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78章 花间喝道

“什么?死人墓?”唐亦萱听得眉头就是一皱,“你在胡说什么?”

你可不就是活死人吗?以陈太忠的心性,自是想不到尹志平、杨过之类的典故,他还没那么小资,事实上,他看到小龙女被那啥的时候,就直接把书扔了,十块押金也拿不回来了。

只是,看着她史无前例地展示着活泼和靓丽,他心中却是没由来有点感慨,你现在的装扮,才跟手上的黑色指甲配得上啊,正是一副妖艳的小太妹的样子。

亦萱啊亦萱,你再像往常那样活下去,这一辈子还有什么意思吗?

不过,她今天好不容易跟自己出来一趟,那些扫兴的话,也不用说了吧?他心里存了怜惜的念头,就顺口调笑了两句,“我是说,死人看到你这副模样,也得活过来……我说,你换衣服好快哎。”

唐亦萱听他夸奖自己,心中也是暗喜,笑着看他一眼,“我怕某些人兽性大发,所以就换得快了一点,还好,你还算个君子。”

这也就是男女之情的微妙所在了,她要真是换个十来分钟的,衣橱外那厮若是认为,这是暧昧的邀请信号,贸贸然闯进去,岂不是不美了?

她还没有准备好,真的没准备好。

“早知道,我就做小人了,”陈太忠嘀咕一句,又翻翻眼皮,“现在倒好,反倒是禽兽不如了。”

唐亦萱可是没听说过日后网上这个著名的笑话,不过她原本就是灵通剔透的心窍,联系上下文一想,就猜到了这厮影射的东西,少不得轻笑一声,主动上前揽住他的腰,红红的小嘴在他脸上轻轻一啄,“好了,这是奖你的,听话的孩子有糖吃。”

“别撩逗我,”陈太忠翻翻眼皮,“又不是有肉吃——我想吃人肉。”

“你这家伙脑子里都是什么东西啊?”唐亦萱瞪了他一眼,不过也不见如何着恼,倒是主动牵着他的手,“咱们沿湖边走走吧,很久没来童山了呢。”

只是,走了还没两步,她就侧身在腿上一拍,“啪”地一声,打死一只蚊子,“好多蚊子啊。”

“我帮你拍吧,”陈太忠咳嗽一声,眼睛在她赤裸的肌肤处不住地打转,尤其是那两条白嫩的长腿,“咳咳……我不嫌蚊子多。”

“你别说这些了好不好?我还没准备好,”唐亦萱冲他无奈地笑一下,不过,下一刻她的眼睛就是一亮,“对了,你把这些蚊子和小咬,都隔绝在咱们一米以外……别告诉我说你做不到啊。”

“这个……难度很高,”陈太忠皱着眉头,好半天才点点头,“你要一直搂着我的腰的话,我倒是可以试一试,嗯,距离比较近的话,元气损失会小一点……回去之后静卧两天就没事了。”

“你这家伙,满嘴就没一句实话,”唐亦萱笑得花枝乱颤,不过,说是这么说,她还是伸手揽住了他的腰,“算了,隔绝半米就行了。”

两个人就这么搂搂抱抱地在湖边溜达,也没什么心思说话,安心地享受这一份静谥,一切都在不言中了,好半天之后,唐亦萱轻声嘀咕一句,“真的哎,蚊子都不过来,太忠你这是做了个什么?”

不过就是个变相的护体罩,陈太忠咧嘴笑笑,却是也不解释,“其实我觉得,郊游的话,一团一团的蚊子在身边‘轰’地炸开乱飞,才更真实,更有野趣的味道。”

“我不喜欢这种真实,”唐亦萱撅撅嘴,又摇摇头,“其他的也就算了,蚊子、小虫之类的这种真实,还是免了吧。”

“所以说,大家想要的真实,并不是真正的真实,不过是你在想像世界中虚构出来的真实,”陈太忠笑笑,一时心里生出点莫名其妙的感慨来。

“呵呵,所以向往真实的,往往向往的只是一种感觉……就像官场,向往上位者的,向往的只是权势,并不想要在那个位置上的战战兢兢和如履薄冰的心情。”

“倒也是,”唐亦萱笑着点点头,现在的她,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怎么好端端的,你又想到官场了?看得出来,在官场里厮混,你压力也挺大的。”

“不过……我还是不喜欢蚊子。”

“好像我喜欢蚊子似的,”陈太忠白她一眼,哭笑不得地耸耸肩膀,“我只是说那才是真实,不过,像我上次虚拟出来的景色里,是不会有蚊子啦蛇啦这种东西的。”

上次陈太忠在三十九号虚构了一个空间,正跟唐亦萱在里面玩呢,结果被蒙晓艳推门撞破,后来蒙校长还邀请他进卧室“盘肠大战”,搞得唐亦萱火冒三丈的。

唐亦萱也想到了上次那一出,说不得悻悻地掐他一把,“你这家伙……不过倒也是,你那空间里虽然没这些东西,可是既然知道是假的,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可是,没蚊子不是?”陈太忠眼珠一转,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要不我现在再给你布置一个空间?下雪的那种?”

“你就坏吧,”唐亦萱白他一眼,一时间眼角眉梢,净是遮掩不住柔情,不过下一刻,她笑着摇摇头,又叹一口气,“我还没准备好,慢慢地吧……其实,你能时不时想到带我这样出来玩玩,我已经很开心了。”

陈太忠登时无语了,唐亦萱也不再说话,直到转过一个小弯,她才猛地惊叫一声,“天鹅!”

远处湖面上,十几只白色大鸟惬意地游来游去,虽然高昂挺直的脖颈时不时弯曲一下,以梳理羽毛,但是毫无疑问,正是以高贵著称的鸟中贵族——天鹅。

“帮我拍几张,”唐亦萱的手在脖子上挂的须弥戒上一抹,下一刻,手中就多了一个照相机出来,“天鹅和我,都拍上啊。”

“你那算什么?”陈太忠傲然地一笑,手腕一抖,凭空冒出好大一个DV摄像机在手上来,“咱要拍就拍录像……咳咳,这个卡不能用,你等我换个卡先。”

他手上的磁卡里,有枪挑波斯猫的实况转播,当然是不能拿给唐亦萱的,不过由于他对操作不太熟悉,换了半天都换不好,少不得翻出了说明书细细查看,唐亦萱小声在一边督促,“快点啊,别让它们飞了……”

“好了,”陈太忠手忙脚乱了好一阵,终于换好了卡,他冲唐亦萱微微一笑,才将摄像机举起来,只听得不远处“啪”地一声枪响,众天鹅纷纷振翅高飞。

“我靠,找死啊你?”陈太忠登时就恼了,这一枪你迟不打早不打,偏偏是等哥们儿换完卡之后才打,说不得一个“万里闲庭”,人已经蹿到了盗猎者的身边,掐着脖子就举起了那厮。

“天鹅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你知道不知道?”他睚眦欲裂地怒视着对方,“小子,这个官司,我跟你打定了!”

事实上,在北京他还吃过娃娃鱼的肉呢,这一级二级的保护动物,在他眼里就那么回事,换个时候,他才懒得理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但是眼下他好不容易跟唐亦萱出来一趟,她又那么喜欢天鹅,这么柔情蜜意的气氛,被这一枪破坏殆尽。

见过煞风景的,可是没见过你这么煞风景的!这一刻,他都有杀人的冲动了。

盗猎者跟他俩相距并不远,不过就是七八十米,由于隐藏得比较好,他的心思又都放在了唐亦萱身上,再加上一些莫名其妙的感触,所以就没有注意到,直到此刻他才发现。

盗猎的远不止一人,所以杀人之类的话就不要说了,眼下他举起的这厮正是开枪的,这家伙瘦瘦小小的,穿了一身运动衣,手里拿的枪,居然是“五六半”这种制式枪。

“你是谁?”“放下领导!”一旁的四个人就嚷嚷了起来,其中有一个穿了迷彩服的家伙,居然举起了手里的“五六半”对准了陈太忠。

“狗屁的领导,”陈太忠手往下一挥,就将小个子重重地摔倒在地,身子一晃,就来到了穿迷彩服的那家伙面前,抬手一个耳光,将此人扇到了两米之外,另一只手却是夺下了那厮的半自动步枪。

“你牛逼大了啊,敢拿着枪指人?”将手里的半自动步枪一摔,陈太忠跨上前两步,抬腿又是一脚,重重地踢在那厮腰部,“什么玩意儿啊,你以为你是马天军?”

这话也是有说道的,和平时期的部队里,拿枪指人一向是军中大忌——万一枪里有没退出的子弹呢?走了火可不是好玩的。

这一点,在新兵接受训练的时候,就可以看出一二,要是有那新兵蛋子初拿上空枪进行训练,因为觉得好玩,不顾禁令拿枪口冲着别人指指点点的话,绝对要吃老兵耳光的。

这家伙表现出的恶意实在太十足了,陈太忠哪里肯放过他?一脚踢完,才待又上前去,一边有人厉喝一声,“你给我住手!”

出声的,是一个高壮的家伙,年约四十岁许,衣着普通,却是有点微微的小肚子,正怒视着打人的陈太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