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70章 统一思想

陈太忠的怒吼,当然非是无因,杨倩倩找到武耕了,姓武的一听说陈太忠出面,帮许省长的儿子说合,心里登时就是一凉,对他来说,许纯良那是路过的强龙,躲一阵就完了,可陈某人却是凤凰的黑社会大哥。

既然段卫华默认了,武耕当然也就不敢再存什么侥幸心理了,所以他要提个条件:中午先摆一桌酒,跟陈太忠和许纯良坐一坐——这现在都十一点半了嘛。

做梦去吧!陈太忠当然不会答应,先把我们的条件满足了再说,打了人之后,先请我们喝酒——哥们儿打人之后也会给钱的,那是摆明了欺负人的。

而且,你以为你是谁啊?在没做出赔偿之前,有资格跟我们套交情吗?

杨倩倩却是对这里面的说道不太理解,“他摆酒,不也算是赔罪吗?为什么你不接受呢?”

“哎呀,这个跟你解释不清楚,反正他犯错在先,先去弥补错误吧,至于说摆酒嘛,他配跟我俩坐一起喝酒吗?”陈太忠解释几句,挂了电话。

挂了这个电话之后,他又跟许纯良联系一下,许纯良也认可这个观点,这倒不是说许公子对这种事门儿清,实在是人家的身段儿就在那儿摆着呢:跟我摆酒,凭你也配?

那么中午就是陈太忠带着杨倩倩,跟许李二人在碧园坐一坐了,当然,许纯良不会无聊到连杨倩倩也记恨的地步,何况人家是陈太忠的同学呢。

等吃完饭,送了杨倩倩之后,陈太忠总觉得什么地方有点不对,仔细琢磨一下,原来,是邱朝晖今天的表现,让他觉得有点……那啥。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邱朝晖跟戏曼丽在一起到科委,他总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是的,就是前些日子左媛和梁志刚在一起的那种感觉。

尤其是,戏曼丽不但身材相貌远胜左行长,她还是科委的主任啊,九人会上,这也是一票呢,这要是出点毛病啊,没准后果要严重得多。

哥们儿的科委,是不允许丑闻出现的,想到这个,陈太忠终于抬手拨通了邱朝晖的手机,“邱主任,出来坐坐?”

邱朝晖在那边笑一声,“好啊,我寻思你也该给我打电话了……梁志刚是前车之鉴啊,是不是?”

“咳咳,那事儿又怪不得老梁,”陈太忠咳嗽两声,挂了电话,心说这个老邱倒是算计得准啊。

不多时,邱朝晖开着那辆富康神龙跑了过来,愁眉苦脸的样子,“本来想午睡来,不过死活睡不踏实,要不是知道你陪朋友,就给你打电话了。”

敢情这邱朝晖跟戏曼丽是素识,交情虽然一般般,但总好过路人,对戏主任的根底,他也是比较清楚的。

“戏曼丽也是个苦命人啊,早离婚了,”邱主任叹一口气,“五年前跟了张松一阵,后来人家张松回部里了,临走把她安置到妇联了。”

张松是农业部下派到凤凰的挂职锻炼干部,做了两年副市长之后又回去了,人家走肯定不能带着戏曼丽,而且张市长下来镀金,跟市里的干部到乡镇镀金是同一个道理,露水姻缘,给你安排了就不错了。

不过,既然张松是回去了,而不是失势了,那么,谁也不敢动戏曼丽,反正一个区妇联主席而已,有她不多没她不少,那地方也没多大权力,谁会惦记着?

“张松现在是个什么官啊?”陈太忠皱着眉头发问。

“谁知道呢,我也不清楚,”邱朝晖摇摇头,部委的事情跟市科委离得太远了,“我又不好意思问她,不过我估摸着,戏曼丽还是找张松去了,要不然章尧东也不会把她塞进科委来……”

“怪不得让她管后勤和工会呢,”陈太忠摇摇头,他有点明白了,“看来这戏主任也不算是张松的红人嘛。”

“红什么啊?真要红的话,张松就把她带北京去了,”邱朝晖不屑地摇摇头,“张松的秘书不就跟着走了?反正她啊,就是半红不红那样,耗了这么几年,也不过就是熬进咱科委了。”

“嗯,”陈太忠点点头,邱主任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说谎,类似八卦随便一打听就有了,那么眼下看起来,这个戏曼丽也不过是章尧东实在却不过人情,随意安置一下,算是对北京的某人的一个交待了。

反正这年头,只要身后有个领导的,如非必要,别人就不会去惹你,哪怕那些人可能早就被领导遗忘了,戏主任这就算不错了,起码张松还肯再为她开一次口。

不过由章尧东安置的分工可见,这招呼的力度也不会很大,当然,这或者跟戏曼丽不学无术有关,但是毫无疑问的,戏主任在科委,不会有太大的发言欲望。

人贵有自知之明,她能混到这一步,简直都可以说死而无憾了,要是再在科委发出点异声,陈太忠一旦恼火起来,张松就算想保都保不了她。

这个副职的影响,是可以忽视了,陈太忠马上就做出了判断,再想想纪检书记孙小金,那也是个不会干预太多业务的主儿,禁不住叹一口气,“我发现,尧东书记对咱科委的支持力度,还是挺大的。”

“章尧东当然不希望看到咱们这儿乱,”邱朝晖也看得明白,一语就点破了,“科委现在正在节骨眼上,安置人可以,但是不会干预咱们太多。”

“不过段卫华安排的这个屈义山,就有点莫名其妙了,他又不是搞经济的,凭什么要插手房地产公司?”房地产公司走的是邱朝晖的“创新基金”,相当于是他和文海共管的,现在多出一个人来,邱主任当然会有意见。

“回头我问问卫华市长吧,”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不欲再说此事,“老邱,张松的码头,你可是不敢乱靠啊,要不到时候我想保你都保不了。”

“她是先认识我老婆,后认识我的,你明白不?”邱朝晖知道,这才是今天两人谈话的戏肉,当然要认真地撇清一下,“我说,太忠你这脑子里整天装的是什么啊?”

出乎意料的,陈太忠这次并没有欣赏他的玩笑,而是苦笑着看他一眼,“我脑子里倒是想装点正经事呢,问题是……这年头能影响了正经事儿的,都是那些不正经的事儿。”

“不管你怎么想的,老邱,我提醒你一句,兔子不吃窝边草,就算你俩认识,也适当地考虑一下距离吧,我信得过你,不代表别人也信得过你,你总不能跟祥林嫂一样,逮着人就解释吧?”

哥们儿这话,说得不错!说完这句话,陈太忠心里有点微微的自得,你看,我是信得过你的,可是架不住别人信不过不是?既婉转地表达了意思,又不得罪人。

“你信得过我,那就足够了,我管他们别人呢?”邱朝晖骨子里,真的带了那么几分狷狂,耳听得这话,不禁冷冷一哼,“这种事说再多也没用,这年头,公道自在人心!”

第二天的会,九个人全部到齐,屈义山是个瘦高个不苟言笑的,倒是中等身材的孙小金满脸堆笑,看起来正是传言中那样的圆滑。

这天的议题很多,但是毫无疑问,重点中的重点,当属那个“发展与改革办公会”,不过,科委的老人就是六个,再加上既得利益者孙小金和随大流的戏曼丽,这个决议的通过,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孙小金和屈义山都是头一次见到陈太忠——如果不算电视的话,所以,看得出来,这两人科委这个大名鼎鼎的陈主任,还是相当地在意的,他俩的眼光在他身上停留的时间,比别人加起来的还多。

就在这个会议即将结束的时候,陈太忠的手机再度震动了起来,他有心不接,但是一看到上面的三个字,就有点犹豫了,“关正实”——省科委副主任打电话找我,有什么事儿呢?

他正琢磨呢,别人的手机也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大家交换一下眼神,各自去接电话了,这个会议不是很正式,虽然事关重大,却是没有进行通讯管制。

不多时,接了消息的人纷纷地回到了座位上,不过孙小金、屈义山和戏曼丽的手机倒是始终没有响——这并不是说他们觉悟高关了手机,而是因为,突发时间纯粹是科委系统内部的事情。

“董祥麟被省纪检的带走了,”文海苦笑一声,看着大家,“你们接到的消息,也是这样吧?”

“嗯,”邱朝晖绷着脸点点头,“啪”地一声将手机扔到了桌子上,“省纪检干什么吃的?这会儿才想起来动他?”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不过,在附和之余,大家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猛然间回头望望陈太忠,才知道这感觉从何而来。

年轻的副主任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眼睛都闭上了,好半天才苦笑一声摇摇头,眼睛依旧没有张开,“坏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