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73章 洗地

既是陈太忠出手,新来的那三位会喝成什么样,那也就不用说了,不过这三位确实不怎么含糊,孙小金越喝出汗越多,屈义山脸还是那么红,却是越喝眼睛越亮。

最厉害的还是戏曼丽,到最后那俩都退缩了,就剩下她一个还在跟桌上的人喝,约莫一斤半下肚了,居然还是那么回事。

到最后,看着大家都差不离了,文主任出面了,“好了,就喝到这儿吧,叫点主食,咱们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喝的时候。”

喝到这种程度,还能吃下主食的,那就是了不得的了,不过文海和邱朝晖差不多就是四两,还能吃点,孙小金居然还能吃下满满一碗饭去,可见他这出汗还真是有点水平。

屈义山和陈太忠两人都是划拉了小半碗,戏曼丽是坚决不吃了,“吃不下了,酒喝得太多了。”

腾建华冷不丁来了一句,虽是中规中矩的,却颇有点冷笑话的味道,“戏主任你这已经够瘦的了,不用再琢磨减肥了吧?”

总之,九个领导第一次会餐,喝得叫个淋漓尽致,不过还没啥事,就连李健,睡了半个小时之后醒转,酒意也下去了不少。

今天周四,虽然喝完酒才八点多,陈太忠却是张罗起来了,“今天先这么着,明天有工作呢,哪天赶个周末,咱们喝完酒再去活动活动。”

当然这个“哪天”也就是套话,指望一个班子的所有领导统一活动,大概是得下行政命令才成,九个人怎么可能玩得到一块儿?

其他人都不敢开车了,陈太忠却是不怕,张罗着大家打车走了,自己才走到林肯车旁,才将车开了一百多米远,身后有出租车追了上来,屈义山伸手冲他摆一摆,“陈主任,找个地方再喝点?”

这小子是怕我怀恨在心吧?陈太忠琢磨一下,不过人家既然主动凑上来了,往外撵可就有点不合适了,那再找个地方坐坐好了,反正这家伙看起来酒量还成。

这次去的却是帝王宫,张开封盘下了常三的摊子,装修了一阵之后开业了,买卖不算太好,比之以前要差上些许。

两人找个包间,随便要点小啤酒,就白活了起来,屈主任倒是挺直接,“来科委之前,卫华市长就说了,要我有什么事儿找太忠你就行。”

“卫华市长那是抬举我呢,”陈太忠咧嘴一笑,心中却是明白了,对方这就是表态了,只看我的眼色行事,“文主任和其他两个老主任的意见,咱也要尊重,这关系到一个……班子的团结的问题。”

“下午那话,我真没别的意思,”得,对陈某人下午硬梆梆地顶回的那句话,屈义山果然是耿耿于怀,“就是想多学学,尽快上手。”

又聊了两句之后,张开封居然很神奇地出现了,一段时间不见,张区长的肚子越发地大了,他冲屈主任点点,走过来笑嘻嘻地捶陈太忠肩膀一拳,“太忠,你还知道来这儿玩玩?”

“一直在四下跑呢,”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心说人这要是没了念头,放纵起来也真是挺快的,“张区长你这也该减减肥了吧?”

“就这样吧,我觉得保持就不错,”张开封挨着他坐下,沙发面儿忽地沉下了些许,他看一眼屈义山,“小屈这是调过去了吧?”

“你俩认识?”陈太忠笑嘻嘻地问了一句,心里却是哼一声,屈义山你小子会来事儿啊,居然不吭不哈地就给我来这么一手,这笔账啊,我先给你记着。

“那肯定啦,”张开封何等人物,怎么看不出陈太忠这惊讶有做作的味道?“当初小屈去科委,我就建议他抓房地产这一块。”

“房地产这一块不好搞,”陈太忠端起啤酒,慢慢地抿一口,苦笑着摇摇头,“钱是邱朝晖出,具体事务是文海在操作,我还是法人,屈主任的分管……恐怕是要调整的。”

屈义山见他俩说话,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张开封区长书记一肩挑,算得上是凤凰市七区二县里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了,也就是同样副厅高配的阴平区的靳湖生能跟他比肩,那还是因为阴平离凤凰市区太远,靳湖生这区委书记跟县委书记类似,天高皇帝远的大权在握。

不过清湖的繁华,却又是阴平远远不能比的了。

不过,饶是屈主任再三地听张区长说陈太忠强势,他的面子都未必肯买,却是没想到,陈主任会拒绝得如此干脆。

张开封却是对陈某人早有预见,听到这样的回答也没意外,而是抬起头看着屈义山,“小屈,你去柜上把我放的那两瓶李察XO拿过来,我跟小陈好久没见了。”

这就是要他回避了,屈义山应一声,才站起身要离开,陈太忠鼻子里哼一声,眉头皱了起来,“老张,我不喜欢喝洋酒,你又不是不知道。”

这话却是他宣布自己恼怒了,当着外人,“老张”俩字儿都叫出来了,你要再不识趣儿,我收拾你这瘸鸭区长也不是很难,他抬起头,淡淡地看屈义山一眼,“屈主任你不用张罗,坐着喝酒就行了,客气个啥?”

屈义山看看张开封,发现他没什么示意,说不得只能远远地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看着这俩他只能仰望的人物互掐。

陈太忠真的太牛了啊,连张开封都敢顶,清湖区的党政一把手啊,仅清湖一个区,就占了整个凤凰市财政收入的近三分之一。

“太忠你拗啥呢?”张开封哼一声,也有点不高兴的样子,他面子上有点下不来,“又都不是外人,跟你说点事儿嘛。”

“你要说,给我打个电话不就完了?”陈太忠苦笑一声,却也是柔中带刚的那一种,“搞得这么鬼鬼祟祟的,这不是见外吗?”

“你小子这性子,早晚吃亏,”张开封撇撇嘴,“好了,你听我说……”

敢情,屈义山在地矿局混得并不得意,他跟地矿局的老大关系不行,自己又是民革的党员,先天就有点不足。

屈局长想着未来的国土资源局是两局合并,自己估计捞不到副局长的位子,混个工会主席就不错了,或者更惨一点,就被打发回市政府去了,一时也有点着急,就通过人找到了段卫华——地矿局局长是秦系的,秦段不合,这是凤凰市官场都知道的。

好死不死的是,他在段市长家碰到张开封了,张区长一听,这人是地矿局的,接下来两局合并的事情他也知道,心说这国土资源局是好单位啊。

不过屈局长确实先天不足,就算有段卫华的支持,将来能做了副局长,只说他那个民革身份,怕是也要失分不少,主事儿的话基本上不用考虑。

此时正好科委扩编,屈义山虽不是党员,敏感性倒是挺强,他对这里很看好,就主动跟段卫华要求来科委。

段卫华倒没觉得这事儿有多难办,反正陈太忠再狂,肯定是要买他面子的,可是该怎么安排屈义山分管的口儿,却是比较让人头疼的。

这时候,张开封提建议了,“科委主要业务的话,别人也未必插得上手,这个房地产真的能搞一搞,宇轩的女朋友明年就毕业了,也得有个去处不是?”

段卫华也没觉得这是多大的事儿,就交待给科委了,屈义山一听自己分管这种热门项目,也挺高兴,不成想张开封又打电话给他,说出了一番说辞。

原来,张区长这么设计,也有他的想法,现在房地产业务蒸蒸日上,清湖区做为商业区,存量土地挺热门的,单位价格远远领先于其他区,甚至比文庙还要高出百分之二十多。

可是这么多钱,他到不了自己手里,因为对私营的房地产公司,按规则都是要走拍卖的,那是区里和市里的财政收入,跟他张某人却是没什么关系。

但是公对公的话,那就好说了,科委要搞房地产,清湖这里能支持,价钱嘛……随便给俩就行了,我们这是以实际行动支持科委的发展呢。

科委要是钱紧,开发不动的话——那也好办啊,我给你引见俩房地产公司,你把手上的土地使用权转卖出去不就行了?正经的一过手就赚钱,实实在在的空手套白狼。

这种活,张开封自己也干的了,不过他小心谨慎惯了的,总想着这存量土地卖给公家比较合适,可是公家目前能接这盘子的,也没几个单位。

倒是陈太忠的科委最近在搞房地产,再合适不过了,而且,陈某人本身就是一个强势无比的人物,谁要是想查的话,麻烦你们先去查科委的陈主任吧。

张开封这个算计,真的是老成之策,经这么一倒手,公家的存量土地就顺理成章地成了私人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资源,他虽然赚得少了一点点,但是前面的环节里,又多出一个陈太忠来扛着,风险共担,何乐而不为?

说句良心话,大家都知道陈太忠难惹,屈义山琢磨着分管科委的房地产,却也不是打算从科委捞钱,而是想利用这个环节,把公家的土地洗出来,不显山不漏水地,成为私人的财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