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39章 有点严重

味道非常不对?陈太忠听到这话,登时就是一惊,张智慧别的能力或者不行,但是见识和眼力,他还是相当佩服的。

只是,眼下有铁手在场,他也不可能多问什么,只是含糊地嗯嗯两声,老张那是何等精明之人?猜到他不方便,随便点了一句就挂掉了电话,“不瞒你说啊太忠,我这可是看在爱国的面子上。”

就这么重大的信息交换,两句话就完了,铁手愣是没反应过来陈太忠做了点什么,还美不滋滋地帮陈太忠分析呢,“要不这样,咱们也别把话说死,怎么着也要把吴振鑫等出来,韩天的面子咱们要给,不过,正主儿不露一下面的话……那不是欺负咱们凤凰没人吗?”

“你这个建议不错,”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挺欣赏他的立场,事实上,这个建议绝对不错,就算张智慧将事态说得再严重几倍,铁手的建议也拿得出手。

什么叫本位思想?这就叫本位思想,你被我抓了现行,栽在哥们儿的职责范围里了,哪怕你是有再大的背景,再硬的靠山,可随便拿个江湖混混来对付我们,也不合适吧?场面上的事儿,你得走到了!

“那成,我就给老五招呼去了,”见陈太忠这么给面子,铁手心里也高兴,“对了陈哥,晚上去我的金凯利玩一玩吧,兄弟我刚从香港弄个大堂回来,经营理念特先进,什么制服、奶炮、冰火、凌辱的……绝对凤凰第一家。”

“呵呵,不去了,你有这个心就行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他心里有事,真是半点兴趣都没有,“我就不好这个,回头帮你问问瑞远他们有兴趣没有吧。”

你的制服再牛逼,能赶上张梅这种货真价实的制服?至于说凌辱——在我陈某人面前,谁敢说自己会凌辱?

铁手兴冲冲地走了,陈太忠才慢吞吞地拨回了张智慧的电话,“张总,我这儿刚才有人呢,你说什么味道不对的?”

“也没啥,”张智慧在电话那边怪笑,“宁建中找到我说情了,我一时好奇,就了解了一下吴振鑫的发家史,感觉挺有意思的……你去查一查就知道了。”

“你少跟我扯这些,我要结果,要你的判断,”陈太忠一听就猜出八九不离十了,不过说实话,他也没兴趣为个商人再去落实一遍情况,“你侄儿现在都跟我在一块儿呢,你有啥不放心说的?”

张智慧听得就是一声笑,倒也没藏着掖着,“客观一点说吧,吴振鑫起家也就是这两年的事儿,大家都说他是玩贷款起家的,不过有朋友告诉我,他在银行没贷多少钱,私人融资就融到了六七千万……嗯,他挺厉害的。”

“他起家的钱,是宁建中给张罗的?”陈太忠又不是傻子,张总把话都说到这里了,他再听不出也就不用混官场了。

“这话是你说的,我可是没说,”张智慧却是老滑头了,这种事儿绝对不会挑明的,说到这里,他哈哈怪笑两声,“我就是觉着宁建中在这件事里,态度有点古怪,你不知道,老宁刚才打电话的时候,那叫个气急败坏……”

说着,他就将宁建中刚才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连语气都学得惟妙惟肖,说到最后笑了起来,“……那家伙是真的害怕了,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了,谁还不知道谁啊?”

“晚上我去找你喝酒,”陈太忠说话也不拖泥带水,直接挂了电话之后,开车去接任娇。

一路上,他的脑瓜还在不停地转着,怪不得张成宝能挂靠到振鑫呢,若是吴振鑫起步资金真的是从宁建中这里得到的,那一切倒都解释得通了,似此情况,吴振鑫当然不能计较张成宝的所作所为,甚至对张成宝对振鑫的抹黑行为,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当然,吴振鑫的振鑫比张成宝的振鑫也未必能干净到什么地方去,陈太忠最喜欢去的,还是省机关事务管理局旁边的政府加油站,只有那里的油,他才觉得确实好用。

用过了那里的油,别的地方的油,真的没几个感觉好的,不过遗憾的是,管理局的加油站是收油票的,若是没有油票用现金加油的,比外面的加油站要略略地贵一点。

可以肯定的是,吴振鑫的加油站,估计也掺杂了一些杂七杂八的油,或者在油量的差数上也动过手脚,但是不管怎么说,振鑫也算省内响当当的一个牌子了,投资也在那儿放着呢,就算吴老板想挣钱想疯了不顾忌脸面,也不可能不考虑那么一大笔固定资产。

张成宝则是没那份忌惮了,别人造假是往沙子里掺土,他倒是好,往土里掺沙子,可见权力一旦失去制约,人都会变得疯狂的。

有资格跟张成宝叫真的人,不会为这点小事认真,而没资格叫真的,想认真也认真不起来,没那能力——张某人在凤凰可也算是黑白通吃了,虽然白天里市警察局的没露面,只有车管所的张建林傻不拉叽地赶过来了,但那是“瘟神”陈太忠在场的缘故,换个别人肯定不一样的。

所以惹上陈某人,也算是张成宝倒霉了,有能力又放得下身段去没命折腾人的,数遍整个凤凰,那也是独一份儿的主。

不过,陈太忠没太多心思考虑那些因果,他倒是有点感叹自己的名声:看来哥们儿这名声是坏到不能再坏了啊,随便收拾一下张成宝,结果搞得宁建中坐不住了。

宁局长坐不住,估计也不是为了干儿子的那一点小破事,正像吴振鑫所说的那样,姓陈的你想怎么收拾张成宝都无所谓,别牵扯到我振鑫的头上就行。

这么琢磨着,不知不觉地就到了三中门口,接上任娇之后,又去接了蒙晓艳,林肯车直奔凤凰宾馆而去。

不过很遗憾,张智慧居然不在宾馆,陈太忠打个电话,老张在那边干笑两声,“嘿嘿,这个那啥……我正好要借着长假去素波看几个老朋友和老领导,太忠,咱们改天再坐。”

很长时间以来,都是张智慧有事没事就拽着陈太忠坐坐,像陈某人今天主动找老张坐的时候,真的不多,谁想张总居然就这么不吭不哈地开溜了。

这家伙未必是去了素波!陈太忠非常明白这一点,不过,一想到这件事居然逼得老奸巨猾的张总都跑路,不跟自己喝酒了,他心里的好奇还真大了去啦: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蒙晓艳可是不知道他为什么发呆,见状轻声地发问了,“这儿的菜也一般啊,张智慧不在,你要不想吃了,咱回家让小娇弄点嘛。”

“嗯?哦哦啊啊,”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随即又反应了过来,“你说什么?算了……那啥,就在这儿吃点算了,总干家务的话,对手上的皮肤也不好。”

“你怎么这样啊?”蒙校长有点不高兴了,悻悻地看着他,“怎么你变得跟我爸以前一样了?别人跟你说话,脑子里都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是太忠在考虑事儿嘛,”任娇却是笑着推了她一把,陈太忠能惦记着她的皮肤好坏,让她心里美不滋滋的,“当着外人他肯定不会这样了。”

“那是当然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在你们面前,我没必要装嘛,不瞒你说啊晓艳,跟那帮人精在一起,脑袋瓜得不停地转悠,表面上的反应还得跟得上节奏,真的挺累的。”

三个人说说笑笑地向包间走去,临到拐弯处,却听到前面有人嘀咕了,“科委的什么时候也这么牛了?他孙小金还不过是个副书记……”

“啧,你知道什么?”有人驳斥他,听口音却是昨天见过的姜世杰,“科委现在一正八副九个领导,那是什么意思?下步科委会红火得不得了呢。”

“喂,老姜,科委招你惹你了啊?”陈太忠哼一声,既然是姜世杰都敢驳斥的主儿,想来也不是什么人物,他当然敢插话,“昨天你的乡民可是还绑架了我的刘主任呢。”

“咦,陈主任?”姜世杰一抬头,正正地看到陈太忠,于是笑着推一把自己身边的眼镜中年男人,“看,让你再说科委的坏话,这可是被人抓现行了。”

“你这话真难听,什么叫现行?”中年男人瞪了姜世杰一眼,冲陈太忠笑着伸手出来,“很高兴见到陈主任,我是胜利机器厂的宿兴华。”

“哦,”陈太忠点点头,很矜持地伸手出来,轻轻同对方一握,胜利机器厂虽是副厅的厂子,接受省里和凤凰市双重管理,但是这两年厂子的效益实在不景气,他当然无须太过客气,这手伸出来,也无非是给姜世杰一点面子。

“宿厂长是我的校友,80年毕业的,”姜世杰笑着解释,顺便看一眼陈太忠身后的二女,“奇怪,怎么你今天也来这儿吃饭?”

敢情,孙小金和邱朝晖也在包间里吃饭,宿兴华跟孙小金有点交情,又听姜世杰说邱朝晖手里有钱,说是过去招呼一声,谁想孙书记待理不待理的样子,让他有点愤愤不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