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52章 谁更血腥

许纯良真打探起消息来,不会比陈太忠慢,不多时他就问了出来,吴振鑫三年前还是个青皮混混,不知道怎么,一夜之间手里就突然有钱了,然后就搞起了加油站。

这个一夜暴富就很值得琢磨了,只要是个人,就猜得出里面会有相当的猫腻,不过,随着对振鑫的了解越来越多,凤凰市财政局长宁建中的影子就露了出来。

宁建中一露出来,许纯良就紧张多了,这话听起来夸张,省委常委会在意一个地级市的财政局长?不过,事实还真是那么回事,还是那句话,财政局长并不是一个单独的存在,身后最少也有市长或者市委书记的力挺,甚至可能是市长“和”市委书记。

而且,凤凰的市委书记是章尧东,说起来跟许绍辉还是同一个阵营的,那么像这种事,当然是小心一点的好,这可是涉及了自家老爹的基石了。

直到昨天晚上,许纯良才能确定,那宁建中虽然是章尧东的人,但绝对算不上嫡系,属于那种用也可以不用也可以的主儿。

尤为重要的是,章书记还很年轻,不到五十岁,上进心很强,所以人强势了点,可是在经济上正像传言说的那样,没什么问题,宁建中大概不会跟他有什么猫腻。

真要动振鑫的话,提前跟章尧东打个招呼让其不要出面,倒也算不上什么重要的事情,许纯良做出了判断——整天担心这个那个的,就什么事儿也不用做了。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这么强买强卖不是很见得光的,是的,许同学是个比较要面子的人,但是有一个最大的理由在支持他:既然吴振鑫是用了不合理的手段发家的,那么,就要做好被别人不合理地剥夺的心理准备。

要是吴振鑫真是一步一个脚印省吃俭用披荆斩棘胼手胝足筚路蓝缕地走出来的,他还真不下不去那个手——这年头,公道自在人心。

有人喜欢欺压良善来牟利而完成原始积累,但是许纯良恰恰相反。

谁想,昨天他把事情向老爹汇报的时候,许省长犹豫一下,告诉自己的儿子,“我先不跟章尧东打招呼,你做事小心点吧……能拖上陈太忠就最好了。”

许纯良知道,这是老爹又有什么想法了,不过既然没有制止自己的意思,那就无所谓,至于联系陈太忠,那更是一定的了。

因为他知道苗毅勇没钱,吃三个五个加油站没问题,但是想吃下这二十多个,那就有点困难了。

可是,苗毅勇倒是有点不乐意,他能在京城里找到帮手,这种呼朋唤友来发财的事情,不但能加深朋友们之间的感情,也能增加更多的压力给振鑫,以便更好地完成强行收购——这么大个头的集团,说没点能力也是不可能的。

不过他当然不能违逆了许纯良的意思,小许同学可是天南的坐地虎,没有许纯良的配合,那么拿下振鑫难度就不是一般地大了。

总算还好,这陈太忠是蒙老板的人,若说许纯良是坐地虎的话,陈主任就是实实在在的地头蛇,又是跟振鑫不对眼的,只要人家出得起钱,苗毅勇也没有不带人家玩儿的道理。

这件事情如此曲折,又不方便外泄,所以许纯良才找陈太忠来坐坐,而不是电话沟通。

“这个啊,”听完这些因果,陈太忠有点挠头了,他盯着坐在那里专心烧烤的杨倩倩发起呆来,好半天才猛地站起身来,将那两件啤酒打开,递给苗毅勇和许纯良每人一瓶,自己也拿了一瓶,拉开拉环,“来,先喝酒。”

许纯良是的随性的家伙,说先喝酒就先喝了,倒是苗毅勇笑着看着陈太忠,一边拽拉环一边嘀咕了,“是觉得有点麻烦?”

“倒不是麻烦,就是我不太好出头,”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又叹一口气“已经让人传话给吴振鑫了,说我饶他了……”

说到这里,他抬手灌一口啤酒,顺手接过来杨倩倩递过来的羊肉串咬了一口,“我真不知道还有这么个说道,要不然当时肯定不答应,有点郁闷……知道得晚了。”

陈太忠确实是这么认为的,他做事虽然霸道,但也是自命讲究人,既然答应了韩天,那就不合适再出头了,不过说句实话,他现在手上的钱基本上也都有了安排,再插手加油站的收购,那还得再去找钱——多麻烦啊。

“那行,就不算你了,”许纯良笑着点点头,看一眼苗毅勇,“呵呵,看到没有,太忠并不在乎这点小钱,他在乎的是名分。”

“那我联系北京的朋友了,”苗毅勇也无所谓,抬手就摸出了手机,“呀,没信号,这什么破地方啊,旅游景区居然没有信号覆盖?等下了山再给明河打电话吧。”

“明河?”陈太忠听这名字有点熟悉,登时就是一愣,“哪个明河?”

“一个关系不错的朋友,”苗毅勇随口答他一句,“现在在青江发展呢,手上有点钱,也正找项目呢。”

“不会是韦明河吧?”陈太忠听得有点惊讶,不过,苗毅勇更惊讶,他正仰着脖子喝啤酒呢,听到这话,登时就呛住了,咳嗽了好几声,才瞪着眼睛发话了,“陈主任你居然认识他?”

“嗯,”陈太忠点点头,挺纳闷地发问了,“他不是扶贫办的吗?居然会有钱?听说他那儿好多项目还缺钱呢。”

“缺钱是公家的项目缺钱,跟他又有什么关系?”苗毅勇越发地惊讶了起来,上下看看陈太忠,若不是陈某人将韦明河的事情说得明明白白的,他还真的有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认识明河了。

这种常识,不需要人提醒吧?莫不成你以为韦明河能拿着自己的钱投到青江的项目里去?人家去青江是赚钱去了——他还真不知道,陈太忠就是习惯拿自己的钱往公家的事儿里面砸。

“太忠做事儿,跟你们可不一样,”许纯良笑着插话了,他倒是知道点陈太忠的脾性,而且他非常明白,像那什么韦明河之流,家里本身就有背景,做出点成绩来就能顺理成章地提拔,没必要像陈太忠这样,没命地拼政绩。

这就是先天不足带来的问题了,陈某人能力再强,可是这心态就首先摆不到那一步,有此疑问也属正常了。

从理智上讲,许纯良更待见陈太忠这种脚踏实地做事的干部,不过他本人就算得上是衙内一系的,当然也不会认为苗毅勇说得不对。

事实上,苗毅勇做事比他还要滑头,听说陈太忠无意插手,苗同学反倒是有意将陈太忠扯进这趟混水了,“不过太忠,你跟纯良关系这么好,将来万一有需要你帮忙的,你也不能看着不管吧?”

“那还用你说?”陈太忠斜着瞥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这个家伙跟许纯良和韦明河关系都好,可是他就偏偏地觉得有点看不顺眼,“嗯,不过那可要算在纯良的那份儿里哦。”

几个人正在说说笑笑,许纯良的另一个同学张伟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罐啤酒,“陈主任,武耕那件事,多亏你帮忙了,来,我敬你一杯。”

“可不是我,”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一指正在忙乎的杨倩倩,“是我同学杨倩倩帮的忙,你敬她好了……”

韦明河对这件事的热情,远超过大家的想像,就在长假的最后一天,韦主任就从京城赶了过来,正好许纯良也要回去上班了,带着苗毅勇一同离开。

国庆一过,陈太忠依旧忙碌异常,科委这一摊事儿越发地多了起来,他原本说邱朝晖的创新基金能顶到明年呢,不过又借给胜利机器厂宿兴华一点,手里的钱就真的不是很宽松了。

没错,账上还趴着三个多亿,但是有一个多亿已经预定给电动助力车厂了,还有科委的房地产公司也开始启动,更有科委大厦也是纯粹花钱的地方。

科委大厦按说是可以动工了,不过既然部里的安国超要下来,那现在就动不得了,等再过个七八天,让安部长剪个彩好了。

至于陈省长,也有的是项目给她剪彩,电动助力车厂和房地产公司开张,那些都是现成的。

大家忙着这些的时候,陈太忠的农电网项目也悄悄地启动了,任娇的表哥岳阕已经来了,陈某人再忙碌,这个人总是要见一见的。

没错,这年头的法人代表都是哄人的,说穿了还是要看谁的势力大才能说话算数,不过,既然岳阕好冲动又没见过什么世面,为了防止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陈太忠还必须给他一个明确的信号。

还好,任娇先期的工作做得比较到位,面对陈太忠的审视,岳阕表现得极为恭敬,“我知道,这些都是阿娇的,我就是挂个名出点苦力,陈领导你放心,我从来不坑人,更别说坑亲戚了。”

这个态度显然很不错,陈太忠觉得自己也没必要多说什么了,于是点点头,“工资你不用担心,不过我要纠正你一个错误的认识:不是你坑不坑亲戚的问题,而是说,你根本没有能力坑任娇,这一点你要搞明白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