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51章 消息的力量

陈太忠不是麦总,所以,他见许纯良的欲望一点都不强烈,明明知道许同学在凤凰,不过他还真的没兴趣关心,所谓的君子之交淡如水,可不就是这样的吗?

事实上,许纯良和蒙勤勤还都就待见他这一点,省级干部的事儿多,省级干部的子女一旦暴露身份,那事儿可也不会少。

不过,这次可是个例外,长假第四天的头上,陈太忠才说要实践诺言,带杨倩倩去童山玩儿,却不防许纯良打了电话过来,“在哪儿呢,太忠,找你说点事儿。”

“嗐呀,你这家伙,”陈太忠有点哭笑不得,“也不知道早说,我都答应好杨倩倩,跟她去童山玩儿了……电话里说行不行?”

“你这个同学配你……很不错,”非常难得地,许纯良居然就陈某人的个人问题,表示出了自己的看法,两人之间从来没就这种问题认真的交流过。

许同学身边,从来没有出现过身份不明的女孩儿,而陈太忠身边的漂亮女人到底有多少,怕是除了陈某人本人之外,没人能说得清楚。

这个问题上,两人一个比较招摇一个低调得离谱,虽然有一个相似点,那就是都不喜欢找小姐,但也绝对可以说,两人在对女人的态度上,有着本质的不同。

“我的事儿你就不要操心了,”陈太忠笑着打断了他,“我才二十岁呢……到底是什么事儿,能不能电话上说一下?”

倩倩已经有个市长干爹了,就不用再当省长公子的干妹妹了吧?丁小宁被杜毅赏识,已经让我在蒙老大面前很坐蜡了,你就别给我捣乱了成不?我知道你老爸跟蒙书记不是一趟儿的。

“电话上说不清楚……”许纯良犹豫一下,终于拿定了主意,“这样吧,咱们一起去,我有外地的同学来了,他正好也没去过童山呢。”

那就同去好了,陈太忠对这个建议并不反感,事实上,他还有点感谢许纯良,要不然他跟杨倩倩孤男寡女地一起游童山,走到人迹罕见之处,万一有个把持不住,岂不是就不好了?

当然,这并不是他的兽性大发时,会连同学的情分都不考虑,实在是,他知道自己对杨倩倩有好感,而杨同学对他也有点期盼,这个……两个相互有好感的青年男女,在独处时碰出点火花,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甚至,他很怀疑,在某些场合,自己若是不做出点什么,难免都会让杨倩倩心里有点微微的失望,他完全看得出来,倩倩现在对他基本上是不设防的——也就是说,大约伸个小指头就能推倒。

而偏偏地,他不想让自己的同学不高兴,想想对着荆紫菱和唐亦萱他都能上下其手、口花花的,但是偏偏对着杨倩倩,他反倒是要规矩很多,这到底是出于什么缘故,他也不知道——说句实话,他很希望自己跟小杨能像唐亦萱说的那样,做“一世的朋友”,可是想到小杨同学因此最终要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他又有点牙痒。

总有些事情,是罗天上仙也不能马上做出选择的,这一世,哥们儿的心肠真的软了好多啊。

所以说,他对许纯良的加入,持谨慎欢迎的态度,人多一点不但能玩得热闹开心,同时还能控制一些不可知事件的出现。

陈太忠这边是两人,许纯良那边人可就多了,两车的人,一辆是奔驰500一辆是十二座金杯面包车。

十七八个人在一起,当然是热闹非凡,不过只有许纯良、李英瑞和他那个北京来的叫做苗毅勇的同学跟陈杨两人走得近一点,他的另一个负责施工的同学张伟,却是带了施工队里的几个领导和家属在一起。

中午一点左右,大家爬上了天池,在湖边零散地坐着,从山脚雇的搬运工开始卸下带着的烧烤盒子和啤酒,大家升起火来开始烧烤玩。

这种东西,陈太忠的须弥戒里有五个,就算来了这么多人他也提供得起,拿了四个出来就够用了,至于说冷冻的肉串之类的更不缺了。

“不会有巡山的来管吧?”许纯良看着大家兴高采烈地生火,眉头微微皱一皱,他并不喜欢麻烦,“咱们可能引起山火呢。”

“不用理他们,走的时候弄熄就好了,”陈太忠自顾自地拨弄着面前的炭火,随口答他,“上次我还看见管委会的人拿枪打天鹅呢,那又该怎么说?”

不多时,火就旺了起来,杨倩倩和李英瑞开始兴高采烈地替大家烧起来,就剩下陈太忠、许纯良和苗毅勇懒洋洋地坐在临时铺在地上的坐垫上。

“对了纯良,你找我什么事儿啊?”陈某人这时候才想起来,有人找他是要说事儿的。

许纯良张张嘴刚要说话,却见搬工搬了两件啤酒过来,登时住嘴,等那些人走开之后,才开始发话,“那个振鑫加油站,你跟他们有矛盾,是吧?”

“处理了啊,”陈太忠见他小心翼翼的样子,有点奇怪地侧头看他一眼,“吴振鑫都来过素波了,不过我没见他,你想说什么?”

“我来说吧,”苗毅勇笑嘻嘻地接口了,“陈主任你知道不知道,半年前中石油和中石化分家了?”

“这个我知道啊,”陈太忠点点头,纳闷地看着他,“不过这个振鑫是民营企业,跟中石油和中石化扯不上关系吧?”

许纯良笑一笑不吭声,苗毅勇接着解释,“是扯不上关系,不过中石油和中石化为了抢占市场,拼命地收购这些加油站呢。”

这就是拆分成两家国企之后引发的影响了,中石油和中石化的市场范围的划分基本敲定了,不过在发展初期,大家都在打擦边球,意在迅速地扩张。

地方和民营的加油站,这时候就不怎么好做了,而且以后也不会发放执照,所以现有的加油站,一时间就成了紧俏的资源。

那两大国企想迅速扩张,不但要尽快铺好各自的加油站网点,更便捷的办法,就是收购现有的加油站,一来节省时间,二来也省去了扯皮的功夫——这儿不是我发展的地盘,但是我都已经收购了这家加油站,你不能否认吧,要不你随便加点钱买回去算了?

可是民企这边知道这资源是不可再生的,谁愿意随便出手?或者有那些经营不善、找不到油的,对方出个稍高一点的价钱,基本上就卖了,但是观望的人也不少。

眼下一轮收购热潮即将展开,这个消息已经在京城一些小圈子里传开了,而且最关键的是,随着中石油中石化的分家,下一步对成品油的销售渠道要严格控制——当然,这算不上垄断,因为分家了嘛。

总之,留给地方或者民营企业加油站的生存空间会变得极小,而那两大巨头下一步的出手力度会变得更大,所以眼下搞一搞这个加油站,真的是很赚的。

苗毅勇来自京城,对这些消息非常清楚,他不知道以后中石油或者中石化收购加油站的力度,一度让报纸上都感慨——“这样的价钱收购了加油站,二十年都赚不回来”,但是他很清楚一点,下一步的收购战,绝对会是白热化的。

这次他原本是来找许纯良玩的,也没想着搞风搞雨,但是好死不死地,他从电视里看到了关于“振鑫”加油站的报道,一时就有点感慨了,“下一步在油上一卡,这些加油站都离死不远了,现在还敢这么搞?天南就是落后啊。”

“大家都这么做,要不我们管理局门口的加油站里好车多呢?他们都不相信外面的油,”许纯良笑着告诉他,“不过,这也就是陈太忠敢搞这个报道,换个别人就自认倒霉了。”

“既然他这么有办法,那还不如强行收购了这家加油站,”苗毅勇马上就提出建议了,“现在投资加油站,可是一本万利的买卖,他不买我买,怎么样?”于是,话题就此展开……

许纯良以前是没想过搞这个,一听这话也有点兴趣,说不得给陈太忠等人打打电话,了解一下情况,谁想不了解不知道,一了解吓一跳,敢情这个振鑫集团,拥有二十多家加油站呢。

苗毅勇一听就眼红了,“纯良,真的值得搞一下啊,你老爹好歹也是个常委呢,能干掉这家伙的加油站的话,真能小发一笔……咱又不坑他,也不让他亏本,他不可能知道什么时候卖出去最划算。”

他这话说得有点虚,本来就是强买强卖的事情,他要是接手振鑫的话,给的钱绝对不会高了,是的,振鑫不会亏本,但是对吴振鑫来说,少赚了就是亏了,成本是一个亿,现在卖能卖到两个亿,有人花一点二或者一点五个亿来买,吴总会卖吗?

不过,这么说话的话,能让苗毅勇在大义上占了上风,而且吴振鑫的消息渠道肯定不能跟这俩比,这就足够了,苗同学可是知道,许纯良不是个爱欺负人的主儿。

“我再了解一下情况吧,”许纯良不想这么快就答应他,因为他很清楚,能开了这么多连锁加油站,身家过亿的主儿,绝对不会是什么善碴。

还好,苗毅勇也非常清楚这点,笑着点点头,“那倒也是,要是蒙老板站在他背后,啥也不用说,咱直接走人就完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