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79章 韦光正

“凭什么住手呢?”陈太忠白他一眼,抬腿又是一脚,表示哥们儿不吃你这套。

踢完这一脚,他才施施然地转身,上下打量一下对方,觉得这厮的衣衫,实在过于普通的一点,“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你先别问,”高壮的家伙上下打量他两眼,“先说说你是什么人,进山买票了吗?”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问我的名字?”陈太忠脸色一沉,伸手冲对方指一指,“好了,你们五个人,偷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跟我走一趟吧。”

“我们就是童山旅游区管委会的,”一边又有一个瘦高个搭腔了,他冷笑一声,“跟你走一趟?你好像不是童山人吧?”

“李禄才手底下,就养了你们这么一帮杂碎?”陈太忠火了,掏出手机开了机就待拨号——跟唐亦萱在一起,他从来都是关机的。

可惜的是,手机好半天都没信号,说不得他又关掉手机,看看眼前的五个人,“你们是打算跟我走呢,还是让我打倒你们拖着走?”

这话,就没人肯回答了,这年轻人的勇武,大家已经见识过了,当然,这个大家倒是都不怕,童山的一亩三分地儿上,还轮不到外人嚣张。

可是这厮嘴里前一句是省军区司令马天军,后一句则是管委会主任李禄才,任是谁也知道,这家伙绝对不是那么简单了。

“我们哪儿打二级保护动物了?”高壮的那厮又发话了,手一指湖面,“看看,你有没有证据?有证据拿出来啊。”

“我说的话就是证据,”陈太忠冷笑一声,他当然知道,刚才那一枪没打住天鹅,心里正琢磨这盗猎者的枪法怎么这么渣,恁大一只鸟都打不中,不过一听说是领导,他倒是有点了然了——敢情不是专业的嘛。

至于对方的胡搅蛮缠,却是更激起了他的性子,“最后问一遍,你们是打算乖乖地跟我走,还是等我打倒你们,拖着走?”

“我是人武部的……”高壮汉子也受不了啦,脸色一沉,就待卖弄一下身份,却冷不丁听到远处有人高喊一声,“陈主任!”

陈太忠扭头一看,却是两个年轻人从小路拐弯处跑了过来,肩膀上都背着大包,手里还拎着小包。

喊出声的,是一个肌肤白皙的年轻人,大概就是二十五六岁的模样,陈太忠仔细看看他,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不由得一皱眉头,“你是谁,怎么认识我?”

说话间,那年轻人就走了过来,冲着他结结巴巴地解释,“我……我是崔俊峰的儿子,在电视上见过你,我爸还跟我说了。”

童山科委主任崔俊峰?陈太忠点点头,他有点明白了,想着这家伙的老爹是自己的人,倒是不好给什么脸色了,“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才来的,借调过来的,”小崔看看陈太忠,再看看一边的人,心里有点迷糊,却是不敢发问,伸伸脖子咽一口唾沫不说话了。

“小崔你认识他?”自称管委会主任的瘦高个发话了,随手一指陈太忠,“这到底是谁啊?”

“市科委的……陈主任,”小崔看看陈太忠,又看看瘦高个,犹豫一下,还是照实说了,接着又挠挠头,“你们……这是怎么啦?”

“怎么啦?我正陪人看天鹅呢,你们居然开枪!”陈太忠回头瞥一眼唐亦萱,却发现她已经向这边走了过来,不过,她的鼻梁上出现了一副大大的墨镜,脖颈间也多了一条丝巾,错非极其熟悉的人,断断不会认为,这个时尚妖艳又青春靓丽的美女,居然会是凤凰市大名鼎鼎的活死人墓三十九号的“唐姐”。

小崔听到这话,禁不住尴尬地笑一下,才待解释什么,陈太忠手一竖,拦住了他,“你先听我说,你说了我的名字了,其他人是什么人,给我说一下。”

“原来是陈主任,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瘦高汉子一听是这位爷,忙不迭笑着伸手,“早听李县长说过您了,我是……”

“别跟我来这套,”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摆手,手一指那瘦瘦小小的开枪者,“这个又是什么领导,嗯?”

敢情,这位领导是省旅游局行业管理处的副处长韦光正,高壮汉子是童山人武部的部长,枪就是从他那儿搞的,瘦高个却是管委会常务副主任,其他人是闲杂人等,就不一一介绍了。

行管处是旅游局一等一的厉害部门,而韦处长也是掌握了实权的那种,他的同学在旅游区里开了一家特色宾馆,为了彰显自己混得不含糊,就将韦处长约了来玩耍,同时也是在向旅游区的人暗示:我上面有人,没事别找我的麻烦啊。

由于是私人邀请,韦光正也没跟凤凰旅游局的打招呼,说过来玩一玩就成了,谁想管委会的一听韦处长来了,就一定要好好地招待一下。

按说,风景区内是不许打猎的,不过这年头拥有特权的人也着实不少,韦处长就是搞旅游的,什么自然景观没见过?正经是打打猎还有点意思。

刚才见到这群天鹅,韦光正的眼睛登时就是一亮,“这是天鹅啊,还没吃过呢,不知道能不能打呢?”

他这话都问出来了,别人还能说什么?“能打,反正这儿也没几个人来。”

“不好吧?”韦处长听到大家都同意,反倒矫情起来了,犹犹豫豫的,“听说天鹅这东西记仇呢,打了以后,别少了一道自然景观吧?”

大家都知道韦处长想打天鹅了,眼下扭捏作态也无非是撇清之意,于是有人笑嘻嘻地解释,“那都是胡扯呢,禁猎这么多年了,天池这儿哪年还不死那么十来二十只天鹅的?也没见天鹅就不来了。”

这话是不错的,不过也有几分不尽不实,天鹅每年真的都要死几只,可是这里的人对付天鹅,多半是架网下套什么的,用枪打的还真少——因为容易暴露嘛,这毕竟是违法的勾当。

可是韦处长不用担心被人抓不是?所以就可以打了,当然,没人会闲得无聊,提醒韦处长,说那天鹅记仇不记仇暂且不说,但绝对对声音敏感,今年打了这一拨天鹅的话,明年这十几只怕是不可能来了。

有了大家的凑趣,韦光正很高兴地就架枪瞄准了,对打猎来说,他知道一点,但绝对不算内行,他甚至不知道,“五六半”扣扳机的时候,要扣三道。

所以,一百二三十米的距离,就算是天鹅挺大个,他也不好说就能打住,反正他没办法再往前凑了,再往前就掉湖里了。

好死不死的是,就在他扣扳机的时候,有人嘀咕了一句,“咦,那边是不是有人啊?”于是终于啪地一枪打歪了,真正的“惊起一滩鸥鹭”。

韦光正还没来得及顿足捶胸地后悔呢,身子就被人拎起来了,另一个拿枪的,却是山中的老猎户了,眼见着天鹅们在水面上没命地扑扇翅膀,快速地划出一道道水痕,正欲振翅高飞,二话不说端枪瞄准,一边计算着提前量,一边正要扣动扳机,却没想到身边猛地发生变故,手里的枪下意识地就转了过来。

不过,这位对陈太忠施加于自己身上的拳脚,倒是不怎么计较,枪口对人,确实是大忌。

“旅游局行管处的韦光正?”陈太忠冷笑着看他一眼,“好大一个官啊,搞旅游的枪击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你这算是知法犯法了,别的我也不说了,走吧,我带你去见肖劲松,看他怎么说。”

韦光正心里正愤怒呢,心说妈逼的童山你们这帮人真够混蛋的啊,让我开枪的也是你们,现在见势不妙撇清的也是你们,一个市级科委的主任,就把你们吓成这个样子?

管委会副主任却是顾不得考虑韦处长的想法了,他拦住了几个不明就里的同伴,快速地将陈太忠的恐怖之处说出了一二,不过大家也都不是傻瓜,对方敢点名道姓地说“李禄才”如何如何,这不是爷字号人物才见怪了呢。

再加上小崔吓得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根本不敢跟同事招呼,眼下这局面该如何取舍,大家也就都知道了。

可是韦处长不知道这变化不是?他实在很难把“科委”和“强势”两个词联系到一起,正说要扯出两个人的名头来吓一吓陈太忠,谁想耳中就传入了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肖劲松。

旅游局是二级局,主管部门正是省政府办公厅,办公厅秘书长肖劲松,那可是除了许绍辉这个分管省长外最大的顶头上司了。

“那不是野鸭子吗?怎么就是天鹅了呢?”韦光正脸一沉,准备胡搅蛮缠了,随手一指随行的人,“他们告诉我,打野鸭不要紧的嘛。”

瘦高的管委会副主任没命地冲他眨眼睛,韦处长,韦处长,你少说两句会死啊?

“惹得我急了,就说那是朱鹮,”陈太忠冲他一龇牙,冷笑一声,“想抵赖啊?我倒要看看,别人是信你的话,还是信我的话。”

“可是他们真没拦着我,”韦光正一脸的正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