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21章 旧怨(中)

胡芳芳想明白这些,也不过就是一眨眼的工夫,她很不屑地笑一笑,“刘望男,看来这么多年,你还是没什么长进,就是会打打杀杀的,再骗骗漂亮的小女孩,可怜,真的很可怜。”

陈太忠见状,却是不能容忍了,他咳嗽一声,手一指门外,冲着胡芳芳笑嘻嘻地发话了,“滚!”

“你说什么?”胡芳芳脸色一沉,事到如此地步,再无转圜的余地,她侧头看一下李秘书长,“李叔……”

“都说让你滚了,废话还这么多,”高云风一开始不知道陈太忠的态度,那也就算了,心里正在琢磨,这女人有这么狠吗?不但拆散人家家庭,还断人财路?

眼见陈太忠要暴走了,他登时就站起了身子。

胡芳芳见两个男人要动手了,也不敢再说啥了,转身就跑,虽然是穿着高跟鞋,跑得倒是不慢,几年的酒色生活,居然没掏空了她的身子,倒也是异数了。

看见此人出去了,丁小宁拎着酒瓶回来,还不忘冲李正先笑一笑,“对不住啊,李秘书长,她欺负我望男姐欺负得惨了,我一直没工夫去找她算账呢。”

“没啥,”李正先沉着脸,勉力挤出一个笑容来,心里虽然有点不快,却也无法发作,女人家的事情,真的是麻烦,反正丁小宁这话,就算给他面子了,他现在要考虑的,倒是不要让这帮人因为那个骚女人记恨上自己。

高云风肯为陈太忠的女人出头,这倒是让他挺惊讶的,心说这陈太忠也不知道是怎么交朋友的,居然把高胜利的儿子吃得死死的。

果不其然,他正琢磨呢,陈太忠笑嘻嘻地发问了,“原来李秘书长跟胡芳芳挺熟啊?”

这话里肯定是有话的,不过李正先心里也明白,这个家伙说话的目的,应当不止于此,影射他跟胡芳芳有暧昧关系,那倒还在其次,最关键的是,陈某人应该是以进为退。

按说,当着他的面儿就要打人,这是相当不给秘书长面子的,但是这么一说的话,就隐隐有几分咄咄逼人的味道了,李正先只能让一让,解释一下,然后……大家相安无事,他也就再没办法计较那么多了。

我本来也没打算为那骚货出头!李秘书长觉得自己有点冤枉,心里苦笑一声,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淡淡地答了一句,“我不过是跟她公公熟悉一点,那以前是通德的副书记。”

这就是秘书长的肚量和做派了,他不会把喜怒写在脸上的,不过同时,他倒是很期待看看陈太忠如何接招:我跟她没什么别的关系,而且,我这架子是不会放下来,别看我重视你陈太忠,着急了我也不会对你太客气,指望我低声下气跟你解释?别做梦了,你以为你是谁啊?

“没关系啊,那就好,”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端起了酒杯,浑然不以为意地笑笑,“这女人做事也太嚣张了,居然不等您把话说完就插嘴,嗯,这样不好。”

啧,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李正先心里点点头,看样子就是这样了,小陈也挺计较我的感受,先进后退,见我应付得当,这也算是婉转地解释和道歉呢——是胡芳芳先不给您面子的,我这可不是有意的啊。

这家伙年纪轻轻就站到这么高的位子,做事还真是有一套啊,李秘书长禁不住暗暗感慨:说话很得当,行为也不算嚣张。

当然,换个副处跟他这么说话,李正先绝对不干,妈的,道歉你给我道歉到明处,这么遮遮掩掩算怎么回事,知道不知道我大你三级?

可是这要求对上陈太忠,那就有点过分了,此人深得蒙艺的赏识,尤其又是如此地年轻,知道暗暗道歉,那就是有心人了,将来的仕途生涯也不会吃太大的亏,走得很顺倒是正常了——是的,他不能再计较了。

想到这里,李正先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来,无奈地摇摇头,“唉,我也不知道老凌怎么搞的,招了这么个儿媳妇,算了,不说这个了,喝酒……”

他刚端起酒杯,就听得门口一声大响,大家转头一看,却是胡芳芳带着三男两女冲进来了,“李叔,麻烦您让让,私人恩怨,回头我登门向您道歉。”

“你还有完没完了?”李正先眼睛一瞪,有点怒了。

今天这事儿,他挺欣赏陈太忠的处理方式,但是要说心里没有一点小小的芥蒂,那也是不可能的,他好歹也是五十岁的人了,被一个小年轻涮了面子,怎么可能没点想法?

谁想这胡芳芳做事更过分,直接带了人来踹门,真是……算球,你们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我站一边看总行了吧?

于是,李秘书长站起身,走到沙发边上坐下,那帕里正犹豫自己该怎么做呢,陈太忠笑嘻嘻地一指李正先,“那处,保护好领导……你不会是担心我吧?”

那帕里冲他挤挤眼,转身站到了李正先前面,意思很明白:别说我不想帮忙,我是知道你不会吃亏才这么做的啊。

不过,那处长心里也挺佩服陈太忠这帮人的,见了六个人冲进来,居然个顶个地沉得住气,除了刚才抱椅子的小姑娘脸色微微有点发白,居然都那么大大咧咧地坐在哪里。

“警察,”一个男人先站出来了,他是受了胡芳芳邀请来的,知道这个包间里的人不会很简单,眼下在座各人的反应,更是证实了他的猜测。

不过还好,他既然敢来,那就总有自己的一套说法,说不得掏出工作证亮一下,“我们现在在查两桩人命案,请大家配合……请问谁是刘望男?”

这就是人家做事的手段了,胡芳芳一说跟刘望男是大仇人,而华府花园的案子至今没破,那么,说这刘望男有嫌疑,需要排查一下,却也是正常的——警方做事,总是要本着“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工作态度嘛。

“我就是,”刘望男淡淡地回答,虽是没站起身来,不过倒也不见如何生气,最初的惊讶过后,现在双方已经对上眼拼上了,她倒是无所谓了,警察她见得多了,尤其在幻梦城里,不但古昕是老板,王宏伟、刘东凯也偶尔来坐坐呢。

像这种负责办案的小警察,她当然不会看在眼里。

“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这位的话还没说完,高云风哼一声,“小葛,你啥时候这么牛逼了?我的朋友也有嫌疑?”

那小葛却是另一个警察,年纪要大一点,看起来有点领导的味道,他原本远远地站着看呢,听到这话,侧头看一眼高云风,“呀哈,是云风啊……怎么,你认识这个刘望男?”

“认识,”高云风懒洋洋地点点头,把玩着手里的酒杯,却是不看那个小葛,“我在凤凰就认识她,她一直在凤凰呢,这是第一次来素波,当然……你不信我的话,那也无所谓。”

“啧,看你说的,”小葛笑着摇摇头,他知道高云风的来路,更知道这家伙在警察局里熟人无数,真的惹急了人家,能给自己找出无数双小鞋来穿。

“这么着吧,”另一个小伙一见这种情况,也心生退意了,他不认识高云风,但是绝对认识人家这副做派,这是牛逼到天上的那种,“老葛你把人登记一下就行了,这个云风……他可以做证的嘛。”

“你是市委办的吧?”许纯良冷了半天,突地冒出一句来,别说大家,就是李英瑞都吓了一跳,“怎么你也管起破案了?”

市委办的这位登时就抽了一口凉气,侧头看一眼许纯良,皱皱眉头仔细想一想,猛地一咂嘴,“啧,原来是管理局的许处长啊,呵呵,看着眼熟,一下没认出来,对不住啊……好了,兄弟们,走了走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带头向外面走去,认出来许纯良之后,他真的是恨不得没进来过,许处长虽然低调,一般也不在机关事务管理局出现,但是大家也都知道,这是许省长的儿子。

搁给任何一个有点上进心的官员,常去的某单位里有个省长的儿子,会不知道吗?不过是人家许处长对人一向不冷不热,他搭不上这条线儿就是了。

其他人一看,登时就傻眼了,这么年轻的处长啊?那这人身后的背景,还用问吗?

“哎,你给我站住,”陈太忠不干了,晃晃悠悠站起身子来,走到门口将门一关,笑嘻嘻地看着这几位,“给个解释,为什么踹门?”

他一站起来,丁小宁也站起来了,手按着酒瓶子,冷冷地看着胡芳芳,李凯琳一看,犹豫一下也站起身转出座位来,两只小手也是有样学样,按上了那只大大的座椅的靠背。

一时间,包间内剑拔弩张,只有李正先和那帕里站在一边,冷眼相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