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13章 会传染的结巴

林忠这话入耳,关正实在一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陈洁不让陈太忠的钱投进校园网里。

陈省长也怕陈太忠发飙啊!

校园网这个项目,是单纯的投入,提高教学质量、完善教育形式、加快教育系统现代化之类的,反正一句话,就是扔钱的,至于说未来可能通过适当地收费来收回成本,那也只是可能而已,更大的可能是,微薄地收取点费用,能用来维护整个系统就是了。

这种情况下,陈洁要是借了陈太忠的钱,那就只能通过校园网的专项资金来偿还了,不过,都是混官场的,谁还不知道财政拨款的使用方式?

只说现在校园网的项目,才到账三千多万,都有一千多万被挪用,补了其他窟窿了,全部资金到位之后,还不知道到底能有多少钱,会实实在在地投到项目上呢。

而且,现在资金没到,有人在跑,这跑资金不得花钱啊?这些钱最终都是要从项目里抠出来的,小三亿的项目,能有两亿三、四扎扎实实地投进去,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

然而,麻烦不仅仅在这里,陈太忠……他还要利息!

当然,如果陈洁真想还钱,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再从别人的份子里挤出点来就是了,反正这经费永远是不够用的,欠了别人的就欠了,不欠陈太忠就成了——这也是关正实一开始的想法。

不过,关主任是真没想到,陈洁忌惮陈太忠,已经忌惮到了这个份儿上,想到这巨额借款可能给她带去的麻烦,陈省长居然很干脆地做出了决定:这钱我不借!

其实,真要借了这钱,也未必会有什么事,还钱还得快一点,把利息补足,真的是一点事儿都没有,不过,想来陈省长是担心这拨款一时半会儿下不来,拖得时间长了,不但跑钱的费用要增加,利息的压力也大,为了少点压力,索性就不借钱了。

然而,说不借钱,这话也不太准确,陈省长要省科委来借钱,那么将来还钱的就是省科委了,陈太忠就算要找碴,也找不到她的头上。

反正,省科委是归陈省长分管的,钱在关正实手上跟在她手上,区别也不是特别大,这不是……钱还没到呢,人家毛纺厂的人就打着陈洁的旗号公关来了?

想明白了其中关窍,关正实真的是痛苦得想哭了,陈省长啊陈省长,不带这么玩人的,我好心帮你张罗钱呢,你倒好,直接把我装进来了!

连你都怕陈太忠,却是把我推到前线挡子弹,过了,真的是太过了啊。

不过,这抱怨的心思,他也只能在心里嘀咕一下,不管怎么说,人家陈省长现在是要他主管“创新基金”了。

这就是对他关某人的信任,给他加了担子——虽然这担子不但沉而且上面还有毛刺,但是毫无疑问,他的职责范围扩大了,说话大声了,能插手的地方也多了。

至于说可能得罪陈太忠,那实在是正常的,天底下本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想上进,不付出点代价怎么可能呢?

总算还好,太忠那人是挺念旧的,关正实终于找到一个让他心里舒坦一点的借口,这个基金,还是可以再商榷的。

直到这时,他才听到林忠诧异地问自己,“关主任,你怎么啦?”

怎么啦?关正实苦笑一声,有心拿出陈太忠吓唬他,又怕传到陈洁耳中,倒显得自己不够稳重了,“嗯,陈省长没跟你说……这钱什么时候能到?”

“说了啊,两个月嘛,”林忠看着他的眼神,有点怪异,“我们厂等这钱已经等了两年了,呃,关主任你的意思是……这钱会晚到?”

“倒不是会晚到,”关正实摇摇头,心里却是又生出个点子来,盯着林忠若有所思,“林总,你想听实话吗?”

“想啊,你说吧,我洗耳恭听,”林忠笑着点点头,不过他的笑容,看起来有点勉强。

“你最好还是等‘火炬计划’的钱吧,”关主任先放个空炮,看对方有点讪讪的意思,才轻轻一笑,“要是真想走‘创新基金’的话,最好等部里拨下的钱吧,到时候我也许能帮帮你。”

这话可就是水平了,一来他隐约地点出,两个月后的钱不是部里的,给你会有点麻烦,另一点却是更为隐秘了:到时候我要是能管上部里的“创新基金”的话,那给你拨一点,却也不是什么问题。

他相信,若是林忠将自己的话传给陈洁的话,陈省长也会明白自己的期待——将来的“创新基金”归我管的话,陈省长你的人我肯定是要照顾的嘛。

甚至,陈洁若是认为他借机要权,因而心有不满的话,他这话都能装傻:陈省长您不是让我管“创新基金”的吗?那肯定陈太忠的钱和部里的钱我都要管的嘛——难道不是?

“呃,这次的钱,不是部里的?”林忠真的听出问题来了,盯着他发问了,“那是哪儿的钱?省财政的?”

“呵呵,来,喝酒,”关主任笑一笑,举起杯子,却是不肯多说,这意思就很明显了:你不是跟陈省长有关系吗?自己去问陈省长吧。

“关主任,关大哥……您就给透个信儿吧,”林忠又开始撒赖了,涎着脸凑过来,“我这人好奇心强,不问明白的话,今天睡不着的。”

“林总,林大哥,您就别为难我了,成不成?”关主任也会有样学样,冲着林忠一撅嘴,“陈省长啥都不让我说的,说这么多,已经是破例了。”

到最后,林忠也是没探明白这钱到底是从哪儿来的,不过,他也没心情再问下去了,混到他这一步的,就没个傻的——十有八九,这钱是从凤凰科委姓陈的主任那里弄来的吧?

反正陈省长让我俩月之后准备的!这是支持林忠信心的原因之一,所以,他倒也就没因为这个钱的来路而头疼,相反的,他挺满意今天的效果,因为关主任这条线,现在算是搭上了,退一万步讲,俩月之后不行,部里也迟早要拨钱下来的不是?

倒是陈省长让我不要着急公关,看来也是有理由的啊,林总认为,自己总算猜到了一些东西:看来俩月后的这笔钱,嗯,有点那啥……去向未定。

关正实也挺满意今天这顿酒,因为他猜到了陈洁的用心,不过话说回来,能让他满意的,也就是这一点了,其他的可全都是压力。

拒绝了林忠“去放松一下”的建议,关主任在回家的路上,就陷入了沉思里:这件事,我该怎么跟小陈说呢?

思索了一路之后,回到家里,他终于决定:先给陈太忠打个电话吧,原原本本地说就好了。

陈太忠正陪着一大桌人吃饭呢,支光明、高强、盛小薇、卫明德、贾总和阴平的马区长以及招商办的安道忠。

为了邓总和江总的厨具市场,湖西区和红山区争得焦头烂额,都是找上了陈主任,年轻的副主任见势不妙,索性拍拍屁股来了阴平,得,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陈太忠见是关正实的电话,那肯定要接一下的,听得两句之后,就走出了门外,不过,他很快就不能忍受关主任所叙述的经过了,大声地喊了起来,“什么,你告诉她是五千万?”

“没错啊,五千万,”关正实有点不摸头脑,心说我这许的不算多吧?“你不是说,三个亿以内没问题吗?”

“啧,哼哼,”陈太忠真是欲哭无泪,发出了一连串的怪音,有心说点啥吧,还是没办法说,他总不能说“明明是两亿一的嘛”。

要知道,他的后手,是要告诉关正实——你这两亿一,可是答应了人家支总的,现在支总很不高兴呢。

这事儿……怎么能拧成这样啊?他心里这份纠结,简直欲仙欲死了,“没事,你继续说,我没说五千万很多。”

“不过,陈洁没答应,”关正实这才把心放进肚里,心说你这人说话,怎么一惊一吒的啊?少不得他就要把剩下的事情说完,“她说省科委……”

关主任是真相信他,不但说了这个,还把下午跟林忠的来往也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甚至还加上了他对这件事的分析。

关正实隐瞒了的,只有一件事——他借机暗示了一下自己对部里“创新基金”的期待,其他的可是再也没有了。

“……这钱的下一步,看来有点悬乎,陈洁用这个‘创新基金’,好像对回报要求不高,更多的是流于形式,要不太忠你再减一点好了,就说借给省科委的话,就只借三千万……陈洁那里,我去说。”

还减啊?陈太忠的脑瓜都有点不会转了,好半天才咳嗽一声,心说我得先把自己摘出来再说,“咳咳……我为你准备了三个亿啊,关主任,光明集团的支总都跟我瞪眼了。”

“三个……亿,”关正实的话也说得不利索了,好半天才带着哭腔回话了,“太忠,我谢谢你了,可是……这个利息,杀了我我也还不了啊……”

“唉,”陈太忠长叹一声,这个陈洁怎么就这么点胆子呢?“算了,不说这件事了,等我再想一想,回头跟你联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