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00章 争秘书

就是章尧东自己说的!陈太忠瞥小董一眼,笑着摇摇头,也不肯多解释——前一阵科委那五个副职,他问章尧东是不是从科委系统里选拔,结果被章书记用这话硬生生地顶了回来。

几个人正一边吃喝一边聊天呢,张智慧陪着财政局行财科的龚科长进来了,“小董你这臭小子,又来我这儿混饭,回头扣下你那辆破面包车顶饭钱。”

“这次饭钱我出了,”赵主任也认识张智慧,笑着接话,“张总不用担心了。”

张智慧可是不认识他,张总虽然眼皮子驳杂无比,但肯定不可能记住这么一个小小的外地正科,尤其还是科委这种仆街单位的,说不得眉头皱一皱,笑着问陈太忠,“太忠,我看着他挺面熟的。”

“我们曲阳科委的赵主任,”陈太忠笑着将场上的人介绍了一下,一听张智慧身边居然是行财的龚科长,连一向不羁的小董都禁不住郑重了几分,这可是要紧人物呢——管整个财政拨款的。

不过,龚科长倒是没啥架子,笑嘻嘻地坐下,“陈主任,有日子没见了啊,今天碰上了,好好喝两杯。”

这话一说,连张智慧都纳闷,他可太明白龚科长是什么样的人了,一般行局的一把手,都放不进这家伙的眼中,肯陪两杯就算给面子了,今天怎么会这么客气,主动要碰杯呢?陈太忠是强势,但是丫再强势也强势不到财政局去,要不然就是吴言那话了——章尧东和段卫华会联手收拾他。

龚科长当然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客气,喝了两杯之后,笑嘻嘻地发问了,“最近也不见曲阳的小钟来要钱了,呵呵,好几次都是那个吕主任来的。”

上次陈太忠帮钟韵秋要钱,是通过许纯良请出了省财政厅的常务副厅长李御杰,这么大个头的主儿,龚科长怎么会不记得?

曲阳?赵主任听得眉头就是一周,不过,眼下桌上好几个够份量的,真的是没他插嘴的份儿,说不得他就要给陈太忠使个哀求的眼光。

“小钟被吴言借到横山了,”陈太忠笑笑,很随意地答他,“听说,吴书记少个秘书,不过小钟能不能胜任,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小钟那丫头不错,我看行,”龚科长笑着点点头,“吴言能把她从曲阳借过去,那当然是看好她的能力了。”

赵主任这才反应过来,大家说的小钟是谁,想起陈太忠在向阳镇撒野的一幕,他禁不住讶然出声,“钟韵秋?她成了吴言的秘书?”

很奇怪吗?张智慧白他一眼,仅仅用眼神就将那不屑表露得一览无遗,不过,姓赵的是陈太忠的人,他也不可能叫真,于是下一刻,他侧头看一眼陈太忠,语重心长地发话了,“太忠,你这么忙……也找个秘书了。”

“我当然知道我该找个秘书了,”陈太忠白他一眼,“这不用你说,问题是没有合适的人选不是?而且,我现在的级别,要找也只能找通讯员,副处怎么能配秘书?”

“这可不是你想的那样啊,太忠,”龚科长笑着摇摇头,称呼在不知不觉中亲切了起来,“哪儿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小钟做吴言的秘书就合适吗?横山的人多了,为啥吴言从曲阳调人呢?”

一桌四个体制内的,赵主任可以忽略不计,张智慧跟他关系不错,说的又是陈主任的事儿,龚某人倒也敢说两句——不过,由此也可得知,龚科长的牛逼那不是吹出来的,换个科级干部来,谁敢点评如日中天的吴言?

“那倒是,”张智慧笑着点点头,他整天迎来送往,对官场新近流行什么东西,还是相当清楚的,“我要是个女的,早就把那个宫韵秋当成秘书了,现在大家选秘书,可不仅仅选人才了,还选背景呢。”

这话的意思就挑明了,人家吴言选钟韵秋,是看在钟韵秋身后的陈太忠的份儿上,天底下就不可能有无缘无故的爱。

至于说吴言可能是出于公心,未必知道钟韵秋是陈太忠的码头——别傻了,整个凤凰官场都知道了,以吴书记的政治嗅觉,能注意不到吗?

陈太忠倒是没有想到,吴言的选择,正合了眼下官场的大趋势,不过这么一来倒也不错,起码无须刻意去掩饰什么,省去了他跟别人解释的过程。

“是钟韵秋,不是宫韵秋,还宫外孕呢,”他笑着白了张智慧一眼,“这个我还真没想到,看来回头得跟吴书记沟通一下,咱们还是要……唯才是举的嘛。”

“去去去,你不用装了,”张智慧笑着推他一把,“这样,我侄儿最近也没啥事,让他给你当这个秘书……嗯,这个通讯员去吧?”

“用不起,敬谢不敏,我惹不起他叔叔,”陈太忠笑着摆摆手,又一拱拳,“张总你饶了我吧,我这人性子不好,嗯,嘴也不好。”

“少扯了,”张智慧好不容易抓住他了,又怎么可能放过?“就这么说定了啊,你要不给我面子,我找唐……那谁告状去。”

找唐亦萱吗?陈太忠心里没的就是一暖,想一想叹口气,“算了,老张,不是我不给你面子,科委不进人了呢。”

“别的地方也就算了,科委……哼,”张智慧笑着摇摇头,“不进人了吗?我倒是不信了,回头让我侄儿找你去啊,他叫张爱国。”

“喂喂,老张,你给我把话说明白了,”陈太忠还真是狗脸,说沉马上就沉下来了,“我科委都不进人了,你跟谁有关系?”

“我要什么关系啊?顶工嘛,”张智慧才不管他的样子,笑得前仰后合,“服务公司找个到年纪的,随便就顶下来了,你不知道吗?”

“你以为这是二十年前啊?”陈太忠真是有点哭笑不得,不过转念一想,好像科委的制度一直也都是几十年前的那种感觉,“要顶就快,我马上要堵这个漏洞了。”

“随便你堵,手续都早办好了,就是差个章了,”张智慧笑嘻嘻地看着他,“主要是不知道下一步科委会走到什么程度,才有点犹豫。”

“我外甥女儿就在科委呢,”龚科长插话了,看也不看张智慧一眼,“在高新区呢,叫王妍,不知道陈主任有印象没有?”

“小龚你啥意思啊?”张智慧不满意了,斜眼瞪他一眼,“太忠找通讯员呢,你外甥女儿……那是女的不是?怎么合适?”

“通讯员又不是秘书,”龚科长才不吃他那一套,转头冲着陈太忠点头笑笑,“我那外甥女儿不懂事,陈主任该说她就说。”

“女的……算了,还是老张你那侄子快点那啥吧,”陈太忠可真不想在自己身边沾染女人,心说真要缺女秘书,我还不如找张梅什么的来呢,“还是得注意影响。”

龚科长叹口气,张智慧却是笑嘻嘻的,直到两人走出门去,张智慧才拍他一下肩膀,“龚科长你什么意思啊?”

“我这不是帮你将军吗?”龚科长笑嘻嘻白他一眼,“谁想你不领情,老张你这比我多吃好几年饭呢,这点都听不出来?”

“那倒是,”张智慧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一阵鄙夷,怕是你那外甥女儿跟你家关系也不怎么样吧?要是真跟你关系好,你这个做舅舅的能把她丢到科委那种破地方?

“老张的侄儿,我见过,那家伙挺机灵的,”见张智慧走了,小董才笑嘻嘻地发言,“而且嘴也严实,倒是跟他这二叔挺像的。”

“切,小董你做陈哥的秘书就不错,”马疯子憋了好半天了,才挤出这么一句来,“在外面瞎混,有啥前途啊?”

“我现在也在给陈哥打工呢,还不是一样?”小董白他一眼,接着又苦笑一声,“我野惯了,受不了约束,陈哥早就叫我了,我实在知道,自己不是混官场的料。”

“行了,不说了,”陈太忠摸出手机,“一点半了,英国那边六点半,我得给尼克打电话问问了。”

尼克好半天才接起了电话,听起来有气没力哈欠连天,“是陈啊,一大早给我打电话,有要紧事儿吗?”

我都憋了一上午了,陈太忠撇撇嘴,将投资延后的时候如此这般地解释一遍,“怎么样,能不能跟香港那边说一声,修改一下协议?”

“啧……”尼克沉吟一下,好半天才叹口气,“这是合约啊,签定了不好随便修改的,要不,我去找一找那个公司的弱点吧……必须要有一个借口,不过你知道,这要花费一点时间。”

“希望不会很慢,”陈太忠哼一声,现在装纯洁了?早百十年干什么去了,英国人还讲合约吗?

“我也不想慢呢,但是我跟你说过,上议院那帮老东西,是很顽固的,”尼克听出了他的不爽,“让他们投资,我很下了一番辛苦,现在变更……陈,你真的很让我为难,究竟是为什么呢?”

“你不用知道,”陈太忠挂了电话,开什么玩笑?这个原因总不能告诉尼克,要不可就是丢脸丢到国外了——从这一点讲,他真的挺爱国的。

不过尼克这个态度,确实让他有点失望,这可是他寄予希望最大的主儿,没想到居然是这个结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