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30章 意外总在突然间发生

田甜终于发现了陈太忠不羁的一面,心里实在是说不出的滋味。

她的父亲就在官场中,哥哥田强也颇结交了几个衙内和纨绔什么的,按说对官场中那些污浊的事情,她还是听说过不少的——别的不说,只说赵杰那个令人恶心的赌约,也足以让她明白很多了。

但是这种放荡的话,从陈太忠口中说出,还是给了她一定的震撼,震撼之余,又有点些微的失望:怎么他也是这个样子呢?

其实,她也曾经猜测过雷蕾跟他的关系,不过在她看来,雷蕾的婚姻真的很不幸,偶尔跟这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偷偷情倒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但是这家伙的私生活能糜烂若斯,真的令她有些瞠目。

然而,就在失望的同时,她心里又感觉到了一些异样的刺激:若是能征服这样出色而浪荡的一个男人,也是很有挑战性的吧?

对大多数女人而言,有些冲动总是要披上一个合理的借口,事实上,美艳的女主播也不能断定,自己是想如飞蛾扑火一般去品尝一份激情,还是真的想征服这个男人——当然,她认为自己想要的是后者。

反正,总是一份怪怪的感觉吧,很多女人总是有一点浪漫的情怀,田甜也不例外。

受到这种乱七八糟的情绪的干扰,她已经不再计较陈太忠对自己的无礼了,心里倒是在暗暗地琢磨:下次他再这样骚扰的话,我该怎么应对呢?

不过,非常遗憾,陈太忠没有再对她做出骚扰了,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一边灌啤酒,一边点评三里屯和素波酒吧的差别。

“三里屯的,有人好歹还带了一个幌子,似乎是要追求什么艺术真谛和名声之类的,起码人家能陶醉了自己,1978这儿的,根本看不出来什么激情,就是为了赚钱而赚钱,一点都不敬业。”

“三里屯你也常去?”田甜有点惊讶,“那儿好像还是出了几个名人呢。”

“名人也是鬼扯,还不是为了钱?”陈太忠笑一声,“我忘了是谁说的了,‘文学是骗子,艺术是婊子’,其实就是那么回事。”

“你这嘴还真是刻薄,”田甜真的是有点受不了他这么肆无忌惮,轻啐他一口,“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也这么粗鲁吗?”

“都跟你说了,今天情绪不好,”陈太忠耸耸肩。

直到十一点,他将田甜送到门口的时候,才再度尝试着放肆一下,“要不,今天晚上,我留在你这儿不走了?”

“你别胡说,”田甜的心不由自主地噗通噗通地跳了起来,“太忠,你喝多了。”

“呵呵,开个玩笑,”陈太忠双手向口袋一插,笑着点点头,“你回吧,我看你进了院子就走。”

“路上小心一点,”田甜低声叮嘱他一句,嘴巴又张一张,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没说话,身子一转,细长的高跟鞋轻轻敲打着路面蹀躞而去,转眼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今天状态不对啊,”陈太忠苦恼地敲敲自己的头,坐进车里打着火,林肯车在瞬间就咆哮而去。

下一刻,一个纤细的人影慢慢地走出黑暗,冲着林肯车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地看看,又摇一摇头,苦笑一声之后,再次消失在了黑暗中……

这下,陈太忠在素波的事儿还真的忙得差不多了,第二天,林肯车和奔驰结伴而行,直奔凤凰,只是在路过素河水库的时候,大家又找了一个缓坡处,将车停在路边做起烧烤来,所以等回到凤凰的时候,就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陈太忠先去科委转了一圈,接着来到了招商办,找到秦主任之后,将自己的设想说了一下,“……秦头你看,先把这钱放到省投资公司怎么样?”

秦连成对这个投资公司也有所了解,考虑一下就笑着点点头,“那无所谓了,钱别留在凤凰就行……其实,留在凤凰问题也不大。”

“不大是不大,问题是,我还怕人惦记啊,”陈太忠苦笑,这是他转移资金的另一个目的,手上闲钱太多总不是好事儿,“那我这就算跟您汇报过了……”

正说着话呢,李健的电话打了过来,“陈主任,坏了,横山科委出事儿了,有人持刀挟持了刘副主任。”

呃……陈太忠心里这个麻烦啊,你们安生几天会死吗?“这好像是警察的事儿吧?”

“嫌疑犯正跟警察对峙呢,”李主任在那边叹口气,“横山分局的古局长和区委吴书记都打电话过来,想问问你在不在。”

“这王宏伟也不知道干什么吃的,”陈太忠嘀咕一句,“布置狙击手,击毙犯人就完了嘛,跟我有什么关系,就这,挂了啊。”

他这电话才挂,吴言的电话又打了过来,“陈主任,你既然回来了,请速来横山,我们几方协同处理此事。”

白书记发话了,陈太忠却是不能不理了,说不得叹一口气,看看秦连成,“我就奇怪了,怎么啥事儿都能摊到我头上呢?”

他开着车到了横山科委,却发现现场已经被封锁了,不止古昕在场,吴言也在现场——横山科委就是在区政府大院儿里呢,离她的区委没几步路。

甚至,刘东凯都已经赶过来了,最最奇怪的是,清渠乡的乡长姜世杰也在现场。

横山科委占的是区政府后院的一栋二层小楼,要命的是,这二层楼虽然是单面楼,却只有一边有窗户,非常古老的建筑了。

科委的办公室是楼下的八间,而嫌疑人正躲在第三间的拐角,隔墙却是杂物室,要是清理起来,响动很大。

不过,小楼两边已经被两辆警车堵住了,有人正拿着大喇叭,在冲着一个房间喊话,“唐老六,你已经没地方去了,老实点放了人质……”

“情况怎么样了?”陈太忠走到古昕跟前,“我就奇怪了,这跟市科委有什么关系啊?安排了狙击手了没有?”

“凭啥狙击啊?”古局长冲着他一摊手,“里面的人罪不致死,你要我用什么理由安排狙击手?”

“罪不致死?”陈太忠听得挠挠头,“那他为什么会持刀挟持了刘主任?”

古昕眉头皱一皱,冲着姜世杰努一努嘴,“你问老姜吧。”

姜世杰听到这话,脸上的汗又冒了出来,拿手里的毛巾擦了擦,“这不关我的事儿啊,我怎么知道他能跑到区里来呢?”

“你说话痛快点行不行啊?”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叹口气,“这人命关天呢。”

“就是抓他老婆去堕胎嘛,”姜世杰看一眼站在远处的吴言,“太忠,基层的工作很难做的啊……”

敢情这唐老六是清渠乡西马营村的村民,家里五个姐姐,他排老六,唐家就这独苗一根,所以,对这个计划生育工作有抵触情绪。

唐老六第一胎就生了个女儿,于是不管不顾地让老婆怀上了第二胎,村里考虑这唐家的情况有点特殊,所以罚了他五千,就让生下来了,结果还是个女儿!

于是,他就想要第三胎,而且都发话了,虽然我唐老六没钱,但是姐姐们不可能不管,谁也能支援一点,哪怕罚一万也要生第三胎。

但是他情况特殊归特殊,这计划生育工作好歹也是基本国策来的,这次村里就不让了,结果唐老六就带着老婆孩子跑了,去城里打工去了。

唐老六虽然重男轻女思想封建,但是夫妻挺恩爱的,也没有想着休妻再娶之类的,现在,他老婆又怀上第三胎了,现在已经四个月的身孕了。

他出去打工是假,生孩子是真的,说实话,他种了多年的地,在城市里想打工,一时还真还找不到什么太合适干的,而且,他从小又习惯了相对比较优越的生活,虽然他也肯出苦力扛包什么的,但是老婆孩子的生活比较优越,累死累活还是护不住一家四口。

这不?现在他没钱了,就偷偷地溜回来跟姐姐们要点钱,谁想有人就跑到区里举报了他——不举报不行啊,乡里最近出台了土政策:有人超生就扒房子,不举报的话,邻居的房子也要扒。

要不说这人要倒霉的话,喝口凉水都塞牙呢?清渠乡作为距离市区比较近的乡镇,抓计划生育工作的力度极大,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个土政策。

尤其是姜世杰最近正忙着上进呢,清渠乡可是计划生育工作落后乡,要是搞不好这个,别说可能会被别人歪嘴,影响他的进步,真要有人叫真的话,这个乡长被撸了也不是不可能。

区里一听说,唐老六的老婆又大着肚子回来了,马上派出了民兵,悄悄地摸进村里,将人堵住了,二话不说就要带着人去人流。

唐老六家庭情况特殊,又是已经生了二胎的,可以算是影响计划生育工作的典型反面教材,姜乡长也极度重视这个人,亲自带队抓的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