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36章 牵扯

张成宝的笑容原本就是勉强挤出来的,听到陈太忠这话,终于再也挂不住了,脸一沉,“陈主任,做人不可太过了,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觉得……我有必要知道你是谁?”陈太忠斜瞥他一眼,不屑地哼一声,转头看看刘望男,“跟这生瓜蛋子废什么话,联系十七了没有?”

在陈太忠没来之前,张成宝真的是很拽的,但是陈太忠来了之后,两相一比较,张某人的狂妄根本不值得一提了,两人根本就不在一个起跑线上。

“没联系十七,”刘望男笑着摇摇头,抬手掠一下额前的发丝,这个动作让她刀削斧凿的脸上,显出了些许妩媚的风情,“这人好像认识马疯子……”

她可没说宁建中什么的,这点小技巧,刘大堂还是很拿手的,若是当着此人就点出是宁局长的关系的话,陈太忠就没办法伪作不知了,矛盾会在瞬间就激化。

“切,认识马疯子吗?”陈太忠不屑地摇摇头,“不认识奔驰车,也好意思说认识疯子?好了,不说了……”

说到这里,他转身冲张爱国点点头,“爱国,这儿就交给你了,能处理好吧?”

这也是他对自己通讯员的又一次考验,通讯员是用来做什么的,不就是减轻领导负担的吗?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的话,我要你有何用?

“嗯,”张爱国点点头,也不说话,事实上,陈太忠并没有告诉他,张成宝是宁建中的关系——刘大堂也不知道“干儿子”什么的说法,但是在电话里,已经很负责任地告诉了自己的男人,张某人是财政局长的关系。

不过陈太忠并不介意,跟宁建中有关系的多了去啦,但是这关系的远近,实在是值得商榷的,而且,跟姓宁的有关系就很吊吗?凤凰市宁建中惹不起的人也有几十号呢。

总之,张爱国开始拿个DV在加油站晃荡,陈太忠则是扯了刘望男和郑在富在一边说话,加油站里已经凑过来了七八个人,不过没有老板的话,谁敢动手?

张成宝却是有点束手无策了,他可是深知陈太忠的恐怖,在凤凰市,能让他放进眼里的人物不多,但姓陈的绝对算得上其中一号,不管从哪个方面讲,他都远远不是对手。

他甚至知道,自己的干爹宁建中,都非常忌惮这个年轻的副处——事实上,宁局长对陈某人身后的蒙艺并不是很在意,凤凰市的事儿,终究是要凤凰市自己来管的,但是他害怕陈太忠的是另一个原因:此人是凤凰市的黑社会老大!

事业有成的人,总是格外惜身的,宁局长也是如此,他没了什么上进的心思,在凤凰也吃得很开,深得领导的信任,手里又不缺钱,所以行事很是肆无忌惮,正是所谓的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做官的没了上进心,还用得着怕谁?

而他所好的欲,无非就是裤裆里的那点事儿,这种癣疥之疾,谁又会在意呢?

能让他害怕的事情,真的不是很多,但是还是那句老话,“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兼且他的财富来自于体制内的地位,所以,对体制外的压力,宁建中是最敏感的。

不过,宁局长的势力实在太大了一点,等闲的小毛贼也看不到眼里,搁在一年前,凤凰市能被他看到眼里的黑道,也不过是常三和铁手二人,最多再加上狗脸彪。

纵是如此,宁建中也不缺乏跟这三人沟通的渠道,大事上那要视情况而定,但是小事上,一般这三巨头都要给宁局长面子。

现在凤凰的黑道,还是三大当家的,只是除了铁手之外只都换人了,而且更为不同的是,除了三大当家,又出了一个更狠的陈太忠。

所以错非必要,宁建中绝对不愿意招惹陈太忠,因为不管从哪一方面讲,他都挡不住陈太忠,自然是有必要躲得远一点。

张成宝听干爹点评过此人,所以深知这一点,眼见一个年轻人拿着DV乱拍,也不敢命令人阻拦,只能跑进办公室里打电话。

张爱国却也不止这点能耐,一边拍一边打电话喊人,不多时就又来了两辆面包车,全都是陈太忠不认识的,一看也是混混之流。

那几个混混先是远远地打量了几眼灰色林肯车,眼中是遮掩不住的羡慕,想必他们也知道,张爱国已经投靠上了凤凰市一等一的强人陈太忠。

接下来的事情倒也好办了,一个混混拎个五升的白色塑料小桶,走到了加油机的前面,张爱国端个摄像机在旁边。

看他伸手去拿油枪,一边一个小姑娘忍不住了,“你要干什么?”

“加油,加一升就行了,”那混混嬉皮笑脸地看着她,“怎么,你们这儿不是加油站?还是你们以为我不给钱?”

那小姑娘还想说什么,不过这混混脸上怪怪的笑意,看得她有点心里发凉,只能垂下眼皮不再看他,这个时候,跟张成宝一起出来的小个子发话了,“我们现在不做买卖了。”

“不做了?那好得很,”张爱国伸出手指放进嘴里,打个呼哨,“六子,这家加油站停业了,大家帮着拦一下,省得有车拐进来浪费时间。”

他在说话,那混混也没闲着,将加油机上的按键按一下,自顾自地拿下了油枪,“不做买卖,我也要加油。”

看着一帮混混向两头一卡,不让车出入,小个子着急了,跑到一边拉扯其中的一个人,“你们这是干什么,光天化日的,有没有王法了?”

“老子就是王法,”被拽的那位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扇了过去,以他这个动作为信号,一边的三个人也凑了过来,没头没脑地就是爆打。

不过挨打的这位别看个子小,还真的扛揍,一开始虽然摔倒了,但是在众人的拳脚之中,居然硬生生地爬起身子,三下两下就冲了出去,速度奇快。

见他跑了,那三个觉得脸上没面子,拔腿就追,倒是扇耳光的那位发话了,“行了,不用理他,咱们现在的活儿,就是拦车!”

他们这么凶神恶煞地一出手,张成宝在值班室待不住了,他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求援,结果别人一听说是招惹了陈太忠,根本没人愿意出头。

连宁局长听说此事,都是在电话里沉吟半天,好一阵才发话,“这样,要是花钱能摆平的话,你就出点钱吧,那家伙出名的不讲理……不过小宝,也不是我说你啊,连奔驰车都敢欺负,你这也是太狂了一点吧……”

“你们给我住手!”张成宝大喊一声,正要再说什么,眼见那几个人将不善的眼光投过来,禁不住又大喊一声,“大家抄家伙,把这帮逼往死里打。”

他连喊两声,其他人却是相互看看不肯动手,刚才对方只有三个人的时候你不说动手,现在倒好,人家十来个人了,不止有奔驰,还有林肯车,这种场面老板你让我们怎么动手啊?

于是就有人上来拽住他,小声劝诫,“张总张总,您还是多招点人来吧。”

招毛的人啊,张成宝都想哭了,找混混来没用,警察一听是这位爷也忙不迭地推辞,连干爹都不肯出头了——我们虽然负责给科委拨款,不过人家科委现在自己就活得滋润,而且你做事先做差了,要我怎么帮你说话?

得,我先忽悠个人过来吧,张成宝不傻,心说你们既然一听说是陈太忠就不敢来了,那我先不告诉你们是谁在捣乱,等来了之后再说。

到那时候,就是箭在弦上,想退缩都没机会了,这么一来,没准陈太忠还真能买谁的面子。

不过,他琢磨了半天,也想不出再找谁为好,毕竟刚才能打的求援电话也打得七七八八了,剩下的也都是关系不怎么样的了。

到底该找谁呢?他寻思半天,才想起来一个人:车管所所长张建林!张成宝跟张所长喝过酒,酒桌上所长大人曾经说过,他跟陈太忠打过交道。

“张所长吗?我成宝啊,你现在有空没有?兄弟这儿有人捣乱……”

他在这边打电话,张爱国也没闲着,跟那个混混取了一升油之后,又转到了下一个加油机前,换了一个桶继续加油,看那架势,摆明了是要将加油站里的九台加油机里的油都取一部分出来。

别人看他这么搞,还端了DV在拍摄,真的想制止来的,不过,也真的是不敢制止。

陈太忠则是在一边,听郑在富细细点说张成宝和宁建中的关系,到最后才奇怪地发问了,“宁建中不是个老色鬼吗?认干女儿倒是靠谱一点,怎么会认干儿子?这张成宝会不会是他的私生子?”

“这我还真是不知道了,”郑在富犹豫一下,摇了摇头,“好像于满江对他的事儿比较清楚一点,要不你打个电话问于局长吧?”

陈太忠侧头看一看他,也不说话,显然在想什么事儿。

“我不方便打,”郑主任苦笑一声,不过下一刻,他就知道陈太忠在琢磨什么了,说不得笑着解释,“我感觉于局长对他也不满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