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20章 旧怨(上)

胡芳芳你要去敬酒?

李正先犹豫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他刚才虽然不说,却是早就注意到了,陈太忠那桌很有几个漂亮女孩,是的,那个年轻的副主任在这一方面,显然定力不是很够。

而胡芳芳,确实很懂得伺候男人!这是大家公认的。

陈太忠可不知道外面居然发生了如此地变故,也没想到李正先堂堂的一个副秘书长,先是孤身出门敬酒,随后又将那神秘的客人领过来了。

这时他正缠着许纯良发问呢,“纯良,最近旅游局和广电局有什么好做的项目没有?”

旅游局和广电局都是许绍辉分管的,钱借给谁不是个借?实在不行,索性就算直接投资都可以,反正多打听一点总不是坏事,年轻的副主任眼下有点迷茫。

那帕里却是已经知道,这位不吭不哈的年轻人,居然是许绍辉的公子,心说今天晚上还真热闹呢,回头要不要告诉李秘书长一声呢?

正琢磨呢,门就开了,那处长反应很快,登时站了起来,笑嘻嘻地点头,“领导回来了?呃……这位是?”

听到他说话,大家齐齐一扭头,陈太忠的眼力不知道比别人强出多少去,一眼就认出了胡芳芳,几乎在一瞬间,他的脸上笑意大增。

他侧头一看,果不其然,刘望男原本喝得脸有点红了,这一刻却是如冰雪一般地洁白,甚至连一丝血色都没有,由于没有表情,那充满了古典美的刀削斧凿、棱角分明的脸庞,越发地显得像雕像了。

这可是她不共戴天的仇敌,害得她两手空空到最后不得不远走他乡避难,几年来来藏在心里耿耿于怀无时或忘,刘望男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小宁,帮你望男姐对付这个女人,她就是胡芳芳,动手都行,出了什么事儿,我担着,”丁小宁的脑中,忽然出现了这么一段信息,就像在她心中响起一个声音一般,当然,她非常清楚,这就是太忠哥说的。

她看一看陈太忠,却发现他非但没在看自己,而且脸上笑靥如花,这笑容是如此地熟悉,勾起了她某些回忆——太忠哥这是要下狠手了啊。

事实上,丁小宁跟刘望男是不打不相识,最初那股劲儿过后,两人早就如胶似漆情同姐妹了,所以对于胡芳芳这个名字,她并不陌生,这是害了望男姐半辈子的女人。

与此同时,刘望男也收到了陈太忠传来的信息,“我说,对这种人渣,你不用这么表情丰富吧?记着,有我呢。”

李正先哪里知道,自己领过来的是一个魔女?见陈太忠笑得开心,他心里暗道,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小陈果然是见不得女人。

不过,你见不得女人是你的事儿,我也不会下作到给你拉皮条去,李秘书长还是比较有原则的,于是轻咳一声,“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天南制药……”

“刘望男?”胡芳芳的反应比较慢,不过这倒也正常,她一进屋子,见到的就是一桌人,仓促之下怎么可能一一看得清楚?不过,刘望男也是她心里耿耿于怀的一根刺,扫了一眼之后,登时就选出了最扎眼的人物,这一刻,她根本无法遏制自己的惊讶,不由自主地惊叫一声。

“我记得你以前好像一直叫我刘姐来的吧?”有了陈太忠的提示,刘望男心里登时就是一暖,再说现在她接触的人也不一样了,眼见大仇在前,脸白了一下,却是又在瞬间变得通红了起来,冷笑着看着她。

只有陈太忠才感觉到,刘大堂虽然看起来还算克制,但是她的情绪相当地不稳定,心跳快了许多,气血翻涌得厉害,不由得从桌下悄悄地伸出手去,打了一道仙灵之气帮她稳定情绪。

“确实该叫你刘姐,你现在老多了,”胡芳芳笑着点点头,她不知道这个房间里是些什么人,不过,能跟李正先坐在一起吃饭的,想来也不会很简单。

按说,她既然在以前就能算计了刘望男,现在又博了一个“交际花”的名头回来,应该是心机更加敏锐,城府也更深沉,比较能控制情绪才对,不过世间事真的很奇怪,刘望男似乎是她的天生克星一般,她一见到刘望男,就无法自如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也忍不住要卖弄一下自己的优越。

总算还好,她顾忌着身边的李秘书长,倒也没有太出什么恶言,“通玉那地方水土好,可就是条件太差,呵呵,刘姐你过得很苦吧?”

“谢谢,不牢惦记,”刘望男的情绪渐平,说话就变得有点阴森森的了,“你不是一直在关心刘姐吗,苦不苦你当然知道了。”

两人唇枪舌剑地战成这样,别人要再听不出来这是冤家对头,那也就不用在官场混了,李正先刚要开口说什么,丁小宁冷哼一声发话了,“胡芳芳是吧?”

一边说着,她一边冷着脸站起了身子,手向外一指,“你现在滚出去,我还可以放你一马,我望男姐没有你这么人面兽心的姐妹。”

得,她这话一说,连李秘书长都不好意思插嘴了,他知道这女孩儿杜省长比较待见的,更何况,刚才聊天时,他又知道了丁小宁是凤凰甯家的近支——怪不得她小小年纪这么有钱呢。

这胡芳芳是跟着他进来的,按说,丁小宁这么做,真的是一点也不给他这个省委副秘书长的面子,不过,人家可是杜省长的红人,又是女人,李正先也不合适叫真不是?

这也就是陈太忠撺掇她出头的意思了——对上不讲道理的小女孩,大家都不会很认真的,尤其是这小女孩看起来背景还挺强大,女人们之间的事情,关咱们大老爷们儿什么事儿呢?

当然,最制约李正先出头的原因,是因为这件事是胡芳芳挑起来的,她先不管不顾地喊了句“刘望男”出来,这不但是赤裸裸的挑衅,同时也是无视了他李某人的面子。

是你先冲我的客人大呼小叫的,既然你不把我当回事,那你自己招惹的自己善后吧。

胡芳芳却是会错了意思,眼见“李叔”都不肯出面劝止,就只当对方不过尔尔,闻听这话,登时嫣然一笑,“呵呵,这么年轻的妹子,怎么说话这么霸道呢?”

说这话的时候,她是面对着丁小宁,不过她的眼睛,却是一直在瞟着刘望男,总之,这优越感,还是赤裸裸地摆在了脸上。

“我没有你霸道,拆散望男姐的家庭,还断人财路,”一边说着,丁小宁伸手就从桌上拎起了一个酒瓶,一时间,将她以前那种女混混的劲头,展现得淋漓尽致。

她一边恶狠狠地向胡芳芳逼去,一边头也不回地招呼,“凯琳,跟我上啊,她欺负咱望男姐呢。”

一屋子男人登时鸦雀无声,李凯琳这丫头犹豫一下,一猫腰端起了自己面前的椅子,她的身材虽然跟丁小宁相仿,论个子还略略低一些,但是在村里好歹也干过几年力气活,胳膊上还真有两分力气。

看着纤细的李凯琳端个硕大的椅子冲过去,大家还真觉得这景象有点怪异,刘望男见状也要站起身,却听到丁小宁喊了一声,“望男姐,你呆着看就行了,看我们两个妹妹给你出气。”

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古惑仔》的台词,一桌人相互看看,面上神情各异,心说今天倒是开了眼界了。

李正先也傻眼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忙不迭伸手去拦丁小宁,“小丁,小丁,讲一下形象嘛,好端端的女孩家的,有话慢慢说……小那,快把那个拦住。”

那帕里犹豫一下,还是站起了身,他不想得罪陈太忠,可是自家领导的话也不能不听啊,于是从座位上抢出身子,双手一伸,冲李凯琳笑一下,“小李,给大哥一个面子,放下东西好好说话,成不成?”

这也是他有心,刚才陈太忠介绍李凯琳的时候,只是很简单地说了四个字“这是小李”,李秘书长知道这是宋兵乙之类的角色——或者未来会很牛但是眼下没地位的那种,所以就没记住,但是那帕里却是将小李俩字儿喊出来了。

李凯琳犹豫一下,侧头去看丁小宁,她原本就是一个小心谨慎的性子,眼前这个县长能喊出她的姓来——她只当处级干部就等于县长了,那也是很给她脸的事儿,就只能看看小宁姐怎么说。

胡芳芳先是一愣,接着就轻笑一声,这几年的糜烂生活,让她见识到了太多的人和事,别人家的正室打上门,她都敢跟人家对打,丁小宁这架势,怎么可能吓得住她?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她已经看出来了,眼前的这桌人,身份什么的暂且不说,只说年龄,却是一个赛一个的年轻,想来地位也高不到什么地方去,不过,可能有些家伙家里有点背景,大概就是这样了。

你们有背景我就怕了?我老公可是天南制药厂的副厂长,还有,郭明辉虽然不在素波了,可是他那帮哥们儿不是还在吗?

而且,满桌子的男人,似乎也没什么人有出头的欲望,刘望男在这帮人里的地位,也就可想而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