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04章 济济一堂

陈太忠这话,郑在富怎么可能听不懂?

一时间,他也忘记尴尬了,赶忙低声说一句,“陈主任,我不会跟他们说的……”说到这里,他瞥一眼丁小宁,“嗯,我跟小宁的舅妈都不说。”

“无所谓,”陈太忠不经意地摇摇头,当然,这肯定是口不应心的举动,否则他吃撑了瞟郑在富一眼?无非是逐渐培养起来的虚伪使然。

郑主任对他这种心态,是再明白不过了,心里不由得暗自感慨一声,小陈跟自己是越来越地有隔阂了啊。

还好,丁小宁总是念自己的舅舅的旧情的,“舅舅,你不是说,找太忠哥说交通大厦的事儿吗?”

敢情,郑在富跟别人合伙组建了一个小包工队,也是搞施工的,不过重点是搞装潢中的木工活,现在正在装丁小宁的新京华酒店,下一步交通局的交通大厦也进入收尾阶段了,正是上木活儿的时候。

眼下的交通大厦,已经有好几个做木活的施工队进场了,郑主任跑到牛局长那儿一问,牛局长也好说话,“十五层楼呢,给你两层也没问题,不过……你让小陈跟我说一声吧。”

这就是说明白了,给你点活儿好说,自己人不照顾,那照顾谁去?反正你也差不了给我的好处,但是,你得让陈太忠明白,这是我看他的面子才给你的!

真的是很简单的事情,陈太忠只需要打个招呼就行,但是没这个招呼,郑在富想接活那就是白日做梦——是的,这就是权力的魅力。

而这权力,能赤裸裸地转化为金钱,在这种现实面前,就算郑在富是丁小宁的舅舅,他也不得不接受自己的外甥女儿和别的女人,跟陈太忠同居在一起的事实!

“哦,”陈太忠犹豫一下,点了点头,心说老牛这家伙也真是的,帮一点点小忙也要我领情,“行吧,一两天内,我到‘一品香’坐一坐,到时候跟他说一说。”

“那我就不打扰了,”郑在富发现,自己实在不能再坐下去了,忙不迭站起身来,却是将一个薄薄信封放在了桌上,“那个……我走了啊。”

薄信封是卡,厚信封是钱,这都不用说的,陈太忠瞥一眼桌上的信封,脸一沉,“东西拿走,我帮你是看在小宁的面上,你要留下东西,这个招呼我不打了。”

现在的他,眼里又何曾放得下郑在富能拿出来的那点钱?

当然,他知道郑主任这么做,是“亲兄弟明算账”的意思,不过,若是没有丁小宁,你也配跟我明算账?

郑在富愣了一愣,看一眼丁小宁又看一眼陈太忠,犹豫片刻,终于还是弯下身子拿起了那信封,一声不吭地向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之后,他转身看看自己的外甥女儿,嘴巴动动,好半天才低声吩咐一句,“小宁,不要惹陈主任生气。”

唉……陈太忠直接被他这话败坏了心情,看着关闭了的大门,他哼一声,做人有点脊梁很难吗?怎么一个个的,骨头都这么软呢?

好在刘望男知冷知热的,见他的狗脸一变,马上笑嘻嘻地从他身后贴了过来,“太忠,我们帮你打扫屋子打扫到现在,饭还没吃呢……”

“何必用你们打扫呢?”陈太忠笑一笑,心情好了不少,“随便找几个人收拾一下就行了,对了……这儿倒是能让钟韵秋搬过来住,让她找人打扫好了。”

听到他这话,那三位齐齐地翻翻眼皮,很明显,她们觉得他有点偏心……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又开了车去接支光明一行,带着他们在凤凰市转悠了好一阵,两人选中了红山一片地,他俩的目的是搞一个厨具市场,尽量争取将这里建为天南最大的厨具批零市场。

很多陆海人做事,都是这种风格,不求广泛但求专精,厨具这一块目前还不怎么热门,是很小很小的一块,可要是做成规模了,那利润还真的很可观的。

所以,这个市场虽然远期前景看好,可是需要的投资也不会小了,初期最少也要扔个两三千万,两人不是出不起这个钱,但是既然是一个村里出来的相互信得过,那共同经营风险共担倒也正常了。

陈太钟倒是有意让他们把市场开在横山,不过邓总和江总都看好了红山,这边有建材和装饰市场,这是人家的优势,厨具市场开在这里,能充分地利用现有的人气,所谓的连带效应就是这个了。

倒是横山那儿,有成为高科技企业密集区的倾向,他们若是真想将市场开到那里,不但初期投资会大一点,关键是被消费者认可还要一个过程,发展速度起不来。

不过,这件事情也没定死,湖西也有装饰市场,这两位也是老手了,肯定要两边联系,争取政策,无非就是讨价还价的意思。

倒是湖西的区长和红山的王小虎都听说此事了,电话一个接一个地往陈太忠手机上打,陈主任这个不堪其扰,那也就不用说了。

十点多的时候,湖西的常务副区长肖孟成终于堵住了陈太忠一行人,“陈主任你太不够意思了,为啥先带人去了红山?这湖西可是你们科委的娘家,以后不能这么搞啊。”

“这可是不关我的事儿,”陈太忠笑着一摊手,“是客人这么决定的,反正只要他们落户凤凰,我可不管他们在哪儿落地……嗯,我接个电话。”

这次的电话,却是荆涛打来的,关正实和荆家父女一大早出发,眼下已经抵达了凤凰,问他在哪儿呢。

“得,又是好几拨,”陈太忠苦笑一声,实在也没办法分开安排,“都去海上明月吧,找个大一点的包间。”

荆涛他们先进的包间,闲坐在沙发上等着,等陈太忠一行人到了,大家才闹哄哄地开始相互介绍,肖区长听说省科委的副主任来凤凰玩儿,禁不住瞥陈太忠一眼,这家伙倒是别人说的那样,交游广阔得很啊。

陈太忠、支光明、邓总、江总、小吉、肖区长、荆家父女加上关正实,这就九个人了,再加上跟着来的谢阿菩,整整一个十人大桌。

接下来,就是安排坐次了,关正实占个首席肯定没问题,不过,他硬是拉着陈太忠一起分了上首位,其他的就是乱坐了,实在没法排,除了小吉身份差一点,这帮人里就没个含糊的主儿。

本来陈太忠另一侧是坐着支光明,荆紫菱却是过来拽他,“支叔叔,我跟太忠哥好久没见了,咱俩换一换吧。”

支光明闻言,侧头瞥一眼原本挨着她的谢阿菩,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好,冲你叫我这个叔叔,我也要给你让一让呢。”

谢阿菩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他真有追求荆紫菱的心思,要不然也不会巴巴地从北京追到天南来了,只是,他听荆俊伟说过,荆紫菱在天南有对象,才没有很明显地表现出追求的意思。

当然,荆俊伟这么说,并不是真的认可陈太忠就是自己的妹夫了,他实在是知道,这谢阿菩不但风流成性,还是个非常势利的家伙,做事又没什么担当,实在不是自己妹妹的良配。

荆紫菱也能感受到他的意思,她受到这种仰慕多了去啦,倒也不生气,只是很谨慎地保持着距离,客套之余不发出任何错误信号,等着这家伙自己悟通之后,老实地离开就是了。

可是谢阿菩不甘心啊,他来天南,固然是寻找些投资机会,也是想见一见她的男朋友,而眼下看来,那姓陈的似乎就是了。

除了关正实是副厅,一帮子小副处,不知道得瑟什么呢——那姓关的也不过是科委这种边缘部门的,猛然间,谢阿菩觉得面前这帮人有点可笑,小地方就是小地方啊,要是搁在北京,还有骑自行车的副部呢,真是没见过世面的。

还有,这些这个总那个总的,你们知道有多少钱才叫老板吗?

不过,谢阿菩的城府还是有一点,面上并没什么不悦的神情,等大家开始开动筷子,人声渐杂之后,他才寻个机会,冲支光明笑着点点头,“支总是陆海的啊,也是来凤凰投资的?”

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挨着“太忠哥”坐的家伙,做了多大的买卖!

“不是来投资的,”支光明何许人物?早就闻弦歌而知雅意了,说不得笑着摇摇头,“目前没心思在这里投资。”

“凤凰的投资环境,很不错啊,”谢阿菩很“讶异”地看着他,“历史名城,我都考虑,要不要投资五千万,搞个影视城呢。”

“我是公司想上市,所以来凤凰找陈主任公关一下,”支光明只当没听到对方说的五千万,很随意地耸了耸肩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