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28章 那氏狗肉丸子

通过跟蒙勤勤简单的对话,陈太忠就感觉到了差距,这感觉是如此地强烈,甚至让他不由自主地生出了一些惊悚。

以前哥们儿,可真的是啥都不懂啊,还自以为参透了那么多东西,傻了吧唧地洋洋自得,其实站在更高的层面来看,真是不值一哂。

当然,陈某人也不是妄自菲薄的主儿,虽然难免有点汗颜,但他很自信地对自己说:这不过是我不知道嘛,知道了,也就点破了,有啥稀罕的?

像这蒙勤勤,严格来说也不能算是彻底在体制中,居然也能有这么深刻的认识,还不是家庭中耳濡目染的缘故?眼下看来,蒙艺肯定没有栽培她的心思,但是就平日里听到的片言只语,就能让她在看问题的层面上远远地高出自己。

“你这家伙不仗义啊,瞒我这么长时间,”陈太忠悻悻地咳嗽一声,想着自己平日里不知深浅地胡闯乱撞,偏偏还自以为是而不自知,保不定被多少明眼人暗地里耻笑了,这心里就有点愤愤不平。

“我有瞒你吗?”蒙勤勤差点被他这话把鼻子气歪了,狠狠地瞪他一眼,“平常我有跟你说这些东西的理由吗?”

哦,那倒是没有,陈太忠这才反应过来,确实没有,人和人相交相处,那都是由浅入深有个过程的,更何况,他平日里做的也都是些小事,根本涉及不到这个层面。

局面稍稍大一点的两次,一次是他帮着范如霜跑关系,根本没跟蒙家人打招呼,直接找了黄汉祥;另一次却是给蒙书记打个电话,老蒙就很干脆地拽出了科技部的副部长安国超。

“那倒是,”意识到这一点,他笑着点点头,不过嘴上兀自不肯认输,“以前咱俩关系一般般,你不说……那也是正常的。”

“好像现在我跟你关系就多近似的,”蒙勤勤听到这话,又瞪他一眼,接着低头拿菜谱来看,“不跟你说了,要点菜了。”

她翻了两页之后,抬头瞟一眼陈太忠,却发现这厮居然在盯着自己看,禁不住脸微微一红,“你看我做什么,你那儿不是也有菜谱吗?嗯,等一会吃完,咱们再掷骰子吹牛皮啊……”

再掷骰子吹牛皮?陈太忠可不敢应这话了,再让你妈过来?那可太不合适了,再说了,我还要跟田甜那啥……去酒吧呢。

他琢磨一下,“这样啊,秦科,那个那帕里,一直想见面谢谢你呢,正好咱俩还没点菜,都不是外人了,要不喊他一起来坐坐?”

蒙勤勤斜眼瞟他一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微微愣了片刻之后,笑着点点头,“也成,你这家伙今天表现得不错,我打算给你这个面子。”

她这笑容,好像很勉强啊,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却是也不敢再想下去了,忙不迭摸出手机,“那处,锦园306包间,领导等你呢,放下手里的事儿,赶紧赶过来啊。”

那帕里一听“领导”二字,好悬没把手机掉地上,抬头看一眼坐在自家客厅的老爹和高胜利,“爸,高厅……有饭局,我得走了。”

“啧,”老那的眉头微微一皱,有点不高兴,高厅长早上来过一次,这下了班又过来喝茶,态度算是挺热情了,家里的小保姆烧了几个菜,三个人正说要坐在一起喝两盅呢,这毛躁儿子居然要拔脚走人?

你也太过分了吧?那书记有点不高兴了,“帕里,你高叔叔过来坐坐,你说走就走,有你这么不尊重长辈的吗?今天说成啥也不许走。”

那帕里挠挠头,当着高胜利却又没办法解释,呲牙苦笑一声,“高叔,真对不住了,是……是个领导,不能不去,改天我去陪您和云风痛痛快快地喝几顿赔罪。”

老那的眼中,一抹喜色一掠而过,心里就明白八九分了,高胜利就在跟前坐着呢,肯定是得比高厅长还大的,那才称得上“领导”不是?

当然,要说比高厅长小一号的,比如省委办公厅办公室的副主任之流,那帕里也可以称其为“领导”,但是眼下他急着脱身的话,就该连名带姓加上职务地点出来才成,以求得高胜利的谅解。

十有八九啊,就是那话儿了,那书记心里真的明白了,眉头却是皱了起来,转向高胜利,不无恼怒地发话了,“这小子这辈子也就是个处级干部了,一点眼色都没有……高厅,咱俩喝,不要理他了,狗肉丸子端不上桌面。”

“啧,老书记你怎么能这么说帕里呢?”高胜利笑着摇摇头,颇有点不以为然的样子,“他可是比我家云风强得太多了,年轻人忙着工作,也是好事……帕里,记得你刚才说的啊,回头你得陪高叔喝酒赔罪。”

高胜利也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书记能想到的,他能想不到?心说现在陈太忠在素波呢,那帕里这么不顾体面地着急出去,指不定是要见谁去了,我要拦着,没准人家心里就记恨上我了。

而且,那帕里的表达方式,也很委婉,不但说要陪着他喝酒赔罪,还要加上高云风,这意思可就太明白了,高胜利你总有老了的一天,只要大家合得来,将来我也能罩着点云风不是?

这话搁在前一天说,高厅长不会太以为然,可是搁在现在说,那就又不一样了,当然,就算撇开蒙艺的秘书这个未知因素不提,小那现在也是正处了,算是蒸蒸日上的,有生之年混个正厅也不是不能想的。

而高胜利还真是惜子——起码比一般人要放纵孩子一点,眼下那帕里着急走,有点扫他面子,但是人家回报回来的善意也不低,高厅长可是知道:云风和小那,其实以前还不是很对眼呢。

当然,话在人说,能不能当真谁也不能确定,但是不管怎么说,人家那帕里是递了一个橄榄枝过来,有这么个善意在先,双方再用心经营一下的话,加深联系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儿了。

然而,高胜利好歹也是个副省在望的主儿,心里愿意接受这善意,表面上还要表现出一点矜持来,所以他回话就是只让那帕里记得“陪高叔喝酒赔罪”,而偏偏地不提高云风——反正到时候把那小子拎回家就是了。

看着那帕里关门离开,高厅长一时感触无限,回头冲着那书记叹口气,“老书记,你这儿子可真的不赖啊,云风要是能有他一半的本事,我也就知足了。”

这是他的真心话,刚才那些弯弯绕的话,换给自己的儿子,怕是就说不出来了,就算云风能考虑到这些因素,但是绝对不会说得这么不着痕迹、举重若轻——这就是境界和能力啊。

“呵呵,”那书记笑笑,人家高厅长都把话点到这个地步了,他要再一味地装傻充愣,没准就传了错误信号过去了,让高胜利认为自己对其耿耿于怀,也不利于自家孩子的成长不是?

“这孩子还得磨练,还是有点沉不住气啊,”他展颜一笑,似是在埋怨那帕里这么离开太没礼貌,又似乎是在谦虚,反正,他是没再骂自己的儿子了……

蒙勤勤的心情,其实挺糟糕的,今天奉了父亲的命令来跟陈太忠说话,还说能晚点回去,玩得疯一点呢,谁想陈太忠居然要把那帕里喊来。

她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她也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一想到这个,她的心里就有点莫名其妙的烦躁,要是搁在平时,她真没见那帕里的心思,可是眼下,为了他不生出什么误会,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她只能“欣欣然”地接受了。

“其实也没啥可太认真的,”她强打精神,开始为陈太忠解说她所认为的高层,“因为利益而合,因为利益而分,反正占据资源的就那么些人,除了少数真正的死对头,其实这个圈子的界限,并没有那么明显,不过也是跟下面一样,和光同尘才是主流……”

不知道为什么,一旦悟出点东西,陈太忠又觉得蒙勤勤这点墨水不够指点自己了,没错,他是个很傲气的人,听到这话,禁不住摇头笑笑,“算了,你还是不用说了,这些东西……不是废话吗?说点别的吧。”

蒙勤勤差点被他这话气炸肚,不过,冲在最后五个字的面子上,她强忍了怒火,冷哼一声,“哼,你要说什么?”

“谢谢你的指点啊,我打算送你点礼物,”陈太忠也感觉得到她的心不在焉,少不得哄她一哄,“你想要点什么?”

“嗤,”蒙勤勤笑了,笑得有点苦涩,却又有一点无奈,还微微地带了一丝不屑,最后叹口气摇一摇头,“我要的东西啊,你给不了。”

正在这时候,门口响起了轻微的敲门声,这个尴尬的话题终于是没有再继续下去。

那帕里敲门的时候就知道了,包间里不会是蒙艺,原因很简单,外面没警卫的嘛,不过推开门后,他倒也没失望,果不其然,是蒙勤勤——这当然是领导啦,起码人家把他活动到综合二处了。

那处长的观察力和想象力,那不是一般地强,在坐下后不到一分钟,就知道这次陈太忠喊自己来,并不是单纯地见见蒙勤勤那么简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