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19章 巧遇

那帕里自打任了省委办公厅综合二处的处长,就一直被别人琢磨,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来头,居然打着横儿就空降了过来。

琢磨他的不仅仅是竞争失利者,还有其他众多打酱油的主儿,新来的领导都会享受到类似的关注:此人来历是什么,背景又如何,是可以欺之以方,还是轻慢不得?

当然,总是有人能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所以,办公厅里就慢慢地传开了,综合二处的那处长,是蒙书记看好的人。

于是就有人费尽心机、拐弯抹角地去打探,不过那帕里怎么敢这么说?只能含含糊糊地表示,这是组织上对我的信任,那个啥……担子很重啊。

说实话,那处长做梦都想成为蒙艺看好的人,哪怕少了那“看好”俩字也算,但是他知道自己这个位子是怎么来的,甚至,他想去探望一下蒙勤勤表示谢意,都被陈太忠制止了:人家说了,不用你去看,先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吧,别给她抹黑就成。

不过,那处长的领导,副秘书长李正先基本上能确定,小那跟蒙书记肯定有点关系,但是关系的远近就不好说了,所以平时工作中倒也算关照他。

要是搁了两年前,李正先肯定不会甩这个家伙的,但是眼下不同了,他靠着的蔡莉要下了,而省委副书记、组织部长邓健东更是因为蔡书记的缘故,看他不怎么顺眼。

那帕里也知道李秘书长为啥怎么关心自己,这些都是不用说的,今天他约好陈太忠之后,刚要偷偷溜出来,转念一想:我给领导引见一下陈太忠,应该将来能得到更多的关照吧?

他出生的家庭环境,导致了他这种做事风格,别看那处长年纪不大行事也谨慎,但是做这些穿针引线、拉帮结派的事情,那也是信手拈来胆子奇大,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都没有。

谁想,李正先出去了,所以他只能苦苦地等着,等到李秘书长回来之后,才鬼鬼祟祟地溜过去,“领导,今天凤凰来了个朋友,您现在有空没有?”

“凤凰的朋友,”李秘书长知道这话必然有后手,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才轻轻一笑,“嗯?”

“凤凰科委的一个主任,陈太忠,”那处长坦然地笑一笑,“我来二处以后还没见过他,您要是能出面……我在朋友面前可就露脸了。”

乍一听,这是他有点虚荣心,想向朋友卖弄一下领导对自己的重视,行事实在有点不够稳重,不过李正先知道,话当然不能这么听,人家小那的意思是想帮自己引见一下此人,只是,为了照顾他这个领导的面子,那也只能故作冒昧状了。

“这个啊,”李正先沉吟一下,手指无意识地在桌上敲两下,心里却是在不住地嘀咕:那帕里你小子还不错,这种事居然能想到我,还等到了这么晚。

陈太忠是什么人,李秘书长再清楚不过了,别说他是办公厅的管家之一,只说他是跟着蔡莉走的,就足以知道太多的东西了。

假巴意思地沉吟一阵之后,李正先终于点点头,“好,既然是小那你的朋友,就见见吧,不过我不能白帮你露脸,以后工作要更加认真负责啊。”

啧,明明是帮你呢,搞得我倒像欠了你多少似的,那帕里心里美不滋滋地嘀咕,以后大家也不用乱猜了,我老那是谁的人,那不是一目了然吗?

那帕里和李正先对陈太忠的看法,惊人地一致:这家伙的活动能力不是一般地强,虽然蒙书记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多半不会介意此人帮人说的好话,但是丫说坏话,那绝对是一等一的灵光。

所以,才有了李秘书长的万豪酒店之行。

这是高胜利的儿子啊,李正先心里有点嘀咕,他可是知道,高胜利跟蒙艺的关系算不上紧密,这陈太忠倒是什么人也敢交。

接下来,陈太忠介绍许纯良的时候,也只交待了一下纯良同志是在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工作,李秘书长直接把这个大块头忽视了。

倒是丁小宁,根本不用陈太忠介绍,他就认了出来,“小丁是吧?我听说了……你可是热心公益事业,很多男人都不如你啊。”

丁小宁实在是长得太清纯了,她跟杜省长座谈的新闻被播出的时候,关心的人一致认为,这女孩儿肯定是谁谁的什么人,要不然这个漂亮的女孩,能年纪轻轻就攒下偌大一份家业吗?

有人关心,自然就有人会去琢磨这个八卦,不过李正先倒是没有无聊到那种程度,但是听了几次之后,还是记住了这个女孩姓丁。

这一桌子人,成分实在是太复杂了,不但有李凯琳这种一年前才从村里出来的小姑娘,也有那帕里这种实职正处,更有李秘书长这种正厅干部,当然,最逆天的还是人间独有的、曾经的罗天上仙。

反正,最起码是四股势力,李正先算蔡莉的人,陈太忠算蒙艺的人,丁小宁比较得杜毅赏识,当然,许纯良身后的势力也是不容小觑,高云风嘛……不知道算不算自成一系。

这种情况下,谁能敞开了乱谈?无非也就是说说当前的经济形势啦,发展方向啦之类的,反正没什么营养可谈,说到最后,大家索性扯到了美食和风景上。

李秘书长的注意力虽然集中在陈太忠身上,但是同时也在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别人,观察了好一阵之后,他才隐隐地发现,高胜利的儿子不但跟陈太忠言谈无忌,而且居然对那个姓许的年轻人也相当地客气。

这个姓许的,也是有大背景的?李正先慢慢地啜一口酒,正琢磨呢,手机响了,接起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李叔,您也在万豪啊?我看到你的车了呢……”

这倒是真巧了,李秘书长挂了电话之后,笑着冲大家点点头,“呵呵,有个朋友也在万豪吃饭呢,我出去敬他们两杯,你们先聊。”

“我紧跟领导,”那帕里笑嘻嘻地站起身来,表忠心的话张口就来,“领导指到哪里,我就跟着打到哪里。”

事实上,他在说话的时候,还不着痕迹地冲陈太忠微微挤了一下眼,那意思很明显:太忠,咱俩自己人,啥都好说,我先把这厮伺候好了,咱哥俩来日方长。

这也就是那帕里知道陈太忠的性子,知道陈某人不是虚荣心极强的人,才敢做出如此决定,不过饶是如此,他也要做出适当的暗示来。

“算了,你就在这儿呆着吧,”难得地,李正先居然不吃那处长这一套,副秘书长含笑摇头,“今天你的任务就是陪好陈主任他们。”

看着李秘书长开门而去,高云风笑着冲那帕里点点头,“那处,没看出来啊,你这社交手段,那是越来越娴熟了。”

“我懒得理你,”那帕里瞪他一眼,他当然知道高云风在笑话自己的话说得有点谄媚,不过,这才是官场,你懂不懂啊?“你在体制外混,当然自在啦。”

“我倒是奇怪,李秘书长去看什么人呢?”许纯良笑了一声,岔开了话题,大家听了一琢磨,确实也觉得有点奇怪。

其实,还真没啥可奇怪的,给李正先打电话的,算是蔡莉一系的人,李秘书长跟陈太忠坐在一起喝酒,虽然算不上私通款曲,但是蔡书记还没下台,他就这么着急地找后手,给人知道了,却是也不太好。

所以他当然要不着痕迹地出去应酬一下,而那帕里的马屁,这就算拍到了马腿上:你丫跟陈太忠关系这么好,我怎么可能带你去见蔡莉的人?

事实上,喊李秘书长出去的,也不是外人,就是天南制药厂副厂长凌飞宇的老婆胡芳芳,胡芳芳本来是靠着蔡莉的儿子郭明辉玩的,现在郭明辉被蔡莉撵出省去了,但是她混的圈子,还是这个圈子。

胡芳芳艳名在外,跟李秘书长也差一点就擦出了火花,所以,李正先一听是她,知道自己不出去的话,没准这疯疯癫癫的女人会挨个包间问过来。

只是胡芳芳找过来的话,李正先也无所谓,但是如果胡芳芳身边还跟了什么不晓事的人,那就没啥意思了,所以他宁可失了身份自己去敬酒,也不愿意让她闯进来。

不过,出乎他的意料,这次胡芳芳跟着的,除了两个女孩儿外,就是两个警察,还有一个是市委办公厅的小伙子,见到省委副秘书长过来敬酒,大家这份荣幸,那也就不用提了。

李正先心里这个悔啊,就没办法说了,只是官做到他这一步,倒也不会太在乎这点小事了,很平易近人地聊了两句之后,站起身子就要走人,“呵呵,跟朋友一起吃饭来的,你们接着聊啊。”

“李叔的朋友,那我一定要去拜见一下啦,”胡芳芳喜笑宴宴地站起来,心里却是有点淡淡得意:两个小屁警察,天天拿我家的命案纠缠我,让你们看看老娘的人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