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53章 硬顶秘书长

岳阕没有带给陈太忠什么困惑,但是小章村的前村长杨华就不一样了,他一听陈太忠的项目,马上就提出了疑问,“农电网这一块基础投资很大的,电杆和电线那都是要花钱的,根本就不是赚钱的行业,每年国家要补贴不少,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杨村长长得黑瘦黑瘦的,个子也不高,但是人往那儿一站就是腰板笔直,一看就是部队上出来的,只看相貌也不像六十出头的人,说是四十多岁还差不多。

“我也在农村干过,你说的那些我都知道,”陈太忠可是不在乎杨华忌惮的那些东西,“就是小水电附近咱自己扯线,远一点的就不管了,我搞的是小农网,又不是大农网。”

“那样意思也不大,”杨华摇摇头,当然,他这并不是说一定要跟陈太忠唱反调,而是说他既然要去一个公司打工,总是要把疑问点提出来吧?“你知道一个五口之家的农户一个月会用多少度电吗?他们非常节省的……你的利润从那儿来?”

是陈太忠害得他当不成村长的,不过这个无所谓,他做村长也不过就是为村民们争取点东西,不随便让人欺负而已,但是陈某人搞的这个公司既然想重用他,那他当然想体现出自己的价值,顺便考校一下陈太忠对农村工作的认识。

而且,他都六十二了,这是第一次出去给人打工,若是服务的公司很快就因为策划不周而倒闭的话,他的脸上也没啥光彩不是?

“成本下来了,用电的度数自然就多了,”陈太忠笑一笑,倒也没有否认他的观点,“这是一个习惯问题,而习惯是需要培养的……反正,我图的也不是短期效应。”

事实上,陈太忠在这个项目上考虑得并不少,或者,他对农村的了解不如杨华深刻,农村工作经验也赶不上杨村长丰富,但是他是认真琢磨过的,杨村长这些随口提出的问题,他若是应付不来,那这个项目也就不用干了。

“不是短期效应就好说了,”杨华最期待的就是这句话,他做人好冲动,但是心眼不坏,能减轻农民负担的工作,他很愿意插一手,“不过前期投入真的不会低了。”

“不会太高的,”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心说别人会胡乱扯线,难道我不会胡乱扯?电杆什么的搞那么规范做什么?能走房顶走房顶,能走屋檐的走屋檐了,对农民来说,电费降下来比什么都强,等出了效益再改也来得及。

再说,这线路没准回头就卖给供电局了,把线路搞那么好,不是让人家没法改造了么?把事情做得完美是不错的,但是在太多的时候,完美就意味着别人没赚钱的机会了——直到现在,他都记得张新华针对凤童公路一事对他做出的批评,“你把路修那么结实,别人吃什么?”

谁想杨华看了他这莫名的笑容,心里登时一抽,皱着眉头发问了,“你是不是会低价购买小水电的农电网?”

由此可见,这世界上的聪明人真的不少,杨华早先就见证了凤凰纺织厂的倒闭,深明国企蠹虫的贪婪,略略关联想像一下,就猜出了八九不离十。

“你问那么多干什么?”陈太忠火了,眼睛一瞪,这家伙怎么跟李天锋有点像呢?他盯着对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发话了,“我想的只是为农民减负,你明白吗?”

然而,杨华的反应大出他的意料,杨村长苦笑一声,“你别以为我正义感过剩,吃亏上当一次就够了,我是说,你可以充分考虑我的建议,那农网掌握在私人手里,比掌握在公家手里效益要高得多……你不去水利厅活动活动?”

他早想好了,说一千道一万,只有陈太忠的公司成本降下来,才能实实在在地带给农民好处,而且只有有了利益,公司才能做得长久,没人愿意一直投入而没有产出,哪怕是陈太忠意志再坚定,也总有个承受限度。

至于水利厅的国有资产可能流失,关我杨某人鸟事,记吃不记打的是傻逼,而且毫无疑问,这种资源掌握在私人手里,比掌握在公家手里能创造更多的效益,带给用户更好的服务。

“这个……”陈太忠皱着眉头琢磨一下,好半天才为难地点点头,“嗯,你这个建议不错,不过操作起来有难度,让我考虑考虑吧……我跟水利厅的人,真的不是很熟。”

又聊了几句之后,市委秘书长魏长江打电话给他,要他去一趟市委,陈太忠转身离开,只剩下杨华站在那里纳闷,他死活想不通一点:既然小陈你觉得我的建议好,为什么我一开始说的时候,你会一下子变脸了呢?

陈太忠进了市委,找到魏长江的办公室,秘书领着他进去,魏秘书长正戴着老花镜,拿着一张报纸在看,见他进来点点头,一指自己办公桌前面前的大班椅,“你坐,”说完之后,又低下头看报纸。

你就不要跟我玩这套了,好不好啊?陈太忠走过去坐下,心里有点烦了,想学习的话等我走了再学嘛,哥们儿事儿很多的,难道老魏你不知道?

遗憾的是,这次他是想歪了,魏长江又看了大约半分钟报纸,然后放下报纸摘掉眼镜,双手搓揉一下面颊和眼部,最后才长叹一口气,将报纸推了过来,手指其中的一条报道,“这个你看过了没有?”

陈太忠低头一看,是一张《素波晚报》,不过一看标题,他就点了点头,“莫克姆湾拾贝的惨案啊,这个我知道。”

这个事情发生在两天前,莫克姆湾是爱尔兰海的小湾,每当退潮时会露出海滩,滩涂上有大量的鸟蛤等贝类,这些东西市场价值颇高,就有人冒着生命危险去捡拾。

然而,这一片海滩遍布流沙,涨潮时的海水也很容易将拾贝者围困甚至吞没,所以当地居民又管这里叫“死亡海滩”。

前两天这里就出事了,上涨的潮水吞没了十几个中国人的性命,更有一百多号人被困,其中有六十多个人是中国人。

一般来说,天南省的报纸对这种消息反应很慢,不过这次却要快得多,因为死的人里有两个素波人,被困的那些人,身份还没有查明,但是可以想像得到,里面应该还有天南的人。

死者是非法移民,被“蛇头”贩出去的,因为生计没有着落,就被人组织去捡拾鸟蛤,赚取微薄的钱来维持生活。

“有什么想法?”魏长江直勾勾地盯着他。

“没什么想法,非法劳工,就是这个样子了,”陈太忠摇摇头,才待再说两句,脑子里却猛地觉得什么事情有点不对,于是假巴意思地叹一口气,“唉,只有国家富强了,人民生活水平确确实实地提高了,才能避免类似的悲剧重演,我觉得身上的担子很重……”

“行了,”魏长江受不了啦,抬手打断了他的思想汇报,“我是说,你认为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和善后?”

“啊?”陈太忠张着嘴巴愣在了那里,好半天才连连咳嗽几声,“咳咳,这个……秘书长,这个事情,它不归我管吧?”

说是这么说,他心里那种不祥的感觉却是越发地强烈了。

肯定不归你管,都轮不到我管!魏长江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白了他一眼,才继续发话了,“你不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

“觉……觉到了,”陈太忠点点头,心里愈加警惕了起来,魏秘书长也是国安的人?不会这么夸张吧?“我要更好地做好本职工作,加大招商引资力度,争取……”

“咳!”魏秘书长重重地咳嗽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好了,你也别跟我废话了,回去收拾东西,准备去英国吧。”

“你让我去英国?”陈太忠眼睛张得老大,不可思议地望着对方,“部里马上要下来考察了啊,魏秘书长。”

“唉,我也没办法啊,素波要求你支援,”魏长江苦着脸叹口气,双手一伸,无可奈何地看着他,“你一个人就搞回来四个友好城市,又跟那边的议员有私交,而且这种……这种事,咱政府也不合适出面。”

“遇到这种事儿,就想起来我搞回来四个友好城市了?”陈太忠听到这话,虽然放下了国安什么的猜测,心头的火气却是不可抑制地爆发了出来,站起身子大声嚷着,“当初我帮他们,帮到我被省纪检委调查!”

“冷静,冷静,太忠,”魏长江笑嘻嘻地站起身子,从桌子后面绕过来,双手用力地按着他的肩头,“有什么话,坐下慢慢说……我知道那件事里,你受委屈了。”

“没啥可冷静的,我绝对不去,”陈太忠摇摇头,虽然坐了下去,态度却是异常地坚决,“淹死的又不是我家人……”

说到这里,他也觉得自己的话有点过火,抬头看着魏长江,用很有诚意的语气说话了,“魏秘书长,那是素波的事儿,他们丢脸,咱凤凰的就算不该高兴,可也没必要帮他们吧?”

魏长江不但是市委秘书长,更是市委常委,但是在这件事情上,陈太忠绝对不会让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