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33章 细节

自打陈太忠冒头之后,章尧东一直在为他的工作岗位而头疼。

这个小陈,实在是太能冒尖了,搁在招商办,短短一阵工夫就搞定了大单,还弄了一串友好城市回来,搞得他不提拔都不行。

事实上,章书记并不怕提拔陈太忠,尤其是陈太忠跟蒙艺搭上线之后,他更不怕提拔此人了,不过横在他面前的事实是:他没办法将此人提得太高。

没错,这家伙的成绩是有了,但是资历不行啊,不但年轻,而且连文凭都没有,只是一个高中生,纵然是这样的条件,一年多时间里已经两次越级提拔,蹦到副处了。

任是什么样的领导,遇到这种人都要难免郁闷,提无可提啦,《组织法》摆在那里,不是让人看的,是要大家去遵守的。

而且,陈太忠的风头不是一般地强劲,当时为了压一压他,也为了考察其心性,章书记才把他直接扔到了科委那个冷衙门——人无害虎心,虎可未必就没有伤人意,小陈上面有蒙艺罩着,我要再把他扔进个热门行局,那不是明摆着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少年人心性容易不稳,章尧东现在想起来,也会对自己说:我那是帮着磨练他呢,是的,我把他扔进科委是好意。

不管怎么说吧,陈太忠这半年在科委,也没有怨天尤人地说不公什么的,而是充分利用资源、积极拓展业务,对市里的行动也能毫无保留的配合——就算是不满,也会很直接地反映到他这里。

小陈对我还是很尊重的!章尧东已经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最起码这家伙不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很有些青年干部朝气蓬勃的锐气和进取心。

至于说在同一时刻,陈太忠也很听段卫华的话,章尧东也没觉得这就有多么不好,从理智上讲,他见不得段陈二人走得太近,但是从感情上讲的话,章书记认为陈太忠人品不错——人家段卫华提拔了你,你要做个白眼狼,我就算不得不重用你,也不会彻底信任你。

反正,段卫华是个弱势的市长,又有点狡猾狡猾的味道,章书记觉得自己这个搭档已经很不错了,做人嘛,须留三分余地方好——换个朱秉松或者彭辉那样的市长来,谁愿意啊?

彭辉是天南另一个农业大户正林市的市长,彭市长农民出身,去昔阳的大寨和和顺的西沟学习过的,深得陈永贵和李顺达赞赏,真的是年轻的老资格了。

这些就扯远了,总之,将陈太忠放到科委之后,章尧东就没想着这厮一两年内能起来,一个边缘的单位,又是大学生扎堆的地方,小陈你就给我安心锻炼几年,等时机成熟的时候,咱们再说别的吧。

谁想这陈太忠在那个日益被边缘化的科委,居然也能整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呢?而且好死不死的是,小陈这一些章法,却是又隐隐地合了科技部下一步的大动作,即将被部里竖为典型了。

什么叫鸿运当头?这就叫鸿运当头啊,章尧东不得不再次感慨一下陈太忠的好运,当然,他也不得不承认,小陈做事真的下辛苦,换个别人同样按这个流程走,也绝对达不到现在这种爆棚的人气。

可是,人气是有了,这官却是升无可升了,章尧东真的是太为难了,哪怕换个资历、年龄和学历都适合的干部,到了眼下也没法升了,短短一年多,科员成了副处了啊!

而且,随着下个月科技部的考察,凤凰科委不可能再偏安于天南的一隅,必定会在全国人民的关注中高度亮相,受到公众的审视和考评,到时候万一说这儿有一个二十岁的高中生正处干部,没准有人要拿34岁的中央委员、38岁的中央副主席王洪文跟其相比了。

然而,考察过后,凤凰科委的经验向外一推广,这个陈太忠能不能再升,该不该再升,就是他章尧东也无法做主的了。

当然,陈太忠的职位,章书记还是有资格考虑一下的,眼下看来,将其留在科委也未始不可,陈某人一向都是在自家地里刨食儿,等闲不会干扰到其他部行局委办的工作。

不过这个准备,却也是应该有的,今天陈太忠很粗暴地摆平了一桩可能引发大问题的群体性事件,这让章尧东想到了他很久以来已经忽视了的一个现实。

小陈不但搞经济拿手,应对这种棘手的事情,更是有魄力,也有一些这个……这个群众基础,而计生工作真的合适他来干,是的,眼下计生工作的担子很重的,而一团和气的干部,是搞不好这个工作的!

反正,计生委那里纯粹就是个得罪人的部门,搞得好是应该的,搞不好就要被K得满头包,小陈上手,估计会搞得不错,但是……那也只是“应该的”,如此一来,自然不会有“升无可升”的尴尬了。

这么将思路一拓展,章书记又发现几个类似的位置,合适陈太忠去任职,比如说信访办之类的,这显然是个不错的点子。

不过,这也就是个预案而已,反正现在是动不得陈太忠的,科委那一摊还没搞顺呢,马上又要有科技部的来考察,这会儿动的话,没准蒙老板都要看不过眼直接发话了。

总算,陈太忠这未来的出路,我是有个思路了,章尧东如释重负的同时,又觉得有点那啥,为了计生工作而牺牲掉一个搞经济的好手,划得来划不来呢?

可惜啊可惜,计生委的主任,实在是不能兼任招商办的副主任……

晚上的饭局,其实很简单,小小的事情,牵扯了这么多人进来,谁也不愿意见到,不过这年头,计划生育工作是个考核的硬指标,倒是也没人敢掉以轻心。

陈太忠和吴言、刘东凯、古昕、岑广图等是一桌,简单地坐了坐,大约就是四十来分钟的样子,倒是没资格坐上来的姜世杰在桌子边就转悠了有二十分钟。

吴言似是没注意,就由着他转来转去的,陈太忠一开始没发现,不过很快,他就注意到了这份异样:白书记一直没有就姜乡长在这件事里的责任表态啊。

他有心关说一下吧,却是又担心有插手横山事务的嫌疑,这名声传出去的话并不好听,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不想引起别人对自己和吴言关系的无端猜测。

甚至,他连看吴言的次数都很少,更多时候是在跟别人随口聊着,注意力也全放在了其他人身上,不过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发现奇事一桩:岑广图一直在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吴书记。

这是个什么意思啊?他有点搞不懂,岑书记一直是白书记的人来的,莫非他还能打起她的主意不成?

不知过了多久,谜底终于揭晓,吴言不经意地冲岑广图使个眼色,岑书记几乎在瞬间就发话了,“小姜,行了,今天的事儿也怪不得你,你这站了半天了,坐下好好地吃点吧。”

他这反应速度实在太快,太过明显了,别说陈太忠,就连别人也反应了过来,吴书记是要敲打姜乡长一下,不过又不合适做得太过,所以晾此人一阵之后,就让岑书记来和一下稀泥。

这件事姜世杰实在有难以推脱的责任,可是处理过重的话,又难免让搞基层工作的同志寒心,所以,吴书记也只能如此处理一下——反正,发话的是岑书记,万一还有什么手尾,她再站出来也不晚。

由此可见,白书记真的是玩转了横山了,搁给别的同级单位,政法委书记哪里可能在区委书记在场的时候,就重大事情如此首先做出表态?

偏偏人家岑广图还会做,由于桌上有外单位的人在场,接个眼神马上说话,那就是赤裸裸地暗示了,这不是我眼里没领导,是领导让我这么做的。

这种微妙的感觉,凭笔是难以描述的,不过身在其中的人,只要不是太笨的,马上就领会到了,就连陈太忠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了。

不过这让他感觉有点微微的不爽,就心里决定,晚上一定要好好地惩罚吴书记一下:姜世杰好歹也是我的人,我又赶来帮你善后,你这么做岂不是不给我面子?

怎奈,姜世杰接下来的举动,让他有了放弃这个念头的打算:姜乡长不听岑书记的招呼,表情很沉痛地向走到吴言身边,“吴书记,我辜负了您的信任,请您批评我吧。”

这就是姜乡长说了,岑书记的话我是听到了,不过正好借这个话头,再向吴书记表示一下忠心,我可是只听你吴言的啊。

当然,他这么做,是不是有将事情性质彻底敲定的心思,那实在是很难说——不过看起来的确有这样的意思,毕竟在横山,吴言说了才算。

其实这个举动也无可厚非,官场里最好不要认错拍板的人,否则没准会给自己带来点后果,起码陈太忠品味出了姜某人的诚意——老姜既然死认白书记了,哥们儿还多的什么事儿?

倒是岑广图因为这话,脸上变得有点淡漠了:姜世杰你这么做,不是给我上眼药吗?还好我刚才反应快,也不至于因为你这话被吴老板和别人误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