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31章 威名在外?

人是抓到了,连大带小四个,一个不落,不过,唐老六老婆肚子里的胎儿已经四个月了,看都看得出来了,肯定就不能在乡里那啥了,只能来市里的医院做引产了。

谁想唐老六的几个姐姐得到了消息,走到半路的时候,发动了一百多号人拦了路,其中虽然有自家的亲戚朋友,但也不乏那些家里也有“计划生育落后份子”的人家的支持,总之,声势浩大得很。

姜世杰也不想多事,找了基干民兵上前跟对方纠缠,自己却是带着唐老六家的两口子绕路走了,这年头,对那些群体事件还是敬而远之比较好一点。

谁想,刚才就在区人民医院门口发生了一起车祸——倒不是很严重的车祸,无非是摩托车撞了自行车,但是围观的人挺多,唐老六夫妻俩趁乱逃脱,慌不择路之下,跑进了区政府,然后就是眼下这个样子了。

“你亲自带人抓的人?”陈太忠听到这里,实在感觉有点匪夷所思,看一下四下无人,悄悄地嘀咕两句,“我说老姜,你们乡里没有分管计划生育的乡长?你咋怎么傻呢?”

“吴书记说了,最近不许我们清渠乡出意外,”姜世杰的眼睛四下乱看,嘴皮微动,轻声解释着,“区武装部长,还能升常委,你说我能不认真吗?”

哈,吴言手里的官位还真多呢,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嘴上却是不肯留情,“反正啊,就是你们清渠乡事儿多。”

“太忠,你们科委要是建议我们安排狙击手的话,我能考虑,”刘东凯自远处走了过来,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种知根知底儿的案子,不比突发的刑事案件,没人出头负责的话,就不要指望狙击手了,真的……大不了让人家生下来孩子,能有什么啊?”

“这真是没办法安排狙击手,”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人家无非是不想被堕胎,凭什么击毙人家呢?不过,这家伙响动也太大了一点吧?

“可惜了,刘主任可是个女人呢,”他对刘主任真有印象,那女人平日里不怎么爱说话,跟方志办的李大姐一样,关心家庭胜过关心工作。

“这个家伙要一万块钱,还要让人安排一辆出租车,”古昕叹口气摇摇头,“真是傻了,香港电影看多了,不要钱还好说,要钱的话,回头有的是他的麻烦。”

“他姐姐会把这钱帮他还上的,”姜世杰哼一声,苦恼地摇摇头,“他二姐夫是小包工头,家里趁个十来八万的呢。”

陈太忠一边听着他们叨叨,一边打开天眼望去,屋里是三个人,两个女人一个男人,肚腹微微隆起的女人坐在地上,另一个女人则是脖子上被架上了一把小小的水果刀,持刀的男人躲在她身后,不住地探头四下张望,目光却是不仅仅限于门口和窗户。

这家伙挺警惕的嘛,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就在这时候,唐老六又把刘主任推到了窗户前,“退回去,都退回去,要不我可是给她放血啦。”

“告诉你啊唐老六,”姜世杰拿过喇叭大声喊着,语气颇为不善,“你小子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乖乖地放下刀子出来,老姜我帮你说情,关你个三两天就完了,你家房子也不扒,最后一次机会了啊。”

“你都好几次最后一次了,”古昕笑着打趣他,“行了,换个说法,要不然人家发现咱们在拖延时间就不好了。”

敢情,三个警察带了工具,悄悄地潜伏到了隔壁,正在小心谨慎地钻眼和掏墙呢,不过为了不惊动对方,动作不敢过大,进展就比较慢,所以要外面人帮着拖延时间。

当然,这也是退而求其次的举动,不到万不得已,警方并不愿意暴力解救,毕竟是在市区了,兴师动众地却是为了个超生的家伙,影响并不好。

正说着话呢,吴言走了过来,一脸淡淡的肃穆,“陈主任,我倾向给他钱先放他离开,这点钱你们科委出了吧?”

“凭什么是我们科委出啊?”陈太忠不满意地看她一眼,当然,这只是做样子撇清而已,“区科委不是归你们区政府管的吗?钱我可以出,但是你得给我个说法。”

“你们科委的工作,横山区是很支持的,”吴言脸一绷,不怒而威,“计生工作考核的是我们区政府而不是你们市科委,这钱我们出合适吗?”

“这样啊,”陈太忠眼珠子转转,考虑一下之后,张嘴要说话,却发现周围人都盯着自己两人在看,索性向没人处走几步,冲吴言招招手,“吴书记,麻烦来这儿说句话。”

“不用,你就这么说吧,”吴言冷着脸摇摇头,她才不会这么配合他,最起码一开始不会这么配合。

“我的建议,你要是不想听,这个钱我还是真不出了,”陈太忠也在装腔作势,绷个脸咳嗽一声。

事实上,他只想知道吴言非把自己拽过来,是个什么意思,他完全没有必要来的嘛,市科委的主任那么多,任是谁来,出这一万也是小儿科吧?

“好吧,你说,”吴言犹豫一下,咚咚几步就走到了他的面前,颇有点雷厉风行的感觉,女强人的味道一览无遗。

“你这是搞什么飞机呢?”陈太忠一脸严肃,低声地发问了,“又欠我那啥你了吧?为什么非叫我过来?”

“怕你乱冲动,闯进去救人,你不是说了,国安盯着你吗?”吴言也是那种淡淡的、同时又不失距离的冷漠,说的话却是相当地暖人,“再说,你就这么不愿意在白天见到我吗?”

两人正在说话,古昕却是又跑了过来,“吴书记,唐老六的亲戚正在往区政府赶来,一百多号人,我们已经安排了警力劝阻,不过……可能最多还能坚持半个小时。”

“注意工作方式,不要粗暴,尤其是进了市区之后,”吴言的脸一沉,“古局长你不是和陈主任很熟吗?马上拿出个方案来。”

说完这句话,她转身走到警车前,跟姜世杰说着什么,古昕却是手指一捅陈太忠,“太忠,这是吴书记让你动用道上的人拦那些家伙呢。”

“你联系一下十七不就完了?”陈太忠瞪他一眼,“为什么非要我出马呢?”

“五毒书记是你,又不是我,”古昕看着他一个劲儿地乐,一边掏出手机拨号,一边还在贫嘴,“就算我联系,也得让你顶这个帽子啊……我可是人民警察来的。”

“无耻!”陈太忠瞪他一眼,才要说什么,却听得惊天动地一声尖叫,大家闻声望去,却发现那刘主任脖子上刀压着的地方,渗出了些许的鲜血,她的脸色煞白。

“快点,不要拖时间,”唐老六大声尖叫着,“你们别以为我不懂,我现在要车,要钱,钱我会还你们的……不要逼我杀人!”

“唐老六你个龟儿子,”姜世杰拿起喇叭就骂,谁想吴言劈手就将喇叭夺了过去,“我是区委书记吴言,你镇定,我们取钱去了……你要好好想想,伤了国家公务员,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都什么玩意儿啊,看我的,”陈太忠走过去,从吴言手里夺过喇叭,大声地发话了,“姓唐的,你敢动我科委的人,我杀你全家!”

满场登时寂静无声,连吴言都不可置信地看着陈太忠——这种场合你还敢胡说八道?

“你是谁?”唐老六也被惊到了,刀子不由自主地抖一抖。

“我是科委的陈太忠,”陈太忠哼一声,“放下刀子,现在给我滚出来,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听到没有?”

“太忠,太忠,不敢这么冲动,”刘东凯赶忙过来阻拦,谁想他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得“当啷”一声响,那位已经把刀子丢了出来。

刘主任没命地挣动一下,跑了出来,众警察才待说冲进去捉人,陈太忠又是一声冷哼,“行了,让他自己走出来好了。”

这肯定是他搞的鬼,在喊话的时候,顺势悄悄地给唐老六灌输点意识进去,唐老六一迷糊,觉得此人说得煞是在理,登时就把刀子丢了出来。

警察们一听,齐齐看向古昕和刘东凯,刘局长眉头皱一皱,点点头,“行,给他个自首的机会。”

唐老六清醒过来的时候,就知道大势已去了,外面一大堆警察呢,这想跑都跑不了啦,不过,他心里却是还记得刚才那点念头,“陈领导,我可是听了你的啦……你得说话算话。”

“行了,少废话了,跟你家大肚婆赶紧滚出来,”姜世杰向屋子走去,“别逼我拽你出来啊。”

“我当然说话算话了,”陈太忠哼一声,心说这种手段哥们儿很久不用了,不过,眼下是应付突发事件,不在官场范畴内的,所以跟情商什么的无关,是吧?

显然,他想错了,因为在下一刻,他就看到了区政法委书记岑广图在跟吴言轻声说什么,这好奇心一起,就竖起耳朵听了一下,登时大怒。

“……吴书记,这小陈要是去搞计生工作的话,肯定是把好手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