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14章 经营理念

为什么每次帮人,都要帮到我自己泪流满面呢?好好的事情,居然能发展到这个地步,这官场中的变数,实在也太多了一点吧?

陈太忠回到酒桌之后,心里还在悻悻地嘀咕:要是每人做事都不是个人利益当头、瞻前顾后的话,政府的办事效率,起码能提高一半还多吧?

当然,这嘀咕也仅仅是嘀咕而已,陈某人做事,还不是一样的?要不然他真的直接把钱借给支光明好了,岂不是省去了很多麻烦?

但是很遗憾,他不能那么做,太容易被人诟病引发事端了!一个合格的政府官员,不能两次摔倒在同一个地方。

没错,眼下天南是有蒙艺在罩着他呢,他真的这么做了估计也不会引起什么后果,但是别人会怎么看他呢?有意嚣张?抑或是政治智商欠缺?

这两个评价,都是陈太忠不想要的,所以,他的郁闷就难免了。

他的情绪不高,马上就被大家注意到了,安道忠只当是他还在为科委的人事变动而恼火,说不得端个酒杯过来,低声劝他,“行了,马区长都跟你道歉了,太忠,你给我个面子啦。”

敢情,下午的时候,陈太忠见了马区长之后,少不得就耿主任被调动一事歪歪嘴——不是不让你动人,不过,你动人之前,跟我们市科委打个招呼成不成?

马区长可是不想白戴上这个帽子,少不得就要强调一下:陈主任,这件事呢,我们阴平有不对的地方,不过那个啥……我是管政府事务的,这干部的事情,不关我的事儿啊。

陈太忠当然听得出,马区长是在影射靳书记,人家说了,你要真有情绪,找靳湖生去啊,虽然那是副厅高配的区委书记,不过以你小陈的实力和人脉,找他讨个公道,倒也未尝不可。

显然,这阴平区的区委书记和区长之间,有点那啥……起码不是一个很团结的班子。

可是眼下的陈太忠,又怎么可能被这种很初级的激将法激怒?那个啥,你俩有啥恩怨,别想着利用我啊,这种斗争形式很低俗,你知道不知道啊?

耿主任去职已经成为了定局,他再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了,这是人家班子的决定,陈某人再大能,也不可能推翻一个班子的决定吧?

既然说啥都没用了,他吃得撑着了,跳出去招惹靳湖生?他不怕惹人,但是对那个自己都不是很感冒的耿主任,他还真没啥出头的欲望——要换了杨新刚,他还真的敢打上门去质问。

总之,马区长态度很和蔼,陈某人找不到发泄的理由,也就只有作罢了,眼下不过是安主任心忧自家老板,随意猜测的。

“我是有点别的事儿,跟阴平无关,”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想在素波投资点项目,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

盖伦的贾总抢着发言了,她的厂子即将试车了,所以挺兴奋的,不过,她倒也没什么废话,“资金上亿的话,那肯定是搞房地产啦,眼下这是热门……别人要跑关系,这些对太忠你来说,还算个事儿吗?”

一边说着,她的眼睛就一边冲他发一道电光出来,“陈主任有兴趣的话,我参一股,多了没有,一吨两吨的,还是不成问题。”

贾总现在这个氧化铝厂,就从邱朝晖的创新基金弄了小四千万出来,不过,要是有人认为贾总手上没钱了,那就大错特错了。

想要快速扩张,必须借鸡生蛋,这是目前比较流行的理念,当初贾总甚至想六千万全部由科委出呢,死活说自己没钱,不过邱主任一点面子都不给她,就算你是章尧东介绍过来的,也要守我们科委的规矩。

我想的是花钱,陈太忠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才要说话,安道忠接口了,“何必去素波呢?我们阴平可作的事情也不少啊。”

阴平除了有铝矿,还有其他铁矿、锑矿、磷矿之类的,其中铁矿跟铝矿属于同一片矿床,分布也相当广泛,这种情况是很常见的地质构成,由于铁铝比重不同,通常是铝矿在上,铁矿在下,中间或者还有共生矿石。

不过,阴平的铁矿是贫矿中的贫矿,发展得不怎么样,又由于有临铝这种大块头在支援铝矿发展,所以铁矿资源一直都是被人忽视了,甚至连凤凰钢铁厂都不怎么待见这里的矿石。

“铁矿真的有搞头,”马区长也笑着点点头,“现在小选矿厂已经有不少了,不过还是处于很原始的状态,没有上规模的厂子,连上两百万的都没有,工艺也极端落后。”

“这个铁矿,暂时不予考虑,”陈太忠摇摇头,心说投资在阴平,那可也是凤凰的招商任务,再说了,这铁矿又跟高科技企业有什么沾边的了?

“可以搞一下收购吧?”支光明随口答他一句,“有些有前景的社会公共资源,可以早早地布局。”

“什么叫有前景的社会公共资源?”安道忠对这个挺感兴趣,“又该怎么布局?欢迎支总给大家上课,快鼓掌啊……”

看到满桌人都开始鼓掌,起哄架秧子,支光明笑着摇摇头,“其实挺简单的,比如说吧,我们陆海,就老高他们老家那儿,有两个区,有线资源本来是属于私人的,老高,还是你来讲吧……”

高强当然知道得更详细一点,敢情,那俩区以前算是近郊,市里在发展有线电视的时候,由于资金不足,优先发展的是闹市区,结果那俩区里有工厂牵头,自己给区里的住户扯线。

不过,公家做事的效率,那也不需要多说了,反正这营业收入也不过是堪堪地能保住整个电视网的维护费用,投资都不好收回来。

到了后来,出了一家私人公司,挂靠在工厂下,买断了有线的网络,然后就是私人公司接手这一摊了,居然能在加大投资的前提,做到微利,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这几年,市里的电视台以其没有运营资质来刁难,想罚没其搭建的网络,怎奈人家投得起这点钱,当然有自己的关系,不但找人压,又加了几分力气在台里公关,软硬兼施之下,这买卖就这么半死不活地做着。

事实证明,这家公司是颇有眼光的,现在电视台已经筹到了相应的资金,但是由于有这么个存在,这俩地区放不了多少用户出去,只能找到该公司,协商购买其网络事宜。

结果,两个区的有线网络,被这家公司硬生生地卖出去六千万,说到这里,高强不禁摇头感慨,“那都是乱七八糟扯的线,投资有三千万就了不得啦,人家就卖出去了六千万,真厉害。”

“玩的还都是银行贷款,”支光明跟着补充一句,又笑着摇摇头,“这就是经营理念的问题了,你看人家这眼光,早早就料定,这几年内,有线会发展到这种程度,提前占据了社会公共资源,那就能卖个好价钱。”

“那也得有那本事呢,”贾总听了,笑着摇摇头,大家都被高强说的这个案例迷住了,倒是她最早地反应了过来,“这个公司,要不是有本事吃住电视台,被罚没的时候,那就等着哭好了。”

她原本就是吃关系饭的,考虑问题大多也从这一点着眼,所以一眼就看到了要点。

“没本事的话,他又何必做这个?”高强笑着接口了,有意无意地看一眼安道忠,“再说,关系也都是处出来的,像安主任……我们以前也没见过面,现在不是也配合得挺好?”

他这么说话自然有套近乎的意思,碳素厂既然在阴平落地了,那就不能再牛逼哄哄,无视区里的相关领导了,正是所谓的形势比人强,不过,他却也不合适拿这话去说马区长,因为——那样又难免影射之嫌。

生活在社会中,有些东西,真的是不得考虑的,否则一不小心惹了人,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就像陈太忠因为照个相,就能莫名其妙地惹了李勇生——尤为可笑的是,当时陈太忠还觉得自己做得挺对。

“这个啊……”很难得地,卫明德发话了,“陈主任,我有点想法,回头咱俩交流一下吧?”

“成啊,”陈太忠笑嘻嘻地点点头,他对卫明德的印象一直不错,不过,自打卫明德投靠到高强门下,一直在帮着盛小薇打理碳素厂,两人之间来往少多了。

高强听到这话,看卫明德一眼,“小卫,我待你还行吧?有想法不跟我说,找陈主任,这可是不好啊。”

“赚个点子钱,”卫明德笑嘻嘻地答他,他是碳素厂的总工,算是高级管理人员了,“这钱也就是陈主任能赚了,别人赚不了。”

“卫总你说一说嘛,”盛小薇可是不管这个,女人叫起真来,那还真是会有点不可理喻,“就能跟陈主任说?大家都听一听嘛。”

卫明德有点哭笑不得地看着她,又看看高强,高强倒是明白,笑着摇摇头,“算了,小薇,明德要赚的是点子钱,你逼着他说也没啥意思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