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63章 许绍辉异动

王浩波找陈太忠,其实没什么大事儿,一个是想听听陈太忠北京之行的经过,另一个却是想告诉他,沙鹏程改主意了,要他重写了一份那个关于天然林砍伐的才导致了这次不大的洪水造成严重破坏的稿子。

是的,沙省长对这个论点重视起来了,而且这次,张国俊主动要求共同署名,他王浩波也不再是“目无大局”了,当然,沙省长心里怎么到底怎么看他,那就另当别论了。

王书记也不太计较分管省长怎么看自己,既然投入了陈太忠的阵营,那就要坚定地走下去了,但是他有必要把沙鹏程的转变指出——因为,这或者会是一个什么暗示。

当然,当着陪客韩忠,王浩波也不能说得太多,不过韩老板也是个长眼的,听到两人的话里涉及了水利厅,甚至都提到了张国俊,再看看王书记那吞吞吐吐的样子,抄起手机就走到了一边,“我就忘了,云风还说跟你吃饭的话,叫上他呢,我去打个电话。”

见他离开,王书记才轻声嘀咕一句,“太忠,绍辉省长最近抓他那几个口抓得很紧,我感觉他风头有点劲了……好像不是好事儿啊。”

许绍辉在天南一向低调得很,可是最近出了两个强手,一个是暂停了天南省侨办主任的工作,另一个却是打着保护知识产权的名义,扫荡了附近几省最大的图书音像制品的集散地——素波市“永安步行街”,现在那里冷冷清清的,昔日人头攒动,现在门可罗雀。

外事办主任是副厅,许绍辉动的这个人算是级别比较高的了,至于那永安步行街,不但规模大,影响力也大——辐射周边几省呢。

当然,搁在以往,这种事情要换了朱秉松或者范晓军来做,别人不会说什么,也不会觉得是强手,朱市长强势习惯了,范省长也是个不落人后的主儿。

可是同样是省委常委,许绍辉这么做,就有很多人觉得,许省长这是……最近吃错药了,没错,这口子都是他分管的,可是平时,许省长不是个好好先生来的吗?

“太忠,我觉得,老许是盯着蔡莉的位子呢,现在想好好地表现了,”王浩波不是个没有城府的人,可若没有陈太忠,他八成就是一辈子正处,到退休了混个副厅,就这么回事儿了。

而且,陈太忠跟他也没有什么利益纠葛的地方,连许家父子都是人家引见的,王书记当然知道,藏着掖着没啥意思。

正经是许绍辉这个具体提拔他的人,王浩波还真不想领多少情,他的心里更愿意亲近陈太忠——撇开别的因果不说,他看陈太忠顺眼。

一个人看另一个人顺眼,需要理由吗?显然不需要,这虽然是偶然的,但是官场中类似例子也是不胜枚举。

更何况,王浩波也没那胆子跑到许绍辉面前,指指点点地说“我觉得绍辉省长你最近行事有点过”,所以他只能跟陈太忠说了,“我觉得他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呢?”

“许绍辉?放你一万个心好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他现在对副省级的斗争,也是略窥门径了,“指望别人犯错或者容易一点,指望许绍辉犯错,他就算错了,也不是咱们这个级别能看出来的。”

这倒不是他自卑,而是说他真的有点明白了,副省以上的,那都是算无遗策的,就算倒霉,大多数时候也是非战之罪,只是形势使然罢了——当然,那些例外就不算了。

而且,要说别人也就算了,许绍辉基本上是陈太忠在天南最了解的省级干部了,只说此人原本是个乐天派的性子,要去接掌陆海省的副省长,那就绝对说明,当时老许的能力,就足以应对一省的局面了。

后来事不谐,许省长委委屈屈地来到了天南,性子也因此大变,变得畏首畏尾了起来,这是什么个意思?这是人家在总结经验教训呢。

到得眼下,许绍辉又露出了峥嵘,这绝对不会是记吃不记打,要是他真是这么个性子,都未必爬得上副处,就别说副省了——许某人的儿子许纯良的性子,就很能说明一切了,父子天性,做老爹的若是有三分张狂,纯良也不会连这辈子要做点什么都不清楚了。

所以说,眼下许省长又做出这副模样来,必有其因,陈太忠说不出会是什么样的原因,但是他非常明白:这个原因一定是客观存在的,而且足够强大,使得许省长敢做出一些事情。

不得不说,陈太忠对高层官场中一些现象的分析,还是比较像那么回事的,因为他的智商足够,又能了解到一些别人不知道的内幕——有了消息面和智力,只要肯认真去思考,挖掘真相并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在基层官场,他却是有点拿不出手了,因为他的情商略略有所欠缺,对规则吃得也不是很透,又觉得小事上无须动脑,反倒是总吃亏在小事上。

所以他认为,就算许绍辉错了,也是人家接收到了什么错误信号,那种级别的信号,当然是他和王浩波没资格知道的。

“那就好,”王浩波笑着点点头,他也觉得许绍辉这么搞,有点那啥的味道,而且他久在体系内,对于那些副省总是存了高山仰止的念头,对体制了解越深的人,越是容易对省级以上的干部生出敬仰和无力感来,是的,他也不相信,许绍辉会犯什么严重错误。

他这么说,只是对许省长眼下的行为不了解就是了,再说了,人非圣贤,谁还没有个打盹的时候?

两人刚陷入了沉寂中,韩忠就从屋角的沙发处走了过来,“呵呵,云风这家伙不接电话,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呢。”

恐怕你是拨错号了吧?陈太忠和王浩波心里都明镜一样的,不过,谁又会傻到点出来呢?陈太忠笑一声,继续刚才的话题,“沙省长真要觉得林业厅的责任重大,咱水利厅倒是少了不少事情,张厅长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吧……”

下午,陈洁抽出宝贵的时间,接见了陈太忠,不过这都是照本宣科走过场的事情,陈省长需要这么个过场,陈主任也需要。

知道了科技部的安国超要下来考察,陈洁也没怎么太高兴,在她眼里,凤凰科委起飞已经是注定的事儿了,那么具体是谁来考察就无所谓了,她倒是提起了另一件事,“小陈,这个消息该通报一下省科委的吧?”

陈太忠直勾勾地盯着桌面,一言不发,他能说什么——不去?既然不能说什么,那也只能用无声来做消极抗议了。

陈省长也不吭气,两分钟后,陈太忠才叹口气,“我感觉这个通知,等科技部下发比较好一点,这次去部里办事,也没经过省科委同意,我怕他们有想法。”

以他的性子说出这样的话来,那实在是婉转得不能再婉转了,不过话里所指也极多,“没经过省科委同意”——省科委都敢拦了科技部下发的通知,我们凭什么再鸟它?

“哼,”陈洁鼻子里哼一声,似是愤懑又似是无奈,又沉默一下,方始缓缓点点头,“好吧,那你们把准备工作做得充分一点,要充分展示出咱们天南科委的面貌。”

陈洁张口闭口还是“天南科委”,这固然跟她护短的习惯有关,也跟她的职务有关,她分管的是省科委,凤凰科委的崛起虽然能让她得到一些好评,但是听起来终究有点那啥。

真要细细分起功来,乔小树的得分都会比她高一点,尤其是这省科委跟凤凰科委,简直是水火不容啊,一想到这个,陈省长心里就满不是滋味。

在她印象中的固有流程,事情应该是省科委牵头为凤凰科委报功,其中省科委也出谋划策积极参与了凤凰科委的革新,当然,省科委又有些政策或者决断上的东西,是得到了分管省长大力支持的——这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局面。

当然,陈太忠拒绝跟省科委沟通,这也在她的意料之内,而且她还不能说什么,是的,她问这个问题,不过也是一点侥幸心理使然。

说实话,凤凰科委在近来的举动,也算相当考虑陈省长的感受了,更何况陈太忠根本就不是省管干部,她想动都动不了,当然,她能跟章尧东打个招呼,可是人家章尧东认不认她倒还在其次,关键是任是换做谁,也不可能在眼前这个局面下动这种干将——在很长时间内都不可能动,因为政策层面的典型一旦竖起,这风潮最少最少也要流行个三两年。

用人不当啊,陈洁看着陈太忠离开,心里真的不好受,董祥麟啊董祥麟,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

看着陈太忠离开,陈省长的秘书又走了过来,“陈省长,刚才科委的董主任来电话了……”

嗯?陈洁皱皱眉头,看看自己的秘书,小谢是政法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虽是女人行事却是雷厉风行,也颇有一点眼色。


阅读www.yuedu.info