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46章 差距

“能怎么样?都是吃惊你呢,”杨倩倩笑着答了陈太忠一句,“大家都在猜测,咱们的同学里,会不会出来一个市长。”

“市长?我可是不敢有那雄心,”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路边说话,草窠里还有人听呢,他现在怎么可能还那么浅薄?

而且,他也真没有那么长远的眼光和计划,到了差不多的时候,就该功成身退了,做个市长杂事儿实在太多了……嗯,要是市委书记还可以考虑一下,不用操心具体事务,管的却是人事干部。

所以他笑着回将杨倩倩一军,“我倒是觉得,咱们班能出来一个女市长,那可是咱们十三中的骄傲了。”

说是这么说,可是自打杨倩倩将陈太忠的底细暴露出来之后,又由于有郑东在一边解说利害,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位昔日班里的怪人了。

倒是郑东的反应最为正常,他很快就将心态调整了过来,也不再计较自己不是包间的主角,逮着陈太忠兴冲冲地发问了,“太忠,你在招商办,肯定认识不少大老板,能不能给我爸的印刷厂介绍一点业务?”

你这倒是打蛇随棍上,挺会抓时机的嘛,陈太忠心里颇不以为然,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他才要点点头说点什么,谁想郑东紧跟着来了一句,还是很诚恳的样子,“咱们都是同学,我肯定不能让你白帮忙不是?”

这就是差距啊,陈太忠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实实在在的差距!

差距源自于境界,想着两年前,同样的一帮同学中,自己还以不善待人接物而著称,现在却是在境界上将众人远远地甩在了身后,年轻的副主任心中,不禁感慨万千:官场果真是个锻炼人情商的好地方啊。

至于说混商场,那肯定就要比混官场略逊些许了,郑东不就是混了商场吗?眼下的境界却是远不如他这混了官场的,一时间,陈某人很为自己当初的选择而骄傲。

当然,郑东这话,也只有杨倩倩合适接,她娇笑一声,“郑东,你这也太小看太忠了,跟他要说同学情谊,说白不白帮忙的就没意思了。”

这话就隐隐地点出了关键,人家陈太忠现在的眼界,哪里还是你这种说法能适用的?想用钱打动陈太忠,你家那点钱可还真的不够看。

杨倩倩并不知道陈太忠眼下到底有多少钱,但是毫无疑问,郑东家的那点钱真的是太少太少了,郑家跟甯家能比吗?差了不止十来八条大街的吧?

“你想帮郑东,也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吧?”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反击她,顺便又看一眼郑东,“你家的印刷厂,跟深圳的比怎么样?就是色彩要饱满,分辨率要高,还能出压膜的那种,要是质量能达到,帮你介绍也容易点。”

他想通了,不就是些小业务吗?介绍了也就介绍了,同学一场,他又怎么能表现得太不近情理呢?至于郑东所表现出来的优越感,根本跟他没有半点搭界的地方,只要人家愿意,就算脱光了在大街上裸奔又跟哥们儿有什么关系呢?

“在凤凰肯定是数一数二的,”郑东脸色一整,虽然还是不失卖弄,可表情却严肃了许多,“不过,你要是要的品质太高的话,只能找外省的代工了。”

“哦,”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点点头,抬手拨个电话,“小张,把我车里的资料拿点过来,我在海上明月506呢,对了,拿上DV,快点啊。”

说话间,菜就上来了,大家纷纷就坐,这次倒是没人不搭理陈太忠了,不过还是杨倩倩坐了他的左手,郑东见缝插针地坐到了他的右手。

“太忠,你开的是什么车啊?”问话的是刘瑞东,杨倩倩笑吟吟地抢着答他了,“灰色林肯,记得啊,要是有人找你的麻烦,你就说你认识开灰林肯的陈主任,没准有奇效呢。”

“你就埋汰我吧,”陈太忠看她一眼,笑嘻嘻地举起了酒杯,站起了身,“来,为了大家两年后的重逢,干杯!”

不知不觉地,他已经将包间的话语权拿在了手中,却是没人觉得突兀,陈某人当领导也有一段时间了,还组织过中层干部大会呢,眼下这点场面,当然难不住他。

不过还是有人私下里悄悄地嘀咕,大致意思就是说没想到当初班里出名孤僻怪异的陈太忠,也能发展到眼下这种程度,真的想像不到啊。

不多时,张爱国赶了过来,递给陈太忠一些宣传资料,又扛着那老大个儿的DV拍了起来,这么大块头的设备,登时就把郑东那个小不丁点的掌中宝DV比了下去。

不过郑东已经顾不上介意了,他拿过资料看了起来,杨倩倩却是小心地推陈太忠一把,“这人是谁啊……你怎么这个时候喊人家来?”

“我的通讯员,”陈太忠笑着低声答她,“凤凰宾馆张总的侄儿,你没见过?”

“通讯员?”郑东在看那些资料,耳朵却是没闲着,侧头看他一眼,“你们不是该配秘书的吗?”

陈太忠白他一眼,也没解释,心里却是在嘀咕,跟你们体制外的人说话,怎么就这么费劲呢?

“按规定,副处级以上的党政干部才能配秘书,”杨倩倩笑着答他,“或者说行局一把手也算,现在那些副局长之类的配秘书,根本就是在乱搞。”

当然,对大家来说,不管是秘书还是通讯员,这只是个称呼的问题,陈某人不但成为了副处级的干部,而且还有了使唤人儿,再加上豪华的林肯车、专业的DV……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他是班级里混得最好的。

妙的是,张爱国还认识杨倩倩,见她看自己,还冲她和善地笑笑,点点头,却是不敢停下手里的活儿。

不过,大家终是二十左右的年纪,逐渐地就放松了起来,两桌子人开始吃喝起来,推杯换盏地煞是热闹。

不多时,有隔壁桌子的来敬酒,其中一个叫范芸杰的女生也端着杯子冲陈太忠走了过来,杯中是红酒,轻声嘀咕一句,“陈太忠,我敬你一下。”

这个瘦瘦小小的女孩儿,陈太忠也有印象,平日在班里少言寡语,跟人一说话就脸红,学习倒是不错,他印象中,她是考上了天南大学的,却没想现在也能拿着红酒跟别人碰杯了。

两人碰一下之后,范芸杰轻啜一口红酒,低声嗫嚅着发问了,“陈太忠,你跟地税局的人熟不熟?”

“地税……不是很熟,”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脑子里却是又想起了那个胆小得离谱的地税局长赵永刚,“你有什么事儿?”

“我姐去年去了地税局……”

范芸杰的姐姐范芸冰是去年的天大毕业生,家里花了三万将她弄进了税务局,现在分到了地税财务装备科。

范芸冰跟她妹妹不同,长得不但个头高,人也是极为漂亮,本来说是女孩子家在科室里混下去,就是挺不错的事儿了,谁想科长的夫人听说这女孩跟自己的老公走得很近,就闹到了局里,一定要把范芸冰撵出去。

说到这个,范芸杰有点悻悻地撇撇嘴,“真不知道那女人怎么想的,我姐跟领导处得好一点也错了吗?”

呃……这可就不好说了呢,陈太忠撇撇嘴,心说你姐真要跟那科长有一腿的话,正室闹上门的事儿,可是也常见。

“不是你想的那回事,”范芸杰虽然少言寡语,但是不代表她脑瓜不够用,“要是我姐真是那种人,也轮不到他一个小科长,现在是王局长嫌我姐姐不理他,说是要把她放到红山区去。”

红山虽然也算名义上的市区,但真正能算上热闹的地方,大约只有紧靠市区的两条街,至于繁华地段,基本上没有,女孩子年纪轻轻的被发配到那里,基本上就算得上是发配了。

陈太忠在红山干过,当然知道那儿是什么样的环境,“王局长?”他想了想,“王煜……是叫王煜吧?”

“就是他,你认识他?”范芸杰眼睛一亮,忙不迭地点点头,“这个人可坏了,总是缠着我姐姐。”

“他认识我是真的,”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说完之后犹豫一下,“你说吧,要我怎么帮你?弄他下来,难度还是比较大的。”

“不用啊,”范芸杰惊讶地一捂嘴巴,好半天才摇摇头,“我的意思是说,你能不能帮着说一下,让我姐姐换个科室?”

你姐要是跟我沾上边,名声怕是也麻烦了,陈太忠心里苦笑,可是这话还偏偏地说不出口,好半天才叹口气,“你确定……只要帮她换个科室?”

“是啊,”范芸杰点点头,“就算你弄下去那个王局长,我姐不换科室的话,还是个麻烦,干脆换个科室就完了。”

“那把她换到哪个科室?”陈太忠琢磨一下,觉得这也不是什么事儿,跟赵永刚打个招呼不就完了?不过,同样是局本部,不同的科室,含金量也差得极远,既然帮人了,还不帮到底?

范芸杰听得又是一愣,心说陈同学这口气真的很大啊,不但不把王局长放在眼里,居然还能让自己的姐姐随便挑选科室。

“等我问一问我姐姐吧,”她原本就是随性这么一问,这下,她可真的不敢做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