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40章 牛逼的科委

孙小金和邱朝晖又搞到一起了?陈太忠听得心里就是一动,这个老邱最近很活跃啊,不但跟戏曼丽走得近,跟孙小金也弄得水乳交加的,很有点意思嘛。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学会从领导的角度看待问题了,科委这一亩三分地儿里,他是当之无愧的一言堂,眼下听说邱朝晖这么活跃,当然难免要有一点想法。

不过这想法也就是一点点,对邱主任的人品,他还是信得过的,而且话说回来,他现在的地位,也不是说三五个人联合在一起就能掀翻的。

倒是老邱拉人自保的可能性更大一点,陈太忠做出了如是判断,毕竟那“创新基金”太过扎眼了,比梁志刚的火炬计划那点钱多了不止一点半点,“呵呵,他们在哪个包间?”

“在叠翠厅呢,”姜世杰笑着答他,“太忠定下包间没有?要不咱们五个凑一桌?”

“算了,跟你们在一起总是谈工作,”陈太忠笑着摇头,“好不容易才等到国庆长假,老姜你就别骚扰我了。”

看着他带了二女施施然离开,宿兴华低声嘀咕一句,“我说老姜,怎么科委这帮人全这样,一个个眼睛长到额头上的样子?”

“有钱了,就不一样嘛,”姜世杰笑着答他一句,“比如说你,以前愿意正眼看科委的人吗?但是你现在的厂子想上设备,还不是眼巴巴地追过来了?”

敢情,这两位是追着邱朝晖和孙小金过来的,不过人家那一桌八个人满了,孙小金也没张罗着挤一挤,宿厂长心里就不痛快了,心说你以前在文化局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啊。

其实,宿兴华只是胜利机器厂的副厂长兼电气分厂的厂长,他有同学在信息产业部,前一阵他跑了一趟北京,弄回来个小项目,就是交直流开关电源的生产,他那同学说了,只要质量过关,到时候能帮着他推销一下——一年下来,多不用说,一两千万的利润是能保证了的,卖得好的话,上亿也不是不能想。

宿厂长也觉得这个项目不错,但是没钱不是?省里跑了好几趟了,死活批不下钱来,跟杨波要吧,人家杨市长说了,我手里的钱能维持住几个厂子不倒闭已经算不错了,你们可以跟省里要嘛。

他今天撞到了姜世杰,顺嘴说了两句,姜乡长一琢磨,这事儿科委管得了的嘛,这东西勉强能归到高科技产业一类里不是?

被姜世杰一忽悠,宿厂长也想起来,文庙文化局的孙小金现在也调进科委去了,嗯,很可以一试嘛。

不过孙小金的反应,让宿兴华有点失望,好不容易遇到姜世杰嘴里的大能陈太忠了,结果这位更拽,宁肯三个人吃饭,也不加两双筷子。

“科委现在,真牛逼大了!”宿兴华这老眼光,一时半会儿还真接受不了这种巨大的变化。

“行了,咱俩找个地方坐坐,等会儿进去给他们敬酒吧,”姜世杰拿好主意了,“孙小金在科委不管事儿,那个邱朝晖才是正主儿呢,嗯……既然来了,反正找他们一次了,老邱要不答应,我找陈太忠帮你说。”

“这个小陈,真的行?”宿兴华可是有点担心,在他看来,陈太忠不但年轻,身边还带了两个漂亮女孩,很像是那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轻干部,而且,他很怀疑姜世杰跟陈太忠的交情,“你跟他关系真好的话,他能不请你一起吃饭?”

“我跟他关系没的说,而且这家伙是真忙,”姜世杰笑着摇摇头,“好不容易有点私人时间,人家不希望咱们打扰,那也是正常的。”

他心里其实挺明白,要不是宿兴华跟着自己,陈太忠何至于少了他这一副碗筷?不过这种话伤感情的话,实在是没办法说出口而已。

他们心里有算盘,陈太忠心里何尝没有算盘?喊上菜来吃了几口之后,陈太忠站了起来,“你俩先呆一会儿,我去叠翠厅敬一圈酒。”

不管怎么说,邱主任现在有点活跃,他心里总是感觉有点那啥,就要过去看看情况,他倒不是担心什么,但是自家的单位,搞搞清楚状况还是很有必要的。

结果一到包间里,他就明白了,敢情是素波理工大的几个老师来了,这些人是搭着孙小金的线儿来的,想获得一些课题研究经费,于是孙书记出面邀请邱朝晖,不但是介绍的意思,也是帮着敲敲边鼓。

这种交涉应酬,实在是难免的,而且孙书记此举也是人之常情,人有了点办法,总是愿意照顾一下自己人不是?

陈太忠对这种事也看得很开,这社会原本就是人情社会,而邱朝晖手里的权力,说大不大说小也绝对不小,没错,邱主任批出的项目,是要经过科委审核的,但是这审核,并没有什么标准,是的,没有具体的量化指标。

这种情况下,那些可过可不过的项目,就要想些法子公关了,对于类似的项目,邱主任可以说是掌握了他们的生杀大权。

陈太忠才不会计较这些,只要邱朝晖批的项目有站得住脚的理由,那就不算什么事,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人家累死累活地工作,不就是图个一言九鼎的痛快吗?

他最受不了的事情,是邱朝晖有可能欺瞒,但是,撇开个人品性不谈,只说科委里有文海存在,老邱就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邱朝晖也知道陈太忠的性格,见他推门进来,倒也没有太过惊讶,站起身来笑着点头,“太忠主任也来了?呵呵,真凑巧呢,加一副筷子?”

“不用了,我跟别人一桌呢,”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听说你和孙书记在,过来敬一圈酒,邱主任不给我介绍一下?”

孙小金却是脸色微微有点发白,他耳朵里关于陈太忠的传闻实在是太多了,偏偏地跟其接触又少,眼下偷偷地走私,又被捉了现行,要说一点都不紧张,那才是假的。

敬了一圈酒之后,陈太忠施施然离开,邱朝晖兀自不忘问一句他在哪个包间,陈太忠略略犹豫一下,还是告诉他了,“嗯,我在竹韵厅。”

他才转身一走,素波理工大的梁教授就说话了,“邱主任,这陈主任看起来挺和气的嘛,刚才你们一直说的陈太忠就是他?”

“他是挺和气的,”邱朝晖笑着点点头,“不过,他一发火是很可怕的。”

“老邱,咱们这么在一起喝酒,他不会有什么想法吧?”孙小金发话了,“听说他最见不得别人搞猫腻了。”

一边说着这话,他心里一边埋怨,老邱你也真是的,非说这理工大的人是我引见的,这不是给我找事儿吗?

“咱俩又没搞猫腻,你担心啥?”邱朝晖看着他乐,“你总不能指望小陈说,‘孙书记你干的不错,自己的朋友就该多帮忙’,是吧?他不做反应,那就是没啥事儿。”

孙小金一听这话在理,于是笑着点点头,心里那份愤愤也不见了去向,倒是那梁教授又伸出了大拇指,“邱主任这话在理啊,人情世故,看得通通透透的,怪不得这么大的一个‘创新基金’,都是您说了算呢。”

“我哪儿能一个人说了就算?要接受单位的审核呢,”邱朝晖笑了,顺手拍拍跟他并列首席的孙小金,“孙书记这也算一票呢,要不我一听说是小金书记的朋友请客,就赶紧推了别人?”

只从这半真半假的话里,就可以推断出,邱主任虽然性子比较直,但是为人做事的能力也不比别人差,不过这年头,做官并不仅仅比能力,背景、运气和机缘也都很重要。

“老邱你别逗我玩儿了,”孙小金赶紧摇摇头,邱朝晖的话,让他放下了心里的那点担忧,心态就平和了好多,“我这朋友们就指着你吃饭呢,对了……咱要不要过去回敬一下?”

“肯定得回敬嘛,都是一个单位的,”邱朝晖笑着点点头,下一刻,他的眼中又多了些许感慨出来,“孙书记,你是真不知道啊,咱科委的人吃饭,在地摊上碰到的时候多了,在凤凰宾馆碰到,这情况真的少见,这个改变里面,陈主任功不可没。”

“那咱走吧,”孙小金可不想听邱主任怀旧,我调过来就是享受科委眼下的荣耀来了,你老提过去什么的,也没啥意思嘛,反正我知道陈太忠是招惹不得的,也就是了。

两人端起酒杯向外走去,谁想推开“竹韵厅”的门之后,居然发现了姜世杰和宿兴华。

姜世杰蹿席敬酒,肯定要先招呼陈太忠,“叠翠厅”那帮人的份量不够啊,陈太忠虽然没请人家入席,但是现在人家过来敬酒,他总不能再拒之千里之外了。

事实上,他也挺想知道昨天那件事之后,吴言还给姜世杰什么交待了,没错,昨天晚上他有机会问白书记这些事来的,但是,他不是被那两双黑丝袜弄得迷瞪了吗?

尤其是,有一双黑色丝袜的中间,还是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朵粉色的鲜花含露欲滴,那种时候,他若是还能想到别的事情,他也就算不得男人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