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32章 计生工作

这次人质事件虽然闹得大了一点,不过解救工作异常成功,到最后,唐老六的媳妇不但去医院做了引产,还做了结扎手术。

这结扎手术也是有代价的,按说唐老六是不会那么好说话的,不过着急将功补过的姜世杰很不客气地吓唬了他一顿。

“你知道你这次犯的错误有多大吗?劫持国家公务员,这已经是犯罪了,很严重的罪,刘主任还受伤了,就算你是自首了,判你两年,罚你三万五万的也正常,知道不知道什么叫判三缓四?你老婆要是能配合结扎的话,我帮你说情。”

唐老六闻听这话,赶紧四下寻找陈太忠,“那个陈主任可是答应我了,只要我扔了刀就没事了。”

“切,你傻的啊,”姜世杰四下看看,发现没人注意自己,于是低声诋毁陈太忠,“人家那是骗你呢,市里领导的话能信吗?也就是我老姜,肯为你们着想,一个乡的我不帮你帮谁?你小子给个痛快话,答应不答应?”

这就是乡领导的工作作风,经常是连蒙带骗的,姜乡长也不想这么搞啊,不过这基层工作真的是难做,他也没别的选择。

唐老六也四下看看,发现果然找不到那个年轻的副主任,心里登时大怒,可惜他身边还有俩警察,一时也不好说什么狠话,只能悻悻地答应了。

看着自家婆娘被推入手术室,他心里又不平衡了,极不满意地哼了一声,“大不了我离婚,回头再找个婆娘。”

“小子你说啥呢?”陈太忠很神奇地冒了出来,而且在相当远的地方就听到了他的话,沉着脸走了过来,抬手一指他,“你也得给我结扎了,听见没有?”

唐老六只觉得自家的脑袋又是一迷糊,不由自主地点点头,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陈太忠已经转身离开了,姜乡长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哈哈,唐老六你的觉悟一下就这么高了?好事儿啊。”

“谁说我觉悟高了?我觉悟低得很,”唐老六马上不干了,可是还不敢大声说,“我家就我一根独苗,你敢结扎我,我跟你拼命!”

“你这是不想认账了,是吧?”姜乡长的脸刷地就沉了下来,翻脸的速度可是比翻书太多了,手一指一边的俩警察,“这可是有警察同志做证呢,你小子敢玩儿我?”

他是真的希望把唐老六也结扎了,这次事情搞得挺大,要是能有这么一个完美结果的话,那也算是善始善终兼且去除隐患了,起码对区里是有了交待。

“反正我不结扎,万一我那俩姑娘都死了呢?”唐老六头一抬,一副共产党员在渣滓洞里的神情,那叫一个威武不能屈。

“行,你狠,”姜世杰冷笑一声,手一指他,“我去找陈主任,告诉他你不想结扎……嗯,还有,你有谋害自己亲生女儿的动机,你就等着吧,陈主任可是凤凰市黑道上的大哥大,小章村的事儿你听说过吧?那就是陈主任干的。”

姜乡长根据唐老六的反应,大约已经猜出,这厮是知道陈太忠这么一号人的,而且丫也应该知道陈主任在黑道上势力很大——要不然他不应该这么听话才对吧?

所以,他觉得拿陈太忠吓唬一下人很顶用,而且还不忘记着重点出“黑道大哥大”五个字,小子,知道怕了吧?

一边说着,姜乡长一边作势转身要走。

殊不知,这完全是他弄拧了,人家唐老六是吃了暗亏啦,不过,听说此人是黑道老大,唐老六已经开始哆嗦了,再入耳“小章村”三个字,那就什么也别说了——小章村和西马营村不但都是清渠乡的村落,而且离得还真的不远。

“喂喂,姜乡长你可不敢乱说,”他一把拽住了姜世杰,手还有一点发抖,“我是说这人谁没有个三灾两病的?你舍得害死你姑娘?我是怕个万一,我又结扎了……你说该咋办?”

“我就不带说你的,你懂个啥?”姜世杰听他话软了,心里也得意,不过脸上却是没表露出来,皱着眉头指着他,“结扎了还可以接通的嘛,连这都不知道?”

“你……你不是忽悠我吧?”唐老六一转身,“我去找大夫问问……”

姜世杰可是不怕他问,本来就是这么回事,不过他没说做这种复原手术需要政府盖章,其实,真有那必要的话,还能人工授精呢。

那俩警察有一个分出去跟着唐老六走了,剩下一个看着姜世杰笑,“你就埋汰陈太忠吧,小心他知道了收拾你。”

“我俩关系好,呵呵,”姜乡长不以为意地笑笑,顺手递给他一根烟,“他自己都说要杀人家全家了,我这不是跟风抄袭一下吗?”

陈太忠这“杀人全家”的话,不久就传开了,当然,大家都说陈主任这是好策略,那姓唐的不吃好话,就得使劲儿咋呼一下才成。

然而,知道陈太忠手段的人,却是明白,这家伙也未必是虚言恫吓,不过说那个就没啥意思了,反正陈主任已经是恶名在外了,是的,别人如此吓唬人,却也未必能起到那种效果。

不过还是有人相当地念陈太忠的好,尤其是科委的人,什么叫好领导?这才是真正关心职工的好领导啊,听听陈主任怎么说的——敢动我科委的人,我杀你全家。

消息传到科委之后,就有那不太安份的小年轻马上就开始低声嘀咕,学说这句话了,有味儿,太有味儿了!

有那老成持重的,就说陈主任此话未免有点那啥,不像个国家干部,登时就有人拿出了科委旧事来说,“咱科委子弟受教委排挤的时候,你不是还说陈主任做得好吗?”

当时的那件事,是教委的办公室主任刘小宝替陈太忠背了黑锅了,不过大家心里都知道是怎么回事,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事态的平息,眼下这件事也不再是什么忌讳了。

总之,肯为属下着想的领导,那就是好领导,跟着陈主任走,原本就能过得富裕,现在又有一个好处,是活得开心。

甚至,刚并入科委电动助力车厂的李天锋都感叹不已,“我们自行车厂当初要是有这么个霸道的好领导,又何至于落到眼下这步呢?”

大家都很开心,但是有一个人不是很开心,谁?陈太忠。

陈主任本人真的不是很开心,因为他在市医院的大厅里正转悠呢,就被古昕拽到医院门口聊天,门口不太太平——警察们正组成人墙,将外面的人群隔离开。

十七也来了,他带了一帮“见义勇为”的好市民在一边虎视眈眈,不过看起来,怎么也有点黑社会准备火拼的架势。

聊着聊着,古所长就笑了起来,“人家混黑道,都是走私啦,垄断烟酒、沙石、歌厅什么的,要不就搞个暴力拆迁,也能发展壮大,太忠你倒是能耐,居然用黑道搞计生委工作。”

“我说,有这么可笑吗?”陈太忠不爽了,指着古昕睚眦欲裂,“老古,早知道你这么狼心狗肺的,我就不出手,我就看着人质出事儿,哼,看你再笑得起来!”

“嘿嘿,说着玩儿呢,说着玩儿呢,”古局长也不顾旁边还有刘东凯看着,赶紧地赔笑脸,“这次还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我的麻烦也大了去啦。”

“太忠那是逗你玩儿呢,他可是有名的护短,”刘局长笑着摇摇头,抬手看看手表,“嗯,时间也不早了,我赶紧回去口头报告一声,小古记得尽快整理一份材料出来……还有,注意那些人的疏导工作,王局对这事儿可是很上心呢。”

一边说着,他一边指指人群,抬腿就要离开,却不防被古昕拽住了,“刘局,打个电话就行了,今天市里对我们的工作支持力度这么大,我奉了吴老板的命令,留下你一起坐坐。”

“不用了吧?这些人也没啥劲儿了,”刘东凯笑着摇摇头,又瞥一眼陈太忠,“太忠要是留下,那我就留下。”

“都别走了,这就六点了,”岑广图走了过来,身边跟着维稳办的郭主任,“吴书记说了,她晚上也来。”

这时的吴言,正给章尧东打电话汇报呢,本来这事情不大也不小,不过毕竟是涉及到人质这玩意儿了,又有百十来号人闹事,那不报告的话,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当然,事发经过很多人都看得明明白白,吴言想替陈太忠遮掩都不可能,只能详细地解说一下,说明陈主任当时那么说话,是出于迫不得已,而不是……不是有意给国家干部脸上抹黑。

“这件事情,小陈处理得挺好,”章尧东却是认可陈太忠的粗暴处理方式,计生工作真的是很难做的,凤凰市去年好悬在省里垫底呢,“呵呵,幸亏被劫持的,是科委的人。”

吴言默默地挂了电话,尧东书记你这叫什么话啊——“幸亏是科委的?”

她可是不知道,挂掉电话之后,章尧东也在那边嘀咕了一句话,跟岑广图说的差不多,“这小陈要是去搞计生工作的话……嗯,应该没问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