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24章 即将翻身的咸鱼

直到回到家里,高云风也没琢磨出来陈太忠和那帕里说的是谁,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某个副厅以上的人要动了,而那帕里现在正瞄着那个位子呢。

这可不怪他想不出来,副厅外放,可能性太多了,团省委、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范围再扩大一点还有省纪检、省高检、省高法……这里面的副厅人选太多太多了。

不过,他跟那帕里关系一直就是那种淡淡的,所以对那处的高升,他也颇有一点耿耿于怀,这家伙怎么就命这么好呢?要是我混官场,也未必就输给他吧?

第二天一早,高云风又被老娘拽起来吃早点,这是带惩罚性质的,只要他前一天鬼混得晚了,第二天必然会遭致这样的结果——“你不是精力充沛吗?那就早点起吧。”

今天倒好,他老爹高胜利也在家吃早饭,见了自己儿子睡眼惺忪,一时有点恼火,“我说,你别整天陪那些狐朋狗友的,干点正经事好不好?”

“你怎么知道我干的不是正经事?”高云风不满意地看自己老爹一眼,“昨天和纯良、太忠一起玩的,还有李正先和那帕里呢。”

“小那搭上李正先了?”高胜利听得就是一愣,旋即点点头,“挺厉害的,那是他主管领导呢……我看这小子将来能有点出息。”

“切,他能有什么出息,还不是搭上陈太忠了?”高云风不服气地回一句,坐下来拿起勺子,搅拌着面前那碗豆腐花,“才升处长就想副厅,一脑门子往上爬的心思。”

“那是人家有眼光,”高胜利咬一口油饼,含含糊糊地教训自己的儿子,“人家是搭上陈太忠,你呢?你是打上陈太忠了……呃,副厅?什么副厅?”

“我昨天听他和陈太忠悄悄地叨叨,”高云风也知道守口如瓶的重要性,不过这东西瞒谁还能瞒自家老爹?于是一五一十地将经过讲一遍,最后兀自不忘悻悻地点评一下,“……不告诉我也就算了,还说要我保密……当我这点常识都不知道?”

“未必是副厅,两年那条红线可不是那么好过的,”高胜利听明白了,笑着摇摇头,“团省委和省纪检这些地方,外放一般都要升半格,要不很没面子,可能本职就是个正处……”

不过,下一刻他就呆在了那里,“诶呀,陈太忠的消息……得,我知道了,十有八九说的是严自励。”

“严自励?”高云风听得手一抖,直接将勺子里的豆腐花倒在了睡衣上,“你是说蒙艺的秘书?”

“嗯,”高胜利点点头,他也听说过蒙艺对严自励不满的传言,不过这传言实在是太隐晦了,跟专家对股市的点评一样,听不听都无所谓——没准还是误导呢。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现在大家都在说,严大秘对人的态度热情了一点,对这种风吹草动敏感的明眼人实在是太多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严自励开始为他自己的外放铺路了。

陈太忠跟蒙家的关系,那是不用怀疑的,而且严自励眼下虽然是办公室副主任,是副厅,但是他初任蒙艺的贴身秘书时,也不过就是正处,正合适那帕里惦记。

“怪不得他们这么鬼鬼祟祟呢,”高云风点点头,他真的明白了,天南的老大要换秘书了,这么惊天动地的消息,怪不得人家要如此地小心,还要画蛇添足地让自己保密呢。

“不过,蒙艺有自己的秘书班子啊,”他对这个常识还是了解的,“不是说省委常委都有自己的班子吗?那帕里现在可什么都不是。”

“有自己班子的,可不止是常委,”高胜利看一眼自己的儿子,纠正他的认知错误,“没错,小那什么都不是,但是他是陈太忠的朋友啊……官场里这种意外因素还少了?”

“可是……”高云风还待说什么,却被他老爹的话堵了回去,“没有什么可是的,以后你对人家小那客气一点,那怎么说也是那老书记的儿子呢。”

“我已经挺客气了,”做儿子的不服气地翻翻眼皮,又站起身来,“得,这睡衣也不能穿了,我换衣服去。”

他换衣服去了,高胜利吃完了早饭,站起身来也要走了,只是,走到楼下之后,又转身上楼,“老婆子,把前两天别人送的那个大麦茶拿给我点。”

老婆子犹豫一下,“不知道塞哪儿了,你又不喝,着急着要吗?”

“当然着急了,老那就是西藏转业回来的,”高厅长瞪自己的老婆一眼,“赶紧去找啊,我去看看老书记嘛……”

高胜利到了老那家的时候,那书记刚晨练回来,手里的宝剑还没挂起来呢,见是他来了,禁不住“咦”了一声,“高厅长今天……这么闲啊?”

“嗐,事儿多呢,不过前两天家里来了客人,带来点韩国的大麦茶,”高胜利笑嘻嘻地答他,顺手晃一晃手里精美的包装盒,“想着老书记你是西藏回来的,没准喜欢,就给你拿过来了。”

咦,这倒是奇怪了,这家伙今天抽那阵风儿了?那书记家里冷清好几年了,眼见这高胜利巴巴地一大早上门送礼,心里这个纳闷,那就不用说了。

“那可是谢谢高厅了,”老那是直脾气,不过这两年闲了,也就琢磨一点弯弯绕,倒是正合适用在高胜利身上,“既然来了,喝杯茶再走吧?”

高胜利犹豫一下,笑着摇摇头,“真有事儿呢,等个一天半天,我再过来喝茶,成不成?”

“那行啊,”那书记送高胜利到门口,关了门之后一琢磨:明白了,这是高胜利惦记上我儿子了。

道理在那儿摆着呢,这不年不节的,高胜利一大早送过礼物来,那已经是很罕见的事儿了,要是高厅长找老那有事,估摸着就顺便喝两杯茶,把事说了——不会是要紧事的,那书记退得挺彻底,真是没什么能耐了。

但是高厅长不喝茶,还说走就走,这就说明人家不但是真的挺忙,而且估计跟他老那也没什么话。

可是,高胜利真的会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送这么点儿小玩意儿吗?那是不可能的,搁在那书记退了的那一年半年内,还会送点东西来,人也偶尔来一趟——那是为了搞定厅里的一些人和事情,但是眼下,过年的时候能在团拜的时候来看看,就算给天大面子啦。

可事实是,今天他来了,还说过两天来喝茶,那人家找的就不是他老那,是小那了,那书记也听儿子说过了,正惦记着蒙书记秘书的位子呢。

对这个可能,老那也挺激动,儿子出息了嘛,真要能取代了严自励那位子,蒙书记干完这一届,帕里只要不犯错误,外放的时候,最少最少还不得是个实权副厅?正厅也未必就不能想一想。

只是,对于这个儿子,老那也没啥可教的了,官场中的东西,那帕里基本上都明白了,欠缺的就是眼力、功力、火候和涵养了。

那书记也非常清楚,官场里的东西要说多,那是真多,但是要说少也真是少,关键是看个人的悟性和行动的能力,你啥都懂,关键时候沉不住气、拉不下面皮或者狠不下心肠,那就啥也别说了。

反正基本上,做到正处再往上走,那不但是要看机缘,更是要看自身的能力性格之类的,该知道的都早知道了,耳提面命也没什么太大必要了,也就是遇到具体的事情,老那书记倒还能帮着分析一下发挥一下余热。

扯远了,反正老那跟儿子一样,挺高兴也挺惴惴不安的,当然,这种大事他不可能出去卖弄去,倒是没命地提醒儿子,“千万不要跟陈太忠以外的任何人说”。

可是,眼下他有一种感觉,高胜利是知道了,心中禁不住有点愤愤——这年头的人,怎么话就那么多呢?不传小道消息会死吗?

高胜利进了办公室之后,招呼一下自己的秘书,“去跟那些老干部们问一问,老那书记现在喜欢些什么……别说是我要问的。”

“那书记?”秘书讶异地重复了一遍,顿了一下,发现领导没啥反应,终于点点头,“好的,我马上去问问。”

高胜利也不确定,那书记的儿子会不会成为蒙艺的秘书,不过这种事情,那是有杀错没放过的,哪怕是百分之一的可能,他也不会忽视。

那书记从交通厅退了之后,可是心凉了很多,那帕里又是个比较孝顺的儿子,对交通厅能有了好印象才怪,蒙艺的秘书歪嘴,那劲儿可是太大了。

虽然高厅长以前没怎么得罪老那,却是也怕他将火气撒到自己头上,咸鱼一旦翻身,那怨念还真不好说呢,好在双方也有点渊源,现在修补关系,肯定来得及的。

不多时,秘书就打探回了消息,“那书记也没啥爱好,就是爱听个评书,喜欢吃甜食,现在常去打羽毛球,不过……倒是有人说,那书记可能对李毅光有点寒心。”

李毅光——高管局的常务副?高胜利坐在那里开始琢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