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86章 跳梁小丑

姬俊才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缘故才对自己示好,陈太忠并不想费力去猜,无非就是两种可能,一个是董祥麟倒霉了,姬主任可能会觉得是凤凰人搞的鬼,这种情况当然就不敢得罪他;另一个可能就是,张州科委是真的想学习点东西。

当然,这两种可能性共同存在、叠加起来互为作用力的概率更大一些,反正他没有猜的兴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成了,不值得他白白地浪费脑细胞。

若是换做一年前的他,陈某人肯定是要为姬俊才之流的跟红顶白的行为耿耿于怀,可是他现在已经越来越地开始融入官场中,真是连一点计较的心思都没有了——难不成人家不看董祥麟的指挥棒,跟着他陈太忠走吗?

“可是你们那儿要收钱才肯交流,十五万啊,”姬俊才笑嘻嘻地反驳他,“太忠,你觉得张州这么落后的地方,能拿出这个钱来?”

“再落后,耿主任也开着桑塔纳两千呢,”陈太忠笑着冲前面的车努努嘴,“我们招商办里,好像也没什么人开得起这种车。”

“耿主任的老爹开着煤矿呢,当然有钱啦,”姬俊才撇撇嘴,一副说不清楚的表情,“张州这儿就是一点矿产资源,你又不是不知道。”

张州、通德和凤凰,是天南省三大产煤区,凤凰的煤矿相对分散一点,那两处却是相对集中一些,所以,张州和通德虽然经济总量远不如凤凰,但是高端的富翁一点不比凤凰少,贫富分化极为严重。

说着话,就到了张州宾馆,这个宾馆的性质跟凤凰宾馆的性质一样,由此可见,张州方面对这次会议,还是比较重视的。

陈太忠这副处的级别,去开省里的大会,是吃自助餐的份儿,但是在张州宾馆居然享受到一个豪华单人间。

姬主任却是解释得挺诚惶诚恐的,“有点简陋,真的不好意思,这次来的人不少,豪华套是没有了,普通的套间还不如这豪华单人间,就这,住这个房间都要正处的干部呢,我跟他们说了,陈主任是贵客……”

“老姬你这么说就见外了,这儿挺不错的,”陈太忠笑嘻嘻地答他,“都是干工作呢,哪儿有那么挑肥拣瘦的?”

不过说句实话,这豪华单人间还真的不怎么样,除了面积大一点。约莫有十七八个平方,设施就很普通了,好在是刚装修过,看着也还将就。

“三栋楼,只翻修了这一栋,财政上穷啊,”姬俊才苦笑一声摇摇头,“你们凤凰宾馆我也去过,普通的单人间,就赶得上我们这边的豪华间了——除了房子小一点。”

接下来的晚餐,却是证明了张州的消费能力,那是一点也不低,八人的桌子,光是凉菜就四荤四素四小菜,热菜上到最后,大家都不数不清上了多少道了,其中不乏当时在天南还算稀罕物儿的鹿胎、裙英会(炒鳖裙)之类的,飞天茅台也是一瓶接着一瓶,就跟不要钱似的。

陈太忠吃得都有点惊讶了,飞天茅台,那可是每个地方限量供应的啊,而且,那么不大一盘的裙英会,得多少只甲鱼才凑得出来这么一盘啊?

他和姬主任以及另外六个人安排在一个包间里,上首席坐着的是市委宣教部长,陪客也是广电局长之类行局的一把手,据说这样的包间,还有六个。

遗憾的是,八个人里,只有陈太忠和青旺的团市委书记是外人——焦阳焦书记年方三十一,也是省十佳青年,在青旺发动团员“拥军优属”的过程中,发起了“常回家看看”的活动,意为不要让拥军优属流于形式,结果这个活动才刚展开,就得到了团省委的高度重视。

尤为难得的是,这个活动还得到了省委常委、宣教部长潘剑屏的认可,潘部长虽然是只等退休了,可好歹也是个省委常委,他一认可,这“常回家看看”的行动就在全省推广了。

似此情况,也当得起个省十佳青年了,至于说“拥军优属”不该流于形式这样的内涵,倒也没必要过分计较,谁又能说得清“常回家看看”会不会流于形式呢?

总之,就是一桌八个人里,只有陈太忠和焦阳是外地人,又是传道授业解惑来的,那么受到其他六个人的围攻敬酒倒也是常事了。

在省十佳青年颁奖典礼上,陈太忠跟焦阳是打过照面的,会餐时也是坐在一起,不过那种场合,谁也不可能喝多,想要了解对方的酒量,实在是无从谈起。

对着在座六人的围攻,一开始焦阳还有点畏畏缩缩的,试图化解对方的攻势,可是陈太忠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盏到杯干异常痛快,只要有人向他举杯,他就毫不含糊地邀请对方“一口闷”。

他这架势,自然越发遭到了别人的围攻,焦书记在一边看得就苦笑不已,你低调一点好不好啊?就算你酒量再大,能扛过六个人吗?

就算你天赋异禀,喝倒了这六个,隔壁还有六桌呢……

可是陈太忠这么喝也有原因啊,家里的飞天,让老爷子一下干掉一半,好吧,咱做儿子的不能说什么,但是,能在外面找回来的话,为什么不找回来点呢?

他在这边抵挡别人的进攻,暂且不提,可酒桌上喝酒,再快也快不到哪儿去,别人一见这厮有人招呼了,说不得转身就去招呼焦阳,焦书记却是不肯乖乖就范,推三阻四的。

纵是如此,一个半小时以后,张州本地的六名干部喝得也二麻二麻的了,陈太忠却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焦书记扭扭捏捏地喝了差不多有六两酒。

其实,喝酒喝到身子虽软、心里明白的境界,是一般干部需要的具备的素质之一,大家已经明白形势了,大事不妙啊,这陈主任就是个无底洞,那焦阳虽然看起来不胜酒力,怕也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儿。

大家正琢磨呢,焦书记却是吹响了反攻的号角,每人敬三杯,瞬间又是七八两酒进肚了,却还是一点事没有。

陈太忠是猛冲猛杀到底,焦阳却是深挖洞广积粮的后发制人,难得的是,两人离开时,居然还没什么事情,文化局长已经喝得有点不辨东西了,挠挠头发话了,“这俩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奇怪了……这省十佳青年,是凭酒量来选的吗?”

姬俊才喝得也不少,他不胜酒力却不是吐或者睡什么的,而是亢奋异常那种,跑到陈太忠的房间里胡言乱语了好久,才沉沉睡去,害得陈太忠还得找服务员又开了一个标准间,将他扶了进去。

将姬主任安顿好之后,陈太忠信步走出了大楼,在空地来回踱着步,他一点也不瞌睡,倒是一直在琢磨刚才姬俊才说的话,“太忠,张州这儿,科委的肯定都高兴你来,但是也有不高兴你来的……你在凤凰,把张州搞石材的人得罪了不少啊。”

几个商人,算个鸟毛,他并不把此事放在心上,倒是说这几个商人背后,有什么政府背景,这一点他有兴趣关心一下。

不过,就算得罪了一些石材商,也交好了一些石材商不是?那钱文辉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想到钱文辉,他心里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他为什么花二十万请我来张州呢,难道说,真的只是因为凤凰的市场而巴结我吗?

正琢磨呢,钱文辉就从张州宾馆里走出来了,见到他一个人在院内散步,愣了一下就走了过来,“哈,看这样子,陈主任还没喝好,换个地方喝一喝?这次咱们不在张州喝了,去沙洲喝,怎么样?”

张州和沙洲就是两个小时多不到三个小时的车程,眼下是八点半,赶到沙洲就是十一点,沙洲原本是农业地区,不过那里的歌厅和娱乐异常的多,以小姐素质高而闻名,在周边几省也很有一点名气,号称不夜城。

“不行了,再开车要吐了,扛不住了,”陈太忠笑着摇头拒绝了,“我就是饭后消消食儿,然后就睡觉了。”

“啧,那可遗憾了,”钱文辉咂咂嘴,“可惜,现在张州的‘情义无双’这些娱乐场所被查封了,没什么像样的场所。”

“查封?”陈太忠听得不禁一笑,“像样的场所,能被查封吗?那种地方去不去吧,玩到一半冲进来一帮警察,还不够扫兴的呢。”

“唉,可不是那样,”钱文辉摇摇头,又打个酒嗝,“那是煤管局局长开的,前一阵有个煤矿渗水,死了六十多个,煤管局长连夜逃出国了,光账面亏空就是四千多万,不封那些地方才见鬼了。”

只账面上就不见了四千万,这煤管局长涉案金额怎么也要翻上一番——没人是傻的,挪用资金的危险性,要远大于受贿,这么大的资金丫都敢挪用,平日里是如何做事,那是可想而知了。

“唉,”陈太忠苦笑着摇下头,怎么这年头,这么多贪官污吏呢?下一刻,他想到了刚才姬俊才的话,“听说张州很有几个石材商对我有意见啊。”

“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钱文辉冷冷一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