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09章 段卫华的三件事

周一的例会过后,陈太忠才说要去阴平转一圈,看看贾总的精细氧化铝厂,顺便找安道忠坐一坐,还能问问那个科委耿主任的事儿,就接到了段卫华的电话,“小陈,来我的办公室一下,有点事情问你。”

奇怪了,这一大早的,会有什么事呢?走到奔驰车前,刚要打开车门,一边走过来一个精瘦的小年轻,“请问,您是陈主任吧?”

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皱着眉头仔细想想,死活是想不起在那儿见过此人了,于是点点头,“嗯,我就是,请问你是?”

“我叫张爱国,凤凰宾馆的张智慧张总是我二叔,”年轻人笑嘻嘻地解释,态度也相当地谦恭,“听我二叔说,您有心提拔我一下……”

“你二叔胡扯呢,”陈太忠哼一声,才说要上车,转念一想,“你的手续办好了没有?要办快点办,从明年元月起,就要废除顶工的制度了,刚才会上已经通过了。”

这倒不是说他随便泄露会议精神,实在已经是决定的事儿了,不怕人知道,眼下给大家一个缓冲的时间,也就是说这是最后一拨行情了,有本事的尽快办理。

这个缓冲时间也是规矩,强如陈太忠也不合适去破坏,尤其是文海说了,十一、二月是军人复员时间,已经有不少人提前打过招呼了,要办理这个顶工手续。

反正,一点缓冲不留的话,那真的会惹不少人的,至于说制度开始执行之后,那就无所谓了,以科委现在的行情,只要有制度在,挡谁都没问题。

“已经在办了,”张爱国点点头,一本正经地看着陈太忠,态度极其诚恳,“我非常想跟陈主任多学点东西,希望您能给我一个尝试的机会。”

嗯,这家伙倒是可以,装龙像龙装虎像虎的,陈太忠见他这副表情,心里也生出了一点赏识:刚才还满脸笑容地套近乎呢,现在倒能一本正经地说套话了。

事实上,他最欣赏张爱国的,还是这厮居然敢撇开张智慧,没人带着就直接找上自己,他非常清楚他现在的形象是什么样的,搁给个胆小的,跟他说个话都说不囫囵呢。

敢单身找上门来,这家伙胆子不小啊,陈太忠起于草莽,心里并不是很喜欢那些离了关系就不会办事的主儿,张爱国虽然是张智慧的侄子,却是没有动用这层关系,只是在自我介绍的时候,以这个关系做引子打开了话题。

再想到小董对此人评价也不低,他终于有了试一试的心思,于是皱起眉头低声发话了,“说实话,科委这边只是闹得凶,局势并不是很明朗,要不这样……冲你二叔的面子,我把你安排到招商办吧?那里待遇要好得多。”

“只要能跟着您,您让我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张爱国这脸皮,跟他二叔也有得一比了,根本不在乎位置,就是赤裸裸地表忠心了:我就是想跟着你混。

陈太忠有点没辙了,这家伙察言观色的能力也不错啊,行,既然这么多的优点,我试着用一用也是无妨了,“上车吧,我去市政府办事。”

张爱国听到这话,脸上就露出了笑容,心说这陈主任果然是痛快人,“陈主任,我会开车,您看?”

“你坐车就完了,”陈太忠看他一眼,心说若不是想用你叔叔的资源,我哪里会这么好说话?“这是我朋友的车,她不喜欢别人动她的车。”

陈太忠上车之后,张爱国很乖觉地坐到了副驾驶上,没敢往后面坐,这些都是讲究,若陈太忠是司机的话,后座就是领导和客人坐的,副驾驶是秘书坐的。

眼下领导坐了司机,做秘书的,怎么敢坐到后面去?

“跟我谈谈你对秘书……嗯,对通讯员一职的认识吧,”陈太忠一边开车,一边很随意地发问了,“说重点……现在我手边人选很多,所以,你就不要跟我说那些套话了。”

“我没有认识,陈主任您是什么认识,我就是什么认识,”张爱国也痛快,知道比认识未必能比别人强到哪儿去,索性就是直接表衷心了,倒也不嫌肉麻,“要是有我领会不到的,那是我的问题,我会向大家解释。”

我不但紧跟你走,而且做替罪羊也是无怨无悔,张爱国这话,算是暗示得比较到位了。

行,这家伙还真行,陈太忠叹口气,心说无耻的我见得多了,不过能把话这么坦荡荡又带一点技巧说出来的,除了你张爱国,我还真没见过别的人了——跟你二叔有得一比啊。

说话间,就到了市政府,他将车放在楼下,要张爱国仔细看着,自己走进了段卫华的办公室,一个年约二十七八的男人坐在刘敏原来的位置上,这是段卫华的新秘书韩峰,政府办公厅秘书一处处长。

见他进来,韩秘书笑着点点头,推门去通报了,他是景静砾一手提起来的,当然知道眼前这位是什么样的人物。

段卫华找陈太忠,不止一件事,不过头一件事就让陈太忠有点心疼,“太忠,这马上国庆了啊,市里要搞点活动,你们科委……怎么也得意思一下吧?”

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各职能单位出血的时候,只是以前科委只有眼巴巴地看着兄弟单位被要求赞助,心里羡慕,却是没有被要求赞助的资格。

今年的科委则不同了,有了赞助的资格,不过,没人愿意去科委化缘,分管市长乔小树都不想接这买卖,那也只有段卫华这大市长亲自出马了,他就不信陈太忠不卖自己的面子。

段市长的面子,陈太忠自然是要买的,结果两人商量半天,科委赞助市政府二十万,没办法,富裕单位,总是躲不过这样的刀子。

第二件事情,更是让陈太忠瞠目结舌,段市长的问话,非常地不负责任,“听说你跟证监会的有些关系?”

“这个肖孟成,简直胡说八道嘛,”陈太忠马上就反应过来,这话是谁传入段市长耳朵的了,当时听到这话的人里,有嫌疑也就是肖区长一个人了,“谁说我有关系了?”

“有没有,那再说了,”段卫华笑着摇头,“天南制药要上市了,不过他们下面的子企业数量不够,咱们市的化工厂,可以争取一下的。”

“天南制药……那是省里的企业啊,”陈太忠有点不摸头脑,心说段市长你这倒是眼光远大啊,等你升上副省长再考虑这个问题成不成啊?“这个铁永红的化工厂,跟制药厂还有什么关系吗?”

“化工厂年年亏损,你不知道吗?”段市长笑嘻嘻地看着他,“反正,天南制药厂要上市的话,还要兼并几家企业才行,为什么不能是化工厂呢?”

“这个任务……好像艰巨了一点,”陈太忠低头,轻声嘀咕着,“这是市里的事儿吧?”

“市里当然有配合,工作早就开展了,不过现在有点阻力,”段卫华笑笑,倒依旧是挺和蔼的,“就是让你配合公关一下,怎么样,有信心没有?”

“没有,”陈太忠忙不迭地摇头,一点不给段市长面子,脸上却是一脸的赧然之色,“这个我真的没有经验,估计是不行。”

我的科委都给市里二十万了,这又不是科委的事儿,也不是招商办的事儿,我吃撑着了管它,有病不是?

“那你帮着打问一下,总不是什么问题吧?”段卫华不介意地摇头笑笑,“总不会让你白帮忙……对了,听说你们科委现在不进人了?”

这就是段市长的第三件事了,不过,陈太忠依旧没打算答应,于是笑着点点头,“现在冗员还超过了半数呢,真的不能进人了。”

“这也是啊,”段卫华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咳嗽一声,“据说,市科委一个退休的名额现在黑市价都卖到一万了,太忠,这个,你要控制一下这个谣言啊。”

“一万了?”陈太忠登时傻眼,“我怎么不知道?”

就在同一时刻,素波,关正实推开了陈洁办公室的门,“陈省长,你好,我有点事情,想跟你汇报一下。”

陈洁抬头看他一眼,微微颔首,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科委的关正实,是吧?你好像很少来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以前都是董主任来汇报情况的,”关主任讪讪地解释,“我也知道您忙。”

“嗯,”陈洁点点头,低头去看桌上的文件,不再说话,关正实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

约莫过了五六分钟,陈省长才抬一下头,看一眼他,顺手翻一下文件,又低下头来,关主任知道,这是人家考验自己的耐心呢,说不得直着身子,端端正正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脸上也没什么不耐烦的表情。

又过了两分钟,陈洁才抬头,顺手拨一拨手边的文件,看着他,“有什么事情,你说。”

“是这样,听说校园网的资金比较紧张,”关正实开门见山了,“周末我正好跟着同学去了趟凤凰,见到了凤凰科委的陈太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