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94章 大戏台

陈太忠要给吴言引见的是董毅——这听起来真是有点滑稽,不过,他确实是要在清渠乡建厂了,李凯琳这个法人不但年轻,狐媚子气也太重了一点,别人一看就能想到是怎么回事。

既然李法人很可能让吴书记吃味儿,那就不用出现了,于是,堂堂的区委书记也就只能会见一年前还在街上游手好闲、打架滋事的小混混了。

吴书记可能吃味儿,陈太忠也可能吃味儿,考虑到董毅长得挺帅气——起码比陈某人帅气,陈主任打电话通知他的时候,就很不客气地指出了,“董总,态度好一点,尽量给吴书记留点好印象……对了,你不许打她的主意,要不然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董毅哪里敢打吴言的主意?混混们是再实际不过的了,吴书记是很漂亮,但是在他眼里,比吴书记年轻的小姐满大街都是,说漂亮也未必比她差了,何必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呢?

要是吴言难看一点,他倒是可以考虑打一打主意,那就是“美男计”的意思了,“呵呵,陈哥看你说的,这点事儿我能不懂吗?你放心好了,对了,要不要我通知姜世杰一声?”

接了陈太忠的差事之后,董毅也很是上窜下跳地折腾了一阵,机遇就在眼前,怎么能不珍惜呢?少不得频频接触一下邢建中。

邢总也猜出来了,这小董管的,十有八九是陈太忠的摊子,其实,看到清丽中不乏狐媚的李凯琳,谁也能品出个一二三来。

所以他肯定不会得罪董毅,要知道,眼下邢建中在清渠乡,算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了,乡长和书记见了他,也要挤出笑脸来——此人不但是乡里的财神,人家市里还有关系,谁敢不客气?

邢总不想得罪董毅,但是他跟董经理实在没太多的话,一个是在英国获得硕士学位的留学生,一个是高中没毕业的小混混,除了要建的厂子,怎么可能有其他的共同语言?

说不得,邢建中就将他引见给了姜世杰,意思是说姜乡长,这位也是个财神,那啥董总,你得跟当地领导打成一片方好办事不是?

姜世杰听说这位跟邢建中和陈太忠交好,那自是不会怠慢,董毅虽然觉得这乡长的官儿有点小,不过对他来说,也足够巴结的条件了,于是邢总终于能耳根清净一些,三方皆大欢喜。

“不用了吧,他级别有点不够,”陈太忠拒绝了董毅的建议,吴言一直没有对姜世杰做出什么安排来,见面难免有点尴尬,再说了,他只是想跟吴言堂堂正正地吃顿饭,加了姜乡长的话,没准还会耽误晚上的活动。

他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接近五点了,在科委晃一圈,又接打几个电话,很快就到了时间,走近奔驰车才要开车门,屈义山走了过来,“陈主任,晚上不忙的话,一起坐坐吧?”

“约了投资商谈招商办的事儿,”陈太忠冲他淡淡地一笑,心里却是哼了一声,我说你小子有这功夫,去找张开封啊,你能给科委赚钱的话,我管你能挣多少?

非等哥们儿明确答应你同流合污吗?简直是做梦啊,反正你找来项目,我想办法让它从会上通过就完了。

不过,这话他实在不可能挑明说出来,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他能无视已经是给对方留面子了,“忙你的工作去吧。”

忙我的工作?看着奔驰车绝尘而去,屈主任皱皱眉头,这算是什么意思……暗示吗?

陈太忠到了碧园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半了,董毅早早地就来门口等上了,他也借了一辆车来,却是马疯子那儿的一辆切诺基。

吴言的工作还真的挺忙,直到将近七点,她的车才姗姗来迟,门开处,司机那一侧上跳下来的,却是钟韵秋。

这次,钟韵秋穿得就十分正式了,上身是浅豆色西服和绣花白色衬衣,下身是浅灰色薄纱亚麻裤,脚上一双白蓝相间的旅游鞋,正经的公务员装束。

“小钟?”陈太忠假意惊呼一声,侧头看看吴言,“吴书记,怎么你跟曲阳的钟同志在一起?”

“不是你向我推荐的她吗?”吴言心里大恨,脸上却是冷冷的没什么表情,我说,撇清也不是你这样的撇清法儿吧?

“我是没想到,吴书记行动这么快,谢谢了,真谢谢了,”这厮走上前,假巴意思地弯腰握手,一脸的感激。

钟韵秋却是满脸遮不住的笑意,吴书记已经跟她说了,要是她能适应了秘书工作的话,会将她正式调过来,钟家也是官场出身,她当然知道这许诺意味着什么。

区委书记的秘书,一个扎扎实实的副科跑不了,而且吴言才三十岁,前程远大,她只要跟紧了吴书记,三十岁前混个正科没有问题,副处也未必就不能想一想。

而这些,全是眼前这个冤家给帮着张罗的,她看向陈太忠的眼中满是柔情,浓烈得能把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董毅在一边看得也煞是清楚,一时间就有点迷糊了,“陈主任,您不帮着介绍一下?”

呦喝,你小子进入状态挺快的嘛,陈太忠被这话弄得有点哭笑不得,不过,董毅能摆出这样的谱来,说明这家伙也是可造之材,倒是没辜负了他的期待。

将三人一一介绍一遍之后,大家就坐进了包间,反正都是在演戏,谁都在努力地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事实证明,陈太忠请了董毅来,还是没错的,七点半左右,两男两女正在边吃边聊,包间门被推开了,王伟新走了进来,“太忠你来了也不……呵呵,吴书记也在啊?”

王市长痛定思痛,已经下定决心跟陈太忠搞好关系了,碧园的老板又是他的关系,刚才听说陈太忠来了就前来敬酒,却是没想到横山的吴言也在场,登时就是一愣。

“王市长你好,”吴言做事也是很有分寸的,并不因为自己是章尧东的大将、对方是无主的孤魂而怠慢,主动站起身子迎上去,伸手跟对方握一下,“一起坐下吃点吧?”

王伟新真的是有点晕了,吴言不是章尧东的人吗?章尧东似乎跟蒙艺不太对付吧?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啊?

他看一眼陈太忠,“太忠,这两位,你不给我介绍一下?”

董毅听说这位就是王伟新市长,早就晕头了,心说陈哥这牛逼不是吹出来,是真的牛逼啊,一个市长主动跑进来敬酒,这得多大面子?

不过,王市长的注意力可不在他身上,一听姓董的这家伙打算在清渠乡投资,他就明白吴言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事实上,他更关注的是钟韵秋。

“你就是小钟啊,我听太忠提起过你,”他笑着冲钟韵秋点点头,为了巴结上陈太忠,他也豁出去了,“听说你很能干的呢,吴书记,你那儿要是解决不了小钟的关系,我可就把她调到办公厅了啊。”

陈太忠当然不可能跟王伟新说钟韵秋的事儿,是的,王市长如此做作,也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不过他好歹也是个副市长,总不能说“我听说你是陈太忠的码头,所以来凑趣的”。

反正,他这么做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吴言算是章系当红大将了,还不是要将陈太忠的情儿调到身边,以交好陈某人?

“小钟挺不错,我用着挺顺手的,”吴言淡淡一笑,不过她这笑容非常奇怪,居然能让人产生一种距离感,“王市长的小林秘书挺能干的,我也想配个秘书了。”

她这话里味道很多,但是毫无疑问,她是想明白地告诉王伟新:这个小钟,我是打算大用的,你就不要打她的主意了——当然,这个小钟符合不符合吴书记的心思,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总之,她就是一个意思:王伟新你不要乱伸手,这是我跟陈太忠的线儿,你想加深跟陈太忠的关系,那我管不着,不过千万别跑到我的一亩三分地儿里划拉。

“早知道是这种结果,那我提前就跟陈洁推荐了,小吴你居然不领我的情,”王伟新貌似无奈地摇摇头,“太忠一直跟我说她能干……前两天陈省长来凤凰考察的时候,我就想推荐来着。”

王市长的斗争艺术不是吹的,那是胸中有丘壑的,能吓得牛冬生屁滚尿流的主儿,又怎么会在乎吴言的恐吓?没错,你是章尧东的嫡系,但是说破大天来,你不过是个正处,我可是副厅来的。

可是很遗憾,有一点状况他并没有搞清楚,陈太忠跟吴言,那不是他想像的相互利用,而是水乳交加奸夫淫妇的那一种。

而且,吴言的斗争艺术也丝毫不弱于他,她正担心自己用了钟韵秋当秘书,没准有人瞎猜,导致她被动呢,听到王市长这话就是眼珠一转,这人正好拿来做个传声筒,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那王市长你把她调到办公厅吧,”她很随意地笑一笑,有意不看陈太忠,“小钟的能力很强,偏偏有些人,就爱拿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做文章,真的是‘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这压力我也不想要……太无聊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