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27章 大势分析

接下来的时间,陈太忠正说要去找刘望男三人,看看到哪儿逛街呢,电话就响了起来,蒙勤勤在电话里恨恨地嘀咕,“我说,你这家伙也太过分了吧,去我家混饭都不跟我说一声?告诉你啊,晚上你请客,要不然,后果很严重!”

“我当你回家吃饭的嘛,”陈太忠咳嗽一声,心里却是有点恼怒,你老娘让我跟你保持距离的,关我什么事儿啊?“谁知道你就在外面吃了?”

“不跟你说了,还有点事找你呢,晚上接我去锦园,不见不散啊,”蒙勤勤干脆利落地挂掉了电话。

“这不成啊,”陈太忠又将电话回拨了过去,开什么玩笑,晚上约好田甜了,总不能再放人家鸽子了不是?

怎奈,蒙勤勤是死活不接他的电话了,这让他实在有点郁闷难耐,想一想之后,说不得又拨通了田甜的电话,“小田,真不好意思啊,这个,晚上,晚上……”

“唉,”田甜叹一口气,“晚上又不行了,是吧?”

“没有,我没说不行啊,”陈太忠听她说得郁闷,脑瓜一转就矢口否认,“这样吧,那个,我说是吃晚饭不行,我伺候完领导之后,请你去酒吧总可以的吧?”

蒙勤勤带来的消息,让陈太忠有点纳闷,“这个水电的农网,按理说是会跟电业局有冲突的啊,蒙书记怎么会催得这么着急?”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他想给夏言冰一点颜色看看吧,你别说出去啊,”蒙勤勤叹口气,“我爸认识夏言冰好多年了。”

蒙艺以前是煤炭部的,八八年的时候,煤炭部曾经被并入了能源部,虽然后来在九三年再次拆分出来,但是他跟电力系统的人是打过交道的。

“夏言冰?”陈太忠挠挠头,他知道夏言冰是省电业局局长,可是一个小屁电业局局长,莫非敢跟省委书记扛膀子不成?“直接撸了他不就完了?”

“夏言冰是老黄的关系啊,”蒙勤勤叹口气撇撇嘴,她嘴里的“老黄”,肯定就是黄老了,由她的语气可以得知,她老爸对黄老并不是感冒。

但是不感冒不也得受着?黄老来凤凰,蒙书记还得陪着,世间事就是这个样子,他要接待得不够殷勤,对老前辈不够尊重,那得有无数人歪嘴。

听到这个,陈太忠明白了,蒙艺跟黄老不是一路的,最多也不过是两人都算是凤凰的,多少要有点香火情,就这么回事了。

那这个夏言冰,蒙艺还真动不得了,打人不能打脸不是?再说了,天南是黄老的大本营,蒙艺折腾得太过也不合适。

“怪不得这个夏言冰敢琢磨副省长呢,敢情是这么回事啊?”陈太忠点点头,他琢磨出来点儿味道来。

“他?美死他了,”蒙勤勤不屑地哼一声,“只要我爸还在这个位子上,他做梦都不要想,仗着有黄老板说情,牛皮哄哄的,我爸说了,给他那个位子,他也当不好副省长,他根本就没那能力。”

这消息倒是真够刺激的,任是陈太忠胆大包天,听到这一系列的内幕,也禁不住暗暗咋舌,蒙黄居然不合啊,哥们儿居然就懵懵懂懂了这么长的时间。

想到自己跟黄家和蒙家的关系都还不错,陈某人登时就有点汗颜了,果然,不懂的就是不懂啊,不是那个圈子的,就根本无法得知这种辛密,层次不够。

好半天,他都没有说话,原因无它,他在消化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呢,等了好半天之后,蒙勤勤才冷冷地发话了,“我把这些都告诉你了,怎么选择,那就是你的事儿了。”

这话就有点决绝的味道了,这个水电的农网,你想搞就搞,不想搞我也不勉强你,陈太忠若是拒绝的话,她蒙勤勤担得起这个责任,若是答应了,那当然就更好了。

而且,这话是她主动告诉他的,到时候就算蒙艺生气,也不能全怪到他头上——消息是你女儿告我的,我被吓到了,不行吗?

由此可见,蒙勤勤的话虽然冷,但是毫无疑问,她对他,真的是很够朋友,也是非常地信任了。

“还用得着怎么选择吗?”陈太忠瞪她一眼,“我就最烦你这么说话,好像我真的怕谁似的……麻烦你搞清楚,这是我想出来的点子,而且能为农民减负,这就足够了,我管他夏言冰高兴不高兴呢?”

这是他的心里话,陈某人本来就是这么想的,蒙艺肯支持已经不错了,蒙勤勤的话交待得也痛快,人家仗义,他怎么能不仗义?

反正他心里也没真的怕过谁,黄老……黄老我那是尊重他而已。

“你这家伙的胆子,真的很大,”蒙勤勤笑嘻嘻地冲他一伸大拇指,“不过你放心好了,黄老板也不会跟你计较的,夏言冰是天南人,你还是凤凰人呢,我刚才不解释,就是看你有没有这胆子。”

“我说秦科,你别搞得这么复杂成不成啊?”陈太忠不满意地看她一眼,“跟我用这种手腕,有意思吗?我觉得你不是这种人吧?”

“我……我帮晓艳姐把把关嘛,看她未来的老公心性怎么样,”蒙勤勤笑一声,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却是比哭好不到那儿去,“反正你就放心好了,夏言冰不可能把你怎么样。”

“我真是懒得理你,”陈太忠瞪她一眼,才猛地又想起一件事来,“你这说得……不对吧?我可是听黄汉祥说过,他老爹不喜欢插手天南的事儿啊。”

“没错,这是规矩,”蒙勤勤重重地点点头,看起来,她对这里面的门道也很清楚,只是往日没有在陈太忠面前表现出来就是了。

“可是,就算他不想,他想躲开避讳,能那么容易做到吗?”她现在侃侃而谈的样子,真的有点吴言或者唐亦萱的风范了,陈太忠看得不禁暗暗摇头,原来真的是这样啊,混这个圈子的,真的是没有一个简单的!

“黄老板的老家是凤凰的,还有同学啦亲戚啦什么的,一拨接着一拨找过去,你认为他有能力全部拒绝了吗?尤其是人老了,更容易念旧,还好……跟他有直接关系的,也没一两个活着的了。”

“确实,真的都挺不容易的,”陈太忠点点头,他真的能理解这话,以他自己操蛋的性子,还推不掉很多人情,所以他很能理解黄老的感受,“换给我也要明确表示不管老家的事儿,要不就忙死了。”

“你明白就好,”蒙勤勤白他一眼,犹豫一下,最终还是摇摇头叹口气,“多的就不跟你说了,我就跟你说一句吧,现在天南的省级干部里,只要是本土派,或多或少都能跟黄老板扯上关系。”

“或多或少?这个或多我知道……或少是怎么回事啊?”陈太忠很认真地请教了,难得有人给他上一堂扫盲课,还不虚心地请教一下?

“我爸就是或少了,郑飞也在黄老手下干过,你知道吧?”蒙勤勤捂嘴轻笑,她说的郑飞就是蒙通的老上级,建国后天南省第二任省委书记兼省军区政委,其大儿媳简泊云现在还住在素波,“这些派系其实乱得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要外人看起来,没准认为我爸还是黄老的人呢。”

“其实你爸不是,我知道,”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觉得,自己有点明白这里面的奥秘了。

“明白人都知道他不是,要不然他也来不了素波,”蒙勤勤还待说什么,发现陈太忠眼睛一亮,似乎要追问什么,赶紧就摇头,“这是我爸说的,具体该怎么解释,你不要问我。”

“这些我还用得着问你吗?”陈太忠笑一声,这一刻他明白了,是真的明白了,黄老作为硕果仅存的几大元老之一,不可能不被现在的班子忌惮。

而黄老就算再小心和避讳,这天南也是他的传统势力范围,似此情况,省委和省政府一把手,绝对不能派上黄系人马,要不然,中央对地方的管理就有失控的危险。

而蒙艺能被派过来,肯定是有人知道,此人不属于黄系,最少是黄系不可能随便调动得了的,同时他又是半个天南人,跟黄老扯得上关系,能比较中庸地缓和一下对立情绪,这就是最根本的原因了。

这地方割据的嫌疑,还真的很可怕啊,陈太忠心里暗暗地发出了感叹,这不是杞人忧天,而是事实上存在的,对国人的传统思维来说,乡情真的是割舍不掉也无法忽视的纽带。

要说天南本土派的势力,现在依旧很强大的,省级领导,大约除了杜毅、蒙艺和许绍辉之外,也只有沙鹏程和省政法委书记窦明辉,勉强不算是在天南出生的。

倒是朱秉松不是靠着黄老混的,这个他也知道——要不然朱市长也不会那么强势而没人计较了,但是老朱身上,也能找到黄老的影子,就像蒙艺身上能找到郑飞的影子一样。

“确实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啊,”想到这里,陈太忠禁不住有些许的感慨,政治这东西,真的不好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