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34章 霸道的加油站

吴言对姜世杰的反应,有点微微的不满。

姜世杰眼里有她,这是好事儿,不过,岑广图已经把我的意思表达出来了,你再这么问我,是什么意思啊,想当着大家将我的军?让我亲口说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一件事情站在不同的角度,总能读出不同的味道来,而做领导的,通常都极为反感属下的逼宫,尤其是当着外人的这种时候。

总算是姜世杰在表忠心,而这家伙又跟陈太忠交好,吴言想计较也无从谈起,只能面无表情地回答他一句,“这件事情,岑书记会跟你商量善后问题的。”

这就是她在保留意见的同时,又给了忠心耿耿的岑广图一个小面子,同样还是当着外人的这种,由此可见,官场里,小事上也能体现出大学问。

陈太忠居然把这一系列反应和味道都读懂了,一时间真的就放弃帮姜世杰说话的念头了,心说这驭下之道,我还得好好地跟吴言学一学呢。

不过这姜世杰也真够傻的,有你这么办事的吗?搁给我的话,听了岑广图的话之后,马上转身走人,回头寻个时机,再悄悄地向吴书记表忠心——哥们儿这方案,应该是最棒的吧?

呃……好像也不妥,陈太忠还没来得及沾沾自喜,马上就又反应过来一个问题:私下找吴书记的话,万一在临置楼撞到哥们儿怎么办?

当然,这也只是一个假设而已,这个不妥,其实主要是因为吴言是少见的女干部,还很年轻漂亮的这种,一时间他又有点感慨,怪不得别人都说,顶头上司是女人的话,真的是更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女人天生心眼就小,遇上个更年期的女干部,那麻烦就更大了——可是,陈省长好像……也挺好说话的?

姜世杰这么做,倒是最正确的了?陈太忠胡思乱想半天,冷不丁听到手机有短信响起,才就此打住了。

短信是钟韵秋发过来的,她坐在隔壁的桌子上,倒是正合适观察他的动向,偷鸡起来也方便,居然就在这么多人的时候,发了一个短信给他,“今天晚上,吴书记让我穿黑丝袜了。”

不带这么撩拨人的啊,陈太忠登时就坐卧不安了,小钟自打做了吴书记的秘书之后,在那啥的时候就局促了不少,让他感觉少了很多的乐趣,一见这短信,他就有点血脉贲张。

“谁的电话?”古昕仗着跟他熟,眼睛就往过瞄,陈太忠咳嗽一声,揣起了电话,“给家里搞装潢的,问纱帘用白的还是用黑的好。”

“你就胡扯吧,哪儿有黑色的纱帘啊?”古昕一听就乐了,不过大家都没怎么在意,倒是吴书记,面上虽然没有表情,拿筷子的手倒是微微抖了一下。

当众调戏白书记的感觉,就是不一样,陈太忠心里暗笑,真的很刺激哦。

今天按理说是该去蒙晓艳家胡来的,不过人家小钟同学都这样邀请了,他也只能打个电话推说自己有事,悄悄地溜进了临置楼。

不过,让他瞠目结舌的是,不止是钟韵秋,居然连白书记也穿上了黑色丝袜在等他,真是意外的惊喜吖……

凌晨,临置楼里的淫声浪语终于告一段落,陈太忠搂着吴言在大床上懒洋洋地躺着,钟韵秋却是借着清洁的理由躲了出去。

“去素波有什么收获吗?”吴言现在也放纵多了,两条腿夹着他的一条腿,任那光秃秃的耻丘在他腿的外侧滑动着,弄得汁液淋漓,上边那条着了黑色丝袜的美腿还不住地在他腿上蹭动着。

“你穿什么丝袜啊?”陈太忠直接岔开了话题,抬手去捏她的小鼻子,轻笑一声,“你的皮肤这么光滑,比小钟可是强呢。”

“我以为你喜欢呢,”吴言撇撇嘴,悻悻地回答他,“还是黑色,我以前从来没穿过,觉得很诡异的感觉。”

“我倒也喜欢,”陈太忠嘎嘎地大笑两声,“你这也是该黑的地方不黑,不该黑的地方乱黑,哈哈,”身为白虎,腿着黑丝,这种异象,确实是等闲难得一遇,真的是太刺激了。

“那我以后还是不穿了,”吴言被他说得脸一红,她端庄惯了,确实有点不习惯穿这种风格的丝袜,“快说说素波的事儿……”

等她听完陈太忠的陈述,尤其是听说,蒙艺居然不怎么卖黄老面子的时候,禁不住点点头,“原来果然是这样啊。”

显然,她曾经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正像蒙勤勤说的那样,高层里水火不容的现象并不是特别多,有分寸地相互妥协才是主流,“这个你也不用太担心,不过……搞农网的公司,最好不要让你的家人亲戚什么的直接出面,做人要留三分余地。”

想到自己手上公司已经是如此之多,陈太忠一时有点苦恼,叹一口气,“我都不知道该找谁了……我说你别弄了,腿上全湿了。”

“我又想了,”吴言低声回他一句,身子一翻就骑到了他身上,抓着那已经昂扬的家伙,熟练地向自己的腿间塞去,轻轻地起落两次之后,就疯狂地晃动了起来,看来这黑色丝袜真的有助兴的功效。

“呃,”门口传来一声轻呼,陈太忠侧头一看,发现钟韵秋吃惊地捂着自己的嘴巴,估计是没想到吴书记还会这样……

第二天是九月三十号了,大家忙着张罗国庆长假,到下午基本上没什么工作了,就在这个时候,陈太忠接到了刘望男的电话,“太忠,现在有空没有?”

刘大堂跟人在加油站掐起来了。

这还要从昨天说起,林肯车和奔驰车一路奔回凤凰之后,丁小宁的车没油了,油表已经打到了备用档上,不知道走到什么地方就会熄火,仓促之间找了一家加油站,随便加了点油。

这点油加得实在有点不合适,明显不是93的标号,丁小宁一上手就感觉不对,不过想着加得不多,也就懒得计较了。

谁想今天早晨起来,死活是打不着火了,她着急看自己的酒店装修,开了刘望男的美洲豹走了,却是把修车的事儿丢给了刘大堂。

刘大堂打个电话,要合力汽修的人将车拖走,自己又睡个懒觉起来,等她到了合力的时候,才知道就是因为那劣质油的缘故,汽修的师傅已经将车修好,油也换掉了,端着盆给她看,“看看多少渣滓,我刘老板,这种油你也敢加?”

这下,刘望男不干了,丁小宁在素波帮了自己,她怎么能不为自己的妹子出头?说不得拉了修车的师傅,气势汹汹地找到了那个叫“振鑫”的加油站。

振鑫加油站的人肯定不肯承认自己的油不好,刘望男拽出了合力汽修的人做证,本来两边还比较克制,可是就在这时候,一个跑长途的车队开进加油站准备加油。

这车队一共四辆车,头车听到刘望男在跟加油的小姑娘理论油的质量,火都没熄了,直接又开走了,这一下,加油站的人不干了,两三千的买卖就这么飞了啊。

于是,两个男人气势汹汹地从值班室里走了出来,个头稍高的男人发话了,“是不是找事儿啊?我这儿就是这油,你爱加不加,开辆奔驰了不起吗?”

合力汽修的这位师傅是玩手艺的,倒不是混混,一听这话,转头看看刘望男,“刘老板,要不你给马总打个电话?”

“合力汽修的马疯子?”高个子看到了他身上的制服,不屑地哼一声,“成,我在这儿等他,你把他喊过来吧,记得啊……张成宝的振鑫加油站。”

刘望男跟马疯子不是特别地熟,觉得自己喊人过来有点不上路,少不得先打个电话给丁小宁,小宁那是马疯子的老板,她出面要更好一些。

结果丁小宁一听自己昨天是在振鑫加油站加的油,登时就咦了一声,“奇怪,清湖边儿上也有振鑫?”

敢情,这振鑫是连锁的加油站,老板是素波的某个大老板,全省大约有二十多家分站,跟凤凰市交通局的运管办还有关系,一部分长途客车还是在几个振鑫加油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丁小宁知道刘望男跟人吵起来了,马上打电话联系马疯子,谁想马疯子不在天南,跑到外地找汽车配件厂家去了。

说不得,丁小宁就给舅舅郑在富打个电话,郑主任虽然是客运办的,不过手上也有些资源和能力,一听说有人欺负小宁呢,拍马就赶了过来。

郑主任来势汹汹,一到场就将自己的名头摆了出来,“我是客运办的郑在富,别的话我不说了,你们这个振鑫想不想开了?”

“不过就是个客运办,”那位又是很不屑地哼了一声,抬手拨个电话,“请问是于局吧?我是张成宝啊,你们交通局客运办有个姓郑的吗?”

于满江,是交通局的常务副局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