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12章 似有所得

林忠这消息,肯定还是来自于陈洁。

他缠了她好一阵,到最后陈省长不耐烦了,才告诉他这笔钱是要省科委的副主任关正实批的,不过——“到时候我跟小关打个招呼就行了,你也不用行动得太早。”

可是林总哪里敢再拖?陈省长许了诺,按理说是要兑现的,但是他非常清楚,陈洁做为本土起来的干部,省里各种各样的关系,实在是太多了,他要是真的规规矩矩地等陈省长做主,到时候她万一来一句“钱花到更重要的地方了”,他还不得吐血?

所以,他必须来拜会这个关主任,而且陈省长说的是“不用行动太早”,也没说不让他拜会不是?

林忠也不是第一天当厂长,他非常清楚,按惯例,这种性质和数额的款子,指望大领导直接拍板就能得到,那简直是做梦,中间过手的人,那都要意思到了才成。

所谓的未雨绸缪,那就是这样了,没办法,这毛纺厂虽然是副厅级别的,但是厂子不算大,现在背了不少外债,贷款有困难,眼下就只能指望科委这儿了。

关正实一听到对方拿陈洁来压自己,心里就生出了些许的不爽,凭你一个企业的副厅,也敢跟我这样说话?麻烦你搞搞清楚,你现在是要跟我来借钱的,不能太嚣张的吧?

不过,不爽归不爽,他也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微微一笑,轻声嘀咕一句,“按你们厂的要求,资金是要走火炬计划的,这个不归我管。”

按关正实的理解,创新基金是扶持中小型高科技企业的,工业上的技改项目,那就要归类到火炬计划上。

由于部里的政策最终没有下来,所以他也不能百分之百地确定到底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只是从同学处听来的消息,好像是如此,反正,既然他有点微微的不爽,肯定就不怕将自己的看法说出来。

“可是,有省领导是这么说的啊,”林忠也有点恼火了,少不得点得越发地清楚了一点,陈洁可能骗我吗?你不过就是个科委的主任,还是副的这种,也不看看你们这点家当,比我们厂还不如呢,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这种优越感。

“省领导让你来找我的吗?”关正实冷笑一声,他离开陈洁办公室的时候,听得清清楚楚的,陈省长要自己不要声张此事,眼前这位林忠敢这么找来自己,他就敢直接顶回去。

大不了,等此人走后,他马上给陈省长打个电话,汇报一下,说是有人等不及,现在就找上门了,我是这么处理的,陈省长您看——我这么做对不对?

正经是这么做的话,又有了向领导请示的机会,下级跟上级的关系,不就是在不断的请示和汇报中加深的吗?

“那你再让省领导找我说一声吧,”他的话说得霸气十足,虽然,他心里还是有点惴惴不安,但是这面子不能掉,你要钱的还牛逼成这样?

我想主管一摊,图的还不是活个扬眉吐气?

“哎哎,关主任您别生气,”林忠终于反应过来了,我是来求人的啊,而且,人家不但手里有钱,对陈洁的意图吃得也透啊,严格说起来,还是我做得不对了呢。

反正,做为一个效益不怎么好的国企领导,林总深明“大丈夫能屈能伸”的真谛,眼见关主任的面皮要翻转了,忙不迭站起身来,双手合十冲他来回晃动几下,“关主任,我是有点着急了,您千万包涵啊,我这人就是嘴不好。”

“归火炬计划管,”关正实摇摇头,没什么表情,不过再想一想,他也不想将此人得罪得太狠,少不得又加一句,“过几个月吧,等部里的精神下来了,到时候再说好了。”

他这话固然是解释“归火炬计划管”六个字的由来,同时也是暗示,陈省长说了,钱借来了再说别的,眼下着急不得——你小子规矩点吧。

林忠听得明白,那六个字该怎么解释,他或者不是很明白,但是“过几个月”的意思他可是听得明白,人家关主任说了,我来得早啦。

可是,不早能行吗?想到这个,林总苦笑一声,“关主任,我也不瞒您说,我不敢来得晚了啊,咱俩素不相识,我不上门拜拜码头,回头万一又有别人需要钱,谁知道还轮得到轮不到毛纺厂呢?”

他这不仅仅是在向关正实解释,也是在向关正实背后的陈洁解释,显然的,陈省长跟关主任联系得非常紧密,要不然怎么能定下几月后的款子,不但密而不发,眼下还敢撂这么硬的话?

这就是正经的“麻杆打狼两头害怕”,不过是林总怕得更厉害一点,反正已经到了这步了,为了熄掉关主任的怒火,他有必要将姿态放得极低,顺便不忘向陈省长表表态:我不是不听话,而是有苦衷啊。

不过,这么一来,他还真算是做对了,关主任原本就是文化人,心真的比较软,虽然他是实职副厅的干部,可由于身在科委没啥职能,倒也少做那些刁难人的勾当,一见对方放下了身段,自己就不好再认真了。

只是,关正实打死都不肯收那手机,两人相谈不算欢愉,他又怎么肯贻人口实?

林忠实在没办法了,开始玩赖了,“我这不是送你的,真的,关主任,我这是借给你用的,方便咱们之间的联系,等过个一半年,我还要回收回来旧的呢,你为我们企业排忧解难,也不能自己掏腰包不是?”

“别人都是借车呢,我们毛纺厂那两辆破车不行,也就弄个手机,您要不收,那就是觉得我们没诚意了……”

林总是在厂里呆了多年的,早就是老油条了,关主任不太会应付这种人,再想想人家好歹也是跟陈省长有关系,自己太过矫情的话,也不是什么好事。

“那就先放着吧,”关正实接了手机,向柜子里一锁,转头看林总的时候,就和蔼一些了,“林总,你们的技改,真的是走火炬计划资金的可能性大一点。”

“哦?是吗?那你得好好跟我说说,”林忠笑着点点头,也不恼怒,接着又一侧头,看一看关主任桌上的时钟,“哈,快到点了,咱们找个地方,边吃边说,这里面的差别……我还真不是很清楚呢。”

关主任尝试着推脱一下,怎奈人家是要了解两个资金的区别,既然是打着这种幌子,他不理也不合适啊。

上午去了趟省长办公室,弄了点镜花水月的职权回来,下午就有人变着法儿地拉他腐败了,而且还是理由很充足的那种,似此情况,由不得关正实不感慨万千。

人在官场,只要有一星半点儿的权力,各种诱惑会变着法儿地凑过来,想要不被同化,不但需要很强硬的背景,也要有一颗铁石般的心肠才成!

还好,关主任自认,自己的修身还是很端正的,小问题上他可以通融,大原则上决不会让步,是的,这次跟林忠吃饭,他也有自己的目的,那就是:搞清楚陈省长到底是为什么改变了初衷。

林忠却是因为已经吃过一次亏,心理就难免处于弱势地位了,所以,当他在酒桌上,听到关正实问他什么时候知道消息的时候,就很直接地告诉对方。

“上午我知道的消息,陈省长不让联系你们科委,中午我又跟她坐了坐,才知道是关主任你负责,当时我就想了,不联系就不联系吧,但是财神我得拜到啊,呵呵,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了还不来看关主任,那就是我的不对了。”

敢情是我一走,陈洁就通知他了?关正实脑中灵光一闪,隐隐猜出问题在哪儿了,但是,他还是有点不能确定,少不得就要再试探一句,“林总你要真的确定,这技改成功,能让厂子扭亏为盈的话,我倒是可以介绍个投资商给你,有兴趣没有?”

我有毛的兴趣,林忠心里嘀咕一句,我找你就是要钱来了,投资商……投资商还要讲回报呢,帮别人赚钱,我有毛病啊?

不过,想归这么想,话可不能这么说,林总眼睛一亮,看上去很有点欣喜若狂的样子,“是吗?那一定要见一见了,只要有钱,我保管让厂子起死回生。”

“也是我们科委系统的,”关正实笑嘻嘻地看着他,目光看起来虽然有些漫不经心,但是不是真的漫不经心,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据我所知,凤凰科委手里有点闲散资金,林总你可以去碰碰运气。”

“嗐,是那儿啊,我不去,”林总摇摇头,狐疑地看他一眼,“我早听陈省长说过了,不过,那儿的人太蛮横了……”

说到这里,他四下看一眼——虽然包间里只有两个人,随即压低了声音,“当时我想去借钱的,也问了陈省长了,你猜她说什么?”

“她说什么?”受到林忠的感染,关正实也压低了声音,但是他的心脏却在砰砰地乱跳,近了,我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陈省长说了,凤凰科委有个姓陈的,特别不是玩意儿,欠谁的钱也不要欠他的……呃,关主任你要介绍的,不会是他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