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99章 连锁反应

等到陈太忠回到科委,就是接近中午了,不过总算还好,科委里在热热闹闹地发福利,大家一个个眉开眼笑的,见了陈主任更是热情到不行,这份节日的气氛,将陈太忠心中的郁闷冲淡了不少。

院子里还停了四五辆小面包车,却是下面县区的人来领福利了,这次市科委出手大方,人人有份儿呢。

不过李健却是有点愁眉苦脸的,站在那里不知道想什么,陈太忠上前一拍他的肩膀,“李主任,你这是……遇到什么难题啦?”

“也没啥,阴平的耿主任下了,”李健摇摇头,不过还是有点不开心,“被调到区政协养老了,倒是提了一级,接替他的是一个乡的副乡长……刚才我给他们发福利的时候才听说的。”

下了就下了呗,陈太忠对耿主任还真没什么舍不得的,老耿那人虽然算得上正直,不过实在是太爱倚老卖老了,经常肆无忌惮地得罪领导,“呵呵,这也算事儿?他到年龄了嘛,给他发一份儿福利就完了嘛……这点事你都要苦恼,那你现在站在我的位置的话,就该上吊去了。”

“他跟我爸关系好啊,是我爸的师弟,”李健的嘴撇一撇,算是个笑意,“要不是离不开他县里那个精神病的老婆,现在起码也是咱这儿的副主任。”

“人各有命,他觉得这样值,那就这样了,”陈太忠不认为这是什么值得感慨的事情,既然是他的老婆,就算精神病也该照顾嘛,这很正常吧?

“其实耿主任还能呆两年的,”李健无奈地笑笑,又叹一口气,“不过咱们科委太红火了,所以他就到了政协那穷地方。”

“嗯?”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他刚才还真没把这个当回事,一个科级干部,又不是他的人马,他管那么多做什么?

不过李健这话,却是提醒了他:那个副乡长,可能是来分享科委的盛宴来的,这事儿做得可是有点不地道了。

怪不得李健是这副表情呢,老耿还真够命苦的,在科委呆了这么久,也没享过什么福,好不容易科委要有点起色了,他倒被人一脚踢到政协做副主席去了。

这种因果的话,倒也不怪李主任郁闷了,不过陈太忠能说什么?他什么也不能说,各级科委接受的横向管理力度,要大于垂直管理力度——要不然也不会出现陈太忠跟省科委跳脚之后,都没什么惩罚的现象了。

县区里委任自己的科委主任,市科委无权置喙——除非有足够的反对的理由,更何况耿主任也确实堪堪到点儿了,人家阴平虽然把他踹到政协了,可是正科成了副处了,这也算仁至义尽了吧?要不然一年以后你直接回家养老。

有李健提醒,陈太忠马上就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一时间也感触颇多,愣了半天之后才侧头看一眼李健,“李主任,我觉得……下面县区的科委,咱们放权太多了,这样不好。”

李健当然明白陈太忠的意思:下面县区的科委领导,大多都是县区委任的,咱们为他们争那么利益,有毛病不是?咱市科委管好自己的一摊就完了。

这原本就是他的目的,耿主任对他一直不错,工作中也相当地支持,文海上台后因为李健跟邱朝晖走得近,本不想用他的,关键时刻还是耿主任出头,结合了科委里的主流,造出了很大的影响,他才得已做了这个办公室主任。

所以,耿主任这次在盛宴前夕被调整走了,李健真的是有点悲愤莫名,他知道自己无力改变什么,那么就只能做出比较疯狂的决定了:县区科委很牛逼吗?你们错了,没有市科委的支持,你们什么都不是!

当然,他这个报复的理由,客观上是存在的,毕竟,市科委这半年虽然崛起得突然,其间种种艰苦却也是不足为外人道,别的不说,只说副厅以上的领导,科委这半年来得罪的,就比以往十年的还多。

眼下好不容易冲出重围了,支持科委,也有限支持过陈太忠的老人,却是毫不犹豫地被替换了,李健真的很想直接地告诉他们一句:你们别瞎忙了啊,这原本就跟你们无关的。

听到陈太忠这话,他当然是要点头的,“没错,放权要适度,现在,好像咱们给了下面什么不好的信号……他们觉得什么都能共享了。”

“没错,你这话,真的跟我想的一样啊,”陈太忠笑着拍一拍他的肩膀,“周一的会上,你提议案吧,我会大力支持的。”

呃,陈主任这是把我架到火上烤了啊,李健有点哭笑不得,他倒不是觉得陈太忠没这手段,只是一直以来,他觉得这个年轻的副主任,似乎对这种技巧性的东西,并不是很重视,今天这是……改性子了?

陈太忠却是没想到这个,他只觉得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你李健有意见,当然是你主张啦,我配合着你搞一下,就很不错了——当然,这意见若是不合他的意,这“配合”二字该不该出口,却还是得商榷一下。

不经意间的改变,才是真正的成长,这种不经意甚至都没让当事人自己意识到,可见这成长是实实在在的。

以后市科委和县区科委的人,要区别对待了!看着院子里忙忙碌碌分福利的人,陈太忠心里暗暗地下了决定。

不过真说县区科委,很多事情其实没那么严格,凤凰市七区二县,属于传统意义上市区的是清湖、文庙两个区,湖西、红山和横山三区,属于城乡结合部,这五个区,市科委的垂管力度相对而言要大一点。

阴平和曲阳离得远,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区,尤其是金乌和童山那都还没撤县呢,这四个地方,市科委垂管的力度就很小了。

难道把这九个县区还要划出等分来?想到这个,陈太忠有点挠头,不过下一刻他就把这个想法扔到了一边,这种事别人操心去好了,就不信剩下的八个领导,拿不出合理的方案!

以科委班子眼下的和谐程度,只要是往市科委收权、省钱的建议,肯定会是一致赞同的声音——当然,若是不和谐的班子,A见不得B收权,心里不好受的话,那就是扯皮了,可见,班子思想的统一,对一个单位的发展确实是相当重要的。

陈太忠在科委转了一圈,就快到中午吃饭的时候,眼见大家吵吵嚷嚷开心得很,都在说科委未来的前景,他禁不住又想起了不许到账的两千万,心里那份别扭就别提了,少不得开上奔驰车扬长而去,也算是眼不见心不烦。

谁想,他想走,别人还未必愿意放过他呢,就在他琢磨是不是该把招商办一帮老部下招呼来坐坐的时候,接到了曲阳科委赵主任的电话,“太忠主任,中午坐坐吧,有点事情,我想向您汇报一下。”

赵主任想的是什么事情,那还用问吗?曲阳和阴平两区最是相像,都是像县大过像区的,阴平的老耿被弄到政协了,赵主任就坐不住了。

老赵在曲阳,也没啥人缘儿的,当初他是曲阳县热门单位粮食局的副局长,由于没啥背景又挡了别人的路,来科委虽然是提了半级,可就冲科委那样子,都是属于发配性质,这位子倒也坐得稳固。

现在科委好了,那就又难免被人惦记上了,有了耿主任这前车之鉴,赵主任哪里还坐得住?区里找个人救他估计有点难度,那他只能借着领福利这一趟,找陈太忠说项了。

正好小董找陈太忠来说抢注域名的事情,又有马疯子说汽配城的进度,陈太忠一琢磨,得了,既然这俩都是体制外的,那么,加上一个体制内的,倒也不妨事。

小董照例是将饭局安排在凤凰宾馆了,包间里,赵主任皱着眉向陈太忠大倒苦水,“……太忠,不管怎么说,曲阳是区的编制啊,咱市科委不能看着区委乱伸手吧?”

这倒是大实话,曲阳虽远毕竟是区,撤县改区不仅仅是加快城市化进程,提高发展机遇什么的,市里对区的管理力度,总是在对县的力度之上,像童山和金乌两县的科委主任,就算明知道要被替换,估计也不会找陈太忠,没用的嘛。

“唉,这倒是让人头疼的事儿,”陈太忠叹口气,琢磨一下,“反正你勤打听着,万一有事儿,我尽量帮你说一说吧,老赵你不知道,都有领导歪嘴了,说我是组织部长……啧啧,我这日子也不好过啊。”

听到这样一个许诺,赵主任的心思,登时放下了不少,他原本就是被阴平的事儿吓了一跳,是未雨绸缪的意思,心说区里现在还没露出什么苗头来,既然陈主任答应了,我再四下公关一下,保住自己应该问题不大吧?

小董听得有趣,笑着插嘴问了,他原本也就是百无禁忌的性子,“谁说你是组织部长?章书记听了不得生气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