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49章 听话听音

严格地说起来,这范芸冰并不是精通人情世故的,若不然她也不会啥都没干,就惹了科长家里的妒妇——至于招惹了王煜,那就是非战之罪了。

反正她知道自家科头对自己确实很有好感,又想借着领导的关心,躲开王局长的纠缠,谁想这平衡没玩好,差点把自己玩到曲阳或者红山区去。

至于说阴平,她估计是去不了的,那里虽然离凤凰最远,但是这两年工业上发展得很快,倒隐隐有点兴旺的架势了,对地税来说这里也是个不错的地方。

扯远了,还是说眼下,等她确定,陈太忠真的已经将事情搞定之后,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犹豫一下,才定定神摸出了自己的手机,指着上面最近的一个来电,“陈主任,这是你的电话,是吧?我存起来……回头请你吃饭。”

范芸冰倒是想说别的呢,可是眼前这位不但是妹妹的同学,还是金钱打动不了的主儿,那也只能说说吃饭啥的,算是表示一下谢意。

可是她这么一说,杨倩倩心里却是不痛快了,心说你有什么话,现在说出来不就完了?非要回头再说吗?到时候你俩在一起……没有外人的那种?

“举手之劳,呵呵,芸杰是我同学啊,”陈太忠浑不在意地摇摇头,在晃悠脑袋的时候,却是一不小心看到了杨倩倩面上有点阴翳。

他眼珠一转,就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说不得漫不经心地笑一下,“换给别人我肯定不管,不过,今天不是同学聚会吗?我这有点小权力了,就禁不住想卖弄一下……呵呵,倒是让大家见笑了。”

这解释轻描淡写的,似有意又似无意,虽是有卖弄的嫌疑,但是更多的还是自嘲甚至是自谦,当然,更重要的是撇清,我就是帮同学一个忙嘛——倩倩,哥们儿真的没别的想法。

郑东喝了不少酒了,听到陈太忠这么说,也笑着点点头凑趣,“是啊,同学聚会,肯定要亮出来最值得亮的嘛……我今天还想卖弄一下家里有钱呢,不过遇上太忠了,也算我倒霉啊。”

他这话虽然是真话,但是眼下这么说出来,肯定也是捧陈太忠场的意思,是的,就在这短短的十来分钟内,他已经改变了此次来初衷,我不卖弄了,专心交好陈太忠这个贵人——这么说话还能博个“真诚不虚伪”的名头,那也算同学间的不见外了。

陈太忠也知道他在奉承自己,不过,这种档次的奉承话,他也见了不少,多少有点免疫力了,只是心里暗暗地评价:这混了商场的也不一样啊,虽然比之哥们儿这混了官场的略有不如,但也不能小看,你看人家这话说得,也挺有水平不是?

“陈处长你太客气了,”范芸冰听到这种自谦的话,肯定不能无动于衷,要不然岂不是承认了对方确实是在“卖弄”?那可就寒了人家的心了。

“回头您一定要赏光,”得,这下她还真的认真了,不过,她也确实没往男男女女的事儿上考虑这些,她比陈太忠大着四岁呢,陈主任又是自己妹妹的同学,怎么可能往那方面想?

杨倩倩听出了陈太忠的话意,心情刚变得好一点,可是听到范芸冰如此地叫真,脸色又难看了一点,抬手端起酒杯,“来,太忠,好几天没在一起喝酒了,干一杯。”

“好几天”吗?陈太忠心里明白了,这是杨同学不爽某人了,就如此示威一下,不过他觉得自己很冤枉啊,你看,我只是想帮忙来的嘛,也表态了,就算长得漂亮是个错误,那也是范芸冰的错,关哥们儿什么事儿呢?

是人家要叫真,为什么又轮到我泪流满面?

以后绝不做好事了!陈某人在心里暗暗地发誓,反正这话他也没办法明着解释,想苦笑都不行——刚才他牛皮哄哄地绷着脸装逼,很有点领导的气势,现在苦笑,岂不是要很影响形象?

“好,干杯,”他不动声色地举起酒杯,同时再安抚一下杨同学的伤口,“过两天我带你去童山玩吧?”

这下,范芸冰就算再蒙昧,也品出了一点味道,侧头看看杨倩倩,杨倩倩冲她也微笑着点点头,但是,笑和笑是不一样的,这笑容里带了很强的隔阂感,两个女人却是都心里明白。

郑东听了这两句话,肚里的醋意,却是禁不住涌了上来,没办法,他知道自己该交好陈太忠,但是感情这东西,实在是不好控制的,他还年轻城府不够,又喝了一点酒,于是艰涩地咽口唾沫,又干笑一声,“原来杨倩倩你一直跟太忠有联系啊?”

这一刻,这几位的情势,真有一点微妙。

还好,就在此时,有人推门进来了,是潘卓然和麦总,他俩不是不想敲门,实在是包间里太热闹,敲了几声之后,两人也听出了里面的动静,心说还是直接推门进吧,要不然估计得把门敲烂,里面才听得见。

两人进来之后,一见是满屋子的半大小子和小毛丫头,登时就有点傻眼了,还好,范芸冰正琢磨怎么跟杨倩倩暗示一下呢,一见是自家领导来了,站起身来招呼一声,“潘主任……”

那二位偱声一望,登时笑嘻嘻地走了过来,潘卓然一眼就看到范芸冰身边的陈太忠了,不但看到了陈主任,他还发现,小范居然搬了一个椅子坐到了此人旁边。

厉害啊,没你的座位,你都能坐到陈太忠的边儿上,早是这么有眼色的话,在单位里你至于这么被动吗?毫无疑问,潘主任越发地误会了两人的关系。

当然,不管误会不误会,这么一屋子人,潘卓然肯定不合适说什么的,见状紧走两步,来到陈太忠身边,笑容满面地弯着腰,伸出了双手,“陈主任,久仰大名了。”

他这动作巴结的味道极浓,就算屋里大部分是学生,也都看得出来,不过陈太忠正琢磨这“潘主任”是什么主任呢,眼见此人居然不等范芸冰介绍,就伸出了手,一时就有点恼火了——你知道不知道,你这么做程序不对!

想到自己做好事做到泪流满面,他这火气就越发地高涨了,连带着恨上了范芸冰,你擅做主张,不经我同意就引来了别人,乱用我的旗号,你不会认为……我跟你妹妹关系很好吧?

于是,众多同学亲眼目睹了陈同学冷酷的一面,面对一个四十岁的男人恭敬地、弯着腰伸出的双手,年轻的陈某人居然冷冷地瞪了此人一眼,别说没有回应,连眼神都非常地不善,“你是谁?”

见他这副嘴脸,范芸冰登时吓了个半死,心中暗暗地叫苦,你可千万别帮我把潘主任也得罪了,就算你跟赵局长关系好,但是我跟潘卓然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事,人家还是领导,找几双小鞋给我穿也不难啊。

想到这里,她再也顾不得关心杨倩倩的感受了,心说这年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小杨你要是不信我,那可以走着看嘛,所以,她马上冲陈太忠甜甜地一笑,“这是我们局办的潘主任。”

“哦,”陈太忠沉着脸点点头,知道自己可能是误会了,这估计就是三楼的那一桌了吧?放假期间,范芸冰跟局里的一些同事出来吃个饭,这姓潘的听说自己也在海上明月,过来敬个酒套套近乎,岂不是很正常?

不过,误会就误会了,一个小小的局办主任嘛,现在陈太忠的眼里,何尝容纳得下如此的小人物?他嘴角抽动两下,算是个笑意,很随意地伸出手,轻描淡写地同对方握了一下,“久仰,小范不太会来事儿,还请潘主任以后多关照。”

他这话说得云淡风清的,却是好悬没把潘卓然吓出毛病来。

对陈太忠的傲慢和无礼,潘主任早就有所准备了,不过真正面对的时候,心里还是禁不住砰砰乱跳:这一定是小范刚才偷偷地给我告了一状,说我借机想欺负她,而且,不但告了我的状,估计把麦总的状也告了。

麦总可能不在乎陈太忠,但是他潘卓然凭什么不在乎?又怎么能不在乎?所以,他对陈太忠的无礼,真的是无所谓的,只要对方不找自己麻烦,那就是谢天谢地了,听听人家怎么说的吧,“小范不会来事儿”——麻烦你告诉我,姓麦的想跟她做什么事儿呢?

“陈主任,我真不知道小范认识您,”潘卓然搓搓手尴尬地笑着,在来敬酒之前,他已经决意要把自己摘出去了,顺便尝试着拉麦总一把,“麦总也不知道,这不是?一知道您两位认识,赶紧过来敬酒,就是……就是没想到有点冒昧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冲范芸冰使个眼色:小范、范小姐、范大姐……你倒是给帮着说说情啊,以前我没得罪过你吧?

一旁的十三中的同学早停止了喧闹,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切,无数个年轻的脑袋都在疯狂地转动着:陈太忠居然这么牛逼?

让你们再吃老娘豆腐!范芸冰一时心里大快,只是再琢磨一下,她认为自己还是不能见死不救,不过,考虑到杨倩倩的感受,她还是注意了一下语气中的距离感,“陈主任,潘主任在业务上,一直挺照顾我的。”

“是啊,”潘卓然笑着点头,心里却是冷冷地一哼:现在才想起来撇清……你早干什么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