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47章 声名赫赫

同一时刻,范芸杰的姐姐范芸冰也在吃饭,不过陪同的却是局办主任潘卓然和两个素波来的客人。

“小范,快给麦总敬酒啊,”潘主任不满意地看着她,他很清楚范芸冰跟自己套近乎的目的,不过这种事情,还轮不到他这个办公室主任发言。

为难她的王煜,不但是秦小方的关系,还当过蒙通老书记的司机,现在的天南蒙字号当道,他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凭什么去扛这种背景的副局长?

所以,范芸冰要邀请他吃饭,潘卓然很正常地要避嫌,不过,眼下正好有两个老朋友来看他,想着这范芸冰的酒量听说还不错,以前应付那些企业里的酒场高手也颇为轻松,人长得又养眼,那顺水推舟答应下来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事实上,麦总在省里也有背景,要是能介绍着范芸冰搭上此人的话,潘主任这也算给老麦一个不小的人情,当然,小范若是真能哄得人家开心,局里换个位置就是了,有麦总出头,别人也就不可能再难为她了。

范芸冰一开始还只当是潘主任要自己帮着陪客人呢,这倒是好说,谁想喝着喝着,麦总的眼神就不老实了,话也开始有些出格了。

到得现在,麦总已经开始在碰杯的时候毛手毛脚了,她就不想陪了,不过眼下走也不合适,她已经得罪了自家科长的老婆,又惹王局长不开心了,眼下要是再得罪了潘主任,那在局里可就真是满地仇家了。

饶是范芸冰酒量惊人,这时候也有点头大了,没错,她喝不醉,但是架不住麦总可以醉不是?人家醉了说点出格的话做点出格的事儿,她还真能计较不成?

就在这个时候,救命的电话响起,范芸冰一看是个不认识的号码,马上笑着站起身来,“不好意思,接个电话。”

“就在这儿接吧,又都不是外人,”麦总笑嘻嘻地伸手去拽她,还好范小姐的酒量真不是白给的,喝了一瓶白酒了,身子还灵活得很,不着痕迹地微微一让,就让过了麦总慢吞吞伸出来的手。

“我妹妹的电话,女人家的一点事儿,呵呵……”

看着她的身子闪出包间,麦总冲着门口愣了半天,才调转回头来,冲潘卓然笑着摇摇头,“这女孩真的不错,你说她没背景?”

“她要有背景,也不至于出来陪麦总你吃饭了,她让王煜看上了,不想答应,现在有可能被调整到边远地区呢,”潘主任给他使个眼色,眼神中满是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暧昧,“麦总,这可是机会难得啊,兄弟我多的话也就不合适说了。”

另一个男人笑了,侧头看看麦总,明显是帮闲的口气,“我们麦总没别的爱好,就是见不得穿制服的漂亮女孩。”

“哈哈,”麦总仰天长笑一声,将酒杯端到嘴边才要抿一口,似是想起了什么,摇摇头又将酒杯放到了桌上,“我那是小时候受过治,被穿制服的女人欺负过,这心理啊……有阴影。”

一边说着,他一边就站起了身来,“这酒我等一下跟小范喝,现在去听听一下她给谁打电话呢,老夫聊发少年狂,哈哈……”

范芸冰可是没想到,这电话还真是妹妹打过来的,一听是她的声音,赶忙发话了,“小杰,我遇到麻烦了,你帮个忙,过十分钟后再给我打个电话,到时候就说咱妈病了……”

谁想,她说话的时候,范芸杰也在说话,“姐,我有个同学说,能帮你调动……呃,什么?你遇到麻烦了?”

“没事没事,”范芸冰一听可以帮自己调整工作,那麦总的威胁登时就降低了几分,她本来就知道,自己的妹妹今天是参加高中同学聚会去了,听说妹妹的同学能帮忙,倒也不介意多说两句,“那好啊,你告诉他,只要能让我呆在市局或者清湖、文庙两个局,要多少钱只管说话……哪怕横山也行。”

当然,这并不是范家多么有钱,实在是这玩意儿都有明码标价的,范芸冰不过是没有门路,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就是了,她这么说无非是示意,哪怕超出了明码标价,只要对方的价格不是特别地欺人,她也打算答应了。

“我那同学……他不缺钱啊,”范芸杰当然能确定这一点,刚才郑东的遭遇,那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呢,“他就是让我问你一下,想去哪个科室。”

“我肯定想去征收管理科啊,”做姐姐的很随意地就来了这么一句,征收管理科可是个好地方,别看有任务压着,大家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儿,也容易担责任,但是地税里还就数这个的日子过得滋润。

在这儿干,接触的都是大企业大老板,外财什么的事小,能结交一帮朋友,说句难听的,哪怕将来不想在系统里面干了,出来也不差一口饭吃……身在公门好修行的嘛。

“征收管理科是吧?”

“喂喂,小杰你等等,”做姐姐的也生怕自己的妹妹被人骗了,同时她又很想知道,自己妹妹的同学里,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位大能,“能让我在系统里挑科室的人……你那同学是谁的关系,小心他吹牛吧。”

“他没告诉我他是谁的关系,就是自己吧,”范芸杰对这种事有点蒙昧,“我拿的就是他的手机,他叫陈太忠,现在是副处呢。”

“你的同学……副处?”范芸冰不由自主地伸手敲敲自己的脑袋,“你78年生的,现在是98年哈,你说你的同学,二十岁的副处?”

“他说的,又不是我说的,”范芸杰其实有点怕自己的姐姐,听到这置疑就觉得有些委屈,“我那么多同学都这么说了,我觉得不可能是假的,还有,陈太忠是今年天南省的十佳青年。”

“十佳青年?”范芸冰愣了一下,仔细地回忆了起来,天南一共十三个地级市,一般而言,省城稳占四到五个——省级机关和省会的机关全在那儿呢,就算出现六个都正常。

而凤凰做为剩下十二个地级市里的老大,一般而言,也就是十年出七个省十佳,差不多就是这百分比。

“诶,你别说,你说的这个人,我好像还真的听说过呢,”范芸冰属于那种上进心不是很强,但是又特别珍惜工作的那种,对局里的情况一清二楚,但是对市里的情况变动不是敏感,“陈……陈太忠是吧?”

她正说着呢,只觉得背后传来“呼哧呼哧”的喘气声,转头一看,却是麦总站在自己身后听着呢,一时就有点乱了方寸,“你们在哪儿呢?我马上过去。”

“海上明月,506,”做妹妹的话才一开口,做姐姐的高兴了,“哈,我也在海上明月呢,309,你等我啊。”

挂掉手中电话之后,范芸冰转头冲身后的人笑一笑,“麦总,我上去见个朋友,等一下再下来,行吗?”

“陈……太忠?这个名字我好像听说过啊,”麦总挠挠头,眼见范芸冰回转,还当是她回心转意了,刚跟着进去,却见她拿起座位上的手包要走,马上就不干了,“小范你这是去哪儿啊?”

“五楼陈太忠等我呢,”范芸冰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既然她觉得自己听说过陈太忠这名字,那这个男人十有八九简单不了,反正是自己妹子货真价实的同学,她不用担心太多。

“潘主任你看……”麦总有点不爽,制服诱惑啊,就这么溜了,少不得回头看看潘卓然,却猛地发现,对方的脸色似乎有点发白。

事实上,麦总管潘卓然叫潘主任,也就是应个景儿表示尊重的意思,对方都要撮合女下属侍寝了,他肯定是强势的一方,不过饶是如此,见了潘卓然的反应,丫心里也是一凉。

潘主任的身子,在瞬间就僵直了,脸色也赤橙青黄地变幻个没完,连话都顾不上说了,一副失魂落魄魂不守舍的样子。

“小潘,你到底怎么回事啊?”老麦终于忍不住了,也不叫潘主任了,脸上很是有点不耐烦。

“奇怪,她怎么会认识陈太忠呢,没道理啊,”潘卓然愣了好半天,才怪叫一声,一脸惊魂不定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啊?”

他是地税的办公室主任,凤凰市的很多人和事,都瞒不过他的眼,像陈太忠这种官场新星,断没有不知道的道理。

“陈太忠这个名字,我好像也听说过呢,”麦总也坐在一边,沉思了起来,不过,他身边不是还有帮闲吗?那帮闲是熟读了英雄谱的,倒是知道陈太忠的厉害——帮闲的可贵之处也就在这里了,他们就是靠消息吃饭的,帮主子鞍前马后赔小心的,像陈太忠这种主,当然不可能忽视。

于是,那位就将嘴巴凑在麦总耳边嘀咕了两句,麦总登时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原来是他啊……不过,这个小范,也是他的女人吗?”

“麦总也认识陈太忠?那可太好了,咱们一起去找他敬个酒吧?”这一刻,潘主任早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抛到了爪哇国,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在盘算,我这算不知者不罪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