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45章 同学聚会

事实上,陈太忠在高中同学里,还真的没什么要好的朋友,他的性格原本古怪,而在上学那段时间里,他最主要的任务除了学习,还有恢复实力,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可能有时间去跟同学打成一片?

所以,班里的同学,他不过也就是能叫出名字而已,更有一些同学,他连名字都叫不出来,这倒不是他记性不好,实在是陈某人的内存里,一般不存那些无关内容。

而眼下有个无关内容,却是在二十多个同学里挺高调的,陈太忠进门的时候,正听到这个叫郑东的家伙在笑嘻嘻地白活,他身边围了七八个同学,或坐或站。

陈太忠所在的班级足有七十个人,不过仓促之下组织,能有这么多人来也不错了,除了有事的、出游的,还有考出天南的同学,大部分是没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回来了。

反正能来的人,不是没考上学校上班的,就是考在了本省以及周边地区,将来发展的圈子大抵也是在本省。

陈太忠寻个椅子坐下,却是没人来跟他说话,要不说“不合群”的话,很容易遭到孤立?眼下显然就是如此了。

不过杨倩倩却是第一时间关注了他,冲他招招手,“太忠,我不是让你带DV的吗?怎么没带过来?”

“我带了,”郑东见杨倩倩发话,赶紧推一推身边的同学,一指他手上的书本大小的DV,“刘瑞东,别玩儿了,给大家拍摄啊。”

敢情,这郑东在学校里学习不怎么样,没考上大学,现在上了一个凤凰学院成考的函授,基本上不用上课,没事就在他父亲的印刷厂里帮忙。

他父亲的印刷厂原本是承包的,后来买了下来,由于干得比较早客户关系广,现在也有百八十万的身家了,像今天他来参加同学聚会,就开了老爹的本田车来。

这刘瑞东,陈太忠却是记得的,上学的时候是班里的体育课代表,跑得很快学习一般,不过他倒是不记得刘瑞东和郑东关系有多好了。

但是眼下看来,两人的关系倒是不错,刘瑞东拿起DV,笑嘻嘻地给大家拍了起来,拍到陈太忠的时候,陈太忠笑着冲他点点头,“刘瑞东你现在忙什么呢?”

“上学啊,我是素波理工的体育特招生,”刘瑞东笑着答他,眼睛却是看着别的同学,明显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不像郑东和杨倩倩,都没考上,可都比我们这种混文凭的强……你现在呢?”

“我也上班了,在招商办呢,”陈太忠也没脸说自己在科委,只能咳嗽一声,讪讪地解释。

“不是吧?”刘瑞东可是被他这话吓了一大跳,转头看他,“我记得你学习挺好的啊,怎么会没考上呢?”

“考上了,觉得没意思,就不上了,”陈太忠笑着耸耸肩膀,那刘瑞东早就知道此人是个怪人,倒也没在意,只是点点头,转身走了,“嗯,招商办听说待遇不错……”

随便说笑了一阵之后,杨倩倩发现陈太忠似乎跟这个圈子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而且那厮电话似乎实在忙了一点,禁不住侧头向他皱皱眉——同学们在一起呢,你拽个什么劲儿啊?

陈太忠却是没注意,他又接了一个电话起来,而郑东也正在接电话,眼见杨倩倩看陈太忠,心里禁不住有点泛酸,在高中时候,他就苦追杨倩倩来的,不过当时杨倩倩的追求者太多,而她又一心学习,两人自然没啥共同话题。

现在的郑东走上社会了,手里又有钱,也接触过不少女人了,对杨倩倩的心思早就淡了不少,不过眼下既然见了,心里那点情怀就被勾起来了。

所以,他有意将电话讲得大声了一点,“郭总啊,现在可是长假,前一阵不是刚给你送了二十万的货吗……什么?假期生意太好急需宣传资料?成成,我马上让他们给你加印,好吧,还是上次那个模板吧?”

挂了电话之后,他冲杨倩倩歉意地笑一笑,“杨科长,不好意思啊,别人有假期,我干了这一行,实在没啥闲的时候……对了,刚才说到哪里了?”

不知不觉中,他俩所在的位置,已经聚集起了十来号人,毕竟一个是家财逾百万的公子哥儿,一个却是美艳班花兼官场新星。

“再叫我杨科长,我可要生气了啊,大家都是同学嘛,”杨倩倩冲坐在远处的陈太忠一努嘴,“陈太忠可是副处呢,你会叫他陈处长吗?”

正拿着DV拍摄的刘瑞东登时就是一愣,侧头看看杨倩倩,“那个,杨倩倩……我记得好像处长比科长大吧?”

“嗯,他高我两级呢,”杨倩倩笑着点点头,顺手一指陈太忠,“大家看这家伙,领导的派头多足?一点笑容都不带有的。”

“嗯嗯?”陈太忠刚放下电话,恰好听到个尾音儿,抬头看看她,“我说杨科,你这是啥话,没看到我在接电话啊?”

“陈太忠,你是处长了?”郑东这心里,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他整天跑商场和公司拉业务,自然知道处长是怎样的一种存在,“不是吧,你才二十岁啊。”

“哦,运气,呵呵,”陈太忠很不想把自己的成功归于这俩字,他甚至有点痛恨这个说法,但是面对自己的同学,其中还有一些人连处长大还是科长大都不知道,他觉得卖弄也没啥意思——杨倩倩的面子,哥们儿是要给的。

这话郑东可是不怎么相信,这一帮人里,除了杨倩倩,怕是也只有他比较清楚这体制内森严的等级了,无论如何,他也无法接受自己的同学中,居然有人会是处级干部了,“是副处级待遇?”

“就是副处,”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心里却是有点恼火了,你有点钱就算了,总不能觉得别人都在老地方呆着吧,这算什么心态啊?

“招商办的副处?”郑东反应过来了,事实上,刚才刘瑞东跟陈太忠的话,他都听到了,“那不是副主任吗?”

“兼的副主任,”陈太忠这次不笑了,因为再笑的话,看到别人眼里,未免会有点志得意满的感觉,搁在一年前,他肯定不介意卖弄一下,但是眼下嘛——跟他们卖弄,有意思吗?

正说着呢,他的手机又响了,看一眼是许纯良来的电话,他站起身子,歉意地笑一笑,转身出去了,“接个电话。”

挨着郑东的另一个女生看到他离开,禁不住撇撇嘴,“郑东,副处很厉害吗?看他忙成这个样子?”

她这话酸不溜丢的,明显地在为郑东叫屈,不过郑东可是不想领这个情,他冲她微微一笑,接着却是转头看杨倩倩,“不会吧?吓死我了呢,他真的是副处了?”

“你不看电视的吗?”杨倩倩笑着看他,点点头,“现在太忠可是红了,省台市台都上过,还是今年的天南省十佳青年呢。”

“就他这个样子,也是十佳青年?”刘瑞东真的惊讶了,好半天才摇摇头,“电视我倒是看,不过就看英超、意甲、NBA这些体育频道。”

“我也是,就看广告和电视剧,”郑东苦笑一声,侧头看看杨倩倩,感触无限地摇摇头,“不一样了啊,走上社会以后,大家都不一样了……”

许纯良给陈太忠打电话,当然是因为在电视里看到了相应的新闻,少不得就要将事实落实清楚一点,还很纳闷地问了一句,“这振鑫加油站不是素波的吗?”

凤凰电视台在新闻报道中,确实没提振鑫的名字,不过,大家都只当是避讳张成宝的名字才是宁局长的本意,所以也没人去关心那个加油站的招牌,主播嘴里说的是“某加油站”,可是画面上却出现了“振鑫”的字样,甚至还有振鑫集团的徽标。

许纯良一眼就认出了这徽标,毕竟他也是有车一族不是?

“嗯,那是挂靠在振鑫名下的,”陈太忠笑着解释,“承包人叫张成宝,死硬死硬的家伙,这下我看他要老实一点了。”

搁在往日里,他或者还会提一提宁建中什么的,但是现在他也学乖了,不该说的就不说了,这倒不是说他信不过许纯良,而是大家都是体制内的,如非必要,说这些是是非非的也没啥意思,反倒显得自己没有城府,心中存不住事儿。

就像蒙勤勤,可不也是把她父亲同黄老的恩怨藏在肚子里,憋了一年多才说的吗?哥们儿也要学会这样做。

当然,许纯良要是眼下在跟他喝酒,两人又喝到差不多的时候,倒也不是不能说——反正那个度,是在人把握呢。

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走了回去,却发现大部分同学见自己回来,都在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呃,你们怎么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