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18章 巴结

紫行长当然是不会缺钱的,不过就算他身为省行行长,有钱不能放的时候也很多,这就涉及到了银行的一些贷款原则,不做详细解释了。

不过,银行除了可以存钱,可以贷款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那就是信息中心,客观地讲,如果不考虑那些人为因素的影响,银行对大部分投资项目的前景,看得还是相当清楚的。

他们见过的项目实在太多太多了,而且汇总的外界信息也多,很容易判断出哪些项目更好一点,正是因为如此,随便哪个市行行长,都会有一些做风险投资的朋友。

眼下这陈太忠,当然也算得上是搞风险投资的了,紫行长就可以问一问,“我有个朋友做钢材的,手上现在缺周转资金,也就差个五六千万,绝对周转得过来了,高息拆借你的,怎么样……有兴趣的话,我把他电话给你?”

“再说吧,”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其实,只冲着此人能请出紫行长做说客,就知道这买卖风险不大——紫行长这个位子也不止五六千万这点小钱,而且,人事教育科的秦科长到底姓啥,紫行长也非常清楚,他怎么可能有胆子坑陈太忠?所以,这件事绝对可以操作一把。

不过陈太忠是真没心思答应,由于梁志刚那档子事,他对“高息”俩字儿挺过敏,“私营公司吧?要不是凤凰的公司,那我回头再想一想好了。”

“那好吧,”紫行长也快人快语,站起身子不再废话,对他来说,几千万的事儿,不值得提第二次,“陈主任,实在不好意思啊,我有个会,你先跟秦科长聊一会儿,能等的话,就等我一等,呵呵。”

陈太忠当然愿意跟蒙勤勤聊一聊,可惜很遗憾,蒙勤勤对于小水电电网的方案,也提不出什么自己的见解,“你这可是游走在政策的边缘地带,不过,这倒真是一件好事,鹬蚌相争……百姓得利。”

“我是想知道你老爸怎么看这个问题,”他笑着摇摇头,上下打量蒙勤勤两眼,“今天来找你们紫老大了,怎么样,挺给你面子的吧?”

“看你那得瑟样儿吧,是我们紫老大给你面子,不记得我们买你的柜员机保护罩了?”蒙勤勤不屑地哼一声,低头去整理桌上的材料,嘴里漫不经心地回答他,“搞慈善基金……意味着很多东西要向社会开放,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

“我又不向社会募捐,凭什么开放基金的信息?”陈太忠有点不明白。

“那你搞什么慈善,索性就是个基金,不就完了?”蒙勤勤听到这话,抬起头白他一眼,“这个慈善基金不好搞,会把你推到风口浪尖上的。”

风口浪尖吗?陈太忠听到这个评价,又再度沉吟了起来,要搁在一年前,他还巴不得能上了风口浪尖呢,要不然岂不是没人注意?那“太忠库”就是个活生生的造势的例子。

但是现在,他看问题就不这么看了,“出头的椽子先烂”,无论从哪个角度上讲,他现在已经很高调了,看似风光无限其实身后不知道多少人在咬牙切齿,实在不能再随便兴风作浪了。

“想做点事,还真是难啊,”他叹一口气,一时间有点难以决断,他本不是个瞻前顾后的性子,这种犹豫不定,以前真的很少出现在他身上,不成想现在倒是成了常态了,果然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晚上一起吃饭?”秦科长低头忙着,嘴上却是发出了邀请,“想吃酱爆鳝了,有时间没有?”

“我有时间啊,”那梳了马尾巴的牛小芳,不知道啥时候偷偷摸摸地过来了,接一句话之后,“哏哏”地脆笑着跑掉了,“秦科记得带上我哦。”

“就你嘴多,”蒙勤勤抬头看着她的背影,无奈地撇一撇嘴,似乎对这个玩笑并不是很满意。

“有事儿呢,好多应酬都排成队了,”陈太忠回一句,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顺手从手包里摸出一瓶香水,摆在蒙勤勤桌上,“外国朋友捎的,先这么着吧,晚上晚一点了,我去你家转转。”

“你先给严自励打个电话,看我爸有时间没有,”蒙勤勤看一眼那香水,却也不见有什么热情,“其实不大一点的事儿嘛。”

陈太忠站起身来离开,心说你老娘让我离你远点,我可不想没事就跟你凑在一起,再说了,丁小宁她们三个来素波了,我也得陪着不是?

“蒙书记今天有事,”严自励请示一下蒙艺,非常客气地回答他,“你的事情,方便在电话说吗?哦……明天这个时候,你再打过来吧。”

搁了电话之后,严大秘本不想多说什么,可是犹豫一下,又低声说了一句,“陈主任说他想当面向您汇报。”

蒙艺翻看着手上的文件,也不作声,就当没听到一样,严自励心里不由得暗叹一声,这领导城府太深,秘书还真不好干。

还是那句话,不来素波,不知道事儿多,陈某人自觉来得相当低调,浑没想到他已经是无数人盯着的焦点了,就像漆黑的夜里亮起的一千瓦的碘钨灯一般。

反正,高云风是知道他来了,市建委的主任陈放天也知道了,还有省教委的人,电话一个接一个,搞得陈太忠暗自琢磨:我现在是不是该去陈省长那里拜望一下啊?

不过,想想陈洁将关正实许的钱直接发派到省科委了,也没有对凤凰科委做出什么指示,那么,眼下离投资到账还早,倒也没必要去找她汇报工作。

接了这么多电话,最热情的,当属那帕里那处长的,哭着喊着要请陈太忠吃完饭,“陈主任、陈大爷,给我小那一个面子成不成?”

成不成?陈主任也只能苦笑了,“明天吧,晚上答应高云风了,人家交通厅管着我们科委一个大单子呢,高公子那是我惹不起的。”

“我也认识他啊,”那处长在那边叫了起来,“都是交通厅子弟,谁不知道谁?他要是不答应,回头他在我综合二处办事儿,可是不会很利索啊。”

那帕里现在说话,还真不一样了,副处长和处长的权力差得很多,一个处可能有四五个甚至七八个副处长,处长只能有一个。

当然,再不一样,那处长也不敢跟陈太忠呲牙咧嘴,他原本就是官宦家的子弟,还是恩怨分明的那种,陈主任提拔的大恩,他是不敢或忘的。

说着话就到了六点,陈太忠和丁小宁三女,四个人来到了万豪酒店,不多时高云风也到了,让陈太忠挠头的是,许纯良和李英瑞也来了。

见到陈太忠笑嘻嘻地坐在三个美女中间,高云风也有那么一会儿的愣神,好不容易才缓过劲儿来,摇摇头,“太忠你这也太夸张了吧?”

“我这是不把你当外人,”陈太忠冲他翻个白眼,随即又咳嗽一声,道貌岸然地回答,“那是小宁的姐妹,也就是你这家伙,思想龌龊!”

“云风思想龌龊?我看你比他还龌龊,”许纯良笑眯眯地看他一眼,“太忠啊太忠,不是我说你,你这也有点招摇啊。”

他在幻梦城玩过不少次,当然识得刘望男,就有意无意地点一下,不过,陈太忠发现,自打许绍辉开始缓缓发力之后,许纯良这个做儿子的,好像也慢慢地敢说点什么了,而且,这绝对不是幻觉。

当然,他很了解许纯良,知道此人就算有所改变,但心性大概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动,只是纵然如此,他心里还禁不住要微微地喟叹一下:这也就是水涨船高的意思了吧?官场上果然不可一日无权。

那帕里来得最晚,而且,他不但来得晚,还也带了一个人,却是省委的副秘书长李正先,那处长很热情地介绍,“这是我的老板,省委的李正先秘书长,这是凤凰科委的陈主任。”

李秘书长只当没看见其他人一般,笑嘻嘻地冲陈太忠伸出了手,“小陈啊,呵呵,听说你们凤凰科委干得不错,嗯,有前途,有前途啊。”

“秘书长您过奖了,”陈太忠很规矩地伸出双手去握,省委的副秘书长,那怎么说也算一号人物呢,虽然这副秘书长听说有五六个的样子,“呵呵,一点小成绩,离不开省里和市里的支持,以后也请李秘书长多关心,多指示。”

说是这么说,李正先的出现,还真是让陈太忠感觉有点措手不及:啧,那帕里你这家伙真不厚道,怎么不知道早打招呼呢?哥们儿身边一堆女人呢。

接下来就是介绍高云风了,不过那帕里没说这是谁谁的儿子,只说了一句,“这是我小时候的邻居,高云风。”

可是李正先却是会听,琢磨一下小那是交通厅的子弟,那么这个姓高的家伙,“呵呵,你别是高厅的什么人吧?”

“那是我父亲,”高云风也不敢在此人面前放肆,站起身来乖乖地回答,“我不争气,现在做点小买卖。”

“做买卖好啊,现在市场经济了呢,”李秘书长笑着摇摇头,高胜利的行情他是知道的,当然也就不敢对这个家伙太怠慢了,“你这也算是有闯劲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