,国安中一度有人怀疑余仁就是那个间谍。

这天南还真是小了,他一时有点感慨,说来说去够分量的也没几个人嘛,不过,因为知道了余仁的底细,他倒是能想到那姓薛的女人为什么会这么嚣张了。

郭宇打的主意,估计都不仅仅是薛家姐妹,怕是还惦记着余仁手里的钱呢,而那姓薛的女人也正是因为身后有余仁这种大块头儿、超国民待遇的台商,才会这么气粗。

反正哥们儿也不怕跟他们打官司,陈太忠琢磨一下,却是又想到国安这一档子事儿了,我要是能跟廖宏志搞个国安的身份,收拾一下余仁,应该也是比较方便的吧?

还是算了吧,陈某人觉得,自己也不用过于得势不饶人,虽然他对余某人的超国民待遇很是不满,但是姓余的本人没惹到自己头上,那就可以静观其变不是?

又等了三天之后,陈太忠觉得自己腿上的石膏有点过于不便了,就要求中心医院的拆掉这石膏,距离部里考察只剩下两天了,到时候再拆,总是不方便的。

医生可不想答应他,不过科委的陈主任在医院里,一只脚都能飞脚踢人,大家觉得违背此人的意愿,没准会有点麻烦,于是就应承了下来,“陈主任,拆掉石膏这没问题,不过你要小心点啊,再出什么事儿的话,你可不能怪我们医院。”

“啧,我怎么会怪你们呢?”陈太忠笑容满面地摇头,一点也不见那天的暴戾了,“是我自己要求的,我当然自己承担后果了。”

能迎接部里来人了,这是其一;憋了这么几天,也该好好泄泄火了,这是其二。有这么两个原因,他当然高兴了。

遗憾的是,世间事不如意者十之八九,他的高兴劲儿还没过去呢,就接到了博睿投资公司的电话,“陈主任,英国的钱,可能不能及时到账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