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82章 杂事(下)

自打陈太忠当上这个“省十佳青年”之后,邀请他去做报告的每个月总有那么两三起,不过陈某人事务缠身,总是抽不出时间,好不容易有个不好推掉的,还是赵喜才在其中做了梗。

所以直到现在为止,跟外面的交流,也就是水利厅那次,而且,陈某人去的时候还是以“抗洪”的名义去的,还是没有发言的那种。

但是这次这个会,不去就有点不合适了,邀请的单位是共青团张州市委,协办单位不但有市科委和市科协,还有张州市招商办,简直是为陈太忠量身定做的。

张州的市委书记是哪个派系的?陈太忠脑中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没办法,人都说要吃一次亏学一次乖,要是他不是这个反应,倒是咄咄怪事呢。

李健见他犹豫,少不得低声嘀咕一句,“陈主任,这个……你已经推了很多次邀请了,这次实在是跟您对口,再不去的话,万一别人都觉得您眼高,那就难免……”

那就难免觉得你傲慢了!陈太忠当然知道李主任没说出的话,心中不由得一叹:你哪里知道我的难处?

不过,被别人记恨上,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事来的,一时间他就想到了跟自己同为省十佳青年的“合家欢”的周总,那厮可不就是因为太过嚣张,现在被人踩得不能翻身吗?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陈太忠对激起众怒有着本能的抗拒心理。

再想一想这次真的是“对口”,哪怕是有人陷害,他也完全有理由解释,犹豫一下,终是缓缓地点点头,“这样吧,我周一给你答复。”

“那个张州的石材商钱文辉说了,陈主任要去的话,他愿意给咱的科委大厦提供价值二十万的大理石做赞助,样子什么的由咱们定,”李健见他松口,笑嘻嘻地调侃他一下,“陈主任,你这价码真高啊。”

那家伙是想跟我套个近乎,借我的名头狐假虎威的吧?陈太忠笑一声,刚要说什么,猛地觉得这件事有点不太对——我也不过就是在凤凰横着走一走,或者再加上少半个素波,姓钱的在凤凰巴结我,这一点错都没有,可是张州那儿,我根本不认识什么人,这家伙是瞎忙什么呢?

这个现象,似乎有点古怪哦,陈太忠仔细想一想,对这个钱文辉,他的印象实在不怎么深了,想了好半天,才想起这家伙原本是做沙洲方向大理石的,钟韵秋的同学的哥哥,小钟亲自领来的。

想到这个,他倒是又想起点事情来,说不得就要问一句,“对了李主任,给文主任写恐吓信的人查出来没有?”

“没有呢,”李健很干脆地摇摇头,“最近咱们事儿多,我没怎么催,不过应该是没有,要不然警察局该通知咱们的。”

没准就是这个叫钱文辉搞的鬼,陈太忠终于记起了当时自己的猜测,说句实话,他见到那个姓钱的第一眼起,就感觉不是很舒服,当然,他断断不肯承认,自己是在吃钟韵秋的飞醋,姓钱的好像四十多岁了呢。

算了,就算是他搞的,结果总是不错的,陈太忠还是沿袭了旧有的思路,笑着看一眼李健,“照这么来说,我要是不去的话,单位里的人会认为我比较败家,不知道珍惜赞助,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有人这么说,”李健笑着点点头,倒也不加否认,“我都这么想啊,要是每天都能这么交流的话,光陈主任你一个人,每年就能帮科委收到七千万的赞助。”

“辛苦一年,才七千万?不能这么埋汰人吧?”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不过下一刻,他的思绪又飘得远了,这个钱文辉,怎么总让我感觉不是那么舒服呢?

不过,这点疑惑,他并没有持续多久,抬手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却是已经不早了,“不跟你聊了……老李,李厂长,来,我问你个事儿。”

他马上要去赴老爹的酒宴了,就想到了当初自己的规划,少不得要把李天锋招呼过来,“那个电动助力车的电机,是哪儿产的?”

“日本铃木,原装的,”李天锋不摸他的心思,所以实话实说,“咱大陆有它的组装厂,不过我不认,只认原装。”

“原装有什么好啊?贵巴巴的,”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老李,我是让你搞电动助力车,不是让你搞FI赛车,你明白不?”

“国产的没保障啊,”李厂长不明就里,却是兀自坚持着,“贵一点就贵一点了,咱疾风电动车,就要打出这个牌子去。”

“满大街都是两块钱一把的改锥,我就不信你这十五块一把的改锥能卖出去!”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适可而止啊,老李,适可而止,你把一辆电动车成本搞那么高,卖给谁去?咱保证电机不是劣质产品就行了。”

“这个……”李天锋哼一声,却是没了声音,说生产说技术他都不含糊,但是说起销售来,他就有点抓瞎了,这不是他不够自信,而是有历史原因存在的,“那么……用国内组装的?”

“用能达到要求的,”陈太忠这回答,算是比较圆滑的,“要是凤凰电机厂能生产出类似产品,咱一样可以用,那成本就要低得多了。”

“凤凰电机厂?哼!”李天锋再次摇摇头,脸上却是多了几分不屑,“质量啥的咱先别说,只说这价钱,估计比日本原装的也差不多几个,没准比组装的还贵呢,只要我是生产厂长,谁也别想从凤凰电机厂拿货。”

陈太忠也没计较他这态度,事实上,别人怎么看电机厂,他比李厂长要明白得多,哥们儿就是不信了,到时候电机厂生产出合格的产品来,价格又低的话,你不订……你不订试试看!

说穿了,还是打铁必须自身硬,以前电机厂的口碑在那儿摆着呢,他生气也没用,正经是做出来东西,再跟别人说长道短的吧。

又聊了一阵,李天锋把成本什么的跟他核算了一下,若是采用组装厂的电机,又用国产电瓶的话,大概成本要在一千五一辆,如果月销三千辆,卖到两千一就是稳赚了,而市场上的电动车,眼下都要三千多四千块。

当然,产量如果能上去,成本降得很快的,一个月能买三万辆的话,成本能降到一千三,而卖到一千八就稳赚了,而且两年内收回投资,这都是不打磕绊的。

“不过,就是初期投资会有点大,最少五千万,后续还得三千万,月产量能达到十万辆,满负荷的话十三万辆,至于流动资金嘛,他们都说要加上百分之五十……其实我觉得百分之二十的流动资金就够了……”

“百分之五十,你别跟我提销售,”陈太忠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他绝对不会容忍李天锋干预销售的,“那就又是四千万,总共一亿二就够了,这个数字不多。”

李天锋还待解释什么,陈太忠已经站起身来了,“加上广告投放,一年投资不会超过一亿五,成了,这不是多大一点钱,你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就行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听着这位说一亿五就跟别人说一千五一样地轻松,李厂长终于憋不住了,冲着那已经启动的奔驰车大声地喊着,“你能投进一亿二来,我就保准打响‘疾风’这个牌子。”

“毛病,”陈太忠在车里不屑哼一声,这个李天锋怎么总是记吃不记打呢?“你还真以为你的生产就是最重要的环节了?最重要的环节是销售啊。”

等他赶到电机厂附近的“好再来”饭店的时候,他老爹一帮人正在楼上的雅座里喝得开心,而且喝的酒居然就是张智慧过年送过来的“飞天茅台”,已经四个空酒瓶在那里了。

一件酒才六瓶啊,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老爷子这也算是好不容易露一次脸,家里仅存的两件就拿了一件出来,可见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了。

“爸,我来了,”他笑嘻嘻地走过去,“单位有点儿事,晚了一点,许叔也在啊?”

老陈已经喝得有点二麻二麻的了,见了自己的儿子,禁不住多两句嘴,“这是装配车间以前的苟主任,这是你蒋婶……对了太忠,咱这装配,你跟我说过能揽外协的吧?”

“外协不是问题啊,”陈太忠挠挠头,看着周围没自己的位子了,也只能站着,没办法,一桌人都算他的长辈了,“对了,日本铃木的电机,你们能不能绕了呢?”

“绕电机可不是装配的事儿,”老许笑着答他,“那是电工车间的事儿,反正只要有壳子,有人知道怎么砍线,对咱装配来说,拧几个螺丝也算问题?”

“要是燕尾槽的话,比较好办,要是U型槽,咱凤凰人熟悉这个的不多,”那装配的苟主任笑嘻嘻地接话了,其实他原本是副主任,不过对电机生产这一套,他也是门儿清,“不过这年头,基本上全是燕尾槽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