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41章 新公司

邱朝晖和孙小金乍一见到姜世杰二人,还真的有点瞬间的不适应,不过一转念也就想开了,人家能去“叠翠厅”,当然也能来“竹韵厅”,还不就是那回事儿?

倒是蒙晓艳和任娇这两位,连邱朝晖都没有见过,心里就有点纳闷,这俩一看就是老实人家的姑娘,陈主任这倒是真能了,女朋友跟走马灯似的,一拨接着一拨。

姜世杰却是跟两女是素识了,谈笑之间也相当放得开,孙书记和邱主任虽然伪作没注意到这个细节,但是心里都暗暗打定了主意,以后对这个老姜,还是得客气一点。

至于宿兴华,那就更不用说了,他显然看出来了,姜世杰跟自己并没有吹牛,人家跟陈主任的关系,那不是一般地熟惯。

一圈酒敬罢,邱朝晖抓住了姜世杰问昨天的事儿,毕竟刘主任被捉了做人质,是很轰动科委的事情,当然,刚才姜乡长二人走得有点悻悻,邱主任这么做,也不无安慰的意思。

孙小金却是拽了宿厂长去沙发上闲聊,低声解释,“宿厂长,不是我不够意思,那一桌子人都是等着要钱的,你再坐进去,弄得老邱对我有看法,反倒是不好了。”

宿厂长心里明白着呢,人家这么着急着解释,十有八九也是看着自己跟陈太忠混到一桌了,要不然刚才就能悄悄地告自己一声。

但是不管怎么说,孙小金这话是有道理的,他又有求于人,当然就不能那么计较,只能苦笑着摇摇头,“小金啊,那你悄悄地告我一声嘛,搞得我还以为你对我有成见了呢。”

形势比人强,他不想让孙小金认为自己心存不满,那就只能将自己的不满说出来了,以此来换取对方的信任,不过,就在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里的感慨却是越发地深了:以前小孙在自己面前,可是算不上什么,现在人家混到了科委的副职,结果……一切都不同了啊。

而他现在,还是正处呢,虽说官场里混国企的通常比混机关的要低那么半级,但是两人也算得上是半斤八两,真要算算手下的人,一个电气分厂也有三百多号人,比整个市科委的人还多呢。

孙小金见他毫不掩饰地说了出来,心里也放下了那点不安,笑着摇摇头,“老宿,其实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复杂,你想搞什么项目,直接找到邱朝晖那儿就行,请不请吃饭都是无所谓的,科委这帮人在这点上,还是挺规矩的。”

切,话在你说呢,宿兴华心里很不以为然,小孙说的这些可能是事实,但是请不请吃饭肯定还是不一样,要不然你吃撑着了拉着邱朝晖来吃请?

他俩在这边嘀嘀咕咕,邱朝晖却是已经将姜世杰拽了起来,“你就知道敬太忠,也不知道去我们那桌转转,怎么……你的乡民绑架了我们科委的人,还有理了?”

“等会儿去,等会儿就去,”姜世杰连连作揖告饶,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邱处,你饶我这一遭吧,我跟太忠还有点话说,宿厂长,你先帮我去打两圈擂台成不成?”

这是他帮着宿兴华造势呢,宿厂长心里也明白,跟着孙小金和邱朝晖走了,姜世杰才苦笑一声,“老邱还真热情了。”

“少跟我扯那些有的没的,”陈太忠哼一声,他可不想让姜乡长养成在自己面前说科委人坏话的毛病,“老邱,昨天那事儿,最后吴书记怎么说?”

“那还是多亏你了,”姜世杰笑着点点头,他可是没想到陈某人是有机会问吴言,但忙着那啥没顾上问,他只当陈主任不好跟吴书记问这话呢,倒是让某人无意中又撇清了一点点。

“那个唐老六被吓坏了,结果主动要求结扎,我跟派出所的说了,关他两天放出来就行了……今天我跟吴书记汇报了,看起来她也挺满意的。”

“那就行,”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却是猛地又想起了小水电的事儿,“对了老姜,你那儿村子那么多,有没有对农电比较了解的人?”

姜世杰却是不知道他为什么有这么一问,少不得又问问因果,待听说陈太忠有意开动农电网的项目,禁不住暗暗咋舌,“老天,这消息要传出去,供电局不得跳脚?”

“你会传出去吗?”陈太忠笑着白他一眼,“我是手上缺负责的人,科委这帮人搞搞技术还行,对付那些村霸未必就灵光了,而且……那还是私营企业。”

“啧,有一个人,不知道你有印象没有?”姜世杰想了半天,提出个人选来,“小章村的前村长杨华,干过国企,也会搞农村工作……路语礼很强势了,但是村民还是选杨华做村长。”

“呵呵,这个人有印象,”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不过他看向姜乡长的眼神中,有点戏谑的味道。

他对此人还真有印象,知道这杨华以前是纺织厂的武装部副部长,后来因为组织职工闹事,被秋后算账了,在即将退休的时候被一脚踢回了小章村。

听说此事的时候,陈太忠还颇有一点感触:纺织厂的职工得了俩月工资,轰然散去,杨部长被清算的时候,却是没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这世态人心,怎“凉薄”两字了得?

不过他听说此事的原因,却也有点意思,那正是“小章村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治保主任路语礼等一干人被关的关判的判,杨华虽然没有参与此事,但是姜世杰为了自保,有意拉杨华垫背,还提醒他说“杨华跟项区长不合”。

最后,陈太忠觉得杨华算条汉子,又心忿项大通,就没答应这话,自己保下来了姜世杰,杨华倒也没受到什么连累。

现在姜世杰跟他旧话重提,却是为了推荐杨华此人,所以他觉得有点好玩,“我一直以为你对他有成见呢。”

“啧,当时我不是为了自保吗?”饶是姜世杰老于人情世故,听到这话也不由得脸一红,“他被发配回小章村已经很可怜了,我那也是不得已啊。”

“行,这人不错,好人该有点好报,又有国企和农村管理经验,”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这个人我要了,不过,他怎么成了‘前’村长了?”

“小章村的事儿闹得那么大,他那村长怎么可能保得住?”姜世杰苦笑一声,耸耸肩膀,“你看……我不惦记他,他也得下不是?”

又说了几句之后,姜乡长离开包间找邱朝晖等人敬酒去了,任娇却是发话了,“太忠,你这个公司……我有个表哥没啥事做,让他进来打个杂怎么样?”

任娇的表哥岳阕,也是从农村出来的,有把子力气脑瓜也直,曾经因为打了不给他工资的包工头,被包工头报复暴打,在家躺了俩月才养好身子,后来就学精明了,有啥活都要亲戚介绍,要不就不干!

现在他正闲着呢,就托任老师给找个差事,任娇一听陈太忠这新公司是要搞农电的,估摸自己的表哥搞这个的话,问题不大。

“让他当法人吧,成不成?”陈太忠随口一句,听得任老师瞠目结舌,好半天才叹口气摇摇头,“你不想用他就算了,不用这么讽刺人的吧?”

“啧,我是认真的啊,”他有点哭笑不得地看着她,“我这不是帮你弄俩钱花吗?你是有公职的,总不能出来做法人了,他既然是你亲戚,就替你当了。”

“笨死了啊,小娇,”蒙晓艳倒转筷子,敲了任娇的头一下,“太忠这是照顾你呢,真是的,啥也不懂。”

“哦,那我谢谢你了,”任娇的脸一红。

“不过,难听话说在前面,他要是觉得自己是真的法人,小心倒霉啊,”陈太忠笑嘻嘻地提醒她一句,“这人没问题吧?”

“没问题,我保证,”任娇点点头,自家亲戚她还算比较了解的,“真的谢谢你了。”

陈太忠的眼中,升起了浓浓的淫邪之色,不怀好意地看着她,轻笑一声,“今天晚上,好好地谢我吧。”

“你个没良心的,好像我们哪次不尽心了?”蒙晓艳恨恨地瞪他一眼,转头冲着任娇笑一笑,“小娇,这个公司赚的钱,我这做老公的也有份哦。”

当天晚上,两人自是很“尽心”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陈太忠脑中却是禁不住总浮现出白天见到的张梅,那一身英挺的警服……真的很勾人啊。

铁手这家伙,真不是好东西,居然跟我说什么“制服”,陈某人不反省自己的邪念,反倒是将思想堕落的缘故推到了别人身上……

第二天中午,素波来人了,不但韩天来了,吴振鑫也来了,不来不行啊,昨天晚上凤凰电视台已经获得了全部的一手资料,今天白天讲不明白谈不拢的话,后果就很严重了。

没错,宁建中在凤凰的影响力相当大,甚至可以干扰市电视台不播出这个专题,但是陈某人在凤凰市同样地大能,宁局长和陈主任扛起来的话,电视台会听谁的,还真是难说。

不过,对两人的造访,陈太忠很直接地采用了双重标准,在电话里他就告知了铁手,“带着老五找我来吧,那个吴啥啥的,先等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