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97章 劲爆双飞

这个混蛋,真不要脸!吴言看着陈太忠啥也不穿,就那么走出去,心里暗暗地嘀咕一句,想要前去闩上门,一时间却是觉得全身乏力,就那么懒洋洋地在床上躺着,心里百味杂陈。

陈太忠接下来的话,她当然也听到了,正咬牙切齿地发狠呢,却听到钟韵秋在大厅怯怯地发问了,“吴书记,我该……请您指示!”

这还要我指示!吴言气得一口就咬住了枕头,在牙间磨动了好半天,才哼一声,“到现在你还没学会紧跟领导吗?”

接下来,外间“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然后就听到钟韵秋轻声一哼,那是尽力在压抑的快乐的呻吟——那个混蛋一定进去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屋外“啪嗒啪嗒”的声音越来越响,吴言这个辗转反侧,滋味就不用提了,听着那呼吸越来越沉重,她觉得自己又想了。

钟韵秋一开始,实在有点放不开,吴书记在她心里,一直是只可远观仰望的存在,眼下,有人才从吴书记的身体里出来,还带着那黏滑的汁液,就进入了自己的身体,这个……压力好大吖。

到得后来,随着那充实和冲击带来的快感一波一波地到来,她的神智逐渐有些模糊了,不过饶是如此,她也刻意地咬着牙,极力抑制着自己呼喊的欲望。

就在她堪堪飞上云端之际,似乎模模糊糊地听到吴言咳嗽一声,说了些什么,她才要细细地分析一下,陈某人却是死死地顶住了她,一阵研磨,终于,她彻底放飞了自己。

吴言说的是,“太忠,我又想了,去洗一洗过来……”

陈太忠这次可是不答应了,搞定了钟韵秋之后,转身大大咧咧走回了屋里,“洗一洗?我看你是欠揍了。”

一边说,他一边将她翻了过来,抬手就是啪啪地两巴掌,打在了她赤裸的翘臀上,“让你不乖……还让不让我洗了?”

吴言这罪可是遭大了,她原本就有点微微的受虐倾向,想到自己现在被太忠打屁股的时候,居然还有外人在一边偷听,一时间,只觉得无尽的欲望冲上了脑中,随即又蔓延到全身。

可是,饶是如此,她还是很坚定地摇头,“不行,你先去洗一洗。”

陈太忠也不欲太让她为难,一个穿墙术就进了卫生间,随便弄点水撩拨了一下,转身又出去了,抬手又是几个巴掌之后,自她身后分开,硬生生地向里探去。

“轻点,有点痛。”

“那当然,是洗过了嘛……”陈太忠减轻了力道,不紧不慢地晃动着,“少了点润滑,摩擦系数就大了,这你还不知道?”

“我还没有习惯啊,”吴言轻叹一声,低声答他,“下次吧,下次我试试能不能接受,好吗?”

钟韵秋双腿大开,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听着屋里人的对话,一时间神智又有一点恍惚了: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一晚上,陈太忠折腾了两次,第一次是将自己的仙灵之气给了做领导的,第二次却是不管吴言的反对,将钟韵秋也抱进了卧室,不但没有再洗,最后还发射在了准秘书身体里。

这是怎样的荒唐啊?第二天吴言醒转的时候,发现钟韵秋躺在自己身边,陈太忠却是不见了去向,想到自己居然会当着她快乐地嘶喊,不禁苦笑着摇摇头,“这个混蛋,我这一辈子,算是毁在你手上了。”

这家伙似乎比段卫民也强不到哪儿去啊,她正想这个问题,钟韵秋却是被她这轻声的嘀咕惊醒了,身子一动就坐了起来,“吴书记……我,我去给您买早点。”

晨曦透过厚厚的窗帘,隐隐映出了她雪白的上身,两团丰硕微微地抖动着,吴言一时间也有点感触:这小丫头,唉……倒也是个小美人啊。

陈太忠今天倒是相当地意气风发,双飞啊,领导和秘书的双飞,这在官场里,也算是一件挺罕见的事儿了吧?嘿,哥们儿偏偏就做到了。

这份得意,一直延续到了他到单位,不过这个单位不是科委,而是招商办,秦连成通知他,今天有重要会议,千万不要缺席。

等陈太忠到了招商办才知道,今年的招商引资任务,已经完成了百分之八十,其中招商办里,业务二科要比业务科完成得多出两倍去——只说陈太忠科委那儿的创新基金,到账的就有六个多亿了。

再加上业务二科的其他人也很努力,这种情况,业务科是拍马也追不上了,眼见业务二科的人年底收入会远超自己,业务科的禁不住就要抗议了:陈太忠明明是副主任了,为什么他的业绩还要算到业务二科里?明明应该算到大家头上嘛。

业务科这么说,李继峰的综合办也马上跟进,就是就是,明明是大家的奖金,怎么能全归了业务二科呢?

当然,这抗议仅仅是停留在表面上的,业务二科里藏龙卧虎,别说陈太忠这红人了,只说杨晓阳和谢向南,身后那两位也很强大,小吉的堂哥是吉建新——这种关系在业务二科都算拿不出手的了。

扯远了,反正这只是一种杂音而已,不值得认真去对待,秦主任召开这个会,主要是通知大家,今年的时间不多了,还有四个月就要过年了,而任务,我们已经完成百分之八十了。

招商引资的任务,那可不是跟着GDP走的,去年十个亿,今年市领导脑袋一热,可能就是十五个亿的指标了,去年是有甯家的投资,算是超额完成任务了,今年市里考虑到国际大气候不景气,给招商办定的是四亿美元的投资。

可是就在这不景气的大气候下,招商办居然要完成任务了,这个事情就要认真地对待一下了,秦主任招呼大家来的目的就是:我们要控制好节奏,那啥,能推到明年的项目,今年就不要上马了。

没办法,做人难啊,做官场中人更难,你别以为今年超额完成了任务就是好事,领导不会觉得是你能干,只会认为这是指标定得低了,那明年的担子能把你压趴下了。

完不成上面的任务,是下面的人没能力,但是,下面每次都完得成任务,这就是上面的人没能力了——为什么回回都把指标定得这么低?

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按说陈太忠来不来参加也都无所谓,这厮早就是别人眼中的异类了,业务科科长张玲玲更是很早就放弃了跟他较劲的心思:老娘不怕跟人较劲,但是我也不会跟那些非人类较劲。

可是秦连成搞这个会,有一半是冲着陈太忠去的:太忠我求你了,你不要这么能干了好不好?有啥投资,咱明年再搞行不行啊?

当然,这样的话,秦主任私下里也能跟陈主任说一说,不过,陈太忠若是能出现在会场就更好了,新上任的副主任、统战部副部长姜楠已经嘀咕好几次了:来招商办已经五个月了,我居然就没见过陈太忠主任。

陈太忠很老实地参加了这会,也没说什么——现在的他可不比以往了,当然不会对会议精神一惊一吒的,政府工作原本就是这样,你不能干那得滚蛋,但是太能干了也不行,不上不下的那种才是王道。

有了这个认识,他在会上低调得很,等会开完了,他正想很低调地脚底抹油,却是被小朱和小吉一帮人拦住了,“老板,你多久没回来过了?现在还想跑?”

“我那是工作需要不是?”陈太忠见一帮人气势汹汹的,自己先笑了,“去去去,我还有事儿呢,再拦着我,小心年底的福利出问题啊。”

大家正闹腾呢,秦连成走了过来,陈太忠一见,赶紧冲出人群,“秦主任,我有点事情,想请您指示一下。”

“指示什么?”秦连成冲着他笑一下,“好好说话,别阴阳怪气的,走吧,去我办公室说吧。”

“靠,秦头儿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看着两人走远,业务科新来的一个家伙低声嘀咕一句,却没想到,他这话才一出口,就招来了业务二科四五双充满仇视的目光。

秦连成办公室里,陈太忠有点为难地发问了,“秦主任,我们科委剩下的两千万英镑,按理说是今年到账的,是不是也得推到明年了?”

“那肯定啊,”秦连成听到这问题,也只能苦笑了,“太忠,你这两千万英镑一到账……那就是三千多万美元,咱的任务算是又完成了接近百分之十,你不是跟他们关系好吗?让他们缓一缓吧,反正你科委那儿也不差这点钱。”

“啧,尼克那儿倒是没事,可是中间还有个香港博睿啊,”陈太忠有点头痛了,“这投资咨询公司吃的就是这碗饭,签好的合同,人家未必愿意反悔。”

“那把这钱先转进别的账户嘛,”秦连成不以为然地回了一句,不过下一刻他就意识到了不妥,上次小陈被纪检委弄走,可不就是这种事儿来的?

抬头一看,果不其然,陈太忠两眼上翻,正恨恨地盯着天花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