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65章 蒙艺的女婿

陈太忠并没有想到,仅仅是因为自己去陈省长那里转了一趟,董祥麟就要面临灭顶之灾了,事实上,在他心里,真的还没把董主任作为一个值得认真对待的对手。

姓董的确实挺恶心人的,这个毫无疑问,但是省科委对凤凰科委的垂管力度实在是太小了,仅仅限于业务上的关联,一旦地级市科委豁出去了不肯买账,真的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当然,以后的日子或者不会是这样了,但是最起码眼下还是。

既然没影响,陈太忠肯定不会费尽心思去对付,当然,话说回来,他认识的省级领导虽然有两个,但是想鼓动人家对付董祥麟,也是有点师出无名——好歹也是一实职正厅呢。

就像许绍辉,手上都有了王浩波找来的黑材料了,不是也没动手吗?

总之,他在陈洁那儿走了过场之后,省城的事儿基本上就算办得差不多了,想到王浩波对许绍辉的点评,一时好奇心起,就想找许纯良问问。

谁想许纯良不在素波在凤凰呢,敢情这周二到周四都是比较闲暇的时候,许纯良心系自己的工程队,李英瑞的厂子也建得七七八八了,两人就悄悄地跑来看看。

正好,陈太忠觉着自己去党校晃过一圈了,也能回了,开着林肯车一路晃悠到凤凰,谁想还没到呢,接到了王宏伟的电话,“太忠,从北京回来了吧?”

“什么事儿啊?”陈太忠也不客气,直接笑着发问了,“呵呵,我说宏伟书记,你有话就直说,好久没听见你这么亲切的称呼了。”

“唉,快别提了,”王宏伟苦笑一声,“那个,要在素波就赶紧回来,出了点小事儿,你得帮着协调一下。”

“你这执掌暴力机关的副厅,找我这搞技术的副处协调?”陈太忠一听对方有事找自己协商,少不得就要做个怪,“搞错了吧,王书记?”

“少跟我贫,”王宏伟拿他也有点没办法,“跟你说了啊,没事赶紧地回来。”

陈太忠也是一头雾水,还待再问,那边却是已经挂了电话,他叹口气琢磨一下,自己总是给老王添乱了,好歹人家求自己一次,这玩笑虽然要开,可事情也得办不是?

赶到市警察局的时候,陈太忠才发现,许纯良和李英瑞正在王宏伟办公室里坐着呢,心说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王宏伟不在场,倒是刘东凯在,绷着一个面皮也不说话,王书记的秘书小陶也在场,大家一脸怪怪的模样。

“怎么回事儿啊,纯良?”陈太忠笑着跟刘东凯点点头,转头看许纯良,“怎么跑这儿来了?”

“他们打了我同学,”许纯良冲他点点头,“我同学在这儿搞施工,本本份份的,就是挂蹭了一下别人的车,现在就被打得住院了,我过来问问怎么回事。”

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许纯良是施工队的影子老板,出面的就是他那同学,现在总经理被打了,董事长当然要恼火。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嘛,”陈太忠侧头看看刘东凯,“刘局,这点事儿……不用搞得这么紧张吧?”

“这不是……人跑了吗?”刘东凯皱着眉头,一摊手,“这个同志……他就要我们发通缉令,那个……唉,我也说不清楚……”

“是有你们地方上的保护吧?”许纯良哼一声,也不看刘东凯一眼,“太忠,警察不给做主,你给我做主吧。”

“打人的到底是谁啊?”陈太忠奇怪地看一眼刘东凯,心里奇怪啊,许省长儿子的面子都不卖,这得有多大背景啊?

“你出来,出来我跟你说,”刘东凯冲他招一招手,两人出得门去,刘局长长叹一声,“打人的是段市长的人啊,一个叫武耕的家伙,开着套牌警车。”

哦,陈太忠明白了,怪不得王宏伟要坐蜡呢,一个是段市长的关系,一个是许纯良的同学,这哪一家都不好惹啊,至于说章尧东——章书记估计不会管这事儿。

“咦,这个武耕,我怎么感觉在哪儿听说过呢?”他听着这名字耳熟,说不得摸出电话给杨倩倩打了过去,“倩倩,我太忠啊,那个武耕是个什么人?”

杨倩倩还真知道这个武耕,敢情丫就是拉着警报,差点闯了黄老车队的主儿,当时被陈某人胖揍了一顿,现在却还是没改了这嚣张的脾气。

啧,这事儿还真是只能我伸手了,跟当事双方都有交情的,就是他陈某人了,尤其是许纯良,在凤凰市基本上没几个朋友。

说不得他又打个电话给段卫华,接电话的却是一个陌生的男声,原来刘敏准备就任了,这是段市长的新秘书。

段卫华也早就知道消息了,他甚至都打听出来了,那挨打的家伙是接了工程在干,施工队背后的老板,十有八九就是许省长的公子。

要不然人家小许也没理由为了同学这么不依不饶的不是?不过,对方无意扯到他,他也就只能伪作不知了。

听说陈太忠愿意从中斡旋,段卫华干笑一声,“也好,你们的事儿,年轻人自己解决吧,也不要考虑我的面子,影响控制到最小就行了。”

这是标准的麻杆打狼两头害怕,段市长这边是缺了理了,但是许纯良也不敢大肆张扬,至于说最直接的相关人,一个在病床上躺着,一个早就脚底抹油了。

许纯良不直接来找段卫华的话,段市长吃撑着了出头?许纯良绝对不可能去找他,但是,丫还得对同学有个交待不是?

无非就是场面上的那点事儿,可是别人偏偏和不了这个稀泥,还只能是陈太忠来,想明白这个道理,他心里禁不住想到一个人,哦不,是两个人,一个是张智慧,一个是联防队员小董,那些都是凭着关系,和稀泥干脏活的主儿。

以后我不会成为“脏活儿陈太忠”吧?哥们儿现在认识的领导,很有几个级别高的哎……

许纯良听说陈太忠愿意出面,那就再好不过了,他也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大,于是两个人当着刘东凯的面儿就商量了起来,“道歉是必须的,赔偿……得赔偿,拿上二十万就算了,我也不想为难你,太忠。”

“钱不钱的,无所谓了,这都好说,”陈太忠能答应下来这个,要是段卫华生气,他都能帮着出了——他这可是冲着段卫华的面子,至于说武耕?真敢让我破财的话,哥们儿回头慢慢地拿捏你。

当然,他没兴趣了解伤者被伤成什么样了,值不值二十万,只说省委常委的公子开口了,这话就值二十万,“还有什么要求没有?”

“判上个一半年吧,”许纯良也真敢说,这一刻,他还真有点仗势欺人的公子哥儿的味道了。

“咳咳,”陈太忠受不了啦,那好歹也是段市长的人,他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不是?“我说小良,你那同学伤得重吗?”

“唉,”这次是该许纯良搂着他出门嘀咕了,原来,武耕打人打得挺惨,不过也就是鼻梁骨折之类的皮外伤,关键是他那同学见势不妙的时候,已经在嚷嚷“我是许绍辉的侄儿”了。

武耕倒是会说话,直接回了一句,“我还是蒙艺的女婿呢……大家使劲儿打,出了事儿算我的。”

这人,不是都得要个面子吗?许纯良肯定就不干了嘛,“你说,我要是跟蒙勤勤说一声,她估计也得让你收拾他吧?”

哎呀,这都是什么事儿嘛,陈太忠挠一挠头,心说哥们儿一接手就接这么难和的稀泥,“这么着吧,人没事就好,我答应你了,等你同学好了,咱也打他一顿,到时候咱只给十万,还不道歉,行了吧?”

许纯良却是被他这话逗乐了,笑着摇摇头,“看来是让你难做了啊太忠,这么着吧,让他亲自服侍我同学,到出院为止,这要求不过分了吧?”

“这不是问题,”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要不是你家老头子在节骨眼上……咱也不能这么便宜了他,我这可也是为你着想。”

“你少跟我扯吧,”许纯良人虽随和,脑瓜却也不是不够用的,他斜睥陈太忠一眼,“知道你跟段卫华走得近,有话你直说,当我是朋友,就别拿这些玩意儿糊弄我。”

“你说这一点,没错,”陈太忠点点头,脸却是绷起来了,“纯良我真不是说你,你这政治敏感性太差了,你老爹现在连着收拾人呢,你还在这儿给他捅娄子,不怕被别人抓了把柄啊?”

“咦?你也知道了?”许纯良登时瞪大了眼睛,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不是去北京了吗?”

“算了,一会儿再跟你说这些,”陈太忠摇摇头,拽着他离开了,嘴里还兀自喊着,“刘局,我们走了……瑞姐,跟上啊。”

三人坐进了李英瑞的奔驰车,也不开车,陈太忠先发话了,“纯良,你这儿这么大的活,你得学会取舍不是?传出去也总不是个事儿……对了,你老爹那儿,到底怎么回事啊?”

“怎么回事你不清楚啊?”许纯良白他一眼,“你被审查的时候,才到素波,我爸就帮你出头了,这你都不知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