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96章 这才是调教

可惜的是,陈太忠并没有看到吴言对待钟韵秋的一幕,否则他会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调教。

事实上,吴言也没打算给钟韵秋什么下不来台,她无非就是让准秘书提前进入角色了,比如说她在门口来回走了几遭,却是偏偏要小钟去将拖鞋给她拿到沙发边上来。

令人奇怪的是,钟韵秋还偏偏就吃这一套,她甚至想伸手帮吴书记去换鞋,虽然她从小都没这么服侍过人——她算是大家闺秀级别的,钟家在曲阳也算得上个大家族了。

倒是吴言心里有点接受不了,她自力更生习惯了,家庭条件也远不如钟家,不过,下一刻她终于硬生生地忍住了那不适的感觉,这种关键时刻,有必要将这个小家伙的侥幸心彻底打消:你一定要搞清楚谁才是领导!

看着钟韵秋低眉顺眼地将自己的皮凉鞋放在门口,吴言心里的郁闷就少了很多,终于咳嗽一声,“去卫生间洗洗手,帮我冲杯茶……”

至于说钟韵秋还没来得及换鞋,那就不是她要操心的内容了,直到吩咐其将电视打开,调好频道之后,吴书记才体谅了她一下,“你想喝茶自己再冲吧……”

于是,钟韵秋才去换鞋、冲茶,一切收拾好之后,她才端个小凳,坐在了茶几边,却是不敢跟书记大人去挤那个劣质沙发。

吴言却是因为她的小心谨慎而心生好感,看了半天电视也看不到心上,好半天才叹一口气,没头没脑地冒出了一句,“这家伙……真的造孽啊,他到底祸害了多少人呢?”

“是我自愿的,跟他无关,”钟韵秋憋了好半天了,原本还想着能继续憋下去呢,但是偏偏地,吴言这句听起来貌似为她张目的话,她是忍不下去的,说不得只能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茶杯,细声细气地解释。

“他真的没有逼我,真的,我也知道,跟他不会有结果,不过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跟他好,吴书记您批评我吧。”

若是不明就里的人,听到她这话,还指不定认为她怎么痴情,陈太忠怎么潘安宋玉或者陈世美的呢,可是她这点小心思,又怎么可能瞒得过吴言呢?

吴书记明白,这是钟韵秋把底牌掀出来了:你怎么蹂躏折腾我,我毫无怨言,但是你想借着为我主持正义的名头,把我从陈太忠身边撵开的话,对不起了,我绝对不会答应。

这话延伸出去的意思就是:我宁可不做你这个秘书,也不会断了跟陈太忠的来往,不过……你若是能手下容情,我当然会“请您批评我”。

钟家毕竟是大户人家,钟韵秋虽然不明上层斗争的精要,但是从小的耳濡目染也不是白给的,再加上她上进心挺强,居然就能很婉转地表示出自己的意愿。

是的,这是她的承受底线:我尊重你吴言,也很想以做你的秘书为起点,博出一片天空来,但是,你若是逼着我离开陈太忠,那我就只能“控制不住自己”了。

你没有争宠的心思就好!吴言考虑的跟对方并不冲突,她不是丞相,肚子里撑不了船,但是做为党政机关的正处,这肚量还是有一点的,闻言点点头,倒也不见如何着恼,“做我的人,你应该学会怎么控制情绪和管住嘴巴,知道吗?”

这话就是连消带打了,“控制情绪”意为你无须多虑我行事不会很绝,“管住嘴巴”却是赤裸裸地警告了,不过,这警告委实也有点多余,钟韵秋别的不知道,还能不知道这个?

这里的调教暂且不说,陈太忠买单之后,也没就这么一走了之,而是找到了碧园的老板,打问一下,又闯入了王伟新所在的包间,来而不往非礼也,不是吗?

王伟新正在陪人吃饭,却是他家乡来的几个人,也是搞道路施工的,很显然是有求于王市长,要不然王市长也不可能在酒喝到一半的时候,就蹿到陈太忠的包间去敬酒。

王伟新见他来了,心里当然高兴了,嘴上问问,知道吴言走了,少不得就要拉着他共谋一醉,“这是我的好朋友,科委的陈主任,大家敬酒,满上啊。”

这么热热闹闹地喝了起来,一不小心就是四五十分钟过去了,陈太忠没被灌成什么样,倒是那几位明显地说话不利索了。

正在这时,陈太忠的手机响了,却是姜世杰打来的电话,没办法,不打这个电话的话,姜乡长这一晚上根本不可能睡着了,“太忠主任,我听董总说……”

“我也不知道啊,你先等等,”陈太忠跟这帮人早就喝腻了,借着这个电话站起身来,冲王伟新歉意地笑笑,“伟新市长……那个啥,你们慢慢喝,我得走了,朋友招呼呢。”

走出包间,他才又拿起电话来,“喂喂,老姜你还在听吧?我也不知道吴书记要怎么安排你,反正只可能好不是?”

“啧……”姜世杰咂咂嘴,好半天才叹口气,“那你说明天我是不是该去吴书记家走动走动?”

“不……”陈太忠刚想说个不用,下一刻却是又硬生生地扭转了过来,“不走动怎么行呢?老姜不是说你啊,我帮你是我帮你,可是不能因为我帮了你,你就不跟吴书记走动不是?我的面子是撂那儿了,可是你不给吴书记面子,人家怎么想?”

“那倒是,”姜世杰忧心忡忡地挂了电话,心说这道理我能不知道吗?可是已经我靠向你了,你跟吴书记又不是一系的了,你不发话,我合适去看吴书记吗?

将奔驰车开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停下,陈太忠抬手看看表,已经九点半了,心说这估计差不多了吧?于是走下车来,手一挥将奔驰车就收进了须弥戒中。

自打在丁小宁面前露过这么一手之后,他越来越喜欢这么干了,这样停车多方便啊,停车厂随身带着走,不用担心丢车,也不用交存车费。

下一刻,陈太忠一个“万里闲庭”,就出现在了临置楼里,近来他的状态进展得不错,仙力充足……

见他突兀地从屋里冒出来,吴言倒还好,习惯了,钟韵秋却是吓得一哆嗦,一猫腰转身就抱住了吴书记的大腿,全身一个劲儿地发抖。

这要是遇上坏人,你就是这种反应?吴言想生气来的,不过想一想这也是她没见过陈太忠的神奇,心里居然平衡了许多,于是咳嗽一声,“行了,你自己看看是谁。”

钟韵秋听到领导说话声音如常,才敢扭头看看,见是陈某人,赶紧松手,只觉得心脏还在噗通噗通乱跳,嗫嚅着解释,“我还以为……以为是啥不干净的东西。”

“就你这也是共产党员?”吴言听得又好气又好笑,不过倒也没太计较。

“不干净的东西,你俩这辈子是别想遇到了,”陈太忠笑嘻嘻地摇摇头,心里却是一哼,哥们儿那点仙灵之气是白给的吗?

一直到现在,钟韵秋还是有点没消化了陈太忠居然和吴言相好这个事实,见到两人手牵手走进卧室,吴书记还将门反锁上了,抬起手来,轻轻地咬自己一口……嗯,挺疼。

多时,吴书记的房间里就传出了些许怪异的声音,她竖着耳朵听一听,逐渐地就听得有些脸红心跳了,这声音是个过来人,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也会叫床啊?钟韵秋心里恨恨地嘀咕一句,却是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一边听一边看电视,不多时觉得口干舌燥,抬手又端起茶杯往嘴里倒,才发现茶杯早就没水了。

她又倒上水,下意识地看看时间,半个小时已经过去了,屋里的响动越来越大,自己的下身胀得有些难受,也湿润无比了,说不得只能叹口气,夹着两腿向卫生间一点一点挪去,“这个冤家,还真能折腾。”

等到她擦拭一番,从卫生间出来时,却听到门“咔嗒”一声开了,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她速度奇快地冲向大厅,关掉了客厅的大灯。

大灯虽然关了,可是电视上一片雪花点,映得大厅还有点光亮,一个高大的人影走了过来,赤条条一丝不挂,胯间那东西直挺挺地指向前方,电视微弱的光线照在那玩意儿上,亮晶晶水汪汪的光芒……

“咦,你怎么没脱衣服?”

陈太忠有点奇怪,今天吴言的表现煞是疯狂,或者是因为知道有人听墙根儿的缘故,她亢奋异常,短短半个小时内就登顶七八次,最后一次更是死死地箍紧了他,拔出来的时候都有点费劲。

“去找小钟吧,”见他依旧剑拔弩张,吴书记犹豫一下,终是叹了一口气,这不就是自己的初衷吗?现在也别说什么后悔不后悔的了,“然后……你就不要再进来了,我要插门了。”

“你这小小的门,拦得住我吗?”陈太忠明显地感受到了她的不开心,探嘴在她脸上吻一下,随即轻笑一声,“我还要搂着你睡觉呢,好不容易来一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